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傑思把思婕送到樓下。

“上去吧,我看著你上去。”傑思柔聲地催促思婕上去。

思婕點點頭,依依不舍地離開,每走三步就回頭看一下,她發覺自己真的很不想和傑思分開。

傑思看著,直到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心里浮起一種失望的情緒,他還以為……

就在他轉過身邁出第一步的時候,身後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該不會是……

猛地轉過頭去,果然是他滿心期望看到的思婕!心里一陣激動,他定定地凝視著向他飛奔而來的思婕。

思婕的雙頰紅撲撲的,眼眸就如微波蕩漾的水閃爍著的瀲光,不知道是因為跑步而變紅的,還是什麼別的原因,讓傑思無法移開自己的目光,而他也根本就不想移開。

“傑思,時、時間還很早,要、要不要上去坐、坐一下,喝、喝杯茶以後再離。離開?”思婕的聲音都顯得結巴了。

思婕的家比較小,大概只有五十平方米左右,一房一廳,不過,麻雀雖小髒腑俱全,該有的還是都有。另外,思婕把房子布置得很舒適,沒有過多的電器和雜物,家具也甚少,沒有沙發,不過到處都擺放著抱枕和坐墊。

看上去,就覺得這是個可以讓人完全放松的環境,傑思還挺欣賞思婕的這種布置的。

而趁傑思打量著她的小窩的時候,思婕到廚房里去給傑思倒茶。

“呵呵,還滿意吧,這可是我精心布置的哦。”思婕把茶遞給傑思,看得出傑思眼中的欣賞,她也很高興。

“不過,為什麼不買一間大一點的呢?”傑思拿起茶杯輕啜一口,嗯,思婕泡的茶還真不賴!

“唉呀,沒錢啦。”思婕的雙肩垂了一會兒後旋即又挺起來,“不過我還蠻喜歡單身套間的,這是完全只屬于我一個人的空間哦。”

聽得出思婕話里的孤寂,傑思心里為她感到一陣心疼,他從背後環抱住思婕,輕聲說著:“思婕,來和我一起住吧!我想和你在一起。”

思婕呆住了。

感受到思婕僵硬地身軀,傑思扳過思婕的身體,只見她的表情已經一片茫然了。

“思婕,你怎麼了?別嚇我啊!”雙目茫然找不到焦點的思婕臉上表情一片空白,三魂七魄不知飛到哪里去了,嚇得傑思直標冷汗。

思婕眼里猛地閃過一陣火光,突如其來的,把傑思嚇了一大跳,他下意識里往後退一步的時候,衣服的領子一下子被思婕抓住,“我不准你悔婚!”思婕惡狠狠地說著。

而因為這麼突如其來的一下子,傑思沒有借力站穩,而思婕又沒有足夠的力氣拉住傑思,兩個人就這麼“此處缺文”的,往後一倒。

好大的一聲“撲通”,是傑思的屁股狠狠砸到地板上的聲音,他的頭因為剛好壓在一個抱枕上而緩沖了摔倒時的沖力,所以沒有摔痛。至于思婕嘛,她整個人都壓在了傑思的身上,胸部貼胸部,腹部貼腹部,兩個人四腳緊緊地交纏在一起。這姿勢連旁人看了都臉紅心跳。

“我不准你悔婚!”思婕還在說著這句話,不過氣勢因為她臉上的羞澀減弱了好多。

“為什麼?”思婕柔軟的身子壓在他的身上,而那豐滿的胸部更是緊緊地貼在他的胸前,兩人劇烈的心跳互相回應著,還有之間相互交纏的腳。

傑思只覺得一陣陣的熱流直往他的小腹沖去,他幾乎無法再思考了,聲音因為欲望而變得格外嘶啞。

他知道自己最好叫思婕起來,但自己的手卻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識一樣,緊緊地抱著思婕的腰不放。

“因為我們接吻了那麼多次,還……”思婕有點點不舒服,稍微往旁邊移動一下,沒想到她這麼輕輕動一下,惹來她下面的傑思發出一聲厚重的呻吟聲,“噢……別動了!”

