第二卷  桃花點點英雄路 第34節:第三章  公主(2)
鳥清脆的唧喳聲劃過窗欞,安可洛微微睜開眼睛,天還未完全亮,外面已有士兵跑動、說話、牽馬的聲音。 眼皮又沉沉閉上,手下意識地往身旁一探,抱住一個溫暖的東西,又習慣性地在上面蹭了蹭小臉,正要接著睡過去,突然覺得好似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抱著的,不是她平日里放在床上的抱枕…… 安可洛睜開眼睛,大眼盯著自己的胳膊,這這這…… 昨夜的回憶一股腦地全湧了出來,她急忙要抽回手,胳膊卻被一只大掌按住,頭頂響起了略微沙啞的聲音,"醒了?" 她臉紅著,不敢去瞧尉遲決,想要翻個身背對著他,卻也被他抱住不讓動。 尉遲決大手撩開帳幔,外面淡淡的光線照進床內,安可洛連忙用手捂住眼睛,小聲道:"昨晚都哭腫了,不許看……" 趁尉遲決不注意,她飛快地拉起被子擋住臉,小手又胡亂伸到頭頂摸了摸頭發,在被子里面悶悶地歎了口氣——這蓬頭散發的樣子,可叫她如何見人…… 尉遲決大笑,抽出手臂,起身下床,一邊穿鞋一邊道:"早晨操練,我不可無故不到。你再睡一下,等會兒我回來了,就安排人送你回去。" 她埋在被子里的小腦袋連連點頭,巴不得他趕緊出門,不要瞧見她這副狼狽的模樣。 待門關上後,她迅速掀開被子跳了下來,穿上鞋,從枕下翻出昨晚被他取下來的團花金鈿,握在手里。 大眼睛在這房里四處看,樣樣物什都是剛硬黑沉、有棱有角的,她的柔弱倒顯得與這里格格不入。 安可洛微微歎氣,想要在尉遲決這里找到梳子、鏡子這樣的物什,只怕是癡心妄想。 她眼睛掃到房間一角的盛滿了清水的銅盆,籲了口氣,總算…… 她忙走了過去,掏出隨身帶著的絲帕,浸到水里。 極冰冷的水,剛一觸到,她便馬上收手,隨便絞了一下帕子,忍著冷,輕輕拍了拍臉,算是拭過面了。又將頭發散開來,用手指順了順,隨便綰了個髻。把衣裙從頭到腳理了一遍,抖了抖,這上好的緞子,經昨夜那麼一折騰,全皺巴巴擠成了一堆。 想要去替他將床也收拾了,肚子卻咕咕叫了起來,安可洛臉一紅,小手按上腹部,舔了舔唇,又四處打量起來…… 床後大箱櫃的頂端露出緋色一角,她好奇地走過去,拿過那個盒子,眼前一亮。 又驚又喜,也顧不上多想,她打開盒子,拿起一塊桂花糕,便往嘴里塞去。 門突然吱呀一聲,在她身後慢慢滑開。 安可洛還未來得及回頭看,一個清脆悅耳的女子聲音就從外面傳了進來,"決哥哥,你在里面麼?" 門外突然響起的女子聲音,讓安可洛一驚,口中的桂花糕噎在嗓子里,忙抬手掩住唇,低頭咳了起來。 門外的人得不到回應,又將門推開一些,慢慢走了進來。 一襲藏青色的絨布斗篷將來人從頭到腳密密實實地罩住,若非先前安可洛已經聽見了她說話的聲音,此時怎麼看也不會想到來這京西大營帥帳的會是一名女子。 她掀開頭頂上的斗篷,輕輕搖頭,黑亮的發絲順著白皙的頸子滑落下來。她頭一偏,眼神落在了安可洛身上。 "咦?"她驚訝地喚了一聲,顯然沒有料到這房內會有一個女人。她的目光將安可洛從頭到腳掃了一遍,臉上難掩不敢置信的神色,"難道決哥哥在大營里還用丫鬟伺候?" 丫、環?安可洛好容易咽下去了那口桂花糕,順過氣來,迅速低頭看了看自己,雖然知道自己未梳洗,樣子必定不怎麼好看,但,不至于就被眼前這個光鮮照人的女子當做丫鬟吧? 女子緩緩朝前走了兩步,白嫩的耳垂上吊著兩顆晶瑩剔透的白玉牡丹,每走一步,牡丹就晃一晃,映著窗縫里鑽進來的陽光,格外刺眼。 她仔細看看安可洛的臉,望進安可洛的眼里,下巴微揚,"你不是丫鬟,對不對?"口吻異常篤定。 兩道細細的柳葉眉,一雙丹鳳眼,黑白分明的眼珠水汪汪,小巧的下巴翹起一個好看的弧度,一張紅唇豐潤飽滿。 這眉眼之間,竟有那麼一股熟悉感…… 安可洛來不及細想,點了點頭,勉強朝那女子蕩起一個笑容,"這位姑娘是來找尉遲將軍的麼?" "姑娘?"女子愣了下,哧哧地笑開來,兩個小酒窩在嘴角旁陷下去。 門又嘎吱一響,一個身形消瘦的男人大步邁進來,身後帶起一陣風,膝下的錦袍鑲邊朝後微揚。 "七妹,不是說了要你等著我一道過來麼……"男人皺著眉,語氣不滿道。他一扭頭,瞥見一角站著的安可洛,瞬時瞪大了眼睛。 不等他開口,安可洛早已彎了腿,福了一福,"見過郡王爺。" 衛靖神色尷尬,"這是怎麼一回事兒……你怎麼也在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