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副總裁辦公室里。

雷-翔看著擺在他面前的兩份人事檔案,雙手交叉坐在真皮軟椅上,陷入沉思中。昨天晚上的尾牙宴會上,當他聽到張思婕說她是林傑思的女朋友時,一陣超不爽,心情頓時變得郁悶起來。而在夜里,他怎麼也沒法入睡,腦海里翻騰的都是思婕的影子和聲音,“我是他的女朋友。”好幾次,他都想把思婕的身影趕出自己的腦海,而每次都以為成功了,兩分鍾後他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那個人。

因為失眠了,所以他一大早就來到公司,從人事部那里調出了林傑思和張思婕兩份檔案,也就擺在他的面前的這兩分。

而在看了這兩份檔案後,他就陷入了沉思。

兩個人的資料無不顯示著這兩個人是多麼的平凡,不管是外貌還是學曆或者是履曆,以及他們在公司里的地位。

而這就是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記得他剛進入公司的第二天,思婕為了吊上他,一大早就上演了一出麻雀求鳳的戲碼,他當時識破她的企圖後,還狠狠地羞辱了她一番。雖然當時思婕沒讓他留下什麼好印象,但他還是可以認知到思婕是個追求虛榮的人。

但奇怪的就是,明明思婕是個妄想飛入豪門當鳳凰的人,為什麼在昨天晚上的宴會里,放棄了擺在眼前的許許多多的貴公子,而選擇一個人在一邊埋頭吃大餐?如果是說因為她有了男朋友的話,那為什麼她會選擇那個極其一般普通平凡的林傑思作自己的男朋友?而林傑思的樣貌、身高、學識、財勢、地位有哪樣比得上他呢?

突然意識到自己竟然拿自己來和林傑思——思婕的男朋友比較,著實是嚇了一大跳。他竟然會在意張思婕交了男朋友這件事?不是的,他才不會在意她!他只是、只是對于輸給一個不如自己的人很在意而已。對,就是這樣沒錯!雷-翔只顧著拼命否認腦海里那個若隱若現的事實。

還是不對啦!雷-翔雙手頹廢地支著頭,一頭整齊的頭發也被他扒亂了。

他在意的是、他在意的是,為什麼她這麼快就放棄了他,另外交了一個男朋友?放棄堅持的雷-翔,終于理清了心里亂成一團麻似的思緒根源是什麼了。

雖然他理智上極度不想承認,但心卻早已老實地因思婕而跳動失常了。要不為什麼昨天晚上從她已進入會場後,眼睛就仿佛有了意識一般只盯著她呢?

雷-翔苦笑了一下,唉!為什麼他這麼不識情趣?當時人家向自己示愛時狠狠地推開,現在人家不要了才意識到他動了那顆心……

或許是他天生犯賤吧?不過,心里真的好苦啊!

“叩、叩。”門外響起敲門的聲音。

雷-翔趕緊把桌面的兩份資料收進抽屜,然後把頭發整理一下,端正坐好,“進來。”雖然在情場上失意了,但他不允許讓屬下看到自己狼狽的模樣。

李姐抱著一堆等待簽名的資料進來,“副總,這些是需要你簽名的項目,麻煩你過目一下。”

看著雷-翔已經簽得差不多了,李姐開口了:“我說副總啊,你到底打算什麼時候再找一個新秘書?距離上次那個被嚇跑的已經有將近一個星期了吧,你再不趕緊找一個的話,即使總裁不會抱怨我沒把本分工作做好,我也會累垮的。”這一個星期里,李姐暫時頂替著雷-翔秘書的工作,才體會到他的工作量有多大,終于明白他的秘書為什麼會嚇跑了!

“李姐,你這麼能干,怎麼會累垮呢?”李姐算是自己的前輩,因為她是父親工作上的得力助手,所以和他們一家人都算是挺熟的,他也就大方地和李姐開起玩笑來。

“呵呵,你就是嘴甜!不過人老了,哪還能像以前一樣精力充沛地到處闖?”

