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狩獵
一個月後

云瑤宮

“皇兄,您真的要這麼做?”看到傑離點頭,明時馬上反對,“皇兄,我國從建國起就嚴禁‘女子’進入圍場啊!”皇兄怎麼可以讓她的八位貴妃參加此次的狩獵呢!

“他們是外來的妃子,一個個武功都不錯(玉盟例外),這段時間也都快悶壞了,所以朕決定···”

“皇兄,這是我國曆來的制度,您怎麼可以破壞!”興琊也不贊同。

“皇兄,您難道不明白我們的祖先為何不讓女子進入圍場嗎?”鎏霜理智的勸說皇兄,不希望她犯下這種錯誤。

她當然明白,其實‘女子’的力量要比‘男子’強的多,如果讓他們發現這一點,那她女兒國的根基就可能會動搖,傑離皺起眉頭,然後松開,“沒關系的,他們的國家制度本就與我國不同,他們也早知道了一切啊!”

看到興琊等人不在那麼堅持,傑離接著道:“而且,朕會讓他們明白,女兒國的王是不可戰勝的!”

“可是··”鎏霜仍有顧慮,“可是,這曆代的規矩··”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更何況朕是女兒國的王,有什麼是不可以的!”傑離快被後宮的事煩死了,說什麼也要讓他們出去瘋一瘋,免得整天和她抱怨,不到一年的時間,她竟對後宮厭倦了,越來越無法忍受他們爭風吃醋的行為,現在一想到這個她就開始頭痛。玉盟最聰明也最討她喜歡,可是他的身子卻越來越差,讓她揪心不已,或許,她該出宮一段時間,一是找尋治療玉盟的藥,再者,情絲身在東始國,卿炫在火星國,不知道她們過的怎麼樣,炻氳又不知還要為昊宇的離開失神多久·····她真的好累,有時她會想,有一個她可以依靠的歸依,想到這里,傑離不由自嘲一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她可是女王啊,只有別人依靠她,哪有她依靠別人的道理。

鎏霜感應到傑離的無奈,也知道她確實擔負的太多,或許是該讓皇兄輕松一下了,所以,也就不再堅持。

“哇!那里有兔子!”熾焰難掩興奮的看著在草叢中穿梭的小野兔。

“野兔算什麼,我已經抓到鹿了!”田葚一邊說一邊指向身邊侍從手中的獵物,露出得意的表情。

“哼!那我們來比賽,如果我們八人中有人獲得此次狩獵的第一名··”

“那麼今晚傑離就是誰的!”鳴楓接著倚冰的話說下去。

“好啊!我贊成!”云翳附和。

“那我們開始吧!”辛翎鄭重的宣布。

程翔卻看向身邊一直低著頭的玉盟,這種比法,對于不能從事任何劇烈運動的玉盟來說,是非常的不公平。

傑離看著嬉鬧的眾人,這八人之間相處的越來越融洽,只有說到自己的時候才會互不相讓,你爭我奪,不過這樣總讓她覺得自己是他們的玩具,被搶來搶去的。

傑離佯裝不快的道:“你們也不問我的想法就這麼決定了!”

程翔笑道:“那請問女王陛下意下如何?”

“這次比賽我也要參加,如果我贏了,你們要聽從我的命令,且永遠效忠于我!你們肯同意嗎?”

幾人面面相睽,沒想到傑離賭的那麼大,“那你輸了呢?”玉盟突然出聲。

“贏的人將成為皇後,我會聽從他的任何要求。”傑離說的干脆

“那你豈不是一早排除了我的可能嗎!”玉盟說的意外的冷靜,除傑離、程翔外的人才想起玉盟的身子。

“盟,你的身體不適合··作國母。”傑離無奈的說著,深深的看著玉盟,眼里的心疼不容質疑,“我會一直保護你,絕對不會讓你受到任何的傷害!”

“是嗎!”玉盟低下頭,又象下了決心般的抬起頭,“這次的狩獵我也要參加!”

“不可以,你的身體···”

“傑,你要明白,我的身體再差,我也是個男人,而且我沒有你想象的那麼脆弱,我從小修習的內家功,不一定比別人差,更何況,我還有藥草幫忙,你不必擔心!”玉盟笑的安然。

“盟,不要逞強,大不了我們不比這個就是了!”程翔擔心的皺眉。

“是啊,這會兒是人命關天,大不了不比這個嗎!”熾焰也出聲阻撓。

“不,我已經決定了!傑,你可以宣布開始了!”玉盟安坐馬上,表情平和而安定。

“可是··”

“難道你們是真的認為我那麼沒用,還是你們在譏諷我!”玉盟打斷鳴楓的話,表情也變的冰冷。

“你明知道我們不會那樣的!”倚冰生氣的喊。

“好了,我明白了。”傑離開口阻止他們的爭吵,“那好,現在朕宣布:賭約開始!”

隨著傑離宣布的開始,狩獵被引入高潮,幾位王妃的英姿使得百官大為興奮,競相追逐,當看到她們的王也參加狩獵時,更是激動萬分,直到日落西山,傑離宣布狩獵結束,對眾臣適當的獎賞後,對著八位面有菜色的愛妃說了句:“願賭服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