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傑思的家在十五層公寓里的七樓,說高不會太高,說矮也不算矮。思婕在走入傑思家之前,原本有點竊喜自己可以把傑思打掃房間的,因為一個典型男人的居室是東西到處亂擺,垃圾遍地都是。所以當傑思打開門的時候,她完全被里面的乾淨與整潔震得目瞪口呆。

傑思的家不算大,大概就是八十平方米的兩房兩廳,但因為沒有過多笨重的家具,所以顯得比較寬敞,再加上有條不紊的效果,看起來就讓人特別的舒服。

“哇!你家好漂亮哦!”思婕坐在軟軟的布藝沙發上,舒服地攤開雙手靠在上面。

“沒有那麼誇張吧,我都沒怎樣裝修。”傑思走入廚房里,給思婕倒上一杯牛奶。

“就是這樣才舒服啊!沒有過多的裝飾,簡練、乾淨、舒適,就跟你給我的感覺一樣!”思婕接過傑思為她倒的牛奶,輕啜了一口,不禁嘖嘖稱奇,“你好厲害哦,我都沒跟你提起過,你怎麼知道我喜歡牛奶?而且這味道剛好就是我喜歡的。”

聽到思婕的稱贊,傑思有點不好意思,“你給我的感覺就像是會喜歡喝牛奶的人。”不是開水的無味,不像飲料的激動多泡,也沒有啤酒的苦澀難以入喉,更不是白酒的辛辣讓人難以承受,純真柔和天然,自有一番香味存在,而且顏色濃白無法輕易透視,但卻引人前去一窺究竟。就和思婕給他的感覺一樣,雖然不是人人喜歡,但卻很對他的味。

“什麼?我看起來就那麼像是小孩子嗎?”思婕的聲音有點點拔高。

“嗯。”坐在思婕身邊,傑思點點頭。

“哼!”聲音里很明顯的如果你說是的話就給你好看。

“一個讓我不禁想去寵的小孩子。”傑思伸手把思婕抱在懷里。

在聽到傑思的話後,思婕的一股怒火霎時化為繞指柔。

調整一下坐姿,在傑思的懷里找到一個舒適的位置,思婕把自己身上的重量靠在傑思的身上,“怎麼辦傑思?你的話讓我好開心哦!我怕自己以後會無法離開你。”

“怎麼?你要離開我嗎?你不是說你不會離開我的嗎?”難道自己最害怕的事還是要發生了嗎?傑思一下子緊張起來,“我做錯什麼了嗎?你說,我一定會改的……”

思婕伸手指按在傑思的唇上,止住傑思的話,“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已經很久沒有人這麼重視我、寵我。我怕我依賴慣你以後,萬一有一天你不在我的身邊,我會無法再一個人過下去。”

“不會的,不會有那麼一天的、不會有這麼一天的。”傑思緊緊地抱著思婕,喃喃地低聲說著。

兩個人就這麼緊緊相依靠著,沒有再多說什麼,靜靜聆聽著對方心跳的聲音,而時間則仿佛停止了流動。或者,其實它一直都在流動,只是在經過這兩個相愛的人的時候,它放輕了腳步,一步一步靜靜地、悄無聲息地走過。

直到屋里響起“Nothing’sgonnachangemyloveforyou”的手機鈴聲時,兩人之間的甯靜才被打破。

“是你的手機嗎?”

“嗯。”

“你接電話吧,說不定是誰有急事找你。”思婕起身離開傑思舒服的懷抱。

“那你呢?要去哪里?”懷里一下子變得空空的,感覺不大習慣。

賊賊笑了一下,“既然說要在你這里過夜了,那我可以借一下你的浴室嗎?親愛的房東大人?”如願地看到傑思微微發紅的臉,思婕笑著跳進浴室里。

“噢,對了,可以先借一下你的衣服來穿嗎?我現在沒有衣服可換。”思婕從浴室里探出小腦袋。

傑思點點頭,到臥室里拿出一套衣服遞給思婕。

“謝謝!”

