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解決
從寒冰宮出來,傑離一直在思考著,如果在持續這樣下去,她一定會心力枯竭的,她哪會有那麼多的時間哄他們,現在才一半就這樣了,剩下的四個怎麼辦哦!

云瑤宮

程翔、玉盟、倚冰、熾焰全站在殿中,氣氛異常的緊張,真是‘情敵見面分外眼紅’,四人都用審視的目光看著對方,傑離在皇位之上看著他們僵硬的表情,無奈的歎氣。故意干咳一聲,看到他們的視線都轉到她身上,她才滿意的開始說:“今天讓你們到這兒來,是讓你們互相認識一下,我做為女兒國的國王,對你們是同樣的在乎,所以我希望你們能成為朋友,至于晚上我去誰的寢宮,就···由你們自己決定。”

“你的意思是說,是誰都無所謂了!”程翔嘲諷的說道,低著頭,讓人看不清表情。

傑離的面上閃過怒色,“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倚冰接著說,臉上沒有表情,但是急速起伏的胸口卻可以看出他的激動。

“我···是女兒國的女王,我有我的責任和義務,我不能只為自己而活!你們是我的妃子,這是我們的命運,誰也無法抵抗,我只能做到對每個人不偏不倚,你們應該明白的,如果再有傷害自己身體或是,唉,我也無可奈何了,那樣我會放你們自由,你們可以去尋找你們想要的,而我,來替你們承擔這一切。”

四人的臉色都變的很難看,聽到傑離最後一句話,讓他們更是難過,玉盟用顫抖的聲音道:“如果我離開就能夠逃離你,我早就離開了,你說出這樣的話,可見你是真的從未將我放在心上··”

傑離慌忙從王位上走下來,扶住他搖搖欲倒的身體,“不,不是的,盟,你不要激動,你不可以··來人,傳禦醫!”

“我沒事,我沒有你想的那樣脆弱!傑離!”玉盟推開傑離扶著他的手,

“我明白了。”熾焰一直面無表情的看著傑離緊張的表情,說完,便拂袖而去。

“唉,焰!”傑離看著他的背影無奈歎氣,過了今天,那個對她迷戀至極的少年應該會消失了吧!是她親手毀去的啊!

“呵呵,時也!命也!”程翔笑了兩聲,說完也轉身而去。

傑離自然也聽出他笑里的悲哀,可是卻不知如何挽留,倚冰深深的看她一眼,“傑離,去完成你的使命吧!”

看著他的背影,突然發現其實,他是個很寂寞的人吧!

“傑離,既然他們都走了,你就去我那吧!”玉盟笑著說,好象剛剛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啊?盟你··”傑離也突然明白,玉盟是故意讓她緊張而氣走其他人的。

“呵呵,你啊,真是狡猾!”傑離發自內心的笑,她喜歡他的聰明,只能怪其他幾個不如他看的長遠,對任何事都淡泊的他或許最適合做她的後,可是,他的身體是真的不好啊!

“我哪有!行了,今晚你是我的,可別忘了!”玉盟淡然的笑,說的云淡風輕。

“唉,我知道了,你快回去,注意身體!”

“是!”說完露出發自內心的笑,笑的如同春日的陽光,讓人覺得連心也溫暖起來。

四人走了沒一會兒,就又來了五位,自然是她的那群‘兄弟’。

“你們有什麼事?”

“皇兄您真的不知道嗎?”

“情絲,有話直說!”

“好吧,是東始國的使者今天來到我國··”

“東始國?我們兩國一直互不干涉,派使者來做什麼?”

“來求親!”

“求親?求誰的親?不會是你們中的某一個吧!”

“是皇兄您啊!”興琊無奈的翻個白眼。

“朕?哼,朕乃一國之君,他是故意羞辱我國嗎!”

“看來又不象,不說使者的身份,他帶來了很多稀有的貨物和珍寶,可見是有一定的誠心,所以,以臣弟猜想,恐怕是那昊巍看上皇兄了!”鎏霜分析。

“東始國國君昊巍?”

“不錯!”

“可是我並未見過他啊!”傑離納悶。

“我們也不清楚,不如皇兄問問那使者!”炻氳提出自己的意見。

“也好,來人,去請東始國的使者來見朕!”

“遵旨!”

“你們也在這里等著!”

“我們?啊,已經很晚了,臣弟想回府休息了!”情絲很假的打了個哈欠。

“臣弟也想回去看看剛納的‘小妾’。”興琊也急著落跑。

“臣弟還有一部詩未作完,也想先告退!”明時也很想走人。

“臣弟今晚有約,所以想先回去了。”炻氳拿出最爛的借口,什麼約會能比的上皇上的邀約啊。

傑離懷疑的看著他們,然後看向唯一一個沒有想走的鎏霜,“霜兒,你沒事兒嗎?”

