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豔疏香最嬌軟 第17節:第六章  風聞(3)
天音樓外的街角,彎過去一點,一輛四輪馬車赫然在目。 安可洛一驚,看向白袍男子,"這……" 白袍男子撓了撓頭,尷尬地笑笑,"這也是那人的意思。唉,他一旦堅持什麼事情,任是誰也勸不了。安姑娘還請上車吧。" 安可洛遲疑道:"這可是要去相府?" 白袍男子笑道:"安姑娘別緊張。是去聖上新賜的大將軍府。" *********** 一下車,便見正門前左右蹲立的一雙石獅,那獅子眼里冷冰冰的神情,竟讓她又想起了尉遲決那剛硬的模樣。 車停時,早有家丁迎了出來,白袍男子笑問:"將軍此刻在哪兒?" "三堂的書齋。"家丁老老實實地答著,顯是知曉白袍男子的底細,"將軍等了半天了,待小的先去通報一聲。" 白袍男子將人攔住,"不必了。我自己進去便可。"轉過身對安可洛道,"安姑娘,還請移步跟我進來。" 安可洛應了一聲,跟著白袍男子走了進去。 因天色已晚,府院中的景物如何她也顧不得看,只是跟緊了白袍男子的步子,往內院走去。 白袍男子步履輕快,對這府中結構十分熟悉,左彎右繞了小半炷香的樣子,又穿了一個門廊,到了一間房前,伸手便一把將門推開,口中還一邊大笑道:"尉遲大將軍,佳人可是送到了。" 白袍男子身子往邊上一側,讓開來請安可洛進去。 心驀地狂跳起來,她緩緩地走進房內,映入眼簾的是一色的黑。 黑色案幾,黑色木椅,黑色書格,還有那個一身黑袍的男人。 尉遲決黑亮黑亮的眸子看著她,唇角向上揚起,兩只大手安安靜靜地擱在膝上。 白袍男子在她身後關上門,走了過來,笑道:"定之,今日為了辦你這差事,我可是沒少受冤枉,還差點兒被一頭小母狼給吞了。你先前答應過我的事,可是萬萬不能食言!否則我決不饒你!" 尉遲決的嘴張了張,似要說點兒什麼,房間外面突然響起了男人的聲音,"讓開,我說你給我讓開,一路跟著我也沒用,你們將軍不見誰也不可能不見我……我管他房內現在有誰,難道我要進去,你還敢攔我不成?" 安可洛心中暗暗吃驚,沒想到能有人在尉遲決府上這麼放肆。 門"嘩啦"一聲被人推開來,重重地撞在兩邊牆上,發出刺耳的聲音。 一個身著紫袍的年輕男子大步邁了進來,口中還不停地嚷嚷著:"尉遲決,你府上這幫家丁太沒規矩了,連我都敢攔……"他眼睛瞥見在尉遲決身旁站著的安可洛和白袍男子,便斷了下面的話,張大了嘴,愣是一副吃驚的模樣。 他將安可洛從頭到腳、又從腳到頭地打量了幾遍,才又開口,"哈哈,可真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這位可是安可洛姑娘?" 安可洛從未被人這樣看過,而那紫袍男子的目光火辣辣的,令她更加不知所措。 尉遲決的黑眸眯了起來,歎了口氣,"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我倒要問問你這個大將軍,都回帝京多久了,也不去看看我!"紫袍男子一臉惱怒之色,竟是在指責尉遲決。 白袍男子的臉早已笑開了花,"我說,你也不能怪定之不去看你,你那地方,是任誰想去便去的麼?" 紫袍男子手一抬,指著白袍男子便罵:"不像話!成何體統!廖珉啊廖珉,你是什麼身份,竟讓尉遲決將你使喚來使喚去,替他辦私事?我還奇怪門外那輛四輪馬車是怎麼回事兒呢,原來是要你接她去了,皇上賜的東西大將軍還真是一點兒不知道珍貴……" 白袍男子摸了摸鼻子,訕訕道:"我這也是有求于定之,否則是斷然不會答應他的。" 紫袍男子喘了口氣,看看安可洛,又看看尉遲決,然後眯著眼睛笑道:"我還道帝京街頭巷尾的傳聞是空穴來風,沒想到竟是真的。" 尉遲決伸手拉住安可洛的胳膊,往身邊一帶,側了腿,便讓安可洛坐在了他的膝上。不顧懷中安可洛的驚呼,他盯著紫袍男子,慢慢道:"我的人,你少打主意。" 紫袍男子眼睛翻了翻,臉上愈顯惱怒之色,"尉遲決,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禦史台那幫家伙彈章都准備了好幾箱了,你怎麼還有心思在這兒抱著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