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豔疏香最嬌軟 第9節:第三章  將軍(2)
安可洛急忙站起來,打開門,走到外面樓梯廊道上向下望——幾張桌椅被推翻在地,楚沐憐站在廳中,看不清臉,只能看見她的肩膀在微微發抖。一群身高健壯的男人,身著天朝武將平日里常穿的玄色絹布甲,趾高氣揚地站在大廳中,其中一人正在大聲嚷嚷著:"什麼晚上再來!爺爺們下午就要回營了,哪里有時間晚上再來!老子和手下這幫兄弟們就是要你們最好的姑娘現在來唱曲兒!" 楚沐憐冷笑道:"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竟到天音樓撒野來了。我再說一遍,我們天音樓自有規矩,上午眾姑娘們不登台,不獻唱。諸位如果想要聽曲兒,還請晚上再來。" "奶奶的,這個娘兒們怎麼這麼啰唆!" "好不容易能在帝京踏實兩天,怎麼連聽個曲兒的興致都要被人攪了!" …… 男人們紛紛開始叫嚷起來,有的還不耐煩地拽拽身邊的桌子,像是不滿足要求就要再掀翻幾張的樣子。 為首的男人上前兩步,一臉橫肉看上去甚是瘆人。 "當真沒人可唱?"男人兩道濃眉一挑,熊一樣的身子立在楚沐憐面前。 楚沐憐往後退了一步,嘴唇發白,"若再這樣,我要遣人去衙門報官了。" 男人的胸腔中迸發出雄厚的笑聲,令人耳膜都在發顫。他回頭看向其他人,大聲道:"聽見沒有?這娘兒們說要去衙門報官?" 其他男人也都哈哈笑起來,張狂的樣子令人膽寒。 為首的那個男人收起笑容,眼睛瞪著楚沐憐,"你當老子是誰?老子和這幫兄弟們都是從西北戰場的刀尖上滾著活下來的!個個都是昨日聖上新晉的爵!帝京府衙?哼,你當他們那幫孫子能幫你撐腰?" 站在樓上的安可洛看著下面,眉頭蹙起,扶著雕花欄杆就要下樓,才一轉身就覺得自己的衣服被人拉住。她回頭,見是梳云咬著嘴唇,緊緊扯著她的衣角,低聲說:"小姐,你別做傻事……" 安可洛扯著自己的衣服,"梳云放手!" 梳云卻死咬著嘴唇不肯松手。 她們這一拉一扯,引得樓下的男人們看了上來。 為首的男人眼中精光一閃,抬手指著安可洛,"樓上那個小妞兒不錯,就要她下來給爺爺們唱曲兒!" 他身後的男人們順著他抬起的手臂望去,各個都怔愣片刻,隨後也都開始嚷嚷,"娘的,沒想到帝京還有這麼美的小妞兒!" 楚沐憐的手攥了起來,美麗的長指甲深深陷入手心里,張開口正要說話時,范衾衾從一側的屏風旁急急走來,擋在了她前面。 楚沐憐一驚,"衾衾,你要做什麼……" 范衾衾不理會楚沐憐,只是朝這幫武將們有禮地微微一福,笑臉盈盈地對男人道:"這位軍爺,您有所不知,樓上那位姐姐雖身在天音樓,但實是不會撫琴唱曲的。不如就讓奴家今兒為幾位唱幾曲可好?" 男人冷哼一聲,一把撥開面前的范衾衾,重重的力道讓她身子歪著退了好幾步,才扶著桌子穩住身子。 男人狠狠道:"你算個什麼貨色,老子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安可洛見狀,狠狠地從梳云手中扯過衣角,快步沖了下來,口中急急叫道:"衾衾……你要不要緊?" 她襦裙上的流蘇一路曳地,身上的飾品叮叮當當作響,身後微微揚起一陣香風。 為首的男人咧開大嘴,發出沉厚的笑聲,"這小妞還挺識趣的!哈哈!瞧那小腰細得……嘖嘖,過來讓爺爺瞧瞧!"男人上前兩步,伸手就想朝安可洛身上抓。 楚沐憐在一旁再也忍不住,順手拿了放在地上用來撥銅火盆的金屬鉗子,用力一揮,便砸在男人的小臂上。 男人吃痛地吼了一聲,兩道目光火一樣地射向楚沐憐,飛快地跨步上前,抬起另一只手朝楚沐憐臉上摑去。 "楚娘!"安可洛驚呼一聲,正欲上前擋住,卻看見男人的手被人生生在半空中拉住。 拉住他手的,是一直跟在他身後的屬下。男人眼中閃過一絲驚詫,又轉瞬變得怒氣騰騰,"你他娘的在干什麼!給老子松手!" 那名屬下卻沒有要松的意思,反而更緊地扯著他的胳膊,抿緊的嘴唇微微顫抖,目光卻望向男人身後。 其他人見了,頓時覺得驚異,也都一同望過去。 天音樓敞開的大門口,一名窄袖黑袍、腰間束帶的男子定定地站在那里,逆著光,讓人看不清臉。 大廳內的男人們瞬間安靜下來,連之前一直帶頭鬧事的壯碩男人也垂下手臂,臉上掛著震驚的表情,張大了嘴,卻發不出一個音,只能看見他的嘴唇在抖動。 黑袍男子撩起衣服下角,慢慢走進來,一步一步跨得很大。然後站住,手輕輕背在身後。 他揚起下巴,屋外射進來的陽光灑在他的麥色肌膚上,映得他周身籠罩著一層淡淡的光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