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夜里,思婕想的都是傑思,以及與傑思之間的點點滴滴。

傑思不是很帥,但是他很斯文,而且,越和傑思相處,她越覺得傑思帥。溫柔的他帥、認真的他帥、微笑的他帥、凝視她的時候更帥……總之,各種表情的傑思她都覺得很帥,讓她的心“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

傑思也不是很高,但一米七五左右的傑思配上剛過一米六的她卻不高不低剛剛好。而且,看著做重活時的傑思,她意外地發現了傑思的身材雖然看起來單薄,但卻很結實。雖然,傑思在公司里只是青銅級,但是,聽說多錢的男人都很花心的……

另外,在將近半個月的相處里,她發現傑思是個有點淡漠的人,處事待人時總是溫文有禮,帶上距離,連他的那個好朋友梁佑明也是對方主動接近他。但是,傑思卻經常主動地與她在一起,而且很溫柔體貼。

想來想去,她發現自己根本找不出一個她可以拒絕傑思的理由,就算有,潛意識里也把那個理由給否定推翻了。

“完了。”思婕淺呼一聲,她發現自己完全陷進了傑思的這淵深潭里了。

第二天早晨,當傑思張開眼睛時,眼前映入了他昨晚一直想念著的那抹熟悉的身影,“我是在做夢嗎?一定是的,要不她怎麼會出現在這里呢?”喃喃自語著,他再次閉上眼睛,企圖回到夢里與她相見。

“你在說什麼夢話呢?該起床了,懶睡弟弟。”帶著笑意的聲音,那麼熟悉,就在耳邊響起,讓他猛地張開眼睛。那張心里牽掛了萬遍的容顏就在他的面前,沒有消失,並向他展開燦爛的笑臉。

“思婕,你為什麼會在這里?”無法相信的,他怕這只是自己做夢而已,更怕夢醒後看到的只是一片空氣。

“我為什麼不會在這里呢?我昨天不是說了今天會來看你嗎?”思婕輕輕彈了一下傑思的額頭,“還沒睡醒嗎?奇怪了,眼睛明明都張開了。”

“因為,昨天……”昨天你是那麼的斷然離去,傑思垂著頭,心里一陣難過。

“看著我,傑思。”

傑思很順從地抬起頭來,思婕的表情是他從未看過的認真。

“傑思,我不是不知道你的心情,但我一直不敢相信,因為我一直在被人拒絕,所以從來不敢相信會有人真心喜歡上我。但是昨天,你表露得那麼明顯,又因為我而受了這麼重的傷,一下子,我就混亂起來,沒辦法進行思考,所以,我才臨陣脫逃了。”

很認真諦聽著的傑思,此刻終于稍微松了一口氣,但他知道還有下文,並且重點都還在後面,一下子的,一顆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上。

“昨天晚上,我一直在想,想著我們的相識、相處、相知,想著溫柔的你、可愛的你、體貼的你,我發現自己的心里是那麼的甜蜜和心痛,心跳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所以,我決定……”說到這里,思婕開始覺得有點緊張起來,吞了一下口水,而傑思也跟著她吞了一下口水。

“我、我想和你交往,不知你可不可以答應我?”思婕像放炮一樣大聲地說出來,閉著眼睛不敢與傑思對望,兩只小手緊緊地纏在一起。

看著思婕那緊張的樣子,傑思感到自己的心里就像灌了三大桶的蜜糖,甜得都要把自己給淹沒了。他微微笑地用自己的手覆上思婕的小手。感覺到手上傳來有別于自己的另一種人體溫暖,思婕睜開眼睛,看著傑思慢慢地用他的大手解開自己糾纏的十指,然後又再次用那雙大手緊緊地把自己的小手包在里面。

兩個人四只手緊緊地圍在一起,思婕了解了傑思的心意。望進那雙載滿深情的明眸,她覺得自己就快要被淹沒了。臉上的熱度越來越高,胸中的跳動越來越快,雖然這種失控的感覺有點可怕,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心里其實是多麼的高興!

