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豔疏香最嬌軟 第21節:第七章  論兵(4)
"天朝樞府掌軍國機務,兵防、邊備、戎馬之政令。四年前征伐西朝的決策,也是聖上采納樞府之議、力排中書主和派而做出的。"尉遲決收回手,慢慢對安可洛道。 四年前,她才十二歲,只記得當時天朝西境不堪西朝侵擾,聖上終下決心,令時任侍衛親軍馬軍副都指揮使的尉遲決帥十萬上三軍西出伐夷。聖意一出,朝野震驚,禦史中丞糾集蘭台眾人彈劾樞密使張丸,斥他視天朝江山如掌中玩物;諸多大臣聯名上奏,請皇上重議選帥之事,萬萬不可兒戲。 當時這場風波鬧了二旬有余,直至皇上罷免禦史中丞,將朝中反對聲最激烈的幾位老臣外放出任大郡太守,群臣異議才止。到那時,帝京上下才明白,皇上討伐西朝心意已決,眾人遂將眼光移向"未嘗親曆天下兵事"的尉遲決,個個心中揣度自他西征到兵敗而歸,會耗時多久。 四年,整整四年。但眾人等到的不是尉遲決鎩羽歸朝,而是捷報頻傳、一路將西朝皇族逼至賀蘭山北面退守養傷的全勝。整個帝京都沸騰了,誰都料想不到出身文臣之家的尉遲決能得如此赫赫戰功…… 尉遲決輕咳了一聲,安可洛才驟然回神,發覺自己先前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她不好意思地朝尉遲決彎了彎唇,"將軍請接著講。" 尉遲決接著道:"天朝兵部掌下級武官品級的補選和升調轉遷,征募兵員,以及士兵的遷補、退役;驛傳掌後勤軍資;衛尉寺掌監軍、軍法諸事宜,查軍中叛亂;軍器監掌器械;太仆寺掌馬政;三衙主掌天朝禁軍,督訓練、議獎懲。"他一口氣說完,似笑非笑地看著安可洛,"安姑娘可聽明白了?若是明白了,我再接著講下去。" 雖是從小在帝京長大,可安可洛平日里哪會接觸到這些。往日來天音樓消遣的也大多是紈绔子弟,抑或文臣士子,所談之事也不會涉及天朝兵制,她此刻聽尉遲決講了這一通,腦中卻根本來不及反應。 安可洛囁嚅道:"三衙……" 尉遲決看她這副模樣,笑了,"殿前都指揮使司、侍衛親軍馬軍都指揮使司、侍衛親軍步軍都指揮使司,合稱三衙。"他想了一想,又笑道,"廖珉就屬殿前都指揮使司里的殿前侍衛班。" "殿前侍衛班?"安可洛聽尉遲決道來,顯是吃了一驚,"你居然要他去天音樓替你……"她說不下去,臉微微一紅,"說來,廖公子的名字,我聽來倒覺得耳熟,只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出在哪里聽過。" 尉遲決雙手在膝上交握,淡淡道:"殿前侍衛班,皆烈士子弟。" 烈士子弟,廖……安可洛腦中電光石火般閃過一個名字,望著尉遲決,驚詫道:"難道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