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番外(全)
當星妃田葚推開傑離的房門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幅鴛鴦交頸圖,傑離和玉盟那樣互相信賴而安甯的睡臉,讓他一時愣住,反過神來,低下頭想了想,又輕輕的將門帶上,悄聲走到了甲板上。

天空已經暗了下來,他,其實是去叫他們起來用晚膳的,但看到他們的樣子,突然沒了興致,看著平靜的海面,突然想起他原來的國家。

他所在的家族是土星國的氏族,土星國的大權不在皇帝手中,而被田、玉兩大世家把持,他自幼便聰慧過人,樣貌出眾,又極得家中長輩疼愛,無論生活還是教育都不比別國王子差,娘親更是從小教他要做個頂天立地的男子,要敢做敢為,要拿的起放的下,要付起男人的責任,還有很多已經淡忘了,因為她在他7歲時便消失了,是的,消失了,沒有任何的痕跡,沒有紙字片語的消失了,在刻意的遺忘下,他忘了娘親的樣子,也忘了娘親的教誨,可是父親失魂落魄的臉,卻深深印在腦海里,揮之不去。

後來他長大了,他知道父親的痛苦來源于一種叫做愛情的東西,父親是太愛娘親才會那樣的痛苦,雖然娘親消失後,他又娶了幾個溫婉的女子,可是他臉上溫柔的笑容不在了,獨自一人時的背影落寞而淒涼。于是他對自己說,不要愛上任何人,你不需要那種東西,不要相信女人,她們不會愛上你,不要接近她們,離她們遠遠的,才不會受到傷害。

他拼命的學習一切他認為有用的東西,武功、兵法、詩詞還有琴棋書畫,甚至于周易,在他16歲時便成為了國內有名的才子,與才名一樣出名的是他的不羈與瀟灑,他狂放不羈,高傲自信,直到父親面有難色的告訴他,他將會被‘嫁’到女兒國,成為女兒國王的妃子,還記得他當時滿臉不屑的對父親道“堂堂男子哪有嫁人的道理!父親不要開玩笑了!”

父親面有難色,仍然堅定的通知他,婚事已定,容不得更改。他憤恨的近乎顫抖,自己的努力都是為了什麼?做了‘男妃’,他的一生便毫無意義了,他將整個書房毀掉,父親不阻止也不言語任他發泄,無奈的抗爭了七天,他還是被‘嫁’到了女兒國,成婚當日受的屈辱,讓他差點將云清宮給拆掉,最後被情絲阻止。

當時看著那嬌媚惑人的女子,雖不願接近女人,卻不得不承認她長的極美,又算是被她所救,心里便有了些好感,便開始為她占卜,卻得出她將遠行的卦象,她當時含笑答謝。

在宮中半月也沒見過所謂女王,和宮‘女’混的熟了些,才知道那女王正寵君妃,沒空過來,讓他又安心又有些失望,直到第一次見面,才知道,什麼是風華絕代,傾國紅妝,那便是女兒國的國王傑離了嗎?她會成為他的主宰?就是她毀了他多年的努力,黑暗的情緒差點將他吞噬,她的眼光射來時,他低下頭,怕她看出他眼中流露的恨意!

然而她的一舉一動依舊牽扯著他的視線,無論是對‘妃子’流露出的愛憐還是對‘兄弟’流露出的疼愛,不管是舉弓射箭時的刹爽英姿還是酒醉時的嫵媚嬌態,再在讓他驚豔,不得不承認她確實獨一無二,確實絕世。越和她相處心里的恨意越是淡薄,這樣的女子,值得他付出吧!但是她身邊卻是那麼多的傑出之人,她何時才能正視他,將他看在眼里,放在心上啊!

無奈的歎口氣,想著剛才看到的,也許他已經沒機會了呢,玉盟的溫潤使他的心境慢慢平和,他得到傑離的寵愛是理所當然的吧!不想了,他可是不羈的田葚呢!既然已決定不在恨她,那自己也是解脫了,或許此次是離開的好機會呢!以後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越了!轉身走向船倉,現在最重要的是,恩,用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