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這一天總算忙完了,思婕與傑思一起離開鴻天大廈。思婕送傑思到家後,決定先回自己的家一趟,再過來和他一起共進晚餐。

就在傑思家的樓下,思婕見到了前幾天晚上來找過傑思的那位貴客——林達偉。

聽了傑思的故事後,思婕對這個人實在沒什麼好感,在點點頭以示打招呼後,想掉頭就走——

“張小姐。”對方先叫住了她,思婕回過頭來,“我想和你談談,不知你有沒有這個時間?”

想了一下,思婕點點頭。

“那張小姐,這邊請。”然後林達偉把她帶到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館里。

而這一幕,被剛好趕出來想把思婕遺忘的手機交給她的傑思看到。

林達偉帶走思婕想做什麼呢?為避免打草驚蛇,傑思跟蹤他們,看到他們走入一家咖啡館後,他也進去,在他們後面的一個位置坐下。兩個位置之間因為隔著一道矮牆,牆上還有著綠色的植物擋著,所以思婕和林達偉都不會看到他,而他又能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

點了兩杯咖啡後,兩個人就這麼坐著,思婕悠閑地喝著咖啡,反觀她對面的林達偉,則多了幾分忐忑不安。

“先生,你想要些什麼?”Waiter恭敬地問傑思。

“一杯咖啡。”傑思壓低聲音說。在Waiter退下後,思婕的聲音響起了。

“你找我出來是為了談傑思的事情吧?”

“是的。”

“我知道你有很多東西想問,你問吧。但答不答就是我的事了。”思婕聲音里的熱度很低,坐在她後面的傑思都感受到了這陣冷意。

“請問,張小姐和傑思是什麼關系?”

“這個傑思昨天已經告訴你了,我是他的未婚妻,不過很快就會是他的妻子了。”

自己說是一回事,但從思婕的嘴里聽到,傑思覺得心里甜蜜極了。

“那,你們很相愛嗎?”

“是的。”

“那麼,傑思真的沒有娶烏美莉小姐的可能了?”林達偉喃喃說著,語氣里有一點失望。

“我想問你,你為什麼非要傑思娶她呢?”

“因為我覺得,烏美莉小姐會比較適合傑思,和她結婚的話,傑思就不會像我當年那麼辛苦了。”

那位“千斤”小姐適合傑思?傑思雖然蠻結實的,但從外表看卻是有點瘦弱的那種,站在一尊大佛旁邊,會適合嗎?單是想都覺得很怪的思婕抹了一下額頭,接著問:“那你為什麼當時會叫傑明去和那位烏美莉小姐相親呢?也是為了可以讓傑明少奮斗十年嗎?”

“其實,這里面還有一點我的私心。因為我想報恩。”

“報恩?”

“是的。不知傑思他有沒和你說起過,我曾經入過獄,出了獄後,雖然我想改過自新,但一個有過案底的人哪能這麼容易從頭來過?不管我到哪里,每一個人都用有色的眼光看我,只有我的老板不計我的前科,把我接納到她旗下辦事,一般人享受怎樣的待遇,她就給我怎樣的待遇,所以我很感激她。在不久前,聽她提起過,她那位年過三十的女兒還未婚嫁,讓她著實頭大,所以我才想著讓我的一個兒子娶她的女兒,以報答她對我的知遇之恩……”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不覺得自己很自私嗎?為了滿足自己要報恩的欲望,而犧牲自己兒子的終身幸福,這太過分了吧!”聽得出思婕語氣里的憤慨激昂、氣憤填膺,傑思覺得自己內心里的某一根刺被拔掉了,而臉上困聽到林達偉那番報恩的話而起的棱角也被磨平了。

“我也知道自己很自私,不過我想,這是給傑思的一個可以少奮斗幾年的機會,所以我想試一下。不過,如果他不答應的話,我也不會勉強他的……”

林達偉的話很讓人懷疑,不僅傑思,思婕也覺得很不可相信,“可是,你昨晚的表現根本不是這樣!”

“那是、那是,在傑思面前,我拉不下這個臉……”傑思因為背對著他們偷聽著他們的對話,所以他無法得知林達偉此刻的表情。

“為什麼?”

