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桃花點點英雄路 第33節:第三章  公主(1)
第三章公主 尉遲決只"嗯"了一聲,也不多言,大掌輕輕撫摸著她的後背。 如此親密的動作,讓安可洛的身子輕輕顫了顫,先前錐心的委屈感,頓時化作一汪水,在心里晃晃悠悠的。 安可洛小手攀上他的肩,微微歎氣,"這麼冷的天,在外面也不怕凍著了……" 尉遲決低啞的聲音在她頭頂響起,"這滿是男人的兵營里,我怎麼可能丟下你一人在這里,到別處去。" "那你先前還吼我……"她出氣似的,手上稍稍用力,掐了一下尉遲決。 他喉嚨里發出低沉的笑聲,手上將安可洛摟得更緊。 她聽著他胸腔里有力的心跳聲,臉上微微泛紅。小臉悄悄揚起來一點兒,漆黑的屋子里,看不清他的臉。不由自主地,她手移上他的頸子,又摸上他的下巴,順著臉頰撫上眉毛、眼睛、鼻梁,最後壓在他唇上。 尉遲決張開嘴,輕輕咬了下她的玉指,安可洛輕呼一聲,趕緊將手縮回他肩上。 她在他懷中悶聲道:"好端端一張俊臉,怎麼留了那麼多細碎的傷痕印子呢?" 尉遲決道:"打仗哪有不留疤的。身上的更多,你剛才沒瞧見?" 聽他這麼一說,安可洛想起先前看到的尉遲決赤裸的身子,羞得連耳根都發燙了,縮在他懷里,動也不敢動。好半天,她才小聲問:"是不是很痛?" 尉遲決笑了笑,"都是過去的事兒了。" 安可洛又問:"為什麼突然回京西大營來?" 尉遲決沒有說話,伸手扯過床上的被子,蓋在兩人身上,大手在外面替她掖了掖,沒有收回,壓住她那一側的被角,不讓冷風吹進來。 夜靜得出奇,被尉遲決這樣圈在懷里,她的身子在慢慢回暖。貼著他熱燙的胸膛,心里也一點點暖了起來。他護著她的動作,那麼天經地義,仿若已是多年的習慣。她輕輕地笑了聲,這種感覺那麼暖、那麼柔軟,就像千年雪峰迎來第一縷陽光那麼美好。 身子軟下來,柔柔地貼在他的臂彎里,之前哭累了的雙眼也沉沉地合上,困意湧來,她張了張嘴,輕輕叫了聲:"尉遲決……" 額頭上落下他暖暖的唇,又移到她耳邊,她在朦朧之中聽到他輕聲說:"我不會娶許國公主……" 猛地驚醒。安可洛心里一陣忐忑,分不清這句話是不是她做的淺夢…… 搭在他肩上的手輕輕扯了扯他的衣領,安可洛小聲道:"你剛才說話了麼……說了什麼?" 尉遲決輕笑,大掌繞到她腦後,抽出發里的團花金鈿,壓在枕下,"頭上戴著這些就能睡過去,也不嫌硌得慌。" 安可洛小手縮回被子里面,心里失落不已,果然是自己胡亂想出來的東西…… 一想到皇上賜婚一事,她便無論如何再也睡不著,人在尉遲決的懷中動也不動,心上就似壓了一塊巨石。 沉寂了許久,尉遲決突然道:"皇上有意拜我為樞副。" 安可洛聽了,心頭一松,"這不是很好麼,兵制改良的事情做起來也會方便許多。" 他手臂緊了緊,低聲道:"我志不在樞府。"頓了頓,"就算要入樞府,也得等將來北伐歸來再說。" 安可洛心里一緊,尉遲決果然是想要親自帥師北上…… 又聽他說:"依天朝祖制,尚公主及宗室之女,便不可再領兵。" 她屏住氣,聽他接著往下講:"所以,我不會娶許國公主。" 喘了口氣,心里不知是輕松了還是更難受了,他不會娶公主,因為他想要領兵去收複天朝北面的十三州縣…… 好得很。 安可洛輕咬下唇,抬起頭,問:"你准備抗旨?" 尉遲決大掌壓下她的頭,"這不是該你操心的事兒。睡覺。" 將她所有想要說的話都這樣堵了回去。 不是該她操心的事兒……她是什麼身份,是他的什麼人……他的事情,她又怎能干涉……安可洛閉上眼睛,隔著層單衣聽他沉穩的心跳,震得耳膜嗡嗡地發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