“那李姐你有什麼好的人選嗎?”

“我看就從秘書部那里調一個人上來吧,不過不要調部長就是了。”

“為什麼不要調部長?李姐你和她是情敵嗎?”雷-翔開著玩笑。

“就會貧嘴。”李姐笑著要戳雷-翔的頭,他輕松地避開了,“部長要留著培育新人,所以不能動。不過,現在秘書部里的人在那位美麗的部長調教下,我想隨便抽一個人應該都能勝任你的秘書這項工作。”

“我想想吧。”

“不用想了,你就趕快決定一個吧,要不我老公又要抱怨我……”李姐說到了勁頭上了。

雷-翔加快速度把手邊的文件全都簽好,然後遞給李姐,“好李姐,文件我已經簽好了,這回你就先饒了我的耳朵吧。”

李姐瞪了雷-翔一下,抱起文件就往外走。走到門口邊,覺得還是要說一句才過癮:“你可是要好好考慮哦。”然後才順手關上門。

終于安靜了。雷-翔松了一口氣,李姐這個人什麼都好,工作能力也很強,但惟一讓人不大受得了就是太嘮叨了。

雷-翔一個人坐在偌大的辦公室里,又打開抽屜,拿出思婕的那份資料,細細端詳上面的那張照片。

思婕不是美人。眼睛挺大的,但白的部分比黑的稍多一點,不過勝在夠明亮;鼻子有點塌,但嵌在那張不算大的臉上倒是剛剛好;另外,嘴唇的曲線很完美,嫣紅豐滿,好像在吸引著人前去采擷。

唉,就是這麼一個平凡不甚起眼、在街上隨便一抓都有一大把的人兒,讓他動了心!

或者這就是報應吧,報應自己以前的冷酷。一邊感慨著一邊順著思婕的檔案看了下來,在看到就職部門一欄時,上面的“秘書部”三個字吸引了他的注意。

秘書部啊!有趣!

他決定了,就是她!

☆☆☆

終于快等到下班了。

思婕望著鍾,當分針一指到12的時候,她就拿起包包往外沖,剛好趕上了開往中心綜合醫院的公車。

來到傑思病房前,房門虛掩著,思婕本想即刻就進去,卻在聽到里面有聲音傳出時下意識地停下了欲往里走的腳步。

“哥,回家吧,你一個人在外面居住我們都放心不下。”是個聽起來比較年輕的男聲。

傑思有弟弟嗎?

“……”沒聽到傑思的聲音。

“爸和我都很想你。”年輕的聲音帶上了一點焦急。

媽媽不想嗎?

“……”還是沒聽到傑思的聲音。

“爸說他這些年來想了很多,他知錯了,所以他想你回去,好好地補償你。”年輕的聲音里的焦急已經不止一點點了。

難道傑思和家人相處得不好嗎?

“……”不過還是沒聽到傑思的聲音。

“哥!”年輕的聲音提高了很多,不知是否是錯覺,思婕總覺得里面帶上了一點哭腔。

“你先回去吧。”終于聽到傑思的聲音了,不過思婕卻覺得這個聲音很冷,連在門外的她聽了都直打寒戰。

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傑思如此的冷?思婕的心揪了一下。

房間里又安靜起來,過了好一會兒,她聽到那個年輕的聲音說:“那我今天先回去了,不過我還會再來的。哥,你就好好考慮一下,回家吧。”

聽到腳步聲逐漸靠近門口,思婕趕緊退離,靠在牆上,假裝在等人。

房里的人出來看到有人在門外,錯愕地看了對方一下,而這一看,也順便讓思捷打量了他。

果然很年輕.十八九歲的年紀吧,雖然和傑思不是非常的像,不過也可以在上面找到傑思的影子,只是他應該比傑思帥就是了。身高大概一米八二,穿著也比較時髦新潮,但明顯一副沒受過什麼挫折的樣子,大概是被父母保護得很好吧。

年輕人看了思婕一眼,大概是認為她沒有聽到什麼吧,旋即放心地掉頭就走了。

一直到看不到年輕人的身影,她還站在門口邊,回想著剛才不小心偷聽到的對話,自己似乎聽到了一些非一般的事情,那麼自己現在又該以什麼樣的表情進去見傑思呢?

