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豔疏香最嬌軟 第24節:第九章  局勢(1)
第九章局勢 廖珉面露尷尬,"我……"才說了一個字,就見尉遲決皺了眉,輕聲道:"噓。她睡著了。" 范衾衾瞪大了眼睛,看著尉遲決橫抱在懷中的安可洛,正欲開口說話,卻被廖珉拉著往後退了一步。她回頭,見廖珉對她輕輕搖了搖頭,再看看眼前皺著眉、臉上又全無表情的尉遲決,便把已至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呃,尉遲將軍不笑的時候,還是怪嚇人的…… 安可洛的頭本是歪歪地靠在尉遲決的胸前,面色紅潤,呼吸均勻。幾人小聲說話時,似是吵著她了,她不安地挪了挪身子,小手攀上尉遲決的肩,腦袋貼著他的頸子蹭了蹭,散落下來的發絲拂過他的臉,柔柔地落在他肩上。 尉遲決低頭看著安可洛,唇上劃過一抹笑,結實的手臂隨著她的挪動也移了移位置,讓她睡得更舒服些。 范衾衾看著兩人親昵的舉動,還是忍不住,嘴里小聲念叨道:"都到這兒了,還抱什麼抱。" 尉遲決黑眸眯了起來,瞥一眼范衾衾,腳下已是向樓梯邁去,路過范衾衾身旁時,他略停了一停,"還請這位姑娘帶個路。" "帶……什麼路?"范衾衾一臉茫然。 廖珉在她身後一抿唇,輕聲笑道:"自然是安姑娘的房間了。怎麼連這都反應不過來。" 范衾衾見尉遲決抱著安可洛停也不停地上了樓,也就顧不上和廖珉斗嘴,急急地在後面提了襦裙跟上,待上了樓,忙快步走到尉遲決前面,小聲道:"將軍還請留步,這里是眾姐姐們休息的地方,怎麼說也不方便……" 尉遲決一挑眉,腳下步子卻是絲毫沒有放慢。 范衾衾見狀,跺了下腳,遂走在前面,到底左轉,又走到底,推開了最盡頭那一間房的門。 梳云在屋內坐在椅上,頭靠著身邊的小幾,等得是昏昏欲睡。忽然聽見門被人推開,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就見一個身著黑袍的高大男子,抱了安可洛走進屋內。 這男人的臉,看起來好眼熟呢……梳云一下子睡意全無,驚得跳了起來,他他他、他不是那日來過天音樓的尉遲將軍麼? 尉遲決也不理會,看到房內一側的那張黑色雕花大床,便走了過去,肩膀微微一側,擠開垂下來的淺紅色紗幔,將安可洛輕輕放在床上軟軟的被褥上。 安可洛身子一挨床,便擁著被子,細小的腰身一扭,便翻了個身,將臉轉向內側。 尉遲決看著安可洛搭在床沿的兩只小腳,微微一笑,彎了身,便要將那腳上的金絲繡花履除下來。 梳云在一旁看了,忙慌慌張張上前,囁嚅道:"那個,還是我、我來吧。"說著,便擋在尉遲決身前,替安可洛把鞋脫了,正要接著脫襪,手卻一停,轉過頭來,紅著臉,"那個、那個,將軍……" 尉遲決卻也明白,只"嗯"了一聲,看了床上的安可洛一眼,便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一直倚著門框的范衾衾才大松了口氣,知道樓下自有小厮招呼,也就不管尉遲決和廖珉二人,輕輕地將門關上。她走到一旁的銅架子上,拿起搭在上面的汗巾,在盆里用清水絞了,又走到床邊,想替安可洛拭面。 床上的人兒突然翻了個身,臉蛋兒緋紅,黑長的睫毛動了動,眼睛就睜開來了。 安可洛看看床邊的梳云和范衾衾,悄悄道:"尉遲將軍走了?"雙手一撐便坐了起來。 范衾衾手中的汗巾啪地落在地上,瞪大眼睛道:"安姐姐,你竟是一直在裝睡……好手段,連我也騙過去了。" 安可洛紅著臉,腿垂在床邊,腳踩進鞋里,"先前在馬車里確是睡著了的,被他抱出來也不知道。進來後聽見你說話,才慢慢轉醒了的。但被他那麼抱著,我哪里好意思當著你們的面睜眼,只得接著做樣子罷了。"她彎腰撿起落在地上的汗巾,接著道,"誰料你還真攔也不攔地讓他一路進了這兒……" "我攔也不攔?"范衾衾聽了這話簡直要翻白眼了,"姐姐是沒見將軍那眼神兒,真能生生把活人凍成冰塊……" 梳云也在一旁連連點頭,"小姐,我也覺得尉遲將軍不笑的時候好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