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早上,當溫暖的太陽把她的光芒投射到床上的兩個人時,思婕才悠悠地醒過來。

睜開惺松的睡眼,眼簾映入超大特寫的傑思的睡瞼,立馬把思婕腦海里剩余的瞌睡蟲全部趕走,嚇得她就完全清醒過來。

怎麼傑思會和她睡在一起?

思婕細細回想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昨天晚上她跟著傑思到了他家,還洗了澡,之後兩人一起睡覺……對了,睡覺!

此刻,思婕才察覺到,兩個人正像兩只八爪章魚緊緊地抱在一起,傑思還把手伸進她的衣服內貼著她的肌膚。而在下面,她則把一只玉腿橫擱在傑思的腰上,而他的一雙長腳則插進了自己的兩腳之間……

兩個人的姿勢說多曖昧就有多曖昧、說多煽情也就有多煽情,思婕覺得自己的心跳就要失控了,再加上傑思均勻的呼吸氣息就吐在她的耳邊,帶點胡碴的下巴摩拿著她的臉頰,思捷的腦袋變得一片空白,兩只手似乎有了自己的意識一般在傑思的背上由上往下地移動著。就在移到傑思那結實緊繃的臀部上時——

“摩西,我還要……”傑思喃喃說著夢話,思婕腦里的腐思卻如被雷擊中般,霎時清醒了過來,手就停在傑思的臀部上。

誰是摩西?她看著傑思,傑思則是一臉做著甜蜜的夢一般幸福的表情。

“蘇提…我要……”傑思繼續說著夢話。

蘇提是誰?抽回手,思婕的頭上冒出了一個生氣的符號。

“……奇……別走……”

又多了一個奇?腦里“轟”的一響,她再也無法忍了!自己竟然還對他起了那種綺思!而他呢?在夢中念著那麼多女人的名字,不止本國女人,還有外國女人!

大腳一收、再一伸,很神勇地就把傑思狠狠地端下床。

“怎麼了?”摔到地上而痛醒的傑思很奇怪自己會在睡到了地上?他愣愣地看著床上的思婕,再怎麼遲鈍也感覺得到思婕此刻正在生氣,而且是非常生氣。

“你給我老實回答,摩西是誰?蘇提是誰?奇又是誰?”

“什麼摩西、蘇提、奇?我認識他們嗎?”傑思是丈二和尚摸不著腦袋,怎麼一大早的,他還沒醒過來,思婕就對著他念著一堆聽不懂的名詞?

“你剛才在夢里喊著什麼‘摩西,我要’、‘蘇提,我要’、‘奇,別走’,還一臉甜蜜幸福的樣子,氣死我了!說,她們到底是誰?”思婕沒察覺到,她現在簡直就像是逼問丈夫是否有外遇的潑辣小妻子。

“噢,你是說那個啊。”認識到思婕在吃醋,傑思的心情變得愉悅,嘴角也飛揚起來。

“你還笑!”看到傑思笑得就像是偷了腥的貓,思婕心里頭的那把火燒得更旺了。

“思捷,你是在吃醋嗎?”偷了腥的貓在逐步接近目標。

“哼!”思婕用鼻子來回答他,並心虛地把頭扭向另一邊。

“告訴我嘛,可愛的思婕。”偷了腥的貓抱住他的目標。

“別碰我!我還在生氣!”思婕掙紮著要擺脫那只貓,卻無奈那只貓抱得實在是牢緊,任她怎麼也擺脫不了那緊緊箍著她的懷抱。

“說嘛!”貓舌舔上思婕的臉頰,在上面留下“本貓到此一游”的痕跡,也把她的心舔得癢癢的。

“可是…你都沒……沒有……回答我……”貓舌轉移到思婕的耳屏後,輕舔她的耳背、然後是耳珠。思婕只覺得身上的力氣都要消失了。

“說嘛!”偷了腥的貓盯著他的目標,嘴唇就停在思婕面前一厘米處。

“可是……不公平……”貓看開始在她的唇上玩耍,她覺得自己的心髒就快要停擺了。

貓舌繼續玩耍,而思婕的心髒實在無法承受這種挑逗,她決定舉白旗投降了,“我承認就是了!”