很明顯的傑思與他家人的關系並不好,現在肯定也很難過,她要鼓勵他才行!拍拍自己的臉,思婕決定讓自己看起來精神一點。

“傑思!”打開門,露出大大的笑臉,思婕張開雙手奔向傑思。

“我好想你哦!”思婕緊緊地抱住了她的心上人。

“你來了?”傑思直到思婕抱住他,才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來,低頭看著思婕燦爛的笑臉,身上感受著思婕軟軟的觸覺,似乎感染到了她的快樂,嘴角往上彎了一下,但皺著的眉頭還是沒有松開。

“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哦!”假裝沒看到傑思皺著的眉頭,思婕讓自己的笑臉保持得大大的、亮亮的。

“什麼好消息?”傑思努力讓自己也有興奮的感覺。

思婕再次選擇忽略,“你中獎了!而且是兩份特等獎哦!”

“兩份?”他記得昨天晚上梁佑明有跟他提了一下,說他中了一份很大的特等獎。現在怎麼會多出一份來?

“一份是公司的獎品——小汽車一輛。”果然是很大。但這只是其中一份。

“那另外一份呢?”

成功轉移了傑思的注意力,思婕心里輕輕松了一口氣,然後她將雙手環在傑思的頸後,把嘴巴湊近到傑思的耳邊,輕聲呼氣,“另外一份就是……”

“就是?”傑思感受到思婕的誘惑,心神已經有點蕩漾飄忽了。

“思婕的熱吻一個。”剛一說完,思婕就准確地吻上傑思的雙唇,學傑思以前吻她時的模樣輕輕厮磨一番,然後用檀舌描繪傑思的唇形,卻沒有進一步地探入傑思的口中。

傑思苦苦候著仍沒見思婕進來,于是主動出擊,奪回主動權,用著他潛藏的熱情狠狠地吻住思婕。而被傑思吻得無法思考的思婕在心里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後,腦袋里就像被煙花“轟”的一下,然後什麼都不知道了。

待兩人分開後,思婕又氣喘喘了,“為、為什麼,你都沒、沒有喘、喘一下?”

“這個呼吸可是有技巧的。”

“什麼技巧?”好學可是思婕自認為的優點之一。

“就是在接吻時要一呼、一吸。一呼、一吸。”

“什麼嗎?有說和沒說一樣!”思婕翻了一下白眼,虧她還那麼期待。

“其實,這個只要多多練習就能夠領會其中奧妙的了。”傑思的眼珠子在響咕咕地轉。

“練習?”呆呆的魚兒上鉤了。

“就是我們要多多練習接吻。”剛一說完,傑思又把思婕抱在懷里狂吻起來。

太陽沉了下去,月亮又爬了上來,柔和的月光從窗戶穿進來,好似在偷偷看著這對熱情不減的人兒。

☆☆☆

思婕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起剛剛從病房里走出來時,一路上都看到有人在瞄著她偷偷發笑,當時她真是恨不得有個地道可以從傑思的病房通到自個兒家里。都怪傑思,她的嘴唇被吻得像是兩條熱狗附在上面似的!還說這是他倆相戀的證明,不用怕什麼的。要知道,這一路走過來的可是她,他當然不用怕啦。

不過,傑思不再沮喪,這點犧牲還是值得的。但是,傑思都沒有跟她提起過他家人的事情,究竟他家人是怎麼一回事呢?