意識到那是什麼,思婕的臉“轟”的一下子紅得像是煮熟透了的蝦子,她再也不敢亂動,就那麼趴在傑思的身上。

接下來好長的一段時間里,兩個人就這麼維持著這樣的姿勢,動也不敢動。傑思的理智在腦海里和欲望打架,大口大口地吸著空氣,企圖平複體內洶湧澎湃的欲望狂潮。

思婕的腦子里也在抗戰著,理智的自己說不能現在就發生關系,而感情的自己則說反正都是要與傑思在一起,早一點,遲一點又有什麼區別……思婕覺得自己的頭都要脹了。

當傑思這邊終于讓自己狂奔的情欲稍微減退一點,腦里不斷地命令自己的手離開思婕柔軟的身軀時,思婕那邊的感(此處缺文)頸後,猛地吻上傑思的雙唇。

可憐的傑思,好不容易才讓自己冷靜一點,而這好不容易得來的一番微小成果,結果被思婕這麼霸女硬上弓地一吻,就什麼都灰飛煙滅了。理智什麼的全拋到腦後,承受著思婕的那個熱吻,傑思把它燃燒得更大。

正在這時——

很不巧的,一陣手機的鈴聲響起,是思婕的手機。

傑思的手停了下來,他望著思婕,用眼睛詢問她是否要去接電話,而思婕則用吻上傑思的唇來回答。接收到思婕的答案,傑思很樂意地繼續著他的動作。

不過,打電話給思婕的人似乎沒有放棄的想法,手機繼續響著,不過,打得火熱的兩個人似乎也不想中斷他們現在進行時的動作,兩者就這麼對抗。

就這樣持續了大概五分鍾的時間,兩者之間插入第三個聲音,很熟悉的“Nothing’sgonnachangemyloveforyou”,傑思的手機也響了,聲援思婕的手機。

呃,兩個人對望了一下,如果只有一部手機響的話還可以置之不理,但現在兩個人的手機都響了!

沒辦法!

傑思只得把他已經伸入思婕身體里的手拿出來。待呼吸平穩下來後,傑恩一邊在心里咒罵著打電話來的那個人一邊接起手機,而聲音則因為欲望生生被扼殺而顯得極度不爽。

“什麼事?”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你管我!”

“什麼?”

“我知道了,我這就回去。”說完,傑思臉色沉重地把電話掛斷。另一廂,思婕在傑思接聽手機的同時也接起那個響了N分鍾還不放棄的手機,雖然語氣沒有傑思那麼的惡劣,不過因為也是剛從欲望里出來,聲音是有別于平時的格外嘶啞。

“我是思婕。”

“什麼事?”

“噢,那個啊……抱歉,麗眉!我可能完成不了你交付的任務了。”

“這個說來話長,我找個時間再跟你說。”

“放心吧,我不會賴掉你的。”

“嗯,那就到時再說了。”

“嗯,拜。”幾乎是與傑思同時掛掉手機後,思婕陷入沉思中,她該怎麼和李麗眉講這件事呢?

“思婕。”

“嗯,什麼事?”思婕抬起頭來,卻驚見傑思的面色出奇的沉重。

“發生了什麼事?”思婕不禁為他擔心起來。

“我要先回去了。”傑思的臉色還是那麼沉重。

“我送你回去吧。”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她從未見過臉色這麼沉重的傑思,心中的擔憂一下子脹滿到百分百。

“嗯!”想了想,有她在身邊,自己應該會支持得住吧。傑思點點頭。

☆☆☆

一路上,傑思的臉色始終沉重不改,一句話也不說,似在沉思著什麼。為了讓傑思的臉色不再那麼陰霾,好幾次思婕都嘗試去逗他發笑,然而每次都是她好不容易說完一個讓人捧肚的笑話後,他只是回應心不在焉的一聲“哦”後就沒了下文。

痛恨自己的笑話竟然沒辦法讓傑思展開笑顏,思婕只能緊緊地握住傑思的手,企圖傳遞一些力量和溫暖給他。感受到思婕努力傳達的心意,自己並不只是一個人,傑思心頭的陰云慢慢散了開去,臉色由沉重變成了慎重。

遠遠的,思婕看到在傑思的公寓前站著一個人,待到兩個人走近後,思捷認出了那個人就是不久前在醫院里見到的叫傑思“哥哥”的那個男生。

“哥。”那個年輕男生遠遠看到他們,就朝著他們跑了過去,“總算等到你了。”

見只有他一個人,傑思稍微松了口氣,就問:“你怎麼跑來了?”

“我去醫院找你,他們說你出院了,所以我就來這里找你了。”年輕男生留意到與傑思緊握著手的思婕,“這位是?”

“我的未婚妻,張思捷。”

什麼時候自己成了傑思的未婚妻了?思婕疑惑地看著他,他們什麼時候訂婚了?而傑思則以加重手中的力道來回答她。哦!她明白了。

“我的弟弟,林傑明。”

“哦,原來是嫂子。呼,太好了。”年輕的男生大大地松了一口氣,然後熱情地說,“嫂子,幸會幸會!”