“我覺得好可怕哦。”

“為什麼?”傑思的聲音因喜悅而顯得低沉嘶啞。

“我覺得自己的心都不受控制了。”思婕覺得自己的臉上好像有了濕濕的感覺。

輕輕地把思婕擁在懷里,傑思好像在抱著什麼珍品似的小心翼翼。

“都是你的錯,讓我這麼喜歡你。”思婕靠在傑思結實的胸膛上,臉上猶掛著淚花,向他撒嬌。

“是的,都是我的錯。”擁著思婕,傑思輕輕地吻上她的臉頰,吻去她臉上的淚花。傑思的唇在思婕的臉上輕輕地移動,從臉頰到眼角、到額頭,再往下移到鼻梁,正准備覆上思婕的雙唇時,突然想到了什麼,一下子離開思婕的臉。

本來閉起雙眼准備承受傑思的吻的思婕,等了好久都沒見傑思的唇落到自己嘴上,疑惑地張開眼睛,卻見到傑思用手捂著自己的嘴巴。

“怎麼了?”

“我……”

“你討厭吻我嗎?”思婕覺得自己好像站在一塊漂浮在破浪滔天海面的木板上,連聲音都變得顫抖起來。

“我……”傑思不忍讓思婕傷心,想想,就算丟臉,還是大聲地說出來,“我還沒有刷牙!”

“什麼?”不敢相信聽到什麼的思婕,再一次發問。

“我、我還沒有刷牙。”傑思的聲音越來越小。

看著傑思赧紅的臉,思婕覺得自己不再站在海面上漂浮的木板上了,反而像是乘著和煦的暖風在晴空中飛翔。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好一會,然後——“哈哈哈……”病房里傳出兩人愉快的笑聲。大笑停止,思婕擦去眼角里流出來的淚水,“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到因為沒刷牙這個理由而被拒吻的!”

“我也是第一次因為沒刷牙不敢吻對方的。”傑思很自然地接著思婕的話說。

“你有過很多接吻的經驗嗎?”

“……”是明顯的強大熱帶氣流即將登陸預告,傑思聰明地選擇緘默。思婕猛地抓過傑思的衣服,再很猛地覆上傑思的雙唇,“砰!”的一聲,兩人的牙齒狠狠地撞在一起。

“痛!”待自己被放開後,傑思輕呼一聲,卻很奇怪地沒聽到思婕也喊痛的聲音。照理說這樣接吻的兩個人的牙齒都會很疼,然後看到垂著頭的思婕的肩膀在輕輕地顫抖。輕輕地托起思婕的頭,思婕臉上傷心的淚水讓傑思的心都糾起來了。

“思婕,我不敢說自己是個沒有過去的人,在你之前,我曾交過幾個女朋友。我不想對你說謊,說我和她們之間什麼事都沒有,當時和她們在一起的時候,我也曾努力地去與她們交往。只是,很奇怪的,每次都沒辦法有好的結局,而其中一個還差點談到婚嫁,但最後她還是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了。”

傑思溫柔的聲音、誠懇的眼神,讓思婕止住了淚水,“那現在呢?你現在對她們還有眷戀的感覺嗎?”

大手溫柔地撫著思婕的臉頰,“沒有了,早就沒有了。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吃飯的情形嗎?當時我情不自禁地舔去了你臉上的淚水,那是我和那些女友交往時從來未曾出現過的失控情形。在你面前,我常常覺得自己不像是理智的人類,反而比較像是不曾開化的野獸——不要笑!而你不在我身邊的時間,我更是無法控制地去想你,像現在,我真的很想……”

“想什麼?”越聽臉越紅的思婕大概猜得出傑思想什麼,但她還是問了出來。

“想這樣。”

傑思一手摟過思婕的腰,一手捧起思婕的臉,快、狠、准地覆上思婕的雙唇。

不知過了多久,當傑思感覺到懷里的人兒快要無法呼吸時,才戀戀不舍地放開思婕,目光還盯著那張被自己吻得腫漲的紅唇。豔豔的,好像在邀請自己繼續前去探索,體內的澎湃的激情濤聲依舊。

“呼、呼,太刺激了!”思婕喘著氣,“不過,好過癮啊!”傑思的感覺還留在她的唇上,再回味一下的,她伸出檀舌舔了一下雙唇。哇,真的還有著傑思的味道耶!她賊賊地笑了。

她完全不覺得這無意小動作帶給了傑思多大的沖擊,還有那可愛笑容,仿佛都在熱情地向他發出邀請。

這小東西!放棄做任何思考,傑思再次攫住思婕豔豔的紅唇,狠狠地吻起來。他緊緊地抱著思婕,好像要把思婕的一切都揉入自己的體內一般。而思婕覺得自己肺里的空氣都要被傑思吸光了,想要推開傑思好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卻無奈地發現傑思極其霸道地不肯放松她一下,反而越抱越緊了。