糾纏的貓兒見目的達到,只好放開她,心里有點點可惜,他已經玩上癮了。

努力平複自己的心跳,思婕想到她還沒聽到傑思的解釋,叉著腰對傑思說:“輪到你說了。”

“在夢里,我夢到你為我做了好多點心,有摩西咖啡。米蘇提拉,還有曲奇,因為實在是太好吃了,所以我不停地要,但你後來把曲奇給拿走了,我就苦苦哀求你把它還回給我。”

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和一堆食物吃醋!思婕覺得丟臉極了,背過身去不好意思再面對傑思。

“別不好意思了,我很高興哦。”傑思從背後抱住思婕,思婕可以聽出他聲音里的愉悅。

“可是,沒想到我竟然會吃食物的醋,好丟臉哦。”用手捂著自己的臉,思婕還是沒有勇氣面對傑思。

“沒什麼好丟臉的,我可是很樂意這種事,而且多多益善。”這是傑思的真心話。

“你還說!”思婕作勢要捶打傑思。

接住她的小拳,傑思放在唇邊輕輕吻著,“你總算肯回頭來看我了。”

他的動作好曖昧哦!

思婕的心跳開始加速、兩頰開始發紅,傑恩深邃的眼眸里閃耀著喜悅、深情,還有些許讓她心律失常的火焰。

兩個人的臉越靠越近,一陣煞風景的鈴聲突然就響起,是思婕的手機。

“喂,我是思婕。”思婕趕忙接起手機,一手還按在自己的胸口上,企圖平複那狂奔的心跳。而傑思則在一邊暗暗氣惱著,這手機響得可真是時候啊!

“哦,是副總啊。副總早!”聽到是雷-翔打來的,傑思立馬伸長自己的耳朵。

“今天還要上班嗎?今天是星期六呀。”

“哦,我明白了。那我待會就趕到公司去。”

“很趕啊?我知道了,我會在半小時內趕到。”

“是,再見。”

掛了電話,思婕一臉歉意,“對不起,傑思!我……”

傑思在心里把雷-翔不知詛咒了多少遍,但在表面上他一臉理解地笑著說:“我知道,工作來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對于傑思的體貼,思婕感激極了,“對不起,傑思!還有謝謝!”

“那你先去梳洗一下,我給你弄點簡單的早餐。”傑思轉身向廚房走去,思婕正感動得亂七八糟的,她也完全不知道傑思此刻的表情有多咬牙切齒。

☆☆☆

待思婕離開後,傑思想著沒有思婕陪伴實在無趣,遂拿出手機,按下一串號碼。

“喂,我是傑思。”

“昨天說要幫忙的那件事,我可以提前到今天嗎?”

“後天?後天就不了,我只幫忙一天。到底行不?”

“噢,謝了。那我待會就到你那里去。”

“不去水林館?行,那就另一家吧,就知道你會盡情利用我。”

“別裝哭了,認識你十幾年是白認識的嗎?掛了。”

掛了手機後,看著只有他一個人的家里,空氣中似乎還飄蕩著思婕身上那種淡淡的香味,心里只覺一片空蕩蕩的,他突然想不通為什麼以前他就可以在這個空間里呆得下去呢?

☆☆☆

當思婕趕到鴻天企業大廈時,雷-翔已經在門口等她了。他背靠著蓮花跑車,長腿交疊地站著,身上是一套貼身的黑色西服,領口的扣子解開了,頭發隨風飄揚,整個人著起來不羈且瀟灑,在他面前走過的女人都回過頭來看他,眼里流露著愛慕的光芒。

果然是帥哥!思婕也不禁贊歎著。

“對不起,副總!我遲到了!”

“沒有。剛剛好。”雷-翔的嘴角輕揚一下,笑容帶上了幾分邪魁顯得誘惑人心,街上連續響起幾聲“撲通”的聲音。思婕奇怪地看過去,只見都是那些一直盯著雷-翔的女人,她們似乎在看到雷-翔的笑容後無法自持地腳軟,然後就摔倒了。

一滴冷汗順著發際掉下來,雷-翔果然魅力弗邊,影響深遠,讓人無法抵擋啊!

