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豔疏香最嬌軟 第8節:第三章  將軍(1)
第三章將軍

這一夜,她睡得很不踏實。

心里反複想著她的玉,那塊她從小就戴在身上的玉,據說是她爹娘唯一留給她的東西……

就這麼丟了。

含著淚,她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卻恍恍惚惚地做起亂七八糟的夢……

小的時候,她經常央楚姨替她梳了頭,換上漂亮的小錦裙,讓天音樓別的姐姐攜了她一道上街。

稹南街上每家店鋪她都跟著去過。最開始的時候,店里的人總會歎道:"這是哪家的女娃兒,生得這麼標致!"

帶她去的姐姐們總會掩她在身後,再壓低了聲音道:"她就是楚姐姐帶回來……"還未及說完,問話人的臉上往往就會浮現出了然的神色,連連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她聽到這些,總是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大家連她的名字都不問就知道她是誰了呢?

有一次出門,她看見路邊的老大爺在賣糖葫蘆,一顆顆糖葫蘆晶瑩剔透,在陽光下閃著五彩繽紛的光芒。她自己站在那里,一下子看得呆了,等她回過神來,帶她出來的姐姐已經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小小的她一下子慌了神,兩條小腿快快地跑著,穿過了一條街又一條街,還是找不到那個姐姐。她噙著一顆小眼淚,委屈極了,一屁股坐在街上的石板路上。

"喂,"身後一個聲音響起,"你在這里哭什麼?"

她回過頭,是幾個年紀稍大一點兒的小男孩,都穿著上好布料的錦袍。她只認得出為首的一個,在天音樓對面的綢布莊里經常能看見他跑來跑去的,聽姐姐們說起過,是綢布莊的大公子。

"我……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她眼淚汪汪地道。

有人開口說:"這個小姑娘長得還怪可人疼的。"馬上就引起一陣哄笑。

又有人問道:"你住在什麼地方,自己還記得麼?"

"我住在天音樓……"她怯怯地答道。

幾個小男孩都是一愣,天音樓?這個小姑娘,住在天音樓?

綢布莊的大公子嘿嘿一笑,對其他幾個男孩說:"原來是她,我聽我爹爹在家提起過的。她是被人撿回天音樓的,沒爹沒娘的野種。我爹爹說了,別瞧她現在一副可人憐的模樣,將來還不是和天音樓的那些女人一樣,要做賣唱賣笑的生意!"說完還略帶鄙夷地看了她一眼。

聽了這話,她的一張小臉僵在那里,連哭也忘記了。野種?她竟然是楚姨撿回去的……楚姨說什麼她爹娘是因為要出遠門做生意才把她寄在天音樓托人照顧,這些話原來都是騙她的……

其他男孩聽了這話,都開始紛紛嘲笑她,直到帶她出來的姐姐氣喘籲籲地趕來,將那些男孩子全都罵走。

"洛兒,你怎麼一個人跑到這里來了?害得我好找啊,萬一你不見了,我回去要怎麼向楚姐姐交代呢!"那個姐姐焦急道。

她卻什麼都說不出來,腦子里面全都是剛才那些男孩子們的話,連自己是怎麼被帶回天音樓的都不知道。

她的小臉上掛滿了眼淚鼻涕,楚娘一邊幫她輕輕擦,一邊柔聲問道:"洛兒,今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告訴楚娘好不好?"

那麼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她哇的一聲大哭起來,抱著楚娘的脖子,嗚咽道:"他們,他們說,我是野種……是別人不要了,你才撿回來的……"

楚娘怔了一下,拉起她的小手,按在她頸子上掛著的那塊玉上,"洛兒不是野種。你看這塊美玉,就是你爹爹和娘親留給你的,他們是有難言的苦衷,才不能留在你身邊陪著你的。但他們一定很愛洛兒的,不管他們現在在何處,心里一定都會記掛著洛兒。"

她抽動著小小的鼻翼,兩只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楚娘,小聲道:"楚娘,你會不會有一天也不要我了?你不要不要我,好不好?"