待傑思發覺思婕已經沒了反應,才奇怪地放開她的雙唇,然後哭笑不得地發現思婕居然給他吻得暈了過去。最後再戀戀不舍地啄了一下思婕腫漲的紅唇,他把思婕的身子平放在他的胸前,雙手緊緊地環繞著她。

他現已完全確定,思婕對于他有著莫大的吸引力和影響力,而且,也只有思婕能讓他的理智完全失效。想著剛才那麼瘋狂地吻著思婕,如果讓梁佑明看到這種情形的話,他一定會嚇得說不出話吧。原來自己也可以這麼熱情!以前幾任女友會離開他的原因雖然不盡相同,但有個共同點是,嫌他太過于理智和冷淡,沒有半點激情。如果她們知道這樣的自己的話——算了,不要想這些已經過去了的事了,現在他有了思婕,心里真的很幸福!

“這一切,都是因為你。”輕輕地吻一下仍雙眼緊閉的思婕,睡意就這麼襲來了。昨晚因為一直想著思婕而一夜失眠,現在終于可以安心了。

窗外,暖暖的冬日照進來,仿佛也在給著這一對戀人溫暖的守護。

☆☆☆

思婕慢慢睜開雙眼,看著眼前厚厚的棉被,開始還在想自己正睡在自家溫暖的床上,還想繼續睡下去的時候,腦袋瓜子就自己轉了兩圈。她想起自己一大早就起了床並趕到醫院里要告訴傑思她的答案,然後,傑思握住自己的手,自己因為太高興就哭了,然後傑思溫柔地舔去自己臉上的淚水,而本來她以為傑思接著會吻她的,沒想到他卻移開了。

對了,吻!

思婕一下子從床上跳起來,才發現自己之前一直躺在傑思的懷里。看著傑思的睡臉,就仿如小孩子般可愛。

細細地打量著傑思,他的眉毛濃而黑、睫毛密而長、鼻子高而挺,還有,在眼窩旁有兩個因長期戴眼鏡而深凹的陷窩,以及那薄厚適中的雙唇。

唇……思婕發現自己的眼光竟無法從傑思的唇上移開半分。對了,剛才,傑思就是用這雙唇狠狠地吻她,並且還不止吻了她一次。而在第二次的時候,她因為缺氧而暈過去了。想著,思婕覺得自己的腦袋瓜子好像要燒起來一般,用手摸一下臉,燙燙的,再把手放在胸口上,心跳得狂厲害。

“原來接吻的味道這麼讓人心醉,難怪情侶們那麼喜歡接吻……”

“那你要不要再來一次呢?”

思婕猛地望過去,發現傑思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醒過來了,此刻正笑眯眯地看著她。而她則不知不覺地把心里的話都講了出來。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好躲起來不讓人看見!

傑思拉起思婕的手,示意她坐到床邊上,面對著自己。思婕照做了,看著傑思越靠越近的臉,她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仿佛就要沖破耳膜一般,難道傑思他……

傑思的臉繼續靠近,就在她鼻子前一厘米的距離時,思婕閉上了眼睛,然後聽到,“思婕,我肚子餓了。”一種失望的感覺,她還以為傑思會再次吻她。

“怎麼?你好像很失望的樣子。你以為我會對你做什麼嗎?”傑思一臉笑嘻嘻的樣子,簡直就像一個痞子,而思婕則有了想扁人的沖動。

“沒什麼。”思婕賭氣地背對著他。

“你生氣了?”

“沒有。”思婕離開床邊。

“別生氣了,我……”傑思緊緊抓住她的手。

思婕仍沒有回頭,只是肩膀一直在抖動。她哭了嗎?

