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豔疏香最嬌軟 第10節:第三章  將軍(3)
他目光掃過大廳中的這群穿著絹布甲的男人,然後嘴角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漣漪。 咚的一聲,為首鬧事的男人單膝跪下,重重的,在安靜的大廳里格外刺耳。 又是連著一陣咚咚咚的聲音,其他男人也紛紛單膝跪下,震人心弦的聲音響成一片。 他們都低著頭,放在膝上的手在微微地顫抖,終于有人開了口:"尉遲將軍……" 這一句話,令天音樓的人臉色驟然生變。 輕微的一聲歎息從黑袍男子口中逸出,"謝將軍白白整治西軍的軍紀了。"他抬起眼皮,目光像刀子一樣慢慢割過跪著的眾人,聲音暗沉而嘶啞,"都給我滾回京西大營去。" 跪著的人卻沒有一個起身,黑袍男子卻也不再多發一言,眸子轉而看向桌旁的安可洛。 那雙暗黑深邃的眸子,令安可洛的記憶轟地炸開來。刀刻一般的臉,濃重的酒氣,硬實的胸膛,還有心里那繃緊了的慌亂感,統統在一瞬間排山倒海似的湧入她的腦海。 她就站在那里,看著他從門口走進來,看著這些男人們一個個朝他跪下,聽著人喊他"尉遲將軍"。 隨後她就突然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見,眼前只有那雙能攝人心魂的黑眸,耳邊只有那一句"尉遲將軍"。 她的心像被什麼東西狠狠抓了一把,瞬間難以呼吸。 她的手指緊緊捏著桌緣,指甲淺淺地陷進軟木里,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平複心中的那股震驚還有……不置信。 "尉遲將軍!"跪在地上的壯碩男人咬了咬牙,開了口,"將軍,弟兄們在外整整四年,好不容易回帝京一次……" 話還沒說完便被黑袍男子硬生生地打斷,"西軍的軍法可記得?" "……記得。" "那就滾回京西大營,去謝將軍那兒領罪。"語氣冰冷得像是冰川上未融的積雪。 "決帥!"男人用力吼了出來,這一聲在天音樓安靜的大廳中回蕩著,讓人心驚。 黑袍男子的身子震了一下,顯然是被這一句"決帥"撼動了。出將為帥,血戰沙場,生死與共。這地上跪著的,都是伴他從敵人刀鋒上活下來的兄弟。 良久,他才道:"戰事雖平,亦不可如此。不要逼我。" 地上跪著的眾人身子僵住,隨後慢慢起身,又慢慢走出天音樓,走過他身邊的時候微微側身,竟再沒發出任何聲音。 大廳里靜得一塌糊塗。 沒有人動,沒有人收拾倒在地上的桌椅,大家都看著這個站在廳中央的氣勢迫人的男子,進而面面相覷,竟不知如何是好。 他對著楚沐憐勾起嘴角,"先前之事對不住了。這地上損壞之物,我會叫人來賠。鬧事之人,我必重責。" 楚沐憐很努力地扯出一抹笑容,卻不知該如何答話才好,嘴唇動了半天才道:"既如此,還有勞……將軍了。" 他眉峰一挑,"我卻有一個不情之請。"右手探入窄窄的袖內,遂又伸出。 "哦?若是天音樓可以做到的事情,必不推托。將軍請說。"楚沐憐回過心神,飛快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露出淡淡的笑容。 他的目光掃至安可洛的身上,深深淺淺地望著她的眼睛,似笑非笑道:"想請這位姑娘,為我撫琴一曲。" 天音樓眾人都生生愣住。這帝京里,人人都知天音樓的安姑娘縱有天姿,卻從不登台。可尉遲決剛從西北歸來,應是不知這點,但他是皇上新拜的懷化大將軍,誰敢在這時候對他的要求說個"不"字呢? 安可洛也愣住,怎麼也想不到他最後會說出這麼一句話來。 她對上那雙漆黑的眸子,心突然似前一夜那般狂跳起來,慌亂的感覺又回到身上,看著他,卻一個字都說不出。 他看著她,突然笑了一笑,然後抬起右手朝她輕輕晃了晃。 他那一笑,仿佛千年鐵樹開花一般耀亮了她的眼。 他抬起的手雖然只晃了一晃,她卻看清了他指間閃過的那道翠色光茫。 那一瞬間,她覺得頭開始發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