兩個人的臉不約而同地都紅了

“Nothing’sgonnachangemyloveforyou”的鈴聲繼續響著,仿佛在抗議自己被忽視的事實。

“你去聽電話吧,我先洗了。”思婕小小聲地說。

“嗯。”

直到看著思婕關上浴室的門,傑思才拿起手機。

“喂,我是傑思。”看到是好友打來的電話,不用想也知道對方是為了什麼事打來。

“今天多謝了。”傑思拿著電話走到陽台上,讓冬天的冷風淬冷自己發熱的頭腦,浴室里傳來的水聲實實在在地刺激著他腦里那條控制著理智的神經。

“女朋友。”

“一個多月以前吧。”

“不到一個星期。”

“嗯。是很無法控制。”“

“嗯,很愛。”

“謝謝。”

“就知道你會奴役我。”

“有你在我很放心。”

“好、好,知道你很辛苦,不用再裝哭了。後天吧,後天我就過去幫忙。不過我不能幫太久。”

“腳傷了,不能站太久。”

“沒什麼,不小心從梯子上摔了下來而已。”

“……”

“隨你怎麼說,想大聲笑就大聲笑吧。就這樣,掛了。”

覺得實在吹夠了,自己的頭腦也沒有再發熱,傑思走回屋里,外面其實是挺冷的。而當他走入屋里在沙發上坐下時,他發現這還真是個錯誤的決定,浴室里傳出的不止水聲,還有思婕的洗澡歌:“左洗洗,右刷刷,上面泡泡,下又泡泡,白白淨淨我多美麗……”

隨著思婕的歌聲,他的腦海里浮現了思婕洗澡時的情景:在思婕白淨豐滿的胴體上,布滿了他的沐浴露所產生的泡泡,而思婕的手則用著他那個浴球在那性感的胴體上面游移著……

鼻子一熱,不行了!他趕緊捂著鼻子單腳跳到陽台上,任憑冷風吹打著他的身體。在他的身上有著一股轟轟的烈火在焚燒著他,即使被冷冽如斯的寒風緊裹著,也感覺不到半分寒意。

過了不知多久,終于平複了體內的那股烈火,傑思松開捂著鼻子的手,哭笑不得地發現一攤已經凝結成果凍的鮮血就攤在他的手心上。

“呼呼,傑思,好冷啊!”聽到聲音,傑思回過頭來,思婕已經洗完了,小小的身子裝在他那略顯胖大的衣服里,整個人變得好袖珍,超可愛!

“噢,對不起!我這就關上門。”傑思走回屋里,把陽台的門關上,冷冽的寒風立刻就被擋在了屋外。

“呼呼,現在暖多了。”思婕露出滿足的笑容,可愛得讓傑思恨不得緊緊地抱住她。而他的身體顯然比腦袋反應更快,當他想著去抱思婕的時候,思婕就已經在他的懷里了。

抱著思婕,她的身上是他熟悉的沐浴露的味道,頭發上是他熟悉的洗發水的味道,還有她的身上衣服也有著他的味道……思婕的身上都是他的味道,他發現這個認知讓他很高興。

“傑思,好奇怪耶。”思婕在傑思的懷里發出疑惑的聲音。

“什麼奇怪?”傑思把頭埋在思婕的頭發里,細細地體味著思婕身上屬于他的味道。

“你的衣服是冷的,但你的身體卻很熱。為什麼會這樣呢?”

傑思愣了愣,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思婕這個問題,他總不能說,我因為幻想著你洗澡的情景而欲火焚身,只好出去吹冷風來平息這股欲火吧。

“怎麼了,傑思?”從傑思的懷里抬起頭,思婕看到了傑思的眼睛變得好幽深,而在那幽深的眼眸里一陣火光在燃燒著。

意識到那陣火光的含義,思婕羞怯地挪開眼睛。雖然她不是沒想過和傑思有進一步的發展,但直到看到傑思眼里的那陣火光,她才意識到自己其實還沒有准備好。

她還沒有准備好。意識到這一點的傑思努力說服腦里那個色情的自己,然後很努力地松開緊抱著思婕的那雙手,轉過眼去,努力地不再去看沐浴後清新怡人的思婕,聲音極度嘶啞,好像極力壓抑著什麼,“我去洗澡了。”

看著踉踉蹌蹌走進浴室的傑思,體貼的傑思!思婕雖然臉上熱熱的,但心里卻有著很窩心。

聽到浴室里響起的水聲,惡作劇的念頭升起,思婕敲敲浴室的門,“傑思。”

“什麼事?”