“你好。”思捷恰到分寸地與林傑明打了聲招呼,好一個陽光型的男生,感覺上倒是和傑思很不一樣。

“哥,你不招待我上去坐一下嗎?我餓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你做的飯菜。”林傑明轉而向傑思撒嬌,而頭一次看到男生撒嬌的思婕覺得身上的雞皮疙瘩全都出頭了。

“拿你沒辦法,那就上去吧。”傑思的語氣明顯有著哥哥的對弟弟的寵溺,那為什麼上次在醫院里他的聲音又會那麼冷呢?

思捷好奇了。

☆☆☆

吃飽喝足的三個人坐在沙發上,傑思把思婕抱在懷里,而林傑明則在另一張沙發上癱成大字形。

“這次怎麼會突然想到來找我?如果是說爸的事的話,大門就在那邊。”傑思不客氣地指了指門口。

林傑明一下子端正坐起來,“不是的,哥,這次我是自己來找你的,和爸的意願無關。”看到傑思的臉色緩了下來,他又繼續癱下去,“其實我本來是想來通知你,叫你趕緊找個老婆結婚避災的。”

避災?為什麼要避災?而且還是找個老婆來避災?思婕疑惑不解。而屋里一下子靜默下來,仿佛可以聽見一只烏鴉“呱、呱”地在頭頂飛過。

林傑明的聲音打破屋子里的沉靜,“爸打算把老哥你許配給他的頂頭上司的千金。”

“……”傑思默不作聲,不過誰都可以察覺他的臉色多麼難看。

“怎麼會這樣?”思婕問。

“不知道因為什麼理由,他沒說。就在昨天晚上,爸他很突然地准備了一桌非常豐盛的飯菜,我本來還以為這是他打算給我准備的慶功宴,因為我剛代表學校參加市里舉行的計算機比賽拿了第一。然而,那天晚上,卻來了一個讓人絕對難以忘記的女人,爸說那是他上司的千金,是他很難才請來家里的一尊大佛。”

“怎麼個讓人難忘法?”發問的還是思婕,而傑思持續沉默著。

“首先是她臉上的妝,濃得連她說一句話、走一步路都有一層粉掉下來;其次,她頭上噴的摩絲,我看到有一只蚊子在上面掙紮卻怎麼都飛不走;香水的味道還可以,不過我連擺在我面前的飯菜的香味都聞不出來;身上的衣服絕對是名牌,不過穿在她身上嘛,四個字:慘不忍睹,坐下時完全可以看到巨型的三層游泳圈;最緊要的是她的體位,絕對稱得上是一尊‘大’佛。可憐我們家那張被她坐過的椅子,本來是家里最好的,在她坐過以後,絕對成了最爛的那張。絕對的‘千斤’一個!”林傑明一本正經地說著。

“哈哈哈哈——”被林傑明的話逗得狂笑個不停的思婕笑癱在傑思的懷里。而看著思婕笑得這麼盡興,似乎感染到那種愉快的氣氛,傑思的嘴角彎了彎,淡化了他臉上的陰沉。

林傑明繼續說下去:“後來,我才知道,那位千金今年已經三十一歲了,卻還沒有找到男朋友,而爸他為了與上司拉關系,便打算把他的兒子我塞給她做老公。可憐我今年才芳齡十八,竟要娶一個比我大十三歲的老女人,唉!”

“不是吧?真的假的?”思婕驚訝地張大了眼睛。

“你們的父親真的會這麼做嗎?”她先是抬頭看了傑思一下,只見傑思的臉色異常沉重,她又看了林傑明一下,林傑明也很肯定地點著頭。

這會不會就是傑思和他爸關系不好的原因呢?思睫心里暗暗揣度著。

“難道不可以反抗拒絕嗎?”

林傑明搖搖頭,無奈地說:“只要我還在林家一天,他絕對會想到方法讓我屈服的。因為哥他已經和家里脫離關系了,所以我是他惟一一個希望。”

原來傑思已經和家里脫離關系了,那他上次為什麼還到醫院里叫傑思回去呢?

“那你剛才為仟麼又會叫傑思他去避災呢?”思婕可沒忘記剛才林傑明說了想建議傑思娶妻避災的。

“雖然爸他們很想把我塞給那位千金,沒想到那位千金嫌我太嫩、太幼稚而不要我,要知道如果給我選的話,即使附贈一堆金銀珠寶我也不會要她的。”林傑明順帶吐了一下槽,接著說,“那位千金在家里看到爸一直掛在客廳里的相片的時候,對老哥年輕時斯文樣子一見鍾情了!”

