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豔疏香最嬌軟 第13節:第四章  點花(3)
感到他的手慢慢松開來了,她就急急地轉身,從袖中掏出絲帕,口中小聲道:"對不起,剛才不是有意的……"輕輕地替他擦拭手背上的血跡。 絲帕掠過劃痕時,他吃痛地叫了一聲,她驚了一下,只道是自己弄痛了他,一抬頭,卻看見他的笑臉。 "你作弄我……"她嗔道,但見他臉龐上的棱角柔化開來,她的語氣也弱了下來。 他收回手,兩只手胡亂揉搓了幾下,"這還不如西北戈壁上的風沙劃過手背時痛呢。" 他靠得那麼近,她覺得周遭全是壓迫感,連呼吸都不順暢,于是往後面悄悄移了一步。 他突然收起笑容,"既是我迫了你登台,那我便負責還你個清淨。" 她訝然挑眉,看著他,不敢相信他所說的話。 他笑,手輕輕捏住她的下巴,"沒有辦法,你長得實在太美了。" 她心里驀地一沉,竟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自小便有人誇她美,長在天音樓里,也知道美貌之于一個女人,尤其是一個以色事人的女人有多麼的重要。但等現在真的輪到她,聽見有男人對她說出這樣的話,心里卻沒來由地感到一陣悲哀。 他見她不語,眼底忽然一暗,低聲道:"昨夜見過我的事情,不要同別人說。" 她聽了微微皺眉,想起昨夜他那一身濃烈的酒味,竟想不通他為何會不出席慶功宴,而在角落里獨自飲酒。 雖然想知道,但她卻不敢隨意開口問,只是點了點頭,卻不知她眼睛里好奇的神色早已被他盡收眼底。 "上三軍的弟兄們尸骨還未收回,帝京貴胄卻在為我慶功洗塵。"他看著她,臉上浮起落寞又嘲諷的笑,"那一晚,本該就是我祭弟兄們。" 她的喉頭哽住。她感到濃濃的悲傷從他身上緩緩溢出。 "誰料卻被突然出現的你給攪了。"他停下笑笑,"當時雖是惱怒,但看清了你後,又覺得欣喜。美得像仙子般的一個人兒,讓我以為你是我那些弟兄們從天上派來撫慰我的。" 她心里本是想到自己被他要挾著登台,又被他親、被他抱,不禁略有憤憤之情。但此時聽了他這番話,看著他臉上紅色的掌印和他手上的那幾道血痕—— 唉,"罷了。"憋了半天,才說出這兩個字,瞧見揚起的笑臉,她的臉又淺淺地紅了起來。 想著他出了天音樓後,該怎樣對人解釋這臉上的掌印,該怎樣裝作若無其事地回府、上朝,她抿著嘴,偷偷地笑了下。 也許,他這唐突之舉,虧的人不只是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