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意外
翌日清晨

傑離不可思議的盯著躺在床上的趙緣君,她為什麼會一大早就跑來看他呢!因為,因為,對了,因為他可是她好不容易救回來的,她只是來看他的傷的;找到了理由,傑離安心的坐在床邊,看著他瘦削的臉,他到底受了多少苦啊!手指輕撫著他的眉,他尖挺的鼻,他有些干裂的唇,還有他閉著但微微顫動的眼···等等,微微顫動,傑離了然的拿開手,拿出他的手腕為他把脈,瘦的皮包骨頭了,海水的侵蝕果然厲害,傑離撫摩著他干澀的皮膚,好一會兒才找到脈搏(她絕對會醫術的,大人們放心),脈息比昨天強勁多了,內傷也好了五六成,不過,這個脈搏怎麼越來越快啊!納悶的抬頭,果然,看到一雙深紫色的眼睛正望著自己,昨天還沒發現,他的眼睛在陽光照射下竟是紫色的,“你醒了!噫,你的臉怎麼這麼紅,而且脈搏也亂了,你怎麼了。”著急的說著,傑離的手就探向他的額頭。

“我,我想··”

“你想怎樣?”

“那個,我想··”

“你到底想怎樣?”傑離有些惱怒的盯著他。

“我想出恭(上廁所),能不能請恩公幫忙。”緣君好不容易才將一句話講完。

“早說嗎!真是,出恭我知道的,不就是·”傑離說到這震驚的看向緣君,他那麼,那麼的,信任她,她真的很開心,雖然,她沒什麼經驗,不過應該沒什麼問題。(上個廁所你要什麼經驗啊!--作者實在忍不住要說,不就是碰上心上人了嗎!至于!)

傑離盡量輕柔的將他扶起來,因為傑離的武功高強,所以,他的體重是絕對沒有問題的,但是緣君身上的傷實在太多了,所以仍然免不了要發出幾聲呻吟聲,傑離心疼的扶著他,“緣君,很疼嗎!”

趙緣君臉色蒼白但仍擠出一付‘不要擔心’的笑容,看的傑離更是心疼,將他扶到屏風後面時,緣君的臉上已經湧出了汗珠,看他要嘗試放開自己的肩膀,傑離忙道,“我來幫你!”

一手扶著他,一手解開他白色睡褲的繩結,往下拉時傑離覺得自己的臉滾燙,好不容易將緣君的‘寶貝’請出來了,傑離突然發現呼吸有點困難,原來自己一直閉著氣,傑離閉上眼睛幫忙扶著他的**,等緣君解決完後,又臉紅耳赤的幫他擦拭,再幫他提上褲子。

看到他松了口氣的樣子,知道他總算舒服了一些,可當他扶他往床鋪走時,又發現他微微皺眉,傑離一咬唇,硬是將高他半頭的趙緣君打橫抱了起來,除了一開始的一聲驚呼外,趙緣君竟沒有再發出聲音,將他輕輕放在床上,傑離又走到旁邊拿了藥,親自為他換藥,(這個細節逍遙就不講了,隨大人們發揮想象好了)到最後,叫人去准備早膳,趙緣君才低聲說了句:“謝謝恩公!”

啥時,傑離的臉拉的老長,雖然不損她的花容月貌,卻是讓親近的人明白她生氣了,“叫我傑!”

“啊?”

“我說你要叫我的名字,叫我傑,不要喊恩公!明白嗎?”

“哦!好的,謝謝你傑。”緣君聽話的改口,讓傑離滿意的點頭。

“不用謝我,你要知道,我救你並不是不要回報的!”

緣君似乎愣了一下,馬上點頭道:“緣君明白,不知恩,傑,你想讓我做什麼?”

傑離想了一會兒,“那以後在說,你先告訴我你的身份,還有你是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的!”

緣君猶豫了一下,才開口道:“我是··大唐安國公的客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