傑思慌了,“對不起,思婕,是我不好,我不該逗你的。別哭了,好嗎?”思婕轉過來。“好哇,你耍我!”傑思大叫一聲。原來思婕抖得厲害不是因為在哭,而是因為在偷笑。

思婕擺了一個鬼臉,“誰叫你先耍我?”傑思作勢要拍她的小屁股,思婕趕緊往旁邊一跳。

“呵呵,你打不到我的。”思婕笑著跑到了門邊。

“我去給你拿早餐。”看看表,“呃,不對,是午餐才對。”

看著思婕笑著關上門,傑思這才舒了一口氣。幸好,她沒哭!在門的另一邊,思婕靠在門板上,慢慢地平複自己的狂奔的心跳:慘了!自己真的迷上了傑思的吻,怎麼辦?

☆☆☆

待思婕捧著午餐回到病房時,護士小姐剛好給傑思打完針。護士小姐一邊收好針具一邊笑眯眯地對思婕說:“小姐,謝謝你哦!”

“為什麼?”丈二和尚摸不著腦袋,思婕把飯菜放好。

“剛才你不在的時候,你的男朋友一直盯著門口,完全沒有留意到我給他打針,連我不小心紮錯了一針都沒有留意到。真的謝謝你啊!”護士小姐笑眯眯地說完,思婕和傑思這才聽出對方話里的揶揄,兩個人的臉都紅了,而其中更以傑思紅得厲害。

“呵呵,那我就先出去了。”護士小姐在臨離開時,又補上一句,“不要做太過于劇烈的運動哦,要小心傷處哦。”關上門,房間里只剩下兩只紅得發透的番茄。

“你的手痛嗎?”思婕喃喃地問。

“她不說還不覺得,她一說就好像還真的是有痛痛的感覺。”傑思回答的聲音也沒比思婕大得到哪。

“那,我喂你吃飯吧。”

“嗯。”

思婕一手拿碗,一手拿勺,舀了一勺飯食放在傑思的嘴前,不知該怎麼讓傑思開口,臉蛋仍是紅撲撲的。盯著思婕紅撲撲的臉蛋,就像是熟透了散發著香味的蘋果一樣誘人,傑思潛意識里張大嘴巴,想咬下去,而思婕則順勢地把勺子塞入他的口中。

“好吃嗎?”

“沒有你好吃。”完全不經大腦思考,話就從傑思的嘴里吐了出來。而結果就是,兩只番茄進入鍋里滾三滾。飯喂完了,傑思先打開話匣子:“對了,今晚的尾牙宴會,你會去嗎?”

“如果是以前的話,我會巴不得這天趕快來臨。但是現在,與我無關了。”思婕把餐具收拾好。

“為什麼?”

“呵呵,你問的是以前,還是現在呢?”

“關于你的一切,我都想知道。”傑思的眼光緊緊地追著思婕的身影。

“以前的話,是因為我很想吊個金龜婿。現在的話,因為我已經有你了。”思婕坐下來,回望著傑思。

“我不是金龜,你會後悔嗎?你後悔的話現在還來得及的。”傑思說著說著把臉轉向窗外,他知道自己在說這話時的表情一定很不好看,他不想讓思婕看到。

“我後悔的話你會放我走嗎?”思婕的聲音是溫柔的,眼光卻是想殺人的。

“如果你真的想走的話,我會放手的。”

“忍不住了!氣死我了!”思婕大聲吼一吼,震得玻璃抖三抖。

被思婕的聲音嚇了一大跳,傑思把目光從窗口移了回來。他看見,思婕的身體在發抖,緊握的拳頭也在發抖,不過不是因傷心而發抖,而是被怒火焚燒得全身發抖。而他,則被思婕散發出來的怒火與氣勢震懾得動也不敢動。

“我問你,你喜歡我嗎?”她聲音很大。就像啄木鳥一樣,傑思拼命點頭。

“我再問你,你想我離開你嗎?”聲音加大了。像波浪鼓一樣,傑思拼命搖頭。

“那麼,我嚴重警告你,喜歡我的話就不要隨便放我走,知道嗎?”聲音更大了,生怕全世界沒人聽到似的。

“知道了。”

“大聲點!我沒聽到!”

“知道了。”聲音再大了些。

“我還是沒聽到!”

“知道了!”傑思大聲地吼了出來。

“傻瓜!”思婕溫柔地笑了,突然綻放的笑魘,讓傑思差點轉不過氣來。把傑思擁在懷里,思婕溫柔地說:“我喜歡你,傑思,很喜歡你。所以,我不會自己主動離開你的。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你不喜歡我、不要我,要趕我走,那樣的話,我會很干脆地走開的,不會纏著你不放。”

“不會有那一天的!絕對不會有那一天的!”回抱思婕,傑思很肯定自己的答案。兩個人就這麼緊緊地擁抱著,不再言語,任溫馨的意蘊在兩人之間流動。

“不過,我還是想你去尾牙宴會。”過了許久,傑思輕聲地說著。

“為什麼?”

