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豔疏香最嬌軟 第7節:第二章  宴遇(3)
安可洛聽了這話,也想笑,但心里卻忽然想到先前那個黑袍男子,臉上瞬時僵住,無論如何也扯不出一點笑容。 一到天音樓,安可洛便徑自回了屋。 梳云在她沒回來之前就在屋內生了銅火盆,此時房間里面暖烘烘的。她松了松領口的紐扣,靠到厚厚的繡花軟墊上,整個人才從先前繃緊了的慌張感中放松下來。 梳云擰了帕子過來,安可洛擦了擦手,舒服地喘了口氣。 她頭一偏,看見床邊小幾上放著一個黑色錦盒。 梳云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忙開口道:"姑娘,今天悅仙樓的張掌櫃差人送東西來給你,我就給你放房里了。"說完忙走過去把那錦盒拿來,遞給她。 她接過錦盒,打開來,里面是滿滿的一盒桂花糕。 梳云在一旁看了,笑嘻嘻地開口道:"張掌櫃人真好,知道姑娘愛吃桂花糕,還特地差人送一整盒來。" 她微微一笑,並不答話,手摸了摸錦盒的蓋子的內層,在邊上用指甲一挑,上面絨布就開了,手指伸進去,從里面捏出一張信箋來。 "這……"梳云在旁邊看著,一下子都沒反應過來。 她笑笑,"張掌櫃可從來沒有平白無故給我送過東西。"一邊說著,一邊展開那張信箋: 雙蝶繡羅裙,悅仙宴,初相見。朱粉不深勻,閑花淡淡春。 細看諸處好,人人道,柳腰身。昨日亂黃昏,來時衣上云。 她的手指壓平最右邊的紙皺,看到最後的落款。 雖說是在意料之中,可看到"子遲頓首"時,她還是愣了一下。 腦中浮現出那日那張清冽的臉,那高傲的語氣,還有那雙細長的眸子…… 誰曾想便是這樣的人,也做得出這麼孟浪的事…… 她低了頭,把信箋折好,走到桌案前,把它收在最下面一層的抽屜里。 梳云在一旁見她不發一言又面無表情,縱使心里再好奇,也不敢張嘴發問,只是道:"姑娘在外一天累了吧,我去准備熱水好讓姑娘沐浴。" 她點點頭,梳云馬上出去准備。不多時,梳云便在木質浴盆里注滿了溫度適中的水,摻進去一點兒黃酒,又撒上大把的天竺葵花瓣。 安可洛由著梳云替她寬衣,腦中不由自主又想起那雙黑眸那個男人。她閉了閉眼睛,強迫自己不要去回憶,但那雙深不見底的眸子,卻在她腦中越來越清晰…… "姑娘,你一直掛在脖子上的玉怎麼沒了?"梳云這一句話驀地將她驚醒。 安可洛稍一遲疑,馬上抬手摸上鎖骨,果然空無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