“那副總,我們走吧。”思婕先打開蓮花跑車的車門。坐了進去。

有點失望自己的魅力對思婕竟然沒有作用,不過他沒有表現出來。

路上,思婕很盡責地把今天要前去與對手談判的合作項目向雷-翔彙報,思婕認真專注的聲音,沒有半絲坐在他身邊的女人所有的慌亂,雷-翔心里泛起一波苦澀。

很順利地與對方達成共識,雷-翔和思婕兩個人從大樓里走出來。出來時,太陽已經升到了最高點,雷-翔對思婕說;“我請你吃飯吧!今天還真是辛苦你了。”

“這怎麼好意思呢?”思婕趕忙拒絕,“而且我一點也不餓。”話音剛落,她的肚子就很配合地“咕嚕嚕……”起來。

“哈哈哈——就算你沒多餓,你的肚子也餓了。走吧,我們去吃飯。”狂笑著的雷-翔,不容思婕拒絕地拉著她往蓮花跑車走過去。

恨不得找個地洞躲起來的思婕完全沒留意到雷-翔正拉著她的小手,以及雷-翔嘴角揚起的那抹得意的笑容。

直到雷-翔發動車子,思婕才回過神來,但為時已晚,思婕只得放棄拒絕雷-翔。

雷-翔把思婕帶到一家裝潢富麗豪華,一看就知道是高消費的西餐廳。

“先生,請問您要什麼?”Waiter畢恭畢敬地問著。

“和以前一樣,兩份金牌餐。”雷-翔掏出VIP金卡,遞給Waiter。

“我們老板特地吩咐,讓我們告訴您,今天由我們的特邀金牌廚師主廚,希望您會滿意!”接過雷-翔的VIP金卡,Waiter畢恭畢敬地退下。

到了這個時候,思婕還是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她覺得自己實在不適合在這種高級餐廳里吃飯。

“你怎麼了?不舒服嗎?”雷-翔關切地問道。

“沒有。”思婕其實還是很不安,但她可不想老實對雷-翔說。

“還說沒有,你看你的手都發抖了。”雷-翔趁機用他的大手覆上思婕的小手。

思婕被雷-翔溫柔的聲音以及舉動嚇得目瞪口呆的,三魂七魄似乎只剩下一魂一魄在那里支持著。

“怎麼?我有這麼可怕嗎?讓你怕到一直在發抖,還嚇得目瞪口呆了。”雷-翔聲音里有著明顯的受傷的味道,不過手沒有移開。其實他心里被思婕的樣子逗得笑不可抑。

雷-翔的話讓思婕剛才嚇跑的二魂六魄全都歸位了,她趕緊抽出被雷-翔壓住的手。

“副總……”思婕剛喊出口時,雷-翔點的西餐端上來了。

“什麼都別說,先吃飯吧,你的肚子可是餓壞了。”雷-翔笑得很溫柔,思婕拼命揉了幾下眼睛,懷疑自己一定是眼花了,要不怎麼會看到雷-翔如此溫柔的笑臉?

“可是”

思婕還想說什麼時.雷-翔已經切下一塊牛排放進她的嘴里,“這里的牛排是全市最有名的,嘗一下。”

真的很好吃耶,不過好象有某種熟悉的味道,至于味道是怎麼個熟悉法一時又想不起來。但思婕同意雷-翔的看法。

不過,當她看到雷-翔打算繼續使用那個剛才喂了她牛排的叉子時,怎麼想怎麼不妥,于是一把搶下雷-翔正欲塞往嘴里的叉子,然後把放在自己這邊沒有過的叉子塞到雷-翔的手里,“嘿嘿,副總,那個叉子我用過了,為了避免你做傳染到我的笨蛋細菌,你還是用這個干乾淨淨的叉子好。”

“可是我不在意被你傳染笨蛋細菌的。”失望地看著被思婕搶走的叉子,他原本還想和思婕來個間接接吻。

思婕聽到了雷-翔的話,但她當做沒聽到,一味低著頭吃起眼前那份美味的牛排。

雷-翔見思婕漠視自己的話,心里的苦澀一波接一波地湧了過來。

☆☆☆

當Waiter收走正餐,送上甜點時,思婕終于忍不住了,“副總,或許是我自作多情,可是我還是很想問你,你是不是想追我啊?”