“臣弟准備再測探一下他的內心世界。”鎏霜理所當然的回答。

“小弟,你真陰險!”炻氳不怕死的招惹鎏霜。

“是嗎?”鎏霜突然露出一個‘天使’般的微笑,害炻氳渾身冒寒氣。“小皇兄,你喜歡上那位王爺了!”

“你!你憑什麼這麼說!”炻氳真的很想將她的嘴給縫上。

“憑什麼?憑我有探測人心的超能力啊!對不對啊!小皇兄!”

炻氳因她的話開始臉紅,只不知是氣紅的還是羞紅的。

“那就讓那位王爺‘嫁’到我國來吧!”傑離開口,她可不想再失去一個好幫手。

“恐怕不行,那個家伙傲慢的很,怎麼會答應嫁入我國呢?”炻氳不報希望的說。

“那可不一定哦!只要他愛上你,就會乖乖的‘嫁’過來!就算他不肯,也可以設計他啊,就不信他能逃了!”鎏霜自信的說,她不只會探測人心,也能准確的分析人心。

“可是···”炻氳想自己可能不舍得他被整啊。

“他叫什麼?”傑離隨口問問。

“昊宇!”興琊回話。

“東始國使臣到!”

“宣他進殿!”傑離恢複恢複往日的淡漠,情絲等則分列在廳中兩側站立,神色恭敬。

昊宇一進去就看到了這副陣仗,到是一驚,其中驚豔是多過訝異的,他自認看過美女無數,但風格各異的女子一起出現,產生的沖擊還是蠻大的,前邊的那幾位王爺今日朝上他已經見過一次,再次見面仍有驚豔的感覺,而坐在皇位上的那位,真的只能用女神形容,她的美震撼人心,讓人不自覺的產生膜拜之感。她眼內的冷漠使人不敢靠近,但那更突出了她的特質,竟可以和他的風神相媲美。(風神是東始國信奉的神靈)

炻氳看到他對傑離發愣的樣子,忍不住往上冒酸水,旁邊的興琊也皺起眉頭,開口道:“昊宇,不得無禮!為何如此看我們的王!”

昊宇回神,臉開始變紅,解釋到“請女王恕罪!小王只是,只是··忍不住·才··”

傑離審視著昊宇,身材不錯,臉嗎!更是剛毅俊美,氣吞山河,那股氣勢令人無法忽視,看看炻氳,怪不得··。

“朕恕你無罪,朕現在問你,你可有妻室?”

“這··”

“如實的回答,對你沒有壞處的!”

“小王現在還沒有王妃!”只有小妾。

殿上的人自是都明白這句話的意思,炻氳迷起眼睛,盯著昊宇,原來已經被‘玷汙’了,可惡。傑離看到炻氳咬牙切齒的樣子,不禁暗笑。“如果朕賜婚讓你和胗的六皇弟成親,你可願意?”

昊宇遲疑了一會兒,“如果女皇答應我王的求親,那小王就甘願與六王爺成親!”以前還有些不解王兄為何對這女兒國國王如此看重,現在總算明白了,更要將王兄交代的事辦好才行。

傑離皺眉,好一會兒才展開,“如果東始國君肯嫁到我國,我也沒什麼好反對的!”反正已經八個了,不在乎再多一個。更何況她知道昊巍一定不會答應的。

“那怎麼行!我王兄乃是一國之君···”還未說完就被一個嬌俏的聲音打斷:“難道我皇兄不是一國之君!你在侮辱我國嗎!”

“你是··”

“我是六王炻氳!”炻氳冷冷回話,有點氣他剛才的行為,好象和她成親是很為難的事情一樣!

“哦!你就是六王爺!”

“是又怎樣!”炻氳將下巴抬的老高,一副眼高于頂的模樣。

昊宇微微一笑,“外界傳言六王爺清爽可人,今日一見,果如外界所言,既然女王有意要小王與六王爺成親,就請六王答應嫁入我國吧!”

傑離還未出聲,炻氳已忍不住開口道:“哼,誰還稀罕了你這東始國的王爺,還要提條件才能嫁入我國。”

“是你嫁我!”昊宇強調

“你不過是個‘女人’,說什麼讓我嫁你!真是笑話!”

這次可把昊宇說傻了,指著自己的鼻尖說不出話來,他什麼時候成女人了,對面小嘴撅的老高的丫頭才是女人吧!

“別吵了,除非昊巍嫁入我國,否則這門親事朕無法答應,至于你們兩個,你們自己看著辦吧!”傑離面無表情的開口,讓人無法了解她到底在想什麼。昊宇被傑離身上散發的王者之氣震住,無法成言。

“朕累了,你們都退下吧!”

“遵旨!”

所有人都走後,傑離抬手按壓著太陽穴,最近的事讓她異常的心煩,讓她不禁懷念起和師傅云游四海時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