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豔疏香最嬌軟 第12節:第四章  點花(2)
嗓子發干,她抬頭看看立在身邊的他,"其實將軍不必一定要還我這塊玉,但,為什麼將軍會來?"這話問出了自他進門之後,她心里一直存著的疑惑。 他黑眸微眯,看著她,慢慢道:"我平生沒有見過像你這麼美的女人。昨日酒醒後,不知是不是自己的幻覺,記得你說自己是天音樓的,就特意來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那麼美。" 如此直白露骨的話,讓她窘得一塌糊塗,心里翻了個底朝天,也找不出一個詞兒來應對。 他看著她這副模樣,不由笑了。大掌撐住箏緣,他的身子慢慢俯下來,欺近她。他的面龐在她眼前越來越大,近得她都可以清晰地看見他臉上那些細小的傷痕印子。 他在耳邊低聲道:"我說這樣的話,安姑娘是不是怕了?可我就是一個粗人,只會這麼說話。" 暖暖的氣息拂過她的耳垂,她的手指開始瘋狂地發抖。那雙黑眸離她如此之近,她連思考都不能思考,只能聽見自己的心在空蕩的胸腔里一下一下有力地跳動。 他在她耳邊發出一聲低沉的笑,大手扣在她的腦後,在她還來不及反應時,頭一側,唇就印上了她的。 她驚慌地睜大眼睛,看著他同樣未閉的黑眸,小手探上他的肩,用力想要將他推開去。 他用牙齒輕咬她的唇瓣,另一只大掌抓住在他肩上敲打的小手,往後一帶,將她的手纏到他的頸後,也讓她的身子完完全全地貼入他的懷中。 她驚喘一聲,嘴唇微張的瞬間,他的舌便滑入她齒間,找到她的丁香小舌,與之糾纏在一起。 她在他懷中掙紮著扭動,卻引得他將她鎖得越來越緊。他硬如鐵一般的胸膛,將她胸前的柔嫩壓得隱隱作痛。 唇間的吸吮厮磨,異樣而又陌生的觸感慢慢傳遍她的整個身子,鼻翼抽動著,吸入的也是滿含著他的氣息的空氣。 她在他懷中微微地抖,她看見他的黑眸眨了一眨,眼中是滿滿的笑意。 過了許久許久,久到她的頭開始暈眩,久到她幾乎無法呼吸,他才松開了她。 她喘進一口氣,下巴馬上被他的指擒住,不得已又對上那雙近在咫尺的眸子。 他的拇指輕輕摩挲著她的下巴,指上的厚繭在她柔嫩的肌膚上留下一道紅印。他咧開嘴笑了,聲音濃厚低沉。 他嗓音沙啞,"味道不錯。" 這一句話驀地敲進她的腦中,她一下驚醒,卻發覺自己的手還勾著他的頸子。 頓時覺得羞憤難耐,她飛快地收回手,看著他的笑臉,又揚起左手,用力地朝他臉上摑去。 是重重而又清脆的一聲,她看見他的笑容僵在臉上,然後黝黑的皮膚下慢慢印出一個小巧的紅色掌印。 手心里是火辣辣的疼——她從不知道,原來打別人自己也會這麼痛。 他的身子動了一下,她的心就猛地一緊,生怕他是要還手。 他抽了抽嘴角,後退了幾步,又坐回先前的那把黑漆木椅上。 就這麼看著她,他什麼話也不說,眸子里面水光流轉,良久,突然道:"你知道你打的是誰麼?" 她看著他臉上醒目的紅色掌印,心里略微有些慌亂,想起他的身份,竟覺得自己像做錯了事兒一般,心里難受得緊。 他面無表情,自顧自道:"打我的女人,你倒是頭一個。"他忽然扯開嘴角笑了笑,"長得這麼美,出手卻這麼狠,倒也有點兒意思。" 似是想起了什麼,他盯著她,問道:"你先前說,你在天音樓並不賣唱,可是真的?" 她點點頭,"我自幼便是在天音樓里長大的,天音樓就是我的家。在今天見到將軍之前,我從來沒有要登台的打算。" 他並不說話,一個人想了很久,才道:"這麼說來,倒好像是我逼著你登台了似的。"他略頓了一下,又笑道,"還輕薄了你。" 她看著他閃著光的黑眸,聽著這話,臉不禁又紅了。不敢再看他,她低下頭,慢慢取下指尖上纏著的玳瑁指甲,收到盒子里。 然後她起身,對著他福了一福,故作鎮靜道:"既已給將軍奏過一曲,那我就退下了。" 不等他說話,她便朝門口快步走去,心里七上八下,仿佛稍微一慢,她就出不了這個門了。 手剛剛觸到門把兒,她就感到腰上突然一緊,驚呼之下,身子被他勾住了。 她頸後感到他熾熱的呼吸,聽見他道:"可是事情已經這樣了,安姑娘又能怎樣呢?" 她看著橫在她腰間的大掌,又羞又急,蔥蔥玉指攀上他的手,想要用力掰開去。誰料他的手臂牢牢鎖在她的腰間,任憑她如何努力,也分毫不動。情急之下,她的指甲劃入他的手背,帶出幾道血痕。 自小她便見血就暈,此時見自己將尉遲決的手劃出血來,心里頓時慌了起來,不再掙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