“因為我年輕時犯下的錯,讓我和傑思兩個人的父子關系一團糟。雖然我很想與他重修舊好,可是每次我想對他好的時候,他都一臉恨透我的表情,讓我不知該怎麼接近他,反而情緒也隨著他波動,不知不覺間,我也對他惡語相向起來。然後他就越來越恨我,我也越來越不知道該怎麼對他好,這樣惡性循環,我越來越無法……”

“我覺得這是你咎由自取!你以前對傑思太糟糕了,根本沒有一點父親該有的樣子!”思婕的語氣恨恨的。

“我知道。”林達偉低聲說,語氣帶著明顯的悔恨,“所以,我不敢奢求傑思會對我有好言好語的一天,這些都是我應該承受,作為我年輕時犯下過錯的贖罪……但我真的很想獲得傑思的諒解。”

“諒解?傑思為什麼要諒解你?撇開你虐待他們母子倆不說,你叫人去打你妻子這一點就根本讓人無法原諒!”

“那不是我叫的!”林達偉幾乎是用喊地喊出了這句話,惹來眾人的注目,在眾人掉轉頭過去後,他小聲悔恨地說著,“那不是我叫的!不過,我卻不能說,那和我沒有關系……”

“不是你叫的?那些人不都說是你指使的嗎?而且,如果不是你指使的話,為什麼當時你會入獄?”

“這件事說來話長。”

“說吧,現在時間還早,我很有興趣聽你講這個故事。”思婕輕啜一口咖啡。

“這件事要從我大學時和娟子,也就是傑思的媽媽相識的時候講起。娟子是我的同學,雖然她不是美人,但是她的賢淑、善良、溫柔、體貼、善解人意,還有許許多多的優點,打動了我的心。于是在我們畢業後,我趕緊和她結了婚,想把她一生一世都鎖在我的身邊。在結婚後的那一段時間里,我們真的很幸福,後來傑思就在我倆的期待中出生了。”

思婕點點頭,昨晚傑思也說過他剛出生的頭幾年,過得還是很幸福的。

“但是,那時我剛參加工作,收入不多,肩上卻扛著一個家的生活重擔,我每天都努力地工作到很晚,有時候為了討好上司,經常陪著出席各種酒席,幫著領導擋酒,真的很辛苦……那時自己還年輕,沒有什麼耐性,為了一勞永逸,我開始鑽公司的空子,暗中貪了一筆錢。本來,我只打算貪一點,但是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第三次,好幾次以後都沒有人發現,我以為自己做得天衣無縫,正暗暗竊喜時,上司的千金,也就是公司里的財務會計來找我了。”

說到這里,林達偉臉上出現了憤憤的表情,“那個女人在我剛進公司的時候就迷戀我,好幾次向我示愛,但我都拒絕了,因為我有一個深愛的妻子。而這次,她拿出我犯罪的證據來要挾我,說如果我不和她好的話,她就要交出這個證據,把我送到監獄里去。當時我的膽子很小,便屈服于她的要挾,和她暗渡陳倉起來。

“我以為她會滿足于這種關系,沒想到她卻貪心地想要做我的正牌夫人,我拒絕,她又拿出證據來要挾我。當時我已經爬到了一個很高的位置,我不甘心就這樣什麼都沒了,于是我表面上答應她。沒想到,她等了一段不算長的時間後,見我沒給她什麼回應,她發火了,除了用那個證據要挾我以外,還拿我妻兒的人身安全威脅我。無奈,我只得答應。就在我想著該怎麼和娟子說的時候,她先一步去找娟子了,罵娟子是狐狸精,並要娟子離開我。這是我後來才知道的。”

原來,這就是狐狸精事件的真相嗎?

“當然的,娟子沒有答應她。在知道娟子沒有答應她的時候,我的心里真是又憂又喜,喜的是娟子愛我,憂的是如果她找娟子的碴怎麼辦。而她見娟子沒有答應她的要求,當即來找我,重重地威脅我,要我當天回家後就和娟子說離婚,如果不說的話,就等著和我的妻子及兒子在醫院里的加護病房見面吧。我不得不相信她的話,因為我見識過她在對待她不順眼的人時的心狠手辣,所以當天回家後,娟子在質問起她的事時,我便認為這是個提出離婚的好機會。但堅強的娟子並沒有答應我的離婚要求。”

“這麼說來,你提離婚完全是被迫的,為什麼你要虐待他們母子倆呢?”