“這個宴會有著我們共同努力的結晶,我想你代我去看一下我們的孩子。”

“我們的孩子?”思婕想象著,臉上升起了紅暈。

“是的,我們的孩子。”傑思側臉親上思婕的臉頰。承受著傑思如春風般的吻,“我答應你。我會去看我們的孩子,然後把他的情況一一向你彙報。”思婕主動尋找到傑思的雙唇,吻上他。

微敞開的窗戶,一陣冬日里的微風輕輕走進來,帶著冬天女神的寒意,卻絲毫無法降低室里輾轉流動的熱情。

☆☆☆

晚上,鴻天企業尾牙宴會的會場。

當思婕走入會場時,宴會已經開始了。看著這宏大的場面,她不禁贊歎起宴會的浩大。除了公司里的高層們全都出現外,還有電視上經常出現的政治名流和企業大頭,有影視圈里大紅大紫的明星,還有T字台上耀眼性感的名模。

雖然,這個宴會自己也有參與布置,但沒想到最後效果會是這麼好。如此的輝煌豪華,果然聽傑思的話來對了。

“思婕,你怎麼現在才來?”眼尖的李麗眉一看到思婕走入會場,就趕緊向她走過去。

“好多人哦。”

“你怎麼穿成這樣?”李麗眉看著思婕的服裝,低呼起來。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思婕看了一下自己的裝扮,她今天穿的是一套合身的套裝,鵝黃色把她的氣質襯托得恰到好處,看起來既夠成熟又不會顯得老氣。

“平時的話是很好。但今天是宴會耶,起碼要穿一件性感的晚裝禮服,這樣才能吊到金龜婿呀!”李麗眉很是替思婕著急。像她,一件低胸削肩的魚尾型垂地晚禮服,把她的豐胸烘托得格外誘人;貼身的曲線設計則完美地勾勒出她火辣辣的身材;再加上熱情的紅色,把她裝點得像一朵極其鮮豔誘人的紅玫瑰。

“你今晚真的很漂亮!一定可以把會場里的貴公子迷得團團轉,絕對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打量著李麗眉,思婕真心地贊賞著。

“謝謝!我也是這麼覺得的。”李麗眉擺了一下性感Pose,過了一會兒,才發現自己著了思婕的道,被思婕牽著鼻子走,而忘了剛才在對著思婕嘮叨什麼。

“喂、喂,思婕,我可是在說著你呢。”李麗眉發覺思婕已經走向餐桌,也趕緊追過去。沒想到才追了兩步,就不小心踩到了過長的裙角。眼看著就要與地板來個熱情接吻,一雙有力的臂膀解救了她的危機。

“謝謝!”李麗眉抬起頭向那位先生道謝。

“不用。”那位先生微微一笑,露出潔白閃亮的牙齒,李麗眉頓時覺得自己被照得頭也暈了、眼也花了、雙腳更是沒了力氣。

“站得起來嗎?”先生微笑問道。

李麗眉嘗試一下,似乎效果不大,露出一張苦瓜樣的笑容,“好像不大行耶。可以麻煩你把我扶到那邊嗎?”說完,李麗眉就在那位男士的攙扶下走到牆邊,而忘了她原本是要去追思婕的。

站在餐桌邊,望著李麗眉的背影,思婕舉起手中的酒杯,露出愉悅的笑容,“Cheers!祝你馬到成功!”

而在會場一個幽暗不起眼的角落里,一雙一直注視著她的眼眸閃爍著有趣的光彩。

☆☆☆

宴會繼續進行著,思婕在餐桌旁吃了個飽。她白天在醫院里只顧陪傑思而忘記了還有吃飯這回事,肚子可真的是餓扁了,或許就適應了那句“有情飲水飽”吧。

怎麼辦?她現在就好想念傑思啊!