思婕看了一下傑思的表情,烏云罩頂的,她打哈哈地用手肘拐了一下傑思,“呵呵,傑思,你好幸運耶,居然會被如此重量級的人物看上。”

傑思沒有說話,但思婕明顯感覺到原本只是輕輕環在自己腰上的那雙手臂收緊了。

“所以,老哥,我想過不久,說不定爸他就會來找上你,所以我今天先來通知你一聲,讓你有個准備。而我想最好的辦法就是,你趕快和嫂子她先去公證登記,等生米煮成熟飯,他也就對你無可奈何了。”

傑思沉默了一陣子,然後冷冷地說:“你上次所說的那個人已經後悔了是你胡謅的吧?”

“嘿嘿,一半一半。我想那樣子說的話說不定老哥你會回心轉意,因為我真的很想你回家里去嘛!”在傑思冰一樣的視線中,林傑明身上冷汗狂飆,細細一看的話,還可以發現他的腳在發抖。

客廳里彌漫著一種沉重的氣氛,每個人都沒有說話,林傑明是不敢再說下去,因為他此刻正被傑思冷冷地瞪著,而思婕則陷入了沉思當中。

思婕她注意到了剛才林傑明在說的時候一直只說他們的父親,而沒對他們的母親提上一字半句的,為什麼呢?難道他們不喜歡他們的母親?還是他們的母親已經?而且,傑思他離家出走後不曾再回去過那個家里究竟是因為什麼呢?他和他父親的關系為什麼會是這麼糟糕呢?思婕腦子里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就這麼蹦出來,然後在腦海里轉阿轉的,轉得她的頭都暈了。

聽到開門的聲音,她回過神來,只看到林傑明夾著尾巴灰溜溜逃走的狼狽樣子,他怎麼突然要走了呢,剛才還說得興高采烈的樣子?

漸漸的,思婕感覺到身上有點冷,搓搓自己的手臂,現在是冬天沒錯呀,可是傑思的屋里的暖氣一直都在開著。

不過,冷氣好像是從身後傳來的。她回過頭一看,才明白林傑明為什麼會灰溜溜逃走的原因,她後面的那個冰袋的顏色和氣息實在是太冷了。

傑思的臉上散發著寒氣,但思婕細細一看,卻發現傑思眼中的焦距已經不見了,整個人就好像籠罩在一片陰影當中,而那片陰影如此之深,連她剛才對他的呼喚他都有沒聽到!

看著這樣的傑思,思婕的整顆心都痛了。她仿佛看到在一個黑暗寂靜的世界里,一個孤零零的身影就那樣寂寞地站著,面對著一片黑暗荒蕪的世界。

他曾經遭受過怎樣深刻的痛苦,竟然讓現在的他只是想起來就變得這麼封閉絕決?

不行!不能讓傑思就這樣在那個痛苦的黑暗世界里待下去!

只是,她該怎麼做才能把傑思拉回來呢?問題是傑思根本聽不到她的聲音!

身後的冷氣越來越強了,不行,她得趕快想辦法才可以!

想來想去只想到一個辦法,不過如果只有這樣做能把傑思拉回來的話,她很樂意這麼去做的!

如果說傑思的耳朵沒辦法聽見她的聲音的話,那麼,就讓傑思的身體來聽到她的聲音吧!

確定暖氣是開著的,給自己鼓起勇氣,輕輕地把傑思壓在沙發上,傑思仍沒有回過神來。

思婕吻上傑思的雙唇,緊緊地、密密地與他貼在一起,有點涼,但沒關系。思捷在傑思的唇上吮吸了一下又一下,覺得有點很好玩,但不能就此耽誤正事,于是雙唇轉移陣地。

她輕輕咬住傑思的耳垂,伸出舌頭動作緩慢地舔著,當她舔得不亦樂乎的時候,聽到了傑思喉中不僅有吞口水的聲音,還帶上了厚重的喘息聲。

思捷抬起頭來對上傑思的臉,他臉上的濃厚的陰影不知何時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紅暈,鼻子里喘著粗氣,神情是一片迷蒙,但眼眸卻是異常矛盾的光亮。

“呵呵,你回來了。”仿佛被抓到了小辮子似的,思婕一邊打著哈哈混淆傑思的視線,一邊讓自己從傑思身上退開。

不過,她好舍不得就這樣什麼也沒做到就要離開傑思的身體哦……

仿佛是讀到她心里的想法似的,就在她快要全身而退的時候,傑思從沙發上坐起身來,一把拉住思捷的小手,一個用力,讓她倒在沙發上,然後自己一個翻身,她就這麼躺在了他的身下。

兩個人,四只眼睛,距離靠得很近。思婕總算看清楚了傑思的眼睛異常閃亮的光是什麼了,在那深邃的眼眸里,燃燒著一片熊熊烈火。這火花之前在她家的時候就在傑思的眼睛里看到過,她知道那代表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