“這就是我最不應該做的地方,也是我錯得最離譜的地方。”林達偉雙手插在頭發里,一臉的懊悔和悔恨。

“那個女人對我說,我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讓娟子和我離婚,如果我想不出辦法的話,就由她來實施最終極的手段,比如說殺了我妻子好一了百了。我當然不能讓她這麼做,但我知道娟子愛我有多深,她決不會輕易和我離婚的。所以我想,只有讓娟子對我失望透頂了,她才會離開我。于是,我就開始變相地虐待她……

“但堅強的娟子還是沒有順遂我的心願。後來,或許娟子是忍無可忍了,她找到了我的上司,告訴他我和他女兒的奸情,理所當然地,我的上司很生氣,狠狠地斥責了他的女兒一頓,還炒了我的魷魚。雖然我和那個女人的奸情曝光了,但她還是不肯放過我!而我最不應該的就是,把我丟了工作的原因歸咎在娟子身上,再加上那個女人的要挾,我更加厲害地虐待娟子、還有傑思……”

“如果說,你是這麼地愛你的妻子與兒子的話,在打他們的時候你不會痛苦嗎?”

“痛苦!我怎麼會不痛苦呢?但是,我情願娟子她傷心也不願看到她生命受到威脅。但是,我對娟子和傑思他們所做的一切,卻比那個女人還要惡劣得多,我借著愛他們的名義來對他們施暴……我簡直連禽獸都不如……”說著說著,林達偉痛苦地流下眼淚。

那應該不是裝出來的淚水,他哭得那麼慘,如果要裝的話他應該會裝得更帥的……

一條手帕遞到他的面前,林達偉在看到這條手帕後頓時驚呆住了。他認出了這是娟子她留給傑思的那條手帕,上面還有著娟子親手繡L的“J-S”兩個字母!

猛地抬起頭來,接收到思婕善意的眼光,“謝謝!”他硬咽地說著,顫抖地接過那塊手帕,細細地端詳了好半天,然後小心地疊好遞回給思婕,自己再在桌面上的紙巾袋里抽出一張,擦了一下老淚縱橫、滿是皺紋的臉,整個人一下子顯得老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

“後來,我岳母知道了我虐待娟子和傑思的事情,便放出風聲說如果我好好地待娟子和傑思,那麼我就能得到一筆為數不小的財產。那個女人也知道了這件事,由于她當時正非常地缺錢用,因為我的上司已經開始限制她的錢財,所以她叫我要好好地待娟子,好拿到那筆財產,而她自己則說如果為了那筆錢,她可以忍受我對娟子的好。當然的,我巴不得能對娟子和傑思好一點,順便把以前所犯的過錯彌補回來。想想,那時真的是我被那個女人纏上後我們一家人最幸福最安穩的一段時間了。

“但是,好景不長,我岳母逝世後,那個女人不知怎地知道了岳母說的會給我一筆錢這件事是假的,于是惱羞成怒,同時為了報複那段時間我對她的冷漠,她假報我的名義,叫來幾個惡霸,趁我不在家的時候,把娟子給輪暴了……就在我那個才十一歲的兒子面前……”說到這里時,林達偉硬咽得說不下去了,停頓了好長一段時間,在思婕以為他不會再說了的時候,接著又說了下去。

“幸虧傑思夠勇敢,雖然當時很痛苦,他還是能夠很冷靜地用刀捅了那幾個王八蛋……”

“我覺得你不應該慶幸吧,讓一個才十一歲的小孩子面對那種事,然後做出用刀捅人的自衛舉動!”思婕憤憤地說。

“我也知道這樣不好……但我還是很自豪有傑思這個兒子的!”林達偉肯定地說。

“之後,由于鄰居報警,警方很快把那幾個殺千刀的逮捕歸案。當然的,他們供出我是主使者,然後,我也就被逮捕了。而很慶幸的,檢察官和法官因為同情娟子和傑思,只判了傑思是正當防衛、無罪釋放,而我就被判了九年的有期徒刑。”

“如果說你是冤枉的,你為什麼不向法官提出辯白呢?”

“那幾個王八蛋,我不能原諒他們對娟子所做的一切,就算是把我自己拉下水,我也要他們判多幾年,而我也成功了,讓他們判了十二年的有期徒刑。另外,我想趁這機會完全擺脫那個女人,再加上,雖然我之前對娟子還有傑思那麼過分都是被迫的,但是錯畢竟還是經我的手犯下的,于是我想借此機會懺悔我對娟子和傑思犯下的錯。”

看著林達偉一瞼懺悔誠懇的表情,思婕相信他所說的都是真的。

“對了,你是怎麼知道這一切的?”