想起那個時候聲音冷冷的傑思,思婕的心又痛了起來。她知道家人關系是傑思心里的一個結,這個結一日不解,像今天一樣的事一定還會再次發生。雖然這次她成功地轉移了傑思的注意力,但下次她又該怎樣撫慰傑思呢?

想得頭都痛了!算了,水來土掩,兵來將擋,船到橋頭自然直!

無論如何,她都一定會支持傑思的!

☆☆☆

幾天後,思婕剛踏入辦公室,就聽到同事們紛紛向她賀喜,搞得她一頭霧水。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又沒有要結婚,為什麼她們會向我賀喜?”思婕問著剛從洗手間回來的李麗眉,

“我們就要分開了。”李麗眉向她眨眨眼。

“為什麼?”思婕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腦袋。

“我們很快就不能再像現在這樣見面了。”李麗眉一臉“悲傷”地看著她。

“啊?”思婕的嘴巴張得更大了。

“剛才人事部命令下來了,你要調到二十五樓去做副總的秘書了。”李麗眉聲音有點哽咽,思婕見到她用手輕輕在臉上劃了一下,眼下出現了一道水痕,就像是眼淚流下的痕跡。

“怎麼會這樣?”思婕很想不通,一點征兆也沒有,她就這麼“高升”了!

“嗚嗚,我一定會很想你的。我們一直都會是好姐妹的!對吧?”李麗眉越演越上癮了。

“所以……”思婕挑了一下眉毛,以她對李麗眉的了解,她可不認為她是這麼傷感的人,她平時的神經可是絕對不能用纖細或多愁善感之類的詞來形容的。所以,思婕她相信重點絕對還在後頭。

“所以,以後有機會你要偷拍幾張副總裁的照片給我。”

“哼。”她就知道!

李麗眉拉過思婕,小聲地對她說:“還記得尾牙宴會上雷-翔高漲的人氣嗎?我去打聽了一下市場,他的照片的價錢還不是一般的高,就連演藝圈最帥的當紅炸子雞都沒他身價的一半高。”兩人的身子越彎越低。

“……可以。不過我要五五分賬!”

“七三分賬。”李麗眉猶想掙紮一下,她本來還總共八二分賬的。

“五五!”

“六四。”

“五五!”思婕很是堅持。

“嗚!”李麗眉想了一下,誰叫是她拜托人呢,只得忍痛答應,“行!權當我誤交賊友。”

“到底是誰誤交賊友啊?!”思婕哇哇大叫起來。

李麗眉趕緊捂住思婕的嘴巴,“不要那麼大聲啦。被別人聽到就不好了。”

“咳、咳。”頭上突然響起的兩聲咳嗽聲把兩人嚇了一跳。

兩個人慢慢地抬起頭,“哇,李姐,你什麼時候來了?”李姐的身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高大了?

“很久了。”這兩個丫頭,竟然拿自己的上司來賺錢。李姐很想故作威嚴,無奈彎彎的眼睛泄露了她勉強才忍住的笑意。

“那你都聽到了嗎?”兩個人同時覺得臉上有涼涼的液體流下來。

“你們說呢?”

涼涼的液體越流越多了。

看著這兩個丫頭給縮得越來越小的身影,李姐覺得捉弄她們兩人很有趣。不過,想起她從二十五樓下來的目的,覺得還是暫時到此為止,還是先辦了正事再說。

“思婕,你知道你今天要調到二十五樓做副總的秘書了嗎?”

“知道了。”思婕小小聲地說。

“那就好,我是奉副總的命令特地下來帶你上去的。走吧”

“噢,那有勞李姐了。”思婕趕緊收拾一下辦公桌上自己的東西,然後跟著李姐離開。

走了兩步,思婕回頭再看幾眼她待了幾年的辦公室,心里有點不舍。然後,看到走到門口的李麗眉拼命對她眨眼睛,“要記得找機會偷拍哦!”

