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離開
狩獵當晚,八人未曾回自己的宮殿,全來了傑離的鳳儀宮,在這里喝酒慶功,慶祝傑離狩獵的成功和贏回的賭約,眾人就是再怎麼不甘心,也只能服從,畢竟願賭服輸啊!所以在和傑離玩猜拳輸的的慘不忍睹時,一個個被灌的站都站不起來,喝酒喝到不醒人世。

翌日,傑離從宿醉中醒來,發現自己竟然在龍椅上睡著了,再看看其他人,情況比她還要淒慘,在地上睡的橫七豎八的,“嗚~頭好痛!這,是不是叫害人害己!”傑離苦笑,看著眾人都沒有清醒的跡象,馬上收拾東西,准備‘離宮出走’散散心,可是剛走到宮門外,就發現明時和炻氳帶了不少的大內侍衛在宮外把守,為了不讓自己更狼狽,傑離只好尷尬的笑笑,向兩位皇弟做出一個迷人的微笑:“兩位皇弟好早啊!”

明時微笑道:“我們是在等您!”

此話聽的傑離的表情瞬間變的僵硬,“又是鎏霜那個‘臭小子’泄的密!”語氣已經不能用生氣形容了!

明時點頭道:“皇上英明,不過,小皇弟並未要我們阻止您離開!”的b0b183c207f4

傑離剛松口氣,又聽炻氳接道:“小皇弟讓我和三皇兄保護皇上的安全,所以,我和三皇兄可是從四更天起就開始在這兒等了!”

傑離無奈的苦笑,“我就讓你們跟著,可是帶那麼多人太醒目了,就你與明時與我同去如何!”

“皇兄,不是我們不遵命,而是我們從小由人侍奉,一些繁雜小事我們如何去做呢?”明時接過話質疑。要知道,她們平常穿衣都是由別人侍侯的,更不用說其他了。

傑離無語,她這些皇弟只有她離開皇宮十五年,受盡曆練,生活自然沒什麼問題,而象明時她們就不行了。

“既然皇兄嫌人多,那我們三人便各挑兩個貼心的侍衛帶在身邊吧!”炻氳提議。

“這樣還比較可以接受,朕就從親衛隊中挑人吧!”

“我和炻氳已有人選。”明時與炻氳對看一眼,對傑離說道。

“恩,那我讓羽影與霧靈與我同去吧!”明時炻氳才算放下心來,羽影與霧靈原本不是女兒國的人,而是傑離在巧合的情況下救得的兩個聞名于世的女魔頭,或許是為報救命之恩,兩人從此跟隨傑離,對傑離忠心不貳,而且兩人武功高強,所以明時她們才能放心。

“可以走了嗎?”傑離很怕再待一會兒,那些難纏的愛妃便會醒來。

“當然可以!”明時壓抑著笑意,當然明白傑離在擔心什麼。

“第一次坐船游玩的感覺真好。”明時在甲板上對著浩瀚大海喃喃低語。

“皇兄,你也是第一次坐船旅行嗎?”炻氳問著同樣面朝大海不知在想什麼的傑離。

“不是,我曾隨恩師去過不少國家,大都是乘船去的,只有中原和東始國還未曾去過。”說著,轉頭看向兩個‘弟弟’,“你們應該注意一些了,到了岸上,不可以再叫皇兄了,我們來商量一下該如何稱呼吧!”

“皇兄應該有經驗,聽皇兄的吧!”

“那麼你我三人仍以兄弟相稱,羽影、霧靈等人扮做侍從,叫我們公子就好,可以嗎?”

“我們沒什麼意見!大哥果然聰明!”

“六弟,少拍馬屁,萬一拍到馬腿上豈不難堪!”明時邪笑。

“怎麼?三哥可是吃醋了麼!何必吃這種醋呢!小弟可是一視同仁的!”

傑離看著兩‘兄弟’如此相親相愛,心里也輕松不少,看來這次遠行是對的,眺望遠方,大海蒼茫,天海相連,好象沒有盡頭,使人的心胸也象在一瞬間變的開闊,或許她更適合這樣自由自在的生活,可是,她有太多的牽畔,注定了的命運,她逃不開,也躲不過啊!

“鎏霜,你怎麼可以這麼做!”興琊生氣對著一臉安然的鎏霜咆哮。她怎麼敢,她怎麼敢讓皇兄那樣出去,萬一遇到危險,誰來負這個責任!

“四皇兄,不必著急,皇上會有分寸的,再說就算我不准皇上去,憑皇上的本事,我們能關的住她嗎!皇上是明君,一定清楚自己的責任,很快會回來的!”鎏霜坐在自己的云瑤宮的內廷自己的位置上悠閑的喝著茶,安撫著那個急的頭上快冒煙的人。

“我是擔心皇兄的安危!”興琊氣憤的吼道。

“我知道你以為我們兄弟中你的武功最好!”看到興琊快暴了,馬上用手扇兩下,繼續說,“那得將皇上排除在外,我們的大皇兄的武功,絕對比你想象的要高的多!不用擔心!”

“要知道雙拳難敵四手啊!這麼簡單的事你不明白嗎?”

“皇兄此次是秘密出宮,不會有人知道的!”

“那你我怎麼會知道!再說,皇兄不在的這段時間朝政怎麼辦?”

“我理朝內事物,邊疆防禦之事就是你的責任了!”

“皇上不上朝,群臣··”

“就說皇上龍體微徉,由我們暫代朝政!”

“可是··”

“行了,四皇兄,別管那些事了,我們還有最艱巨的任務未完成呢!”

“哦?什麼事?”

“皇兄的那些愛妃還不知道這件事啊!”

“啊!”

“啊什麼啊!”

“啊,那個,我想起來我還有政務要忙,這件事就交給你了!”說完,以輕功飛離皇宮。

看著四皇兄落跑的背影,鎏霜不由失笑,這天不怕地不怕的四皇兄,竟會這麼懼怕皇上的那群寵妃,哎,確實要想個法子應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