“就在我入獄後不久,那個女人的父親,也就是我的前上司拿著一本日記來找我,告訴我他的女兒在我入獄後不久精神病發作而強制進入了精神病院,現在還在那里。他說他在整理女兒的物品時,發現了這本日記,被里面的內容所震驚,然後覺得對我很不好意思,就帶著日記本來找我了。”說著,林達偉從隨身帶著的包包里翻出一本日記,看起來年代已經很久遠了,遞給思婕,“吶,這就是那本日記。”

思婕接過來,翻了一下,里面的字還算是挺娟秀的,的確不像是男人會寫的字,再加上日記本那可愛的封面,一看就像是女生會用的東西。

“在我入獄後,娟子每個星期天都來看我,對我還是那麼好,我真的很高興,只是有點遺憾每次傑思都對我沒有過好眼色。娟子理解我的心情,她讓我表現好點,爭取早點出獄,我們一家四口還是可以過上幸福的日子的,而她相信隨著時間的證明,傑思一定會理解我的。在娟子的鼓勵下,我努力改造,爭取良好表現。但是,不知是不是因為上天為了懲罰我所犯下的過錯,就在幾個月後,娟子生下了我和她的孩子,結果卻因為難產、失血過多而永遠地離開了我。”想起當時那種仿佛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的黑暗感覺,林達偉現在都還覺得心痛。

“你是說,傑明是你的孩子,不是那幾個混賬的?”

“嗯,我很肯定。因為在那黑暗的一天之前,娟子已經確定她懷孕有一個月了。”

“失去娟子是我這一生最痛苦的一件事,而我竟然不能在最後一刻看到她,這是我最大的遺憾!到後來,傑思帶著傑明來看我,他們兩個是娟子留在這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雖然傑思還不願意理我,但傑明主動接近我,這真的是對我改造的最大動力。而之後,每個月傑思和傑明來看我的那一天,是我在獄中最大的期盼。”

“這麼說,你比較疼傑明多一點咯?”

“不是的。與其說疼傑明多一點,不如說我不知該怎麼和傑思相處。因為之前對傑思造成的傷害,他恨我,我沒辦法回避這一事實。面對著抗拒我的傑思,我只能擺出強硬的態度來逼他和我說話,不過,這似乎也造成了反效果……”在思婕面前的,他不再是一個讓人生氣的男人,而是一個不知該如何與兒子溝通的笨拙父親。

聽了林達偉的故事,雖然不知道他的話里有幾分真、幾分假,但是思婕選擇相信他,所以她決定推一下這個笨拙的父親一把,說不定能讓傑思與他前嫌盡釋,從此全家團圓,這也是美事一樁。

不過,或許自己不用出什麼力也可以。思婕把眼睛往後面的方向看了一下,或許,後面的那個人對于這件事還完全無法接受,說不定已經開始翻白眼走神了。

“對不起,我可以打個電話嗎?”思婕想掏出手機,卻發現手機不在自己身上,唉,想必是剛才忘在傑思家里了。

“噢,對不起,伯父,請問你有手機嗎?我想打個電話給傑思,說不定他會有點擔心,因為我原本打算只是回家一趟就過來找他的。”

“當然可以。”林達偉雙手遞上他的手機。

“謝謝!”思婕在上面按下一連串號碼,隨即傳出“你撥打的用戶已關機”的聲音,呵呵,看來後面的那個人又趕緊回過神來關機了。

“謝謝您的手機!不過看來傑思已經關機了。”思婕把手機還給林達偉,並偷偷地把傑思的號碼儲存在他的手機上。

“傑思在等你嗎?那我就不再耽誤你了。”林達偉站起身來,“謝謝你聽我講了那麼多,你真的是個很好的女人,張小姐。”

“伯父,叫我思婕就行了。”

“我這就走了。關于烏美莉小姐的事,我會向她和我的上司解釋的,你和傑思就放心吧。祝你和傑思幸福!傑思就拜托你了!”林達偉鞠了一躬後轉身離去。

“伯父,歡迎您來參加我和傑思的婚禮。”在林達偉走了幾步後,思婕在後面大聲地喊著。

“謝謝!”林達偉深深地鞠了一躬,而後離開了咖啡廳。

看到林達偉臨走時臉上掛的欣慰笑容,那是一個父親的笑容,思婕覺得自己剛才選擇相信他是她長這麼大以來最理智的決定。

就在林達偉離開咖啡廳後,思婕站起來,轉到她身後的那個位置,“傑思先生,我剛才那樣說你會生氣嗎?”

身後突然冒出聲音,下了傑思一大跳,他按按胸口,“嚇死我了!你怎麼知道我在你後面的?”

“呵呵,從你跟在我們後面的時候我就知道了,不過他好像沒有我這麼敏感。因為我當時也不知道他要做什麼,所以我選擇以不變應萬變,假如就算發生了什麼,有你在我後面,我也不會害怕!”