楚娘溫柔地笑,手指撫過她的小腦袋,"放心,楚娘不會不要洛兒的。洛兒人這麼聰明,長得又這麼美,誰會舍得不要你呢?等洛兒再長大一點兒,楚娘會請最好的西席來教洛兒讀書,會給洛兒做最美的衣裳,讓洛兒成為帝京城里人人都羨慕的姑娘。"

楚娘的話讓她停止了抽泣,小嘴輕輕勾了起來,小手也緊緊抱著楚娘不放,喃喃道:"楚娘,你對洛兒真好。"

門外有人敲門,一個姑娘在外面輕聲說:"楚姐姐,太府寺卿王大人來了……"

然後門被推開,一個身著褐色衣袍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楚娘看到他,眼中閃過一絲驚喜,"今兒怎麼有空來我這兒?"

男子看看楚娘身旁的她,略一遲疑,開口道:"剛下朝,回府換了衣服就過來了。想問問你,前幾天我同你說的事情,可是考慮好了?"

楚娘的臉上浮上兩團紅暈,"那事……我不是早就允了你麼,只是府上夫人可是願意?"

男子臉上的線條稍稍化開來,輕聲道:"你放心,過門之後沒人敢欺負你。"

楚娘點點頭,拉過身邊的她,"那我先前和你提過的……"

男子看看她,臉色又凝重起來,良久才開口道:"沐憐,你非得為難我麼?我府上的那幾位,怎麼可能容你帶她一道過門……"

楚娘望著他,慢慢道:"你知道,我是不會拋下她的。"

男子皺皺眉,嘴唇翕動著,過了良久,歎了口氣,"看來你是想一輩子留在這天音樓里了。"說完深深地望了楚娘一眼,轉身推門而出。

小小的她看著楚娘的身子一下子軟了下來,跪坐在地上,忙用小手去攙,急急地問:"楚娘,楚娘你怎麼了?"

半夢半醒間,安可洛覺得自己的手被人輕輕握住,很柔很溫暖,一種久違了的安心的感覺縈繞周身。

她睜開眼睛,眨了眨,眼前是一個容貌絕麗的中年女子。"楚娘……"她輕輕叫出聲。

楚沐憐溫柔地笑笑,從袖口里抽出絲帕,輕輕地替她擦拭眼角上的淚痕,"洛兒又做噩夢了?"

她這才發現自己眼角濕濕的,好似夢中是哭了的,但還是笑笑,"只是夢到了些小時候的事情罷了。"

楚沐憐笑道:"還惦記著那些事情做什麼。"

她也朝楚沐憐笑笑,卻突然想到那丟了的玉,手探上領口,心里一陣難過。

楚沐憐看她這模樣,"我聽梳云說了。你不用急,我已經差人去相府,看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在延殿附近找找看,說不定就找到了。"

安可洛點點頭,"怪洛兒粗心。本來衾衾都已提醒了我,要我換根絲線,但我偏偏就忘了。可也沒想到那玉都戴了十六年了,竟會在昨夜丟了……"

楚沐憐笑笑,"不要太難過。東西雖說丟了,可總會有找回來的一天的。今日城東一家新開的戲班子排戲,陪我一道去聽聽可好?"

她點點頭,"我這就起床收拾了,一會兒便下樓陪楚娘。"

楚沐憐又溫柔地撫了下她的發,才叫門外的梳云進來服侍安可洛穿衣洗漱,自己先下了樓去。

剛梳洗完畢,就聽樓下傳來一陣嘈雜聲,好似有男人在大聲喧嘩,還有桌椅碰撞的聲音。

天音樓是隸屬于天朝戶部的教坊,平日里誰有膽子敢在這里挑釁滋事?最多也不過是有人喝多了發點兒酒瘋罷了。更何況天音樓在白天一向是閉門歇業的,此時怎麼會有人來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