“是啊。”想也不想的,雷-翔給了思婕肯定的答案。而原本還以為他會否定的思婕則愣了一下。

過了好一會兒,終于反應過來的思婕更是想不通,“為什麼?當時副總你還狠狠地拒絕了我,不是嗎?為什麼現在卻說想追我?該不會是想耍我吧?”她想來想去只想得到這個理由。

“不是想耍你,我是認真的,我發現自己喜歡上你了。”雷-翔苦笑了一下,看著思婕瞪大了的眼睛,“或許我天生犯賤吧,在尾牙宴會上聽到你說你是林傑思的女朋友以後,我才發現自己原來已經喜歡上你了。”

“……真的很犯賤耶。”看到雷-翔瞪她的眼神,思婕趕緊又問:“為什麼?我要臉蛋沒臉蛋、要身材設身材,身上更是沒幾個錢,又沒什麼背景,你為什麼會突然喜歡上我?”

“因為你很奇怪。”雷-翔自己也只想得到這個原因,“當時,你來向我示好,我看出了你只是想吊上我好麻雀變鳳凰,于是我就以為你是個愛慕虛榮的人,並毫不留情地羞辱你。但是,後來在尾牙宴會上,我看到你放棄眼前一大堆吊鳳凰的機會,而選擇一個人躲在角落里吃大餐,我就對你感起興趣來了,為什麼一個愛慕虛榮的人會放棄一個吊鳳凰的絕好機會呢?而在我想不透的時候就聽到了你已經有了男朋友這件事,我當時在意得不得了,因為你說你有男朋友距離你打算吊我的那一天一個月的時間都不到。開始我以為你的男朋友一定是另一只鳳凰,卻沒想到原來你男朋友也只是一個很平凡的人。為什麼?你交的男朋友卻不是貴公子呢?我真的很想不通這一點,而在我自己察覺的時候,我發現我的腦海里想的全都是你了!”

雷-翔好長的一片長篇大論聽得思婕腦袋發漲,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理解並消化掉雷-翔講的話,“也就是說,你會說喜歡上我,是因為我的行徑讓你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你就一直想著我,然後就以為自己喜歡上了我,對吧?”

好像有點怪怪的,但基本上也沒錯,雷-翔點了點頭。“呵呵,太好了。我還以為你真的喜歡上我了,害我緊張得要死。”思婕松了口氣哈哈大笑起來。

“可是我是真的喜歡你……”

思婕止住雷-翔急著欲向她解釋的話,“你並不是真正喜歡我,或許真的有那麼一點喜歡的成分,其實你只是對我好奇而已。我問你,你以前談過戀愛嗎?”

雷-翔想了一下,他以前一直認為女人是種麻煩、法視、虛榮的動物,而一直拒絕與女人有什麼接觸。想想,思婕還是他第一個感興趣的雌性動物。

他搖了一下頭。

“我就知道。”思婕頗為了解地點點頭,“那我問你,你會想我想得睡不著覺,整晚失眠嗎?”

雷-翔點點頭,出乎意料的反應,嚇得思婕一時說不佳話來,她不甘心放棄,繼續問:“那當你想到我和傑思他在一起的時候,你會不會很難過,會不會很心痛?”

雷-翔有幾秒鍾沒反應,“呵呵,我就知道你沒有,所以……”思婕開心地想說雷-翔其實並沒有真的喜歡她時——

“有!還很強烈!”看著雷-翔很認真的表情,思婕覺得好大滴一滴冷汗沿著她的臉流下來,額頭上再加上三條黑線懸掛著。

“你的臉色怎麼突然這麼難看?哪里不舒服嗎?”

“呵呵。”她苦笑幾聲,“恭喜你,你是真的喜歡上我了。”怎麼辦?思婕覺得自己好像背上了一個好大的麻煩。

“我說的都是真心話!”雷-翔拉過思婕的一只手輕輕得握著。

“可是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不可能接受你的。”思婕猛地把自己的手抽出來,堅決地說著。

“為什麼不可能呢?你又還不是林傑思的妻子,男未婚、女未嫁的,為什麼不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和林傑思公平競爭,你也可以多個機會選擇呀。”雷-翔忽視心里因思婕果斷的話語而產生的陣陣抽痛,誠懇地說著。

“不可能的,你沒有那個機會,她只愛我一個。”對、對,她就是打算這麼說的。

猛地抬起頭來,驚訝地發現說出她心里話的那個人正是傑思時,思婕驚喜地低呼起來:“傑思,你怎麼會在這里?”