“哦,這樣啊。”傑思和思婕一起離開。

“剛才他的話你也聽到了,你覺得怎樣?”

“你呢?”

“我選擇相信他,你坐在後面可能沒看到,我面對他坐著,從頭到尾他的表情除了悔恨就是心痛。再說到你和傑明的時候,我知道他臉上的那種表情是父親才會有的表情,那是有點笨拙的表情,這個表情我經常在我爸臉上看到。我想,這些應該都是真的。”

“……”傑思沒有說話,但思婕知道他在聽。

“我還從他那里拿來了那本日記,到時你可以看看。”

☆☆☆

晚上,傑思坐在書房里,靜靜地翻著那本日記本,思婕也不打擾他,沏了一杯茶放在書桌上後,靜靜地退出書房。

到了睡覺的時間,傑思還沒有從書房里走出來。想必還在深思吧,畢竟堅信了二十多年的信念在一夕被推翻,要重新接受還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半睡半醒間,床的另一邊陷了下去,思婕知道是傑思回來了,便往他懷里鑽去。

傑思也順勢把她抱在懷里,好像只有抱住了她,他的心才能踏實一點。

“思婕。”

“嗯?”

“我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他……”

“怎麼說?”

“我一直以為是因為他花心、殘暴,所以才對我和我媽那麼壞,我一直都是這麼堅信的。現在他卻告訴我說,這一切都是被迫的,正是因為他為了我和我媽著想,所以他才對我們那麼壞……我真的有點難以接受。”

“還記得伯母臨終前對你說了什麼嗎?”

“嗯!她說,叫我不要報複那個人,說他已經知錯悔改了,還說其實這件事並不像我眼睛所看到的那樣,並且要我以後每個月至少帶著傑明去監獄里探望他一次……”

“傑思。”

“嗯?”

“我不會左右你的決定,不管你是打算原諒他,還是繼續恨他,我都會站在你的身邊!如果你恨他,我也不會給他好眼色看、如果他還敢來找你的話,我還有好多整人的絕招,保管整得他不敢再來找你的麻煩。不過,如果你打算原諒他,我也會把他當我的公公來看,生下孩子後我會教他叫爺爺。

傑思心里一陣感動,如果說這世上還有誰最理解他,誰最能不問理由地支持他,那個人一定是思婕了!緊緊地、緊緊地把她摟在懷里,他再次感激上天讓他遇見思婕,並與她相戀、相守!

“謝謝!”傑思的聲音哽咽了。

“傻瓜。”

“思婕……”

“嗯?”

“我很慶幸,那個人還是愛著我媽的。”

“嗯。”思婕寬心了,她知道傑思已經原諒他的父親了。

“思睫……”

“嗯?”

“我還慶幸,我已經夠老了,而且還有了一點錢,不會重蹈那個人的覆轍了。”

“傻瓜!”

☆☆☆

終于到了傑思拆石膏的那一天。

看到石膏一塊塊從傑思的腳上拆下來,想到從此以後他就可以活動自如了,思婕比誰都高興,一顆顆金豆豆無法抑制地掉了下來。

看著思婕,傑思滿是憐惜,他吻住她,“思婕、我愛你!”

“我也是,傑思!”

☆☆☆

鴻天企業,二十五樓,午休時間。

李麗眉實在按捺不住,她等不及思婕來找她,趁午休時間由十七樓跑到二十五樓來找思婕。剛上來的時候,她注意地四處瞄了一下,GOODLUCK,雷-翔不在!她將看到她很驚訝的思婕拉進茶水間里。

“你怎麼上來了?”思婕詫異地問。

“我等不及了!你一直沒主動找我,所以我只好自己上來找你了。”李麗眉急性子地說。

“對不起,因為最近發生了很多事,直到兩天前才稍微輕松下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說吧,為什麼你說不能完成咱們的賺錢大計?”損失了一條超有錢景的財路,李麗眉實在覺得心痛。

于是思婕就把雷-翔喜歡她,但她拒絕了他的事告訴了李麗眉。

“難得雷-翔竟然會喜歡你,為什麼你不接受他呢?開始你不是很想把上他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還說過你想做源氏第二呢!”

“雖然剛開始時覺得他迷人的外表、鑲金的背景很誘人,但是,那時他那麼重地羞辱了我,打破了我對他的種種幻想後,我就再也沒辦法對他提起興趣了。不過,說真的,後來他向我表白,真的是滿足了我的虛榮心。可是,我只有一顆心,那顆心早已遺失在傑思身上,我不可能再對他動心了。所以,麗眉,我很抱歉!”

