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在公車站里等待的時候,“傑思,你這樣走動沒關系吧?”思婕很擔心,她記得傑思住院一個星期都沒到,這麼快就勉強走動,她真害怕會加重他的傷勢。

“沒關系的,我問過醫生了,他說只要不要走太長的時間,適當地活動一下反而會有助于恢複。”

“那你走了很長的時間了嗎?”思婕還是很緊張。

“沒有。”傑思摸摸思婕的頭發,他發現自己摸思婕的頭發已經摸上癮了,“其實我也是剛到然後就坐著電梯上去找你,所以也只是走了一會兒而已。”

“不行,我還是不放心。我先送你回醫院吧。”思婕想想還是覺得讓傑思在醫院里待著是最保險的了。

“你吃過晚飯了嗎?”傑思換一個話題。

“還沒有,我還是……”

“那我們先去吃飯吧。對了,就去那家水林館吧。我記得你說過很喜歡那里的飯菜的。”人行道的綠燈已經亮起,傑思先一步走過馬路。

趕緊追上去,緊緊攙扶著他的思婕還是不放棄,“我先送你回醫院吧。”

“可是,我的肚子很餓了。”傑思回過頭來,對著思婕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根據他的經驗,只要一露出這個表情,她就一定會答應他的要求。

“那……好吧。”果然如傑思所料,一看到露出小狗表情的他,思婕就算有再大的堅持都舉白旗投降了。

☆☆☆

水林館里,兩個人還是坐在上次坐的那個位置,只是這次兩個人不是面對面地坐著,而是並排坐著。

“傑思,真的不要緊嗎?有問題的話你一定要說哦。”在點了餐以後,思婕依然緊張不改。

“其實,我已經辦理出院手續了。”傑思喝了一口水後,才慢吞吞地說。

“啊?為什麼?醫生答應你出院了嗎?”

“嗯。醫生說其實我的傷並沒不嚴重,本來在打了石膏後就可以回家休養的,但因為擔心會不會有腦震蕩,所以才讓我留院觀察幾天。而今天確定我沒有腦震蕩後遺症後,就說如果我想出院的話也是可以的,只要兩個星期後回去拆掉石膏就行了。”

“那你為什麼不多住幾天讓醫生給你再仔細觀察一下?如果是擔心錢的問題?”

“不是錢的問題。”傑思止住思婕的話,“是因為你……”

“我?為什麼?”

“我不想讓你太辛苦。你現在做了副總的秘書,工作那麼多,還要公司醫院兩頭跑,看到你那麼累,我很不忍。”傑恩說的是心里話,不過,還有一點原因他沒說的就是,他要防止他的情敵——雷-翔乘虛而入。

“我不辛苦的。”思婕感動得不得了,心里酸酸甜甜的、眼睛里酸酸咸咸的。

“我想一直看著你,我想讓你一直在我的身邊,不管任何時刻都能看到。”

聽到傑思的一番話,思婕覺得自己再也控制不住眼里那種酸酸咸咸的感覺,眼淚就這麼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思婕,哪里不舒服嗎?還是我說錯了什麼話?”看到思婕流淚,傑思頓時慌了手腳。“不是的。”思婕搖搖頭,綻開燦爛的笑容,“我只是太感動了!”

思婕帶著淚水的笑顏,就像是趁著露水綻放的鮮花;傑思不禁看呆了。他感到自己胸膛里的那顆心在狂跳,跳得那麼厲害、跳得他無法控制、跳得他無法再去思考些什麼、跳得他的腦里只剩一片空白。他只知道那朵鮮花是那麼的嬌豔,花上的露水似是在散發著甜味的蜜糖,讓他不禁想去品嘗一下。而他也真的那麼做了。

他舔去那晶瑩透亮的水珠兒,把水珠兒含在嘴里品嘗一下,不是甜的,但卻是他很熟悉的味道。嗯,他喜歡這味道,非常地確定。

過了不知多長的時間,周圍響起了一陣熱烈的鼓掌聲和叫好聲,回過神來,發現自己這一桌又再次成為了眾人矚目的焦點,而思婕也再次被他吻得暈倒在懷中,只是那張小嘴紅豔豔、紅腫腫的,顯示著他剛才是多麼用心地在采擷花蜜。

