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情殤
傑離醒來時,已到了中午,而程翔因為這些天的折騰所以還在睡,看著他睡的那麼香甜,傑離不舍得叫他,輕聲吩咐侍從將午膳放到桌上,就盡量小心的起身,卻發現程翔還緊緊的抓著她的衣服,無奈的搖搖頭,只好坐在床邊等他醒來。

他明顯的消瘦了,蒼白的臉色卻更讓人憐惜,輕輕拂著他的眉,他緊閉的眼,他高挺的鼻,他優雅卻失去血色的唇,傑離皺皺眉頭,有點不能忍受他如此孱弱的樣子,好象會一睡不醒一樣,伏下身吻上他的唇,用舌尖輕舔,然後用牙齒細細啃咬,直到程翔悶哼一聲醒來。傑離抬起頭看著仍未十分清醒的他。

“傑離?”輕輕說了一句然後猛的抓住傑離的手。

“你要離開嗎!”眼睛大大的睜著,像是一瞬間清醒過來。

“當然不是。”輕吻他的鼻尖,“我在等你一起用膳呢。”輕輕擺脫他的牽制,起身拿起專門為他准備的荷花盅,一勺一勺的親自喂他,程翔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喂什麼吃什麼,估計他也吃不出什麼味道。

“翔,吃完後,不能馬上睡覺,去活動一下好嗎?”

“好啊!”只要有傑離在,干什麼他都願意。

“那我們去仙池圓散步吧!”說完,將已喂完的碗放下,拿了件外衣親手為他穿上,然後牽著手走出君華宮。

程翔看著兩人交握的雙手,在心里默默念著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抬頭看著傑離傲然的表情,他心里再無他求。

守衛的侍從無法置信的看著他們的王正在陪著一個‘女人’,雖然那是貴妃,可也是從新皇登基就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傑離不以為意,這是她給程翔的補償,程翔更是無視那些人的存在,他的眼里心里只有傑離而已。

到了仙池園,卻令傑離難得的說不出話了,因為她好象,真的看到熾焰坐在最大的荷花池邊,想往回走已經來不及了,熾焰已經聽到了他們的腳步聲,輕輕的轉頭,看到的是傑離和程翔手牽手的幸福場面,熾焰似乎聽到什麼碎裂的聲音,昨天在苗妃那兒,今天就是君妃,他果然什麼都不算。

看著熾焰蒼白的臉色,傑離很想放開程翔的手,可是,她也感覺到,當程翔發現熾焰後那繃緊的身子,侍衛已經被遣走了,所以只有三個人維持著沉默。

最先開口的是熾焰,低下頭不在看傑離,抱拳施禮:“不打擾你們了!”然後跌跌撞撞的離開,那落寞的背影讓傑離心慌不已。他走後,程翔才漸漸放松身子,看向傑離:“他,是火妃嗎?”

傑離點點頭,拉著他的手繼續走。

“他也愛著你吧!”程翔有些無奈的苦笑,看剛才那人,理當是驕傲的,而他倉皇的腳步卻泄露了他的秘密,讓他顯的那麼落寞和狼狽,他又想到自己,自己是不是也呈這樣,那樣的哀傷···

“或許吧!”傑離淡淡的說,“算了,我們還是好好散步吧,現在你的身體最重要!”

程翔聽後開心的笑了,笑的好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