茶水間里的兩個女人自顧自地說著,完全沒留意到門口出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人。

“算啦,那個沒關系了。你現在和林傑思進展到什麼地步了?”

說到傑思,恩婕臉上露出了很幸福、幸福得讓人想扁的表情,“我們打算三個月後結婚。”

“他向你求婚了?這麼快?”李麗眉驚訝極了,她曾在十七樓收集情報,了解到林傑思是個有點淡漠的人。據說他以前交女朋友的時候,都是在一個多月以後才有身體上的接觸——手拉手,而他的女朋友向他提出分手的一個共同原因是:他太冷淡、太溫吞了,讓人受不了。他會向思婕求婚?才兩個月左右吧,這麼快?

“嗯,他已經向我求兩次了。”說起和心愛的人的甜蜜情事,思婕臉上露出了甜蜜的表情。

“還兩次?”李麗眉驚訝極了。

思婕點點頭。而門口那個站著的人立刻轉身離開。

“那,恭喜你!”李麗眉誠心誠意地說著。

“謝謝!”思婕感動極了。

☆☆☆

下午召開各部門高層管理人員會議,坐在中間的雷-翔全身被一股低壓氣流包圍著,一副心情超不爽的樣子,讓一個個向他彙報總結的高管人士都戰戰兢兢的,生怕說錯一個字便會被罵得狗血淋頭。而坐在雷-翔身邊負責記錄的思婕更是超近距離感受到低壓氣流。

奇怪了,她記得上午的時候雷-翔的心清還不錯啊,怎麼一到下午就擺出這副好像所有人都欠了他幾百萬的臭臭表情?

好不容易,每一個部門都向雷-翔彙報完畢。他們都在等著他說些什麼、而共同的期望就是雷-翔最好能說:“會議解散。”

低壓氣流一直盤繞不去,過了好久,那些高管人士都覺得自己的襪子就快要被汗水浸濕的時候,雷-翔終于下了聖旨,“你們的報告留下來,會議解散。”

呼……全體人員都松了一口氣,如獲大赦,他們紛紛把報告交給思婕後,仿佛腳底都抹了油一般,能溜多快就溜多快。不到一會,會議室里只剩下雷-翔和思婕兩個人了。

“副總,我先出去整理報告了。”思婕覺得自己也趕緊溜的好,雷-翔的低壓氣流實在太壓迫人了。

就在思婕准備離去的時候,雷-翔一把拉住她的手,一個用力,就把她壓在了會議桌上。

“副總,你怎麼了?放開我。”雷-翔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思婕一大跳。

雷-翔絲毫沒有放開她的意思。

思婕望進雷-翔的眼里,里面的陰郁與怒氣是那麼的明顯。她什麼時候惹雷-翔生氣了?她怎麼一點也不知道?!

“副總,放開我!”思婕慌了,想要掙紮,卻發現雷-翔的力氣是那麼的大,完全壓制著她,動也動不了。

“放開……”思婕的話還沒說完,雙唇就已經被雷-翔攫獲,密密實實地吻住了。

“唔……”思婕很害怕,雙唇閉得緊緊的。

就在這時——

“思婕……”傑思出現在會議室門口,臉上本來滿是喜悅期待的表情一下子因看到室內接吻的兩個人而凝結住了。

聽到傑思的聲音,雷-翔松開了思婕的雙唇,兩個人一齊望向門口,然後看到了臉色沉重的傑思。

思婕的心,一下子沉了下來。猛地推開上方的雷-翔,她就往外沖。

怎麼辦?怎麼辦?讓傑思看到雷-翔吻她了,他一定會很生氣!一定會很討厭她!以後一定再也不會理她了!“思婕……”

聽到傑思在後面喊她,思婕跑得更快了,直往樓下沖去。她被雷-翔吻了,她再也沒有臉見傑思了……

“思婕……”傑思終于追上了她,並抓住她的手。

“不要!放開我!我再也沒臉見你了!”思婕拼命掙紮著想要掙脫傑思緊緊抓住她的手,但任她怎麼掙紮,他都沒有松開。

“不放!”傑恩堅決地說。溫柔地扳過思婕始終背對著他的身子,他知道她一定哭了。

“不!不要看我!我變丑了,我不想讓你看到我的臉!”思婕拼命地擦著自己的雙唇,好像要把雷-翔留在上面的感覺狠狠地擦掉一般,極其用力地,直到把雙唇擦破了也不知道。

但是,傑思看到了,他的心扯得緊緊的,不忍再看思婕對自己的自虐,他猛地吻上她。

嘴里有血的味道,傑思心疼極了,慢慢地溫柔地輾轉地吻著思婕,感覺到她終于平靜下來,他才離開她的雙唇。

“傻瓜,我最清楚你有多愛我,我也知道你有多誠實,你一直都在用著行動來表達你對我的愛!”傑思輕輕抱著思婕,溫柔地說著,“你在我的眼里,從我們認識的那一天起,一直都那麼迷人可愛!”