怎麼會不明白她的意思呢?思婕朝她點點頭,才轉回頭去,卻剛好對上了李姐玩味的眼神。

“李姐,不是說副總還在等嗎?我們趕緊上去吧。”思婕低著頭走到李姐的前面,看到樓梯想也不想就准備往上走。

她可沒有這麼說過,李姐心里偷笑著。然後在思婕准備跨上樓梯前趕緊拉住她,“就算再急,我可不想走八層樓梯噢。”

“啊?”思婕聽到李姐的話,不禁漲紅了臉蛋。

呵呵,這丫頭,可真好玩!

☆☆☆

二十五樓里,除了大廳、茶水間和洗手間外,只有一間副總裁辦公室、一間會客室和一間大大的會議室,其中辦公室和會客室在一個方向,會議室在另一個方向。另外,在大廳里,有一個空置著的位置,思婕猜想那就是她將要坐的秘書之位了。

“以後,你就坐在那個位置,如果副總有事找你,或者你有事要通報副總的話,用桌子上的那個電話就可以了。”果然她猜得沒錯。

“你在這里等一下,我先進去和副總通報一聲你到了。”

思婕趁著李姐進辦公室的時候,在秘書坐的那張辦公椅上試坐了一下。哇,好舒服耶!還是真皮的!思婕坐在上面,椅子舒適得令她不知不覺就發起呆來。

忽然的,眼前好像有一片陰影晃來晃去,定睛一看,發現那是一只手在自己面前晃動,順著那只手望過去,她看到了手的主人——雷-翔。

“李姐呢?”思婕還有點點處在發呆的邊緣。

“早走了。

“噢,早走了……什麼?早走了?”猛地回過神來,這次是真的清醒了,思婕捷猛地從椅子上跳起來,“對不起,副總!”

“沒關系。”雷-翔笑笑。其實我不介意你繼續發呆的,原本我也打算繼續觀察下去雷-翔沒這麼說出來。

“以後請您多多指教!”思婕鞠了一個大大的躬。

“嗯。”思婕因為彎腰沒看到雷-翔的嘴往上彎了一個大大的弧度,就好像在算計著什麼。

“先跟我到辦公室,我先和你說一下做我的秘書要做的事情。”看到思婕直了身,雷-翔迅速讓自己的臉恢複成平常時的冷眼。

“是!”毫不猶豫的,思婕體現了一個秘書該有的態度。

“基本上,做我的秘書的工作還算是挺輕松的。”雷-翔坐在辦公桌後,十指交叉放在腿上,動作優雅得就像是尊貴的王子。不過,思婕覺得他的眼神讓他這個時候更像是頭盯上了獵物、蓄勢待發的豹。

“副總請說。”雖然被盯得心里發毛,但思婕還是秉持著很專業的態度回答。

“早上,你要比我先到,然後整理我的辦公桌。而我希望在我到的時候還能在桌子上看到一杯香濃的咖啡。然後你就向我彙報行程表,讓我了解一天的工作,這就是一天開始時你要做的。當然,在上班期間,幫我輸資料入電腦。找文件等等還是你的分內工作。”雷-翔悠哉地說著。

這還不算多嗎?思婕覺得額頭上有一滴特大的汗水流了下來。

“除此以外……”雷-翔站了起來,走到思婕的身邊。

還有啊?思婕開始覺得她夢寐已久的瘦身計劃已經在向她吹響勝利的號角了。

“你要負責我的三餐,如果我要加班的話,你也必須跟在我的身邊,不能離開我。”雷-翔彎下腰,俯在思婕的耳邊說。

雷-翔的氣息掠過她的耳背,嚇了她一大跳,思婕捂著耳朵下意識地就往旁邊一跳,不可置信地瞪著雷-翔。

雷-翔看著思婕猶如受驚的小兔子,瞪著大大的眼睛戒備著他,嘴角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看得思婕更加心驚膽戰了。

自己該不會陷入了什麼圈套吧?額上掛著三條黑線,思婕開始覺得自己的前途一片渺茫。

☆☆☆

終于做完了,好累啊!思婕揉揉酸酸的肩膀,天哪!雷-翔的工作量還真不是一般的多,而她總算明白了為什麼之前李姐會叫她無論如何一定要及時補充營養!