“不如我進去幫你擦背吧。”

“砰、砰。”一陣東西摔下來的聲音。

“你說什麼?”傑思的聲音充滿緊張。

伸一下舌頭,思婕露出惡作劇得逞的笑容。“我說,我可以開電視來看嗎?”

“哦、哦,當然可以。”傑思的聲音不知該說是松了口氣還是失望。

當傑思洗完澡出來時,思婕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

抬頭看一下牆上的鍾,十點都不到,她這麼早就睡著了?呵呵,真像小孩子。

坐在沙發上,他靜靜地看著思婕的笑臉,純美、可愛,那微微鼓起的腮幫子,他忍不住伸出手指輕輕地戳一下,就如他想象的柔軟。又慢慢地移動唇上,紅豔的粉澤,他情不自禁地輕輕摩挲著。而睡夢中的思婕無意識地就伸出小舌去舔了嘴上滑動的物體。

人家都說十指連心,對于人類來說指腹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地帶,所以當思婕舔著傑思的手指的時候,傑思覺得在下半身的一陣熊熊烈火就這麼“轟”地一下燒了起來。

“好吃……”思婕喃喃說著夢話。

狠狠的,傑思狠狠地瞪著思婕的睡臉。

這小妖精!剛才自己在浴室里不顧冷天狂洗冷水澡的成果就被她這麼一下子、這麼簡單的一下子,就全盤盡毀了!

再回去洗一次?他可不想如此虐待自己,但心里真的很不忿,極度不平衡下,他不允許思婕睡得這麼安穩。

伸出十指,在思婕的腰上、脖子上、腳窩子上,他泄憤般地盡情搔著。

在如此瘋狂的搔癢下,就算是聖人也無法再繼續不動如泰山,死人說不定也要從棺材里爬起來,何況思婕只是個凡人,所以——

“哈哈哈哈……癢死我了……哈哈哈哈……不要再撓了…哈哈哈……饒了我吧……哈哈哈……”

直到思婕終于笑得不行,身子蜷成一團,雙手緊按在肚子上,拼命喊停,傑思才放開那彎曲的十指,然後猛地在她身邊坐下。

“傑思,你怎麼了?臉色臭臭的。”思婕雖然不明白為何傑思突然狂搔她的癢,但還是聰明地發現了傑思的臉色臭臭的。

“好像大便臉哦。”雖然不是真的,但也相差不遠了。

“哼!”傑思用鼻子來回答思婕。

“難道是你發現我用了你太多的沐浴露?”

“哼!”

“還是你發現我弄髒了你的毛巾?”

“哼!”

“該不會是我睡覺時流口水了?”思婕擦一下嘴邊,沒有濕濕的感覺呀。

“哼!”

“還是,你在生我在你洗澡時開的玩笑的氣?”難道那個時候開的玩笑太大了?思婕頓時緊張起來。

“哼!”

“也不是這個嗎?那還有什麼啊?”

看著思婕絞盡腦汁拼命回憶的樣子,傑思總算覺得心里面平衡了些,臉色也不再那麼臭,變得柔和起來。

“我想不起來啦!傑思,你就告訴我嘛,如果是我錯了我一定會認錯的!”

“沒有。”傑思溫柔地把思婕抱在懷里。

“沒有?”傑思的態度變得太快了,思婕有點無法相信。

“沒有。”誰說只有女人的心是大海針,男人的心比六月的天還更讓人難猜。看看傑思,剛才臉色比大便還要臭,現在卻比蜜糖還甜了!

“呵呵,你嚇了我一跳。”思婕很快接受了多變的傑思。

“那,去睡覺吧。”

“唔,人家明明剛才就已經睡著了,都是你吵醒了人家!”思婕埋怨著,不過語氣倒像撒嬌多點。

“我不能讓你在這里睡,到屋里去吧,那里比較舒服。”

“那你呢?”她剛才參觀了一下傑思的家,發現只有一間臥室,另一間則是書房。而整個家里,除了臥室的那張床外,就只有客廳里的沙發能勉強讓人睡覺了,所以她才會在沙發上睡著。

“當然也是在那里睡啦,難道你會讓我睡沙發嗎?”