“真的?你會相信我?今後也會像以前那樣,好好地吻我、愛我?”思婕感覺到自己的眼睛模糊了。

“傻瓜……”傑思溫柔地抱著她,舔去她臉上的淚花,然後輾轉地移到她的唇上,“發生了什麼事?告訴我,思婕。”

☆☆☆

夜深了,雷-翔的公寓里始終沒有燈光,是他還沒有回來嗎?

“哐啷——”是玻璃瓶互相碰撞的聲音,原來公寓的主人早已回來了,不過是一個人在猛灌悶酒。

雷-翔睡倒在沙發上,回想起下午他強吻思婕時的情景。

中午時,他在茶水間外聽到思婕和她的朋友說起她很快就要和林傑思結婚的消息,當時他覺得一陣晴天霹靂,心情頓時糟透了。而在下午開完會後,看到思婕轉身要離去,便心亂地一下子拉住她,把她摁倒在會議桌上。當時他只是很生氣,他知道他在吃醋、在嫉妒,而思婕的掙紮更是讓他的怒火一把狂燒,想也不想的,他就吻住了她。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林傑思進來了,而思婕則傷心地往外沖。

“你對她做了什麼?”林傑思很生氣地給了他狠狠的一拳,然後轉身就去追傷心的思婕。

只是,不知道後來的結果怎樣了?

左邊的臉頰狠狠地發疼,是林傑思氣惱時所留下的傑作。打得那麼用力,他完全忘了自己是他的上司嗎?

為了心愛的女人,不顧一切和上司翻臉……真是夠勇氣!他還從沒見過這樣的人。如果不是他也喜歡思婕的話,他一定會很樂意交這麼一個朋友!

因為被別的男人吻了而傷心哭泣的思婕,因為心愛的女人被欺負而不顧一切與上司翻臉的林傑思,他們是真正相愛的!

看來,他們之間完全沒有可供他插手的余地了,他還是死心吧……

死心吧……他用手臂擋住自己的眼睛,一行熱淚順著他的臉龐流了下來。

坐起身來,再灌一杯酒,盡情喝吧,盡情悲吧,為自己失敗的初戀盡情地哀悼吧……

傷心過後,醉過之後,他一定還可以站起來的!

☆☆☆

第二天,雷-翔醒過來。

啊!他的頭怎麼這麼痛?一定是昨天夜里灌太多酒了。不過,他現在卻覺得心里輕松了很多,好像放下了什麼包袱,不再把自己壓得累累的……

看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五十分了,看來今天要趕去公司已經不可能了,但是按照他的個性,又不習慣把工作堆積到明天,還是叫他的秘書——思婕把文件送過來好了。

“喂,思婕嗎?是我。”

“你准備下班了吧,可以幫我把今天的文件送到我家來嗎?”

“放心吧,我再也不會對你怎樣了,如果你實在不放心的話,就叫你男朋友陪你過來吧。”

“我家在XX街XX號XX樓,就這樣。”

掛掉手機,雷-翔松了一口氣,發現自己已經能很自然地與思婕對話了。原本以為放棄會很難,但只要想開點,其實還是不難的!

環視一下自家的房子,他快手快腳地把房子收拾好後,到浴室里洗了個澡。

當他洗完澡穿戴整齊後,門鈴聲剛好響起。

果然不出他所料,來的是兩位客人。

“副總,這是你要的文件。”思婕在門口就想把文件交給他,然後走人。

“先進來吧”

“可是……”

“進來吧,我想你們或許也有話想對我說,對吧?那就進來再說,而且我也有話要對你們說。”

思婕和傑思對看了一下,傑思點點頭,然後兩人一起走進雷-翔的公寓。

三個人坐下以後,一陣沉默,最後還是雷-翔先開口:“你們先說。”

“我們想向你提出辭職。”

“為什麼?”