正想著離開的時候,會場里出現一陣轟動,司儀的聲音在會場的每一個角落里響起:“Ladiesandgentlemen,Takeattentionsplease!現在即將開始我們今年晚會的重頭戲——年終抽獎!凡是公司里的職員和在場的每一位嘉賓,都有獲得我們年終巨額大獎的機會!”

有抽獎耶!思婕兩眼發亮,決定先留下來,說不定自己也會有一份。

“現在,請我們年輕的副總裁——雷-翔先生為我們抽獎!”

只見台下一陣轟動,雷-翔從容地走上台。那挺拔瀟灑的身姿、高貴邪美的俊臉,嘴邊還掛著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立刻惹得台下女人的一陣尖叫。

雷-翔站在台上,目光往台下掃視一圈,女人們看到他的視線從自己身上經過,尖叫的、揮手的,什麼都有。而當雷-翔在人群里看到思婕時,嘴邊的笑容擴大了,女人們的尖叫聲則是變本加厲。

思婕捂著耳朵,陣陣後退,心里想著這雷-翔怎麼這麼磨蹭,干嗎還不開始抽獎呀?

“現在先抽三等獎,獎品是38寸純平彩電一台!”司儀接過雷-翔手中的紙條,“獲獎者是方梅小姐!請方梅小姐上台!”

一陣鼓掌聲中,一位長相甜美的女人姍姍走上台。當她從雷-翔的手中接過禮品券時,雷-翔還伸出手和她握了一下。紅云當即在女人的臉上升起,而台下更轟動了,女人們都把不得自己就是下一個獲獎人。

“現在是二等獎,獎品是功率5匹的中央空調一架!”司儀再接過雷-翔手中的紙條,“獲獎者是李仁傑先生!請李仁傑先生上台!”李仁傑上台接過禮品券,並與雷-翔握一下手後下台。

“接著是一等獎,獎品是最新款的筆記本電腦一部!”司儀又接過雷-翔手中的紙條,“獲獎者是張思婕小姐!請張思婕小姐上台!”

不敢置信的思婕捂著自己張大的嘴,沒想到她自己真的中獎了!一步一步如走在云端,她慢慢地走上台。而看著思婕驚喜的樣子,雷-翔玩心一起,他決定給思婕一個特別的禮物。

“謝謝!”思婕從雷-翔手中接過禮品券,按例與雷-翔握了一下手後就准備下台,誰知雷-翔的動作更快,他拉過思婕,然後迅速地在思婕臉上印下一吻。

台上台下一片安靜,思婕驚呆了、司儀呆住了,除了雷-翔外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肇事者笑了一下,拿過司儀手中的麥克風,“接下來,為了獎勵獲得特別獎的人的幸運,我會獻上一吻。不過當然,這只是限于女性,我想男同胞們也不會想要這一吻吧。”聽到雷-翔的話,回過神來的眾人更是熱鬧起來。

原來,這只是獎品,幸好!思婕趕忙從眾人矚目的台上跑下來,腳底如抹了一層油般。

“接下來,是眾人期待的特等獎!獎品是大眾最新款小車一輛!”

“哇!哇!”眾人驚訝于鴻天企業的大手筆。剛才的幾項獎品已經價值不菲,而這個特等獎更是厲害,十幾二十萬的小汽車都拿來做獎品了,可見鴻天企業實力有多雄厚!

“噔噔噔噔!獲獎者是……”司儀成功地吊起眾人的胃口後,看了一下手中的紙條,“哎呀,看來Lady們要失望了,獲獎的是一位先生——林傑思先生!”台下紛紛響起眾人失望的聲音,“請林傑思先生上台!”

好一會兒,司儀見沒人上台,再喊了一遍:“請林傑思先生上台領獎!”又好一會兒,還是沒有人走上台,司儀就說:“如果林傑思先生不在的話,這個獎就作廢,我們將繼續抽出下一位獲獎者。”

這時,在經過一番思想斗爭後,思婕決定舉起手,“請問,可以代為領獎嗎?”司儀看了一下雷-翔,向他征求意見,雷-翔雙手交叉放在胸前,“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是他的什麼人?”

