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豔疏香最嬌軟 第27節:第十章  錯識
第十章錯識

兩人甫一入悅仙樓,就引得正在大堂飲酒吃飯的男人們看了過來。坐在靠門口的男人車夫模樣,身上僅著一件單薄的布衫子,袖子也挽到手肘上,露出兩條粗壯黝黑的胳膊。這男人的目光在少年臉上、身上掃了兩圈,又埋下頭扒拉碗里的飯。

小厮看著這形形色色男人們的目光,腳下不禁往少年的身後挪了兩步,貼著少年的耳邊小聲道:"公、公子,這些人看我們的眼光,怎麼這麼奇怪……"

少年干咳了一聲,掩下臉上不自在的神色,側了頭道:"當然是因為你家公子風姿綽約、光彩奪目了。"

"風姿綽約……"小厮口中念叨著,微微揚起小臉,"這個不是形容女人的麼……"

少年揚手用扇子輕輕敲了下小厮的頭,皺眉道:"就你話多!"

小厮摸了摸頭,撇撇嘴,不再說話,乖乖地站在身後。

身上搭了抹布的跑堂的一溜兒小跑地從大堂那頭過來,眼睛飛快地打量了這主仆二人,臉上堆起了笑,"喲,這位公子,可是第一次來悅仙樓吧?"他看看少年身上的衣服,笑容堆得更足了,"看樣子公子不是來住店的,定是來咱這兒吃飯的吧?我這就給您上樓收拾一間雅間兒出來……"

少年搖了搖手中的扇子,眯著眼睛看著跑堂的,下頜略略揚了起來,"你怎麼知道我一定要坐雅間兒?"

跑堂的微微一愣,隨即又笑道:"這位公子,瞧您說的,小的還能看錯人麼?"

身後的小厮細聲細氣道:"這你可就說錯了。我家公子就喜歡熱鬧,不喜歡雅間兒。"

跑堂的看了看人聲鼎沸的大堂,面露難色,"難不成這位公子想坐這大堂里?"

少年一搖頭,"你們這兒考進士科的舉子們平日里都在哪兒吃飯?"

跑堂的雖覺得這話問得莫名其妙,卻也只能答道:"他們都是在二樓吃的,一般不常下來。"

少年紅唇輕啟,面露笑容,"那我就去二樓。"

跑堂的撓了撓頭,"這位公子,實在對不住。二樓都被那些舉子們給包下了,一般人若要上樓,就只能去雅間兒了,可您又不要雅間兒……"

少年也不惱,只是回頭向小厮使了個眼色。小厮忙摸進胸口,掏出一疊交鈔來,小手抽了幾張,放在跑堂的眼前晃了晃,"這是我家公子打點你的。你看……"

跑堂的見了,眼睛一下便亮了起來,連連笑道:"好說,好說。"手接過交鈔,飛快地揣進懷里,"公子今日來可算趕巧了。那些舉子們大多在自己房內溫書,所以二樓還有很多空著的桌子沒人呐。公子請這邊走……"說著話,跑堂的已在前面帶路,向樓梯走去,全沒注意身後少年的臉色已是變了。

都在房內溫書?少年略微有些惱了,卻也沒轍,只得跟了跑堂的先上了樓。

二樓果然清冷,寥寥無幾的人散散地坐在桌邊,互不搭話,一邊吃著盤中的菜,一邊盯著手里的書卷。

跑堂帶他到一個靠邊的桌子前,快速地把乾淨的桌椅又抹了一遍,笑道:"公子請坐。想要吃點兒什麼?"

少年看著那張離舉子們頗遠的桌子,皺了皺眉,腳下沒有動,眼睛咕嚕嚕轉著,將二樓的人們掃了個遍。

窗邊的四人桌前,坐著一個素色布袍男子,正慢條斯理地用筷子往口中送菜,又時不時拿起面前的酒杯淺酌一口,不似其他人盯著手中捧著的書,這男子咀嚼時,眼睛總是瞥向窗外的大街上。

少年本已僵了的臉色稍稍緩和了些,也不管在一邊候著的跑堂,只自顧自地朝窗邊那男人走了去。

啪的一聲,少年將手中的扇子放在男人的桌上,揚起紅唇,微微笑道:"這位兄台可是一個人?不介意我也坐這兒吧。"

秦須慢慢抬眼,一雙細長的眸子略略看了少年一眼,又瞥向窗外,嘴唇微微動了動,"介意。"


這兩個字清晰無比,少年愣住,身後的小厮已經開口:"你這人怎的這般無禮,我家公子想要坐在這里,那是給你面子!"