“當然不會!不過……”想著兩個人同床共枕的情形,思婕的臉上出現了兩朵紅云。

“放心啦,我不會對你亂來的。”傑思在思婕耳邊輕聲說著,滿意地看到思婕的臉紅得像什麼似的。

☆☆☆

兩個人直板板地分睡在床的兩邊,中間的寬度足以擺下一個枕頭。

“思婕,我可以向你一個問題嗎?”如果不說話的話,房間里實在是安靜得可以聽到兩個人的心跳聲。

“嗯。”

“為什麼你會願意和我在一起?”他真的很在意,也很不明白。

“為什麼這麼問?”思婕轉過身,企圖看清傑思的表情,但因為傑思背對著燈光,所以她只看到了一片陰影,和傑思的眼里閃爍的不安的光芒。

“因為,我這麼的平凡。”

“你不相信我在醫院里說的話嗎?”思婕在棉被下握住傑思的手,緊緊地。

“不是的,而是……”

“而是什麼?”在如此的夜里,思婕的聲音顯得特別溫柔。

“我很不安。”

“為什麼?”

“我怕有一天你會發覺得我很無趣,然後離開我。”

主動地拉近與傑思的距離,窩入傑思的懷里,思婕細聲說:“你知道嗎?傑思,我卻很害怕有一天你了解我以後會瞧不起我、嫌棄我。”

第一次聽到思婕這麼說,讓他很詫異,什麼話都沒說,環抱著思婕,眼睛落在她的頭發上。

“原本,我的家境還算是不錯的,有自己的房子,還開了一家店鋪,衣食無憂,生活還是挺幸福的。但是後來,我爸迷上了炒股,在小賺了一筆後,更是高興地把家里的錢都拿去炒股了。但是我爸並沒有炒股的運氣,除了剛開始時賺了一筆小錢外,之後都一直虧本。最後一次,他除了把家里的所有現金都拿出來外,還向地下錢莊借了一筆錢,企圖以這最後的一筆來成魚翻身。還記得的幾年前的那次亞洲金融風暴嗎?很不幸的,我爸他剛把那一大筆錢投進去以後,就碰上了金融風暴,然後血本無歸。他實在是承受不住這個打擊,在那不久後就跳樓自殺了。那時我還在大學里念書,後來我才知道我爸他居然選擇在我家附近的那棟大廈,就在我媽面前跳了下去,我媽大受打擊,從此一病不起,大概在半年以後,也跟著我爸走了,剩下我和我哥兩個人……”說到這里,思婕的聲音已經有點哽咽了。

第一次聽到思婕提起關于她的家庭,傑思很震驚她家里遭逢這樣的劇變,他緊緊地抱住懷里微微顫抖的思婕。

“雖然我爸媽都已經不在了,但是債務關系依然存在。我當時還在讀大三,我哥比我大兩歲,已經畢業一年。為了避開麻煩,家里的親戚們,還有當時的鄰居們,都紛紛和我們撇清關系不再來往。那時,為了趕緊還清地下錢莊的錢,除了賣了一家人辛勤經營的店鋪外,我哥拼命打工,什麼苦工、什麼累活,只要是有錢賺的他都做。那棟家里起小樓,我哥他說要留著以後我和他都結婚了,兩家人一起生活,所以就堅決保留了下來。我說我要退學,和他一起賺錢,可我哥不答應,他堅持我無論如何都要把大學念完。為了不讓我哥那麼辛苦,我拼命念書,終于老天不負有心人,我用半年的時間把剩下一年多的學分全部修完,順利畢業。畢業後,我也開始拼命打工,在那一段時間里,我什麼都做,除了罪大惡極的事情以外。”思婕苦笑一下。

“在我們的辛苦努力下,終于只用四年的時間就還清了地下錢莊的債務。不過,我哥卻因此而病倒了,我那以前健康得可以在冬天的大海里游泳的哥哥就這樣病倒了……”說到這里,傑思感覺到懷里的思婕的身體抖動得更厲害了,而睡衣也染上了濕意。

