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桃花點點英雄路 第29節:第一章  賜婚(2)
能覺察出身旁兄長的僵硬,尉遲紫菀不敢多言,側了頭看看尉遲決,見他的唇抿成一線,眼睛半眯著,睫毛在微微地抖。 尉遲紫菀心里悄悄歎了口氣——尉遲決的性子直,若是沒有的事情,必定會張口否認,此時他這不吭不響的樣子,倒是坐實了這賜婚一事。只是,看尉遲決這副模樣,好像對聖上賜婚很是不滿? 不想自討沒趣,尉遲紫菀"哈哈"笑了兩聲,轉開話題,"二哥,你今日怎麼也想起要來悅仙樓了?你不是最討厭酒樓這種地方麼。" 尉遲決看了她一眼,眉頭又緊了緊,不答話,自顧自地朝前走去。 呃,自己難道又說錯什麼了麼?尉遲紫菀委屈地想著,忙跟在後面走著,低了頭,突然發現尉遲決手中拎著一個緋色錦盒,樣子似是悅仙樓的桂花糕——原來是來悅仙樓買桂花糕了呀,可是,這種事情吩咐別人來做不就好了,干嗎還要親自來……尉遲紫菀口中小聲嘟囔著,卻也不敢再去招惹尉遲決,腳下快步走著,心里巴望著尉遲決能看在她比較"乖"的份兒上,回府之後不要對大哥提起今日的事情。 秦須倚在悅仙樓二樓的窗邊,看著尉遲決與尉遲紫菀二人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街角,嘴角彎了彎,心里歎了一聲——尉遲將軍果然不凡。 "梳云,這只玳瑁指甲裂開了一些,不好用了,你替我尋只新的出來,大小、寬度均要一樣。"安可洛坐在箏前,手指撥弄著小木盒,打開來,又關上扣好。 梳云應了聲,拿過指甲對著光瞧瞧,"小姐,這只指甲哪里裂了,梳云怎麼瞧不出來呀?" "裂了就是裂了,叫你去尋新的你就去,哪里這麼多話。"安可洛沒有纏指甲的手指在箏上壓著弦掃過,大眼看著梳云。 梳云趕忙出去,過了小半炷香的時間匆匆回來,上氣不接下氣道:"小、小姐,這是從柳姐姐那邊好容易才翻出來的,大小寬度都和這只一樣。" 安可洛接過來,看了一眼,順手丟進木盒里,起身走到花幾旁的椅子上坐下,"我上回繡了一半的桃花呢?你給我收到哪里去了?" 梳云搓搓小手,笑道:"小姐忘了上回說覺得那個繡得不好,讓我拿給下面的小厮當抹布了。" 安可洛"哦"了一聲,兩只手交握住,又分開,突然眼睛一閃,"玫瑰膏子用完了,你同我一道上街買點兒回來。" 梳云走到妝台前,打開胭脂盒看了看,小手舉到安可洛眼前,笑嘻嘻道:"小姐記性當真不好了,還剩這許多呢,不需要買新的。" 安可洛眉毛擰了擰,又走到書桌前,翻了翻疊在一旁的書,"我前些日子買回來還沒來得及讀完的那本呢?" "這個梳云倒是記不清了……"梳云偏了偏頭,看了看安可洛,她這幾日里沒個消停的樣子,倒是平常從未見過的。 梳云眨眨眼睛,小聲道:"小姐,你是不是因為聽人說尉遲將軍要娶許國公主才……" "嘩啦"一聲,桌旁疊著的那摞書全倒了下去,歪歪扭扭地散了一地。 梳云忙彎下腰去收拾,就聽安可洛冷冷道:"胡說什麼呢。尉遲將軍要娶何人,與我有什麼關系。"說著拉開抽屜尋書。 梳云咬著小嘴,知道自己先前那話惹著安可洛了,不敢再多嘴。 外面隱隱約約傳來范衾衾的聲音:"你這人怎麼又來了?又想來找人麻煩不成……" 安可洛哐當一聲推上抽屜,對梳云道:"出去看看衾衾在同誰說話。" 梳云忙出去看,又急急地進來,"是上回來咱這兒的那人。" "哪個?"安可洛盯著梳云問。 梳云笑笑,"總是笑嘻嘻地和范姐姐抬杠的那人。說來,范姐姐連人家名字叫什麼都不知道,還對他那麼不客氣……" 安可洛低了頭,手指握著抽屜的小把兒,"就他一人來了?" 梳云笑道:"嗯,只怕還要被范姐姐趕走呢。" "哦。"胡亂應了一聲,安可洛起身坐回床邊,身子斜斜地靠在軟枕上,無緣無故的,胸口悶了起來。 樓下,范衾衾扯了廖珉的胳膊將他拉到一邊,直接就問:"喂,尉遲將軍要娶許國公主,這事兒可是真的?" 廖珉笑笑,"在下姓廖名珉,草字中琰。" "什麼意思?"范衾衾皺眉。 "覺得'喂'實在太難聽了。"廖珉笑著湊近了范衾衾的臉。 范衾衾小臉瞬間燙起來,退了一步,"我問你尉遲將軍的事兒可是真的?" 廖珉眼角翹起,"范姑娘這麼關心尉遲將軍?" 范衾衾柳眉一擰,嗔道:"你這人說什麼呢!現下有哪個不好奇這事兒的,偏我問就成了關心了?" 廖珉抬頭看看四周,笑道:"這里人多,不方便說話,不如……"他看到天音樓大廳側面通向後院的長長回廊,伸手勾了范衾衾的腰,便把她往回廊那邊帶著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