“因為我昨天揍了你一拳,這是對上司的不敬,所以我願意引咎辭職。”傑思認真地說著。

“其實你不需要辭職的,你只要向我道歉,說你做錯就行了。我很寬宏大量的,只要你認錯,我一定不會追究。”雷-翔在說這番話的時,眼里閃過一絲玩味的光芒,不過因為很快,坐在他對面的兩個人都沒有發覺。

“雖然打人不好,但是我並不認為我做錯了,所以我不會向你道歉的。”聽完傑思的話,思婕心里一陣感動,而雷-翔也為他的原則激賞不已。

“如果你們辭職的話,接下來要到哪家公司呢?基本上被鴻天企業辭退的員工,很少能找得到企業再就業的。”這可不是誇大其詞,而是確實如此。

“我們打算開一家餐館。”

“哦?”

“傑思的手藝不錯,所以我倆決定開一家小餐館,自己過日子。”思婕的腦海里已經有了一幅和傑思一起生活、開餐館的畫面了,想想那個情形,還真的是挺吸引人的。

“經你這麼一說,我的肚子真的餓了,可以麻煩林大廚為我做一頓晚飯嗎?”雷-翔做出肚子餓了的動作。

“好的。”男人之間應有的默契,傑思知道雷-翔有話要對他一個人說,“思婕,可以麻煩你去幫我買些菜嗎?我要……”

知道傑思主意已定,思婕也就不好再說什麼,只能專心地聽他說出菜單。

☆☆☆

看到思婕走了,傑思走進廚房,“副總,你有話對我說吧?”

“聰明!”雷-翔跟著傑思走進自己從未使用過的廚房。

“我對思婕的喜歡是認真的。”雷-翔看著傑思在廚房里有條不紊地操作著,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我知道。”

“你知道?”

“嗯!我相信思婕有這個魅力。凡是喜歡上她的人,不論是男是女,絕對是因為她本身的人格魅力。而且,之前我從副總看思婕的眼神里看出了沉迷和執著,所以,我知道副總是認真的。”

“不愧是思婕喜歡上的人,我服了!”

“所以,你一定要讓思婕幸福,如果你敢讓她哭的話,我一定饒不了你!”雷-翔的語氣轉而變得凶狠。

傑思轉過身來面對他,臉上是極度認真的表情,“思婕是上天賜給我的最寶貴禮物,不用你說,就算是奉獻我的所有,我也會讓她幸福的!”

很有默契的,兩個大男人相視而笑。他們因為一個女人拳頭相向,但也因為同一個女人結成了有默契的朋友。

當思婕買完菜回來,看到的是兩個大男人有說有笑的情景,她呆住了,誰說只有女人心像海底針,男人更是一種奇怪的動物!

☆☆☆

就在思婕和傑思准備離去的時候,雷-翔對他們說:“祝你們幸福!這就是我要對你們說的話。還有,我不會接受你們辭職的,放心吧!”

思婕為雷-翔的話感動不已,傑思則瞪著雷-翔:什麼放心吧?明擺著是你心里不平衡,不想讓我們過恬靜的二人生活而已。

明白傑思的意思,雷-翔趁思婕不注意時對他做了個鬼臉:我就是不平衡,你能把我怎樣?!

瞪著他,傑思狠狠地瞪著他,雷-翔則不理他地關上門,隔開了傑思那道想瞪穿他的視線。

☆☆☆

走在回家的路上,思婕好奇地問傑思:“在我去買菜的時候,副總到底對你說了什麼?”

“……”傑思不想說,思婕剛才對雷-翔那副感動不已的表情實在讓他吃味得緊,他才不會說出來讓她再對雷-翔感動一番。

“說嘛、說嘛!”思婕還是纏得很緊。

為了轉移思婕的注意力,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盒子,放在她的小手上。

“這是什麼?”策略成功!

“提前的情人節禮物。”傑思有點不好意思。

“我可以打開看看嗎?”傑思第一次送她禮物耶!思婕興奮地趕緊把包裝拆開,里面露出了一個紅色的絨布盒子。

難道是?小心翼翼地把蓋子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枚小巧精致的白金鑽石戒指!感動極了,思婕只覺眼前一片模糊,什麼都看不清了。

拿過思婕手中的盒子,把里面的戒指取出來,傑思拉起她的左手,輕輕地把它套在她的無名指上,然後印下一吻,“思婕,嫁給我好嗎?”

思婕猛地撲入他的懷里,哭泣地喊著:“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之後的話,全數都隱沒在傑思的熱吻中。

月光下,路燈旁,兩個人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到最後,兩個人的影子融和成了一個。

一全書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