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誓言
東始國,是位于東方的大國,只有女兒國的國土能與之相比,東始國的國君昊巍聽說女兒國的國王美麗、機智,本就心儀已久,最近又傳出女兒國國王武功深不可測的消息,讓他更加堅信,傑離是唯一能夠與他匹配的女子,他派遣使者去女兒國提親,自己則在祭祀的天壇上,向諸神禱告:“我昊巍一定要得到傑離,讓她成為我東始國的國母,傑離,等著吧!”

遠在云瑤宮的傑離突然打了個寒顫,嚇了一跳,一邊還納悶的說:“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要去寒冰宮的關系?”傑離苦笑一下去了寒冰宮。

倚冰在宮中獨酌,寂寞的時候不願去想傑離,可是才幾天沒見玲陰,他竟忘了她的模樣,滿腦子里只有一個人的笑臉,他生氣的摔了杯子,卻沒料到突然走進一個人,看著那金縷鞋,將視線慢慢上移,入目的是這幾天害他夜不成眠的元凶,當她不存在似的繼續灌酒,沒有了杯子,直接拿酒壺灌。

傑離皺著眉看著臉色微泛紅暈仍猛灌酒的人,他在為什麼煩惱?傑離的眼光突然一暗,難道他已知道玲陰的事,所以在這兒傷心嗎?壓下怒氣,坐到倚冰身邊,不知從哪里也變出一壺酒,放到桌上,“這是我國的第一名酒,也是國釀--女兒紅,嘗嘗看吧~!”

倚冰仍是不看她,拿起那壺酒開始灌,沒想到一壺喝完,他竟不支的扒倒在桌上。

“忘了告訴你,這酒的後勁很大。”傑離狀似無辜的對著倚冰說,倚冰當然是沒聽見,然後他就被傑離抬到了床上,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到了那張朝思暮想的容顏,情不自禁的拉下她的頭,吻上那飽滿的唇瓣···

倚冰在早上醒來後猛然想起自己竟做了一夜春夢,而且對象還是那個自大的女王,搖搖頭,才發現身旁有人,那不是,那不是,不會吧,倚冰慢慢掀起被子,果然發現自己的赤裸,那麼說,那不是夢啦,倚冰抓抓自己的銀色發絲,突然感到什麼輕輕柔柔的東西紼上自己的胸膛,低頭看到了一只白嫩的玉手,順著玉臂往上看去,對上一雙溫柔似水的眼睛,倚冰逃避似的轉過頭,而傑離卻不打算放過他,一雙手纏上他的脖子,“怎麼?一醒來就不理我了嗎?”倚冰轉過頭卻看到絲被已經滑到傑離腰部,上半身的玲瓏胴體散發著無盡的誘惑。

倚冰吞吞吐吐的說:“我昨晚只是,只是酒後亂性,你不必當真!”

“可是我卻認為你是情不自禁。”傑離一點也沒有不高興。

“你說什麼!”

“酒後亂性,你會將我的身體用來發泄,而昨晚你,卻異常的溫柔,所以你並不是表面上那樣的無動于衷。”

“不要太自以為是~!”就算是真的,他也不會承認。

“是嗎?”傑離起身,起了一半又躺回床上,看倚冰擔心的看著她,傑離笑道:“沒事,只是全身酸痛,今天看來是沒法上朝了。”

倚冰尷尬的看著她,好一會兒,才開口:“對不起,我昨晚太粗暴了!”

“呵呵,沒關系,”拉低倚冰的頭,伏在他耳邊低聲道:“你很溫柔,只是昨晚太激烈了。”看著倚冰臉紅耳赤的模樣,傑離笑的更開心了,“陪我睡吧,你一樣沒睡多久。”倚冰不發一言的縮回被子里,伸手將傑離柔嫩細滑的身子摟在懷里,閉上眼睛不去看傑離臉上的壞笑,沒多久就再度進入夢鄉。

“皇兄不上朝了!我們都快急死了,而她還在溫柔鄉里睡大頭覺,真是太過分了!”興琊不平的說著,和她一同走在皇宮走廊內的幾人互相望了望,“現在不是發牢騷的時候,還是快想一想該怎麼應付那個東始國的使者。”

“那什麼使者嗎!一副惟我獨尊的模樣,真讓人受不了,連使者都這樣,更不用說國君了。”炻氳忿忿不平的回想著剛才在朝上的那個使者,一個長的俊美的過分的‘女人’,簡直可以和皇兄的幾位貴妃不相上下,不過那趾高氣揚的模樣,讓人一看就很想扁他。

“那位使者是東始國國君的弟弟,也就是王爺,會那樣也不足為奇。”明時冷靜的說著。

“那個昊巍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妄想娶我國國王,簡直癡人做夢。”鎏霜眼含鄙視。

“那我們要如何拒絕呢?如果真的與東始國開戰,我國的勝算並不大。”情絲皺著眉頭,努力的思考辦法。

“這件事我們還無法決定,還是等明日見了皇兄再問吧!”明時提醒著其他人,他們無法替國君做決定。

“三皇兄說的不錯,這件事到明日交由皇兄定奪吧!”鎏霜頗贊同明時的看法。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要管這件事了,去鶯聲閣聽琴怎麼樣?”一向貪玩的興琊立刻提出自己的建議。

“贊成!”混合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