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時針已經指向七了!

天哪,原來已經這麼晚了!不知道傑思會不會很擔心她呢?

“副總,我可以走了嗎?”思婕覺得她最好還是先告知雷-翔一聲的好,免得在不知不覺中打破了自己的飯碗,這個結果可不是好玩的。

雷-翔看看窗外,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你等一下,我送你回家吧。”雷-翔說著拿起外套准備送她回家。

“不用麻煩副總,我自己走就行了。再見!”思婕拼命拒絕,話音一落就往外跑,避免逗留的時間久了她會無法拒絕雷-翔的好意,而她的直覺告訴她最好不要與雷-翔有太過近距離的接觸。

讓她跑掉了!

雷-翔還保持著剛才站起來的那個姿勢,悻悻地看著打開的大門,心里打著主意明天不能讓她再這麼輕易地跑掉。

傑思一定等得很著急了,她要趕快才行!

當思婕“砰”的一聲打開房門時,看到傑思已經端坐在床上,微笑地看著門口,張開雙臂准備迎接她。

“傑思!”思婕一陣感動,心里更是溫暖爆棚,猛地撲向傑思的懷里。

承受著思婕的沖力,傑思笑著問:“今天怎麼這麼晚?”

“我一直工作到剛才,好累哦。”思婕汲取著傑思身上淡淡的藥味,舒服的感覺讓她不自禁地對著傑思撒起嬌來。

“工作很多嗎?”傑思撫摸著思婕的頭,柔軟的觸覺讓他舍不得放開手。

思婕把她今天工作調動的事告訴傑思,其中也包括了工作的內容,“想不到吧,不過我今天才知道副總的工作原來是這麼多的,嚇了我一跳!說不定,過不了多久你就可以見到減肥成功的我了。”思婕改變姿勢,躺在傑思的懷里,拿起他的另外一只手來點指頭。

傑思沒做出反應,她奇怪地抬起頭來,卻發現傑思已經陷入思考中了。

“傑思,怎麼了?”

“沒什麼。對了,你吃過晚飯了嗎?”傑思總算回過神來了。

“咕嚕嚕……”思婕的肚子似乎聽到了傑思的問話,在它的主人還來不及說什麼的時候,已先一步說了出來。

“哈哈哈——思婕,你真可愛!”愣了一下的傑思反應過來後第一個動作就是捧腹大笑。

思婕漲紅了臉,她哪里知道自己的肚子會這麼聰明嘛。

“哈哈哈——”傑思的笑聲似乎也很難停止。

“人家已經夠糗了,你還笑……”思婕羞愧地背過身去。

“好,哈哈,我不笑了。”傑思好不容易終于停止了發笑,擦去眼角流出來的眼淚,扳過思婕的身子,溫柔地說,“我這里有一盒點心,是剛剛佑明來探望我時帶來的,你先拿來填一下肚子吧。”

“哼!”思婕用鼻子來回答他,雖然她的眼角已經瞄到了傑思桌子上的那盒點心並吞了一下口水,但因為剛才傑思實在是笑得太瘋狂了,小小地傷了她不大的自尊心,她決定不能這麼快就順遂他的心願。

“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不應該在聽到那麼大的咕嚕聲後笑得這麼誇張!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諒小的這一回吧?我發誓,下次我再也不會笑得這麼誇張了!”傑思很上道地仟悔著,惹來了思婕一個大大大的白眼。

“不要生我的氣了,餓壞了思婕的肚子,傑思會很傷心的!”傑思可憐兮兮地說著。

看著傑思,她仿佛看到了一只耷拉著耳朵、搖著尾巴、雙上肢曲在胸前、睜著水汪汪大眼的大狗,思婕“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好了,別生我的氣了,趕緊吃吧。”傑思討好地獻上點心,思婕嬌嗔他一眼,拿過那盒點心吃了起來。

微笑地看著思婕大方可愛的吃相,傑思的眼里是滿滿的寵溺。這麼可愛的思捷,他絕對不會讓副總搶去的,就算副總的條件比他再好,他也不會讓步的!

