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救人
傑離一個人站在船頭,享受海風的侵襲,突然她看到海面上出現了一個黑點,極目力一看,竟是一個身穿戰袍的人,身下可能是木板之類的東西,不知道還有沒有救!

“來人!”

“公子,有什麼事?”霧靈慌慌張張走出船艙問道。

“准備救人!”

“什麼人啊?”

“往前看!”

霧靈看了一會兒,“皇,公子,我們不知道此人來曆,讓他上船會不會太冒險了?”

“他已經昏迷了,哪有那個本事,先把他救上來再說!”飄的越近看的越清楚,他好象受了很重的傷呢!

“遵命!”霧靈立刻去救人。

“大哥,這個人身上的衣服都爛掉了!”炻氳看著躺在甲板上的人,傑離也看著這個人,能活下來只能靠這個人的意志力了。

“那可能是被海水腐蝕的,把他的上衣脫下來。”

“是,公子!”羽影和霧靈將那人的上衣脫掉,立刻引來炻氳等人的抽氣聲,這人身上有多處刀傷,部分傷口已經開始腐爛了,淌著紅白相間的濃水,而且他的致命傷並不是這些刀傷,而是胸前的一個黑色掌印,掌印的周邊都開始泛出青紫的顏色。傑離也微迷雙眼,“是五毒陰魂掌!這種掌法不是已經失傳百年了嗎!怎麼會再一次的出現!”說到後來已經成了喃喃自語,看到明時炻氳一副快吐出來的樣子,傑離再次開口:“你們先回自己的船艙休息吧!”

“是,大哥!”看兩人落荒而逃的模樣,讓傑離不禁搖頭失笑。吩咐侍從將他抬到自己的房間,“公子,可是他··”

“他能不能救活還是問題,有什麼好擔心的,快將他抬到我房里,去准備淡水幫他擦拭身體。”船上的淡水本就不多,只能先清潔一下傷口了。

“是!”

當傑離走進房間,她的床上躺著的是已經被擦洗乾淨的男人,刀傷也已經處理過,包紮了起來,看著那人的臉,傑離有一陣的錯愕,真是沒想到,他竟有這種‘美貌’。

那人的臉上有幾處刮傷,但無損面容的清秀,雖然是昏迷的狀態,但那人身上的氣息仍是無法掩蓋的,那是曆經沙場才能磨練出來的氣質,軍人的氣質,他的氣息令傑離的心跳有些加速,她的妃子雖然武功也都不錯,但沒有一個身上會有這樣的氣息,讓人感覺安心。

想起他的傷,傑離將他扶起,將他的衣服全都脫掉,然後為他療傷,用自身的內力護住他的心脈,然後開始逼毒,直到他胸前的掌印由黑色逐漸淺淡,最後恢複成無傷的樣子,她才停下,用袖口擦擦自己額頭上的汗珠,才將他慢慢放倒在床上,用濕毛巾將他全身的汗擦拭掉,輕柔的象在擦拭什麼寶貝,傑離看著毛巾發起呆來,她還從來沒有這樣照料過一個人,她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會···

搖搖頭甩掉雜亂的思緒,從懷里掏出一個只有兩根手指大的白玉的瓷瓶,拔開塞子,立刻聞到一股清香,倒出一顆藥丸,又重新把塞子塞好,將瓶子收回懷里,將藥丸托于手上,才看到,那藥丸呈銀色,在手心里散發著瑩亮的光采,想讓那人吞下,可他已經失去知覺,只好將藥丸放到嘴里,再渡到他的口中,看到他喉結的蠕動,知道他已經吞下,才總算松了一口氣,抬起頭卻發現霧靈站在門口手里拿著托盤,應該是在猶豫該不該進,看來剛才那一幕剛好被人看到了,傑離的臉有些微紅,“霧靈,站在那里做什麼!”

“啊!公子,是三公子讓屬下拿來給那位公子的。”

“哦?”傑離皺了下眉,“是什麼?”

“是參湯,說是給那位公子補身子!”

“恩,三弟還真有心,放桌上吧!等他醒了,我會讓他喝的!”

“是,屬下告退!”霧靈明顯的感覺到傑離的不悅,卻不知道哪里惹主子不高興了,只好乖乖退走。

看著霧靈將房門關上,傑離的目光掃向桌上的參湯,難道三弟也喜歡上他了嗎!不,傑離煩惱的坐在桌邊,他不過是個,是個,被她救的人,三弟也確實該成家了,有這樣的人保護,或許她能夠放心,猛的拍了下桌子,可是為什麼她的心里卻那麼難受。

“公子!出什麼事了?”門外傳來羽影緊張的聲音,“沒事,你退下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