“因為長時間的過度勞累,哥哥的身體變得很虛弱。但那時候剛還完債,家里沒有多余的錢,而哥哥他,堅持不讓我去借錢給他治療,最後、最後……”思婕已經說不下去了,靠在傑思的懷里放聲哭了起來。”一聽著思婕肝腸欲斷的哭聲,傑思覺得自己的心都要揉碎了。他痛恨自己語言匾乏,想不出好的句子來安慰她,只能緊緊地抱住傷心哭泣的思婕,任她那滾燙的淚水也灼痛自己的心。

哭了好久,思婕哭累了,慢慢平複下來,“都是沒錢的錯!所以,我發誓以後不能再讓自己沒錢;所以,我努力地進入鴻天企業,因為聽說這里的貴公子最多又最優……”

“不過,這里的貴公子完全看不上我就是了,因為我要臉蛋沒臉蛋,要身材沒身材,沒什麼背景,還是孤女一個,這樣的我,條件真的很不好。”思婕吐了一下舌頭,“但是你和他們不同,從我們認識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你對我的好,帶給我比金錢更保險的感覺,讓我很是感動。從我哥離開後,就再也沒有別的男人會像你對我這麼好了,寵我、包容我,還愛我。所以傑思,你不知道我是多麼的需要你、多麼的無法離開你;所以傑思,你不用擔心我會離開你,我反而害怕你知道我的事後會嫌棄我……”

“不會的!我絕對不會嫌棄你的!但是,我不是貴公子…”

“砰!”思婕狠狠地用拳頭敲了傑思的腦袋,痛得他眼淚都流了出來。

他疑惑地望著思婕,對方已經離開了他的懷抱,坐在床上狠狠地瞪著他。

“你的腦袋是石頭做的嗎?我都跟你說了這麼多,都糗斃了,你還、你還……真是氣死我了!”

不能怪他呀。傑思睜著無辜的眼睛,她說了這麼多,他只知道她為什麼要苦苦追求貴公子,但他就不是貴公子,和她的期望完全不一樣。

“起來!”

傑思不敢不從地趕緊坐起來,並把雙手擺在腿上地端正跪坐著。

“我現在一字一句跟你說清楚,你給我牢牢記著!”思婕氣得咬牙切齒。

傑思搗蒜般拼命點著頭,生怕遲點一下會引發思婕更大的怒火。

“沒錢讓我失去了最後一個疼愛我的家人,所以,我痛恨沒錢這件事!但是我知道自己賺錢的能力有限,所以才覺得如果能夠嫁給貴公子的話是最保險的事情,明白嗎?”

滿意地看著傑思點頭,不能讓他有聽沒有懂,思婕問:“那你覺得我最需要的是什麼?”

“錢?”

看著思婕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傑思知道自己答錯了。

錯在哪里呢?回想剛才思婕的話,他終于想通了,“是愛?”

思婕臉色好轉,“對,其實我最想要的就是一個人專注且強烈的愛。只要有一個人能疼我、愛我,不讓我一個人孤獨地活在這個事上,就算他不是貴公子,即是他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人,只要他能讓我心動,我都會和他在一起。而傑思,你就是我要這個人!”

完全了解了思婕心意,傑思終于放下了心頭的那塊大石,但他還是有點疑惑,“那如果有個貴公子很喜歡你的話,你會選擇他嗎?”比如,副總。

“你還是不懂我?”

“沒有、沒有。”看著又准備狂怒的思婕,他連忙揮手解釋,“我只是好奇想知道你的想法而已。”

“可是我已經有你了呀。”思婕很肯定地說,“我只有一顆心,已經放在了你的身上,很難再把它放在別人的身上,除非一…

“除非什麼?”傑思覺得抽獎都沒有現在這麼緊張。

“除非你抓不牢我的心,讓我的心可能回到我的身上。”思婕露出賊賊的笑容。

這聰明的小女人!傑思微笑著抓過思婕,把她緊緊抱在懷里。她剛才的那句話,擺明了如果他不想失去她,只要讓她時刻愛著他就行了。但是這卻要他努力地愛她,並讓她所愛才行。

“放心吧,你就做好心理准備,永遠別想再收回那顆心了。”

看著傑思此刻的表情,思婕知道他已經完全理解了。松了一口氣,再加上真的很累了。她在傑思的懷里找到一個舒服的位置,沉沉地睡去了。

思婕恬靜地睡去,傑思也覺得瞌睡蟲找上了自己,便也決定找周公下棋去。

一夜好睡,竟也無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