傑思正穿著一身白色的廚師裝,頭上還頂著高高的廚師帽,儼然一個大廚師的樣子。

“你呢?怎麼會在這里?”傑思把手放在思睫的肩膀上,顯示著思婕是他的所有物。他知道雷-翔正狠狠地瞪著他,特別是他攬住思婕的手。但他仍徑自地對著思婕微笑。

“工作結束後,因為肚子實在是太餓了,所以副總請我到這里吃飯。”思婕很乖地回答完傑思的問題,“那你呢?”

“覺得牛排好吃嗎?”

“很好吃!”思婕很用力地點頭,然後醒悟過來,“我知道了,是你做的,對嗎?”

傑思微笑地點點頭。

“難怪我覺得有點熟悉的味道,因為是你做的!”思婕歡呼地抱住了傑思,“呵呵,我的男朋友友好厲害哦!

傑思順勢也抱住了思婕,不過,他不敢抱太緊就是了,畢竟他對旁邊那個已經快發狂的男人會不會保持冷靜實在沒什麼把握。

“你怎麼會在這里作廚師?”雷-翔的聲音冷冷的,大有如果你答得有問題的話,我就炒你魷魚的味道。

“因為欠了朋友的人情,所以暫時在這里幫忙而已。”很完美的答案,實在找不到什麼可以挑剔的地方,所以雷-翔更加生氣了。

不過傑思沒有說,他的朋友就是這里的老板,同時也是水林館的老板,而因為他和他朋友是鐵哥們,所以他也是這兩家餐館的股東之一。不過,知道這一點的只有他和他的那位鐵哥們而已。

“思婕,吃飽了嗎?”傑思溫柔地問思婕。“嗯,吃飽了。”

“那等我一下,我去跟我的朋友說一聲,然後我們一起回去好嗎?”

“嗯,我等你!”看著傑思一瘸一拐離去的身影,思婕的眼中漾滿了溫柔,而旁邊的雷-翔則覺得自己好像已經在醋桶里泡了幾百年似的。

直到看不到傑思的身影,思婕才看著雷-翔,認真專注的神情讓雷-翔的心飛揚了一下,“對不起,副總!雖然你的心意讓我很高興,但是我不能接受。誠如你所見,我很愛傑思,所以我不可能空出我的心給你!

什麼叫上一秒是天堂,下一秒鍾卻是地獄的感覺,雷-翔終于體會到了,他只覺得自己仿佛身處黑暗之中,再也無法有任何感覺,心痛得讓他無法說出一個字。

再次看到傑思的身影出現在視線里,思婕站了起來,“副總,我相信你一定會找到你命中的另一半。她一定比我要好,也一定會很愛你並讓你幸福的!”

雷-翔聽著思捷說話,但卻沒有一個字進到他的心里,他愣愣地看著思婕像蝴蝶一樣飛進傑思的懷抱,頭也不回的,沒有絲毫眷戀他。

伸手想要抓住飛走的她,卻只是抓到一把空氣,或許還有空氣中那種淡淡的類似牛奶的味道。

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手,雷-翔痛苦地抱著自己的頭。此刻的懊悔占滿了他的心:為什麼當初要那麼輕易地就推開思婕?現在他想抓也抓不回來了……

☆☆☆

思婕摟著傑思的腰,兩個人一起走出西餐廳。

“你剛才怎麼會那麼自信地說我愛你,告訴副總他沒有機會呢?”

“難道我說錯了,其實你一點也不愛我?”傑思刮了一下思婕的小鼻子。

“也沒錯啦,只是人家的心事被你這麼輕易地說出來,很不好意思耶。”思婕嘟著小嘴,飽滿的雙唇,紅豔豔的,似是成熟透了的櫻桃,直讓人垂涎千尺。

“這是實話,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傑思的聲音因為極力抑制而顯得沙啞。

“那你呢?你還沒對我說你愛我,我就先說出來了,好不公平耶!”思婕的聲音很不爽。

“傻瓜。”

“我才不傻呢!”思婕把小嘴嘟得高高地以示抗議。

“如果不是因為愛你而產生的自信,我怎麼會肯定地說出‘你愛我’這種話呢?”

“呵呵,好高興耶。”思婕覺得自己此刻就好像在云上漫步,愉悅得不得了。

看著思婕高興得像朵花的樣子,傑思很慶幸說出了那三個字。只要能讓思婕高興,哪怕是丟臉到家的事他也會毫不猶豫地去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