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豔疏香最嬌軟 第4節:第一章  盛名(3)
本是不欲理會,但聽了外面那語氣清冷的男子所言之後,安可洛心有所感,才忍不住也出言譏諷,當真是想給這幾位鼻子翹到天上去的公子好好潑上一盆冷水。

略喘了口氣,她向一旁坐著的那男人瞥去,想看看是什麼樣的男子,可以有這樣的勇氣,說出這樣的話來。

頭剛偏過去,目光便對上一雙細長卻又黑白分明的眸子。她目光微移,又看見那雙眸子上面兩道斜插入鬢的劍眉,和下面那張抿緊了的薄唇。

安可洛心里一歎,這男子的長相,竟和那清冽的語氣如此相配,不由又多看了幾眼。

她這一看,惹得那名男子也向她看過來,盯住不放。這赤裸裸的目光,頓時叫她紅了臉,忙錯開了眼。

張自享在一旁看見了,笑嘻嘻地上前,問那男子道:"敢問這位公子如何稱呼?"

男子目光一抬,依然淡淡地道:"在下秦須,草字子遲。"

此言一出,方才一直瞧熱鬧的眾人全都驚了,那名王姓公子快步上前,急急道:"這位兄台可是兩浙解元秦須秦子遲?"

秦須斜睨一眼,點點頭,"正是在下。"

王姓公子也不怪他無禮,轉而笑道:"原來是秦兄。秦兄的才名兩浙一路可謂無人不知,今日一見,果然言之不虛。"

跑堂的托了秦須要的菜一路小跑上樓,將菜在秦須桌上擺了,笑道:"公子,您要的菜來了。"

張自享在一旁看了眼,對跑堂的道:"去給秦公子再加一盤蔥潑兔和剁椒牛肉來。"

秦須面色一怔,轉瞬又明白了張自享的意思,微微笑道:"張掌櫃,秦某是南方人,吃不慣辣的。"

張自享笑笑,揮揮手讓跑堂下去,又對秦須道:"悅仙樓什麼樣的菜色都有,秦公子想吃什麼,可以告訴下面的人。"

安可洛在一旁抿唇笑著,心知張自享這是起了攬慕之意。秦須眼下雖然貧寒,但他日一旦高中,便又可以是悅仙樓的一座靠山。

她叫過梳云,對張自享道:"今日真是叨擾張掌櫃了,還想帶丫頭去逛逛別處,就先走了。"

張自享搓著雙掌,笑眯眯道:"安姑娘真是太客氣了,今日是我這里招待不周,下回有機會一定補償你。"

安可洛看著他,嫣然一笑,"如此我也不客氣了,就是麻煩張掌櫃了。"


張自享哈哈笑著,喚過跑堂的,吩咐他將馬車替安可洛備好。

秦須若有所思地看著安可洛慢慢下了樓,走出悅仙樓外,直到眼里沒了她,才轉過頭,就聽見有人問道:"張掌櫃,剛才那位莫非是天音樓的安可洛安姑娘?"

張自享面上稍顯吃驚,"這位小爺也知道安姑娘?"

張自享的話音剛落,旁邊馬上有人接道:"張掌櫃,您是在帝京里待的時間久了。殊不知最近這兩年里,天音樓安姑娘的名聲早已傳出帝京了。像我們這些住在離帝京稍近一些州縣的,更是能經常聽到安姑娘的逸聞啊。"

"哦?"張自享來了興致,順手拖過身邊的一把黑漆木椅,挨著他們的桌邊坐下。

說話的男人略顯興奮,接著道:"別的都先擱著不提,光說去年那次幾十年不遇的大旱,外地流民不顧阻攔湧入帝京,正逢朝廷對西北用兵,國庫空虛,聖上下旨,命帝京各商賈集資募糧、建粥棚,待大旱過去即免諸商賈兩年課稅,誰料那些商賈們只是一味拖延,倒是天音樓出人意料,出資建了第一個賑災粥棚,令那些家大業大的商賈們著實下不了台,只得奉旨募糧。事後才傳出,天音樓的楚沐憐之所以同意那麼做,實是聽了安姑娘的建議。"

張自享點頭笑道:"這位小爺倒是知道得清楚。但還有外人不知的,便是在天音樓募糧之後,安姑娘還曾親自一家家拜訪各大商賈,勸諸位當家的棄一己之私利,行事應以天下萬民為重。諸位想想,誰能抵得住安姑娘的說辭呢?各大商賈必是立即集資募糧了。"

又有人急急道:"聽說安姑娘才華橫溢,尤善詩賦,天音樓里眾姑娘們平日里登台所唱詞曲,大多出自她手,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身旁馬上有人插話:"這事有什麼好造假的?是不是兄台讀了安姑娘所作之詞,覺得自己無論如何也作不出這等絕世好詞,進而感到自慚形穢?"

此人一番話頓時引起滿堂哄笑。

先前說話之人羞得滿面潮紅,辯道:"在下自然無此想法。只是聽說安姑娘在天音樓從不登台獻唱,行事又極其低調,外人少有能窺其真容的。但凡見過安姑娘的,無不驚為天人。在下不曾想能在張掌櫃這里有幸睹其芳容……"

張自享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面上頗有得意之色,"不瞞諸位小爺,當年楚沐憐還是天音樓的頭牌時,最愛吃的東西就是這悅仙樓的桂花糕。所以後來安姑娘從小就常跟了楚當家的來我這悅仙樓,我可以說是眼見著她長大的。"

馬上就有人問道:"既如此,那張掌櫃可知為何安姑娘身在天音樓,卻從不登台?料想以安姑娘這等才貌,倘若登台,必定會豔驚天下啊。"

聽了這話,張自享斂容正色道:"楚當家的對安姑娘,那簡直像疼自己親生女兒一樣,怎會舍得讓她登台賣藝呢……"

秦須獨自坐在一旁,自始至終沒有說過一句話,只是靜靜地聽著這些男人們的議論。他腦中忽然又閃現出先前安可洛抿唇一笑的樣子,他口中不由輕聲道:"當真是,朱唇一點桃花殷。"

眾人稍稍安靜了一會兒,又有人歎道:"明日是聖上率百官郊勞西征歸來的上三軍的日子,只可惜我等一介布衣,沒法親睹尉遲將軍的颯爽英姿,實是可惜……"

秦須聽了,輕笑一聲,細長的眸子里閃過淡淡的一抹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