秦須看也不看眼前的兩人,細長的手指夾著筷子,輕輕撥弄著盤中的菜,"在下不要這個面子。"

少年的臉微微漲紅,撩起袍子下擺,一屁股便坐在了秦須對面的椅子上,大聲將跑堂的喚了過來,冷笑道:"這人都點了些什麼菜,依樣給我來一份。還有這酒,也給我上一瓶。"

跑堂的何時見過這種事情,雖不明白這少年為何如何較真,卻也不敢多問,應了聲便下樓去了。

秦須抬頭瞥一眼少年,見少年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正盯著他看,白嫩的肌膚下微微滲出細紅的血絲,紅潤的嘴唇嘟起,放在桌上握著扇子的手也在抖,顯是被他氣得不輕。

小厮在少年身後低下頭,湊近了道:"公子,這和書里寫的怎麼不一樣呢……"

少年正在氣頭上,厲聲道:"要你多嘴!"

秦須聽了,又抬頭看了看那小厮,再看了看少年,嘴邊滑過一抹輕笑。

那笑容在他唇邊緩緩漾開,牽動了嘴角的笑紋,襯得那雙色正芒寒的眸子里也滿是笑意。

少年見了,臉不禁紅了,抬手搓了搓臉,咳了一聲,"喂,你怎麼不問我是誰?"

秦須低了頭繼續吃菜,"你是誰與我何干。"

"你……"少年一惱,臉色漲紅,"那你是誰?叫什麼名字?"

秦須緩緩道:"姑娘想要知道在下的名字做什麼?"聲音不大,卻足以吸引旁邊兩桌的人看過來。

姑、娘?觸及別人好奇的眼光,少年渾身發抖,聲音顫道:"你、你在這兒胡說八道什麼呢?誰是姑娘?"

"若要不是,姑娘何必如此激動?"秦須的語氣不緊不慢,面色平穩。

少年惱羞成怒地站了起來,"你這人簡直是莫名其妙,外加血口噴人!有本事你告訴我你的名字,咱們走著瞧!"

跑堂的正舉了托盤送酒菜上來,正好聽見少年的叫聲,連忙跑至桌邊,打著哈哈道:"秦公子,這是怎麼了,兩位有話不能好好說……"

少年一把推開跑堂的,滿面怒容,"這菜我不吃了!"抖了抖袍子,抬腳便往樓下走,還在桌邊站著的小厮忙從懷里摸出交鈔扔在桌上,也不管錢多錢少,慌慌張張追了下去,留下一臉茫然的跑堂的一人站在那兒。

"秦公子,這……"跑堂的喃喃道。

秦須微微一笑,"既然她不吃了,你不如放在這里,我吃。"

少年氣沖沖地下樓,口中念著:"不就是個臭舉子麼,他以為他是誰啊,他千萬不要讓我知道他姓甚名誰,否則我定讓大哥替我出了這口氣!以為讀了兩天書了不起啊,就可以隨便作弄人,好像誰沒讀過書一樣……"

跟著後面的小厮小聲道:"公子,你不是說,不能讓大少爺知道你今日出來了麼……"

少年腳下不停,回頭怒道:"要你多嘴!你是想和我作對還是怎的……哎喲"一頭便撞上了人,身子一個趔趄,眼看就要臉朝地摔下去,後領卻被人一提,撈住立了起來。

"放手!哪個王八蛋走路不長眼睛,也不看看是誰就敢往上撞……"少年胡亂扭動著身子,覺得領口一松,立馬轉過身子,正要接著開罵,卻撞上一張冰一樣的臉。少年頓時噤聲,再仔細看了看眼前這人,腿一軟,身子差點兒又要倒下去。

少年怯怯地瞄了他一眼,垂下小腦袋,軟軟地開口,"二、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