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豔疏香最嬌軟 第6節:第二章  宴遇(2)
這聲音冰冰冷冷地撞擊著牆壁,在這空蕩的回廊中來回晃蕩著,震得她耳膜發顫。 安可洛驚得心瞬間揪緊,猛地轉身,臉卻撞上一具鑄鐵般硬實的身體,鼻尖被撞得酸疼酸疼的,她不由得嗚咽一聲叫了出來,手撫上鼻子,腳下意識地朝後退去,卻踩著自己曳地的長裙尾端,一個趔趄,眼看就要背朝地摔下去。 她短襖上的褙子被人用力一拽,整個人便被硬生生地拉了起來。待她腳下站穩,才慌慌張張地抬眼朝前看去。 這一眼,撞進一雙深不見底的黑眸里,那眸子中冰冷的神情,令安可洛渾身打了個冷戰。 是一雙男人的眼眸。安可洛按捺下那緊張得狂跳著的心,微微將目光向下移去。 男人一身黑袍,腰間緊緊束了條絳紫色的帶子,滿身戾氣朝她襲來,安可洛手心里滲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她抬眼,這男人臉龐上的棱角像是刀削過的一般,鼻梁高聳著,那雙黑暗深邃的眸子仍是緊盯著她不放。 "你鬼鬼祟祟地在這里做什麼?"男人又重複了一遍,語氣頗不耐煩。 這麼近距離地貼著他,安可洛可以聞到他口中噴出的濃烈酒氣,他身上散發的厚重男性氣息,將她裹得嚴嚴實實。 安可洛開口,想解釋,卻發現喉間發干。她不敢看他,只能低下頭,卻看見他黝黑的大掌還抓著她胸前的衣襟。 安可洛的臉登時漲得通紅,結結巴巴開口道:"你、你可不可以先放、放開我?" 話剛一出口,就覺胸口一緊,她抬眼望去,見男人的眉頭擰起來。她忙開口解釋道:"我是天音樓的……" 還沒說完,身子便重重一頓,男人的手收了回去,背到身後。 安可洛連忙向後退了兩步,將身上的衣服拉平整,又羞又惱地抬頭看向那男人。 男人眯起眸子,將她從上到下細細看了一遍,眼里瞬間閃過一簇火苗,又隨即黯了下去。 見安可洛望著他,男人突然勾了勾嘴角,"我很好看?" 安可洛恍然回神,連忙垂下眼簾,手中握著的小鈿盒,"啪"的一聲落到地上。 她此生從未有過如現在這般慌亂的心情,只覺得那雙黑眸一直盯著她,她渾身都在著火,身子微微抖著,彎下腰,手顫著拾起小鈿盒。 連一眼都不敢再多看這男人,安可洛攥緊了盒子,提了裙轉身快步跑開。待跑得氣喘籲籲,沒有聽到身後響起任何腳步聲,她才停了下來,戰戰兢兢地回頭望了眼,然後大大松了一口氣。 安可洛摸了摸胸口,心還在狂跳不止,她抬眼看了看四周,卻不知自己究竟跑到了什麼地方。 前方回廊的拐角處忽然響起輕快的腳步聲,安可洛聽了,略想了想,忙抬腳追了上去。 一個男人提了燈籠在前面快步走著,安可洛暗度應是尉遲府上巡夜的家丁,忙快走幾步,想詢問回延殿的路到底該如何走。 "請問……"她一開口,就看見燈籠一晃,原本在她前面走著的人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望著她。 燈籠昏黃的光影微微抖動著,她看清那人身著繡著花紋的緋色長袍,下擺因急急地回身而擺動著。她的目光往上移了一點,一下子瞥見那人腰間的紫色金魚袋。 她的喉頭一下子發緊,賜佩紫金魚袋是何等天恩,這人…… 那人將燈籠提高了點,對著她的臉照了照,"你是府上請來的歌妓?此刻在這兒做什麼?" 她不知該如何解釋,只是含含糊糊地答:"是出來取東西的,可不知怎的便迷了路。" 那人語氣不悅道:"迷了路還亂走?天音樓這是什麼規矩……順著這條路直走,第一個路口朝右走,再過一個路口左轉便是延殿。" 她點點頭,那人又看了看她,便轉身離去,腳步之快,像是前方有十萬火急之事在等著他一樣。 安可洛不敢多耽擱,只是照了那人所說的,不一會兒便回了延殿。 延殿的偏廳內,楚沐憐早已急得團團轉,見安可洛回來了,忙道:"怎麼去了這麼久!" 安可洛腦中晃過那雙黑眸,不由咬了咬下唇,小聲道:"迷了路,繞了好半天才尋回來。" 楚沐憐一歎,"回來就好,還以為你出什麼事兒了呢。" 旁邊傳來笑嘻嘻的聲音,"安姐姐,你的臉怎麼這麼紅?" 安可洛一扭頭,就見范衾衾撐著下巴,正瞧著她笑。 安可洛不禁奇道:"你怎麼在這里?" 范衾衾翹起嘴角,"安姐姐去了那麼久,楚姨等不及,怕我闖禍,就挑了個借口,找人將我替下來了。"她皺起眉,"反正尉遲將軍也沒有出席,這家宴著實沒什麼好看的了。" 安可洛微微一怔,"尉遲將軍到現在也沒有露面?" 范衾衾點點頭,笑道:"倒不知道天朝人人口中的名將竟是個如此任性的人。許是安姐姐先前說對了,這尉遲將軍就是個粉面公子哥兒……"說罷,她脆生生地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