解決完那盒點心,肚子也松了一口氣,思婕的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

傑思微笑地看著她,傾身前去,舔掉思婕嘴角邊的那塊點心屑。凝視著她紅撲撲的蘋果臉,他心里暗暗下了一個決定!

☆☆☆

第二天又是忙得天昏地暗,好不容易終于忙完了,思婕覺得比昨天還要累!

雷-翔從辦公室里走出來,欣喜地發現思婕還癱在她的位置上悲歎著她黯淡的未來,加大步子走到她的面前,“很累嗎?我送你回去吧。”

思婕被雷-翔語氣里的溫柔嚇得立馬站起來,“不用了!”

“你好像很怕我耶,為什麼?我有那麼可怕嗎?”

“怎麼會呢?副總這麼高大威猛、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玉樹臨風、富有多金,我怎麼會怕呢?小女子我可是巴不得能天天拍你的馬屁,怎麼會怕呢?副總你可真會說笑。”思婕沒想到雷-翔竟然可以看穿自己的心思,企圖打哈哈混淆雷-翔的視線。

“是這樣嗎?”放長線釣大魚。

“當然,那還用說。”思婕用力地拍拍自己的胸膛以示她的話是多麼的字字千斤。

“那,我就給你一個讓你拍馬屁的機會。”

“啊?”

“走,我送你回家,這樣你就有很充足的時間拍我的馬屁了。”

怎麼會這樣?看著雷-翔瞼上奸計得逞的笑容,思婕發現自己竟然著了雷-翔的道,臉上頓時垂下三條黑線。唉,虧自己還比他多活了幾年!

思婕郁悶地和雷-翔站在一起等電梯,電梯很快就到了,不過里面已經有人了。

而在看到里面的人的時候,思婕臉上霎時露出了驚喜的笑容,而雷-翔的臉“刷”的一下黑得就像是包公再世。

是林傑思!

傑思拄著拐杖,在電梯里打量著這兩張截然不同的表情,真的覺得很好笑,不過他聰明地沒有笑出來。

“副總。”雖然雷-翔的臉黑得好像他欠了他幾百萬似的,傑思覺得他還是很有必要地跟他打了個招呼。

“傑思,你怎麼來了?”

看著思婕飛一樣地沖到林傑思的懷里,臉上還帶著喜悅的笑容,仿佛在他身邊有多恐怖、和他在一起有多痛苦的樣子,雷-翔心里就好像打翻了一堆醬油加酸醋還有辣椒醬,說多不是滋味就有多不是滋味。

他瞪著他們。

“我想你,所以我就來了。”忽視雷-翔好像要殺人的目光,傑思專注地看著懷里的人兒。

心里的感動都要溢出來了,思婕緊緊地抱著傑思。而雷-翔在一邊狠狠地瞪著這一對戀人,恨不得大大力地把他們分開,而且分得越遠越好。

如果眼光可以殺人的話,傑思絕對相信自己已經不知死了多少遍了。

等電梯響起“當”的一聲,停在一樓。思婕這才記起電梯里還有一個原本要送她回去的雷-翔,然後充滿歉意地對雷-翔說:“對不起,副總。我不坐你的車回去了。”

傑思也對雷-翔點點頭,然後兩人相攜走出電梯。

在電梯門再度合上之前,傑思始終感覺到一道強烈的視線在狠狠灼燒著自己的背。

雖然覺得背後有種灼燒感,但他還是笑了。第一次國土捍衛戰,他成功地保住了自己的所有權,沒讓敵方攻陷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