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糾葛(補全)
緣君猶豫了一下,才開口道:“我是··大唐安國公的客卿···”

“皇,大哥,不好了,不好了呀!”炻氳一邊喊一邊闖了進來,傑離不悅的看向她,“什麼事情,如此慌張!”

“大哥,火妃、苗妃他們追、追來了!”

傑離嘴角抽畜,“你,再說一遍!”

“我說皇兄您的八位愛妃追來了!”這時,炻氳也顧不得有外人在了,直接說出了平常的稱呼。

“這··怎麼可能,我們在海上還未到三天啊!”

“臣弟也不知道啊!他們怎麼會這麼快的追上我們!”

“恩?你知道他們會追來?”傑離狐疑的看著炻氳。

“不,不是的,是臣弟猜、猜的,想來他們一旦知道皇兄離宮一定會跟來的!”

“哼!他們現在在哪里?”

“離咱們的船不過百丈!”

“你說什麼!快點走,讓船先停下來!”看著炻氳又急匆匆的跑出去,才轉頭來看被他們的對話弄的莫名其妙的傷者,“你先休息一下,我一會兒再來看你!”

“呃?哦!”趙緣君已經不知道自己說的什麼了,滿腦子都在想皇兄、愛妃什麼的!

傑離看他明顯還沒有反映過來的樣子,也不再說話,轉身趕去甲板。的30bb3825e8f6

就這說話的功夫,兩艘船已經不過五十丈了,另一船上的人似是看到了傑離,竟至離船,踏浪而來。

“哇!沒想到皇兄的妃子不只美貌,連武功也都如此了得啊!”明時驚歎的看著那個借著海面的力量兩次縱躍便來到傑離身邊的人,不自覺的吐出呢喃,那正是明妃鳴楓,原本可愛的娃娃臉已經鐵青一片!其他幾人也是轉瞬及至。

傑離皺眉看著他們難看的臉色,“你們怎麼都來了?”

玉盟面無表情的反問“皇上又為了什麼離宮出走呢!是‘臣妾’做錯什麼了嗎!”

傑離的眉頭皺的更緊了,“盟,你明知··是,是我不對,不該不告訴你們便離開,你們怎麼這麼憔悴,連胡子都長出來了!!”

“我們至從知你離開便無日無夜的追來,那會有時間打理,還真是失禮了啊皇上!”星妃田葚嘲諷的說,眼睛一刻也沒離開傑離。

“你們,你們不要告訴我你們已經連著兩天兩夜沒吃沒睡了!”傑離平靜的說,但誰都聽的出里面的怒火,眼光掃射,結果發現,竟然沒人甩她!無奈的在心中歎口氣,“羽影你帶貴妃們去房間休息!一人一顆養心丹!”

“是!”羽影低頭應下,“各位娘娘這邊請!”

“難道,你就沒有話對我們說嗎?”明楓抿緊毫無血色的嘴唇,臉色也已蒼白一片。

傑離擔心的看著他,她很清楚,他們的這次的行為對身體的傷害有多大,再者現在他們的怒氣有都發泄不出來,肯定會出問題,“你們先回去運功調氣,中午我會跟你們解釋的!”

“我們希望·!”倚冰的的話未說完,就被程翔抓住衣袖阻止了下面的話,“那我們就先去休息吧!”玉盟接著說,可一轉身便開始渾身顫抖。

傑離強步扶住他,看著他泛著青色的臉和緊抓著胸前衣服的手指,“別急,盟,你會沒事的!”伸手抵在他的後背上,輸入自己的先天真氣,穩定他懍亂的心脈,直到他的身體不在緊崩,癱軟在她身上。再看竟已昏睡過去,她看向其他人,“你們也快去行功,不然身子會受不住的。”低頭看著玉盟,“有什麼事,中午再說!”說完小心的起身,一把將比她還高的瘦弱身體橫抱起來,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其他人看著她的背影,無奈的跟著羽影走入各自的房間,經過玉盟的事,傑離是沒空理他們了,雖然不甘,但想起玉盟溫潤柔弱的模樣,確是無法怪他!

船上最大的房間里,滿滿的坐著人,傑離走進來時,她的貴妃們都已到了,再不複剛見面是的狼狽模樣,她的七位貴妃都已恢複往日風情,顧盼生姿,竟有些攀比的意味,她緩步走到主位,慢慢坐下,其他人的目光隨著她而移動,看著他們的目光,傑離剛剛平複的內疚又開始升起,剛剛在玉盟那里的感動也在一點點的流失,朱唇輕啟卻是“誰允許你們出宮的!”

“我們是擔心你,才·”

“住口!你可知道後妃擅自離宮是怎麼罪責嗎!”傑離瞪著第一個開口說話的鳴楓,不理他變的蒼白的臉色,又看向程翔,“他們不知道,君子國的你,也不知道嗎?!”

第一次被如此嚴厲的對待,程翔不敢自信的看著傑離,吶吶說不出話來。

“要說錯,是我們一起犯的錯,陛下不應該只責怪君妃!”熾焰面無表情的接口,無視傑離冷寒的臉色。傑離看著那火紅色的眼睛,眼神卻轉而無奈,在心中歎口氣,仍冷著聲音道“那火妃的意思是想一起受罰嘍!”

聽到傑離的稱謂,熾焰握緊自己的拳頭,倔強的看著傑離,“不錯!”眼神里充滿悲涼,難道這便是失寵了嗎!她竟叫他火妃了呢,他還真是高看了自己呢!心中的刺痛是那樣的明顯,想忽略都不行!

看著他,傑離逼自己忽略他眼中的絕望,她是女王,他們破壞的是宮中規矩,若是任他們胡鬧,那自己君王的威信將蕩然無存,所以,她不能心軟,看向其他人,顯是都和熾焰一般想法,毫無懼意的直視她,嘴角微翹,嘲諷的道“看來,你們都是一般的想法,那君妃,你來說說,擅自離宮的懲罰吧!”

程翔的眼神恢複平靜,平靜的如一潭死水,“妃嬪擅自離宮,當杖責五十,削品三級!”空靈的聲音已經沒有了自我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