“轟”的一下,傑思的臉漲得通紅,臉上熱度就像火爐上燒滾的開水一樣,燙得嚇人,此刻如果地板上有洞的話,他一定會立刻馬上趕緊抱著思婕跳進去躲起來。

“繼續、繼續。”別桌的客人在起哄。

“可是女主角都暈掉了。”一些客人發出遺憾的聲音。

“那就人工呼吸,讓她醒過來吧。”有客人出主意。

“這個好,那老兄,你就用人工呼吸讓這位小姐醒過來吧。”客人紛紛贊成剛才那個提議。

“人工呼吸、人工呼吸。”聲音陣起云湧。

傑思糗斃了,動也沒動。

客人們見他沒反應,起哄得更厲害了。最後,還是由餐廳老板出馬,“好了,大家就別再鬧著小兩口了,我請大家喝一杯怎樣?”

“好!”客人們見老板請客,紛紛回過頭去,不再鬧他們兩個。

傑思對老板露出感激的眼神,老板則回以他一個別有意味的眨眼。

慘了!今天晚上有得受了!傑思歎了一口氣。

低頭看著懷里的人兒,抱著軟軟的她,他感到了自己的心是全所未有的完整。想想與思婕從相識到現在,才一個多月的時間而已,自己就已經陷得這麼深了,真的是有點可怕。

思婕此時的呼吸是勻稱平和的,臉上仍是紅撲撲的蘋果色。想想現在擁有著思婕,這種幸福感是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不過,自己的條件真的很一般,思婕卻這麼可愛,他不大敢相信思婕會和他這種人在一起,他真的很害怕這只是一場夢,夢醒後看到的是思婕離他而去。

想到這里,傑思感到一陣錐心刺痛,好痛!現在單是想思婕可能離自己而去,自己的心就已經這麼痛了,如果她真的離開自己的話…

如果那個時間真的到了,他還有自信能在這個世界里活下去嗎?沒有!他悲哀地發現自己沒有那個自信。

當思婕悠悠地張開眼睛,映入眼簾的首先是傑思一張悲傷痛苦的臉。

“怎麼了?”顧不上想什麼,思婕著急地問。

傑思定定地看著思婕,好像要把她的一切深深印入自己的腦海里般用著全身的力氣看著思婕。

“是不是腳傷發作了?很痛嗎?”思婕見傑思定定地望著自己,一句話也沒說,以為他是因為腳痛得說不出話來。

突然的,傑思猛地抱住她,緊緊地、狠狠地抱住她。

“傑思,發生了什麼事?”思婕對于傑思突然的舉動很是奇怪,但是感覺到緊緊抱住她的那個身體在輕輕顫抖著,他在害怕什麼嗎?思婕緊緊地回抱他。

“別離開我、別離開我……”傑思不僅身體在發抖,連聲音都在顫抖著,此刻的他就像一個害怕被人拋棄的小孩,他在害怕自己離開嗎?

想到可能是這個原因,思婕的心里升起一股濃濃的憐惜,“不會的,我不會離開你的!”她輕輕地撫摸著傑思的背,安慰他。

☆☆☆

飯後,兩人一起走出水林館。

“傑思,你說你辦出院了,行李都收拾好了嗎?”

“嗯,我已經把行李都搬回家了。”傑思輕輕地摸上思婕的頭。

“那我送你回家吧。”

“嗯,那到時我再送你回家。”

“等你送我回到家以後,我再送你。”

“好啊,那我們就一直互送對方,直到天亮。”傑思打趣地說著。

“無聊。”思婕嘻笑著用手肘輕輕地撞了傑思一下。

“不過,只要我到你家或者你來我家過夜,我們就不用這樣送來送去了。”傑思開玩笑地說著。

“……”思婕沒有反應,因為她已經開始想象著兩個人孤男寡女在一間屋子里過夜時可能會發生的情景了。

傑思見思婕沒有回應,低下頭來,看到了兩抹可疑的紅云浮現在思婕的瞼上。

眼睛深處內過幽深的亮光,傑思低沉的聲音在思婕耳邊響起:“這里離我家比較近,不如來我家吧。”

傑思的聲音有著一種蠱惑的味道,加上自己其實也很心動,思婕沒有拒絕,任傑思開心地拉著她的小手,往自家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