“我是他的朋友。”

“朋友這個理由不夠充分。”

“我是他的女朋友!”思婕不想讓傑思錯過這份難得的大獎,還是大聲地喊出她和傑思的關系,雖說她原本是想來一段秘密的戀情。

雷-翔的心情頓時郁悶起來,臉色一下子變得陰沉,但他還是朝著司儀點點頭。

司儀接著說:“那麼,請這位張思婕小姐代她的男朋友林傑思先生領獎!”思婕笑著蹦蹦跳跳地跑上台去,從雷-翔手中接過了汽車鑰匙。

“至于副總裁的特別獎……”司儀瞄了一下雷-翔的臉,臭得要命,“還是算了。”司儀訕訕地說。台下松了一口氣的聲音以及失望的聲音夾雜在一起。看著思婕愉快離去的背影,雷-翔覺得自己的心情糟透了。

☆☆☆

走到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梁佑明拿出手機,按下了一串手機號碼。

“喂,傑思嗎?”

“對了,你什麼時候交了個女朋友?怎麼我都不知道?”

“什麼我怎麼知道?對方為了能幫你拿到那份超大特等獎,都在會場里大聲宣告了,我怎麼會不知道?就是上次約你去吃飯的那個女的啦!”

“好、好,不說那個女的。你確定要她做你的女朋友嗎?我打聽過了,她是公司里有名的麻雀隊中的一員哦!”

“她跟你說了?哇,夠爽快!那你還會和她在一起?”

“好、好,你喜歡上人家了,所以才想和她在一起。”

“不後悔?”

“沒辦法,兄弟我只好祝福你了。拜!”

掛掉電話,梁佑明笑了笑,看來傑思這家伙已經陷下去了。其實他是很為傑思開心的,自從傑思上次被甩後都過了將近三年吧,都沒有再交過女朋友,原本他還很擔心傑思是否從此對所有女人都絕望了,從此不再接近女人的,看來現在完全不用擔心了。

☆☆☆

從宴會場里出來,思婕急急招來一部出租車,恨不得能趕緊到醫院里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傑思。而當她終于趕到醫院,卻失望地發現探病時間已過,只好悻悻地回家。回到家里,打開留言電話。

第一個留言是李麗眉的,“思婕,我怎麼都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成了林傑思的女朋友了?明天到公司後要好好給我招供哦。”那頭的聲音很吵,想必是在自己離開會場後麗眉找不到人,然後從會場里打來的。慘了!明天要怎麼跟麗眉說呢?

正在發愁的思婕按下了聽下一則留言的按鈕。希望明天不要那麼快來。第二個留言是傑思的,“思婕,晚上不要太晚睡,要早點休息哦。期待明天能見到精精神神的你!晚安……親愛的!咳、咳。”

呵呵,可愛的傑思,她可以想象得到說出“親愛的”的時候的傑思臉有多紅。之前的失落和愁悶在聽到傑思的留言後頓時一掃而空。她把傑思的留言聽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睡熟後仍讓傑思的聲音陪她入夢。希望明天快點來到!

☆☆☆

不管思婕想還是不想,第二天的太陽還是很准時地從東邊升了起來。

選擇在上班前一分鍾進入辦公室的思婕一走入辦公室就看到李麗眉虎視眈眈的目光,還有同事們好奇的眼光。

慘了!無處可逃的思婕只能看著李麗眉一步一步向她靠近。就在這時,美麗的部長拿了一堆資料進來分派給她們。沒辦法,李麗眉只得停下靠近思婕腳步,轉身向自己的辦公桌走去。

太好了,思婕松了一口氣。她對于及時出現救她于水火之中的美麗部長感激得只差沒三跪九叩了。

午休時間一到,思婕還沒來得及開溜,李麗眉就已經沖到她的面前。算了,該來的始終還是會來。

“其實就是……”

就在這時候,李麗眉眼尖得發現周圍多了好幾個張得大大的耳朵,“陪我去廁所,內急了。”說著,她就拉起思婕往洗手間的方向跑。確定里面沒人後,李麗眉再把思婕拉進去,並關上門。

“說吧。”李麗眉倚著洗手台,雙手懷抱胸前,等著思婕向她坦白。思婕把她和傑思的情況大致告訴李麗眉後,“我也知道他和自己以往追求的目標很不一樣,但是,和他在一起時,我覺得自己的心變得完整,不再有遺憾。而且,那種在想起他的時候既甜蜜又夾雜著點心痛的感覺,都是以往我追求那些人的時候所沒有的。”

“你確定你喜歡他嗎?”

“是的,我喜歡他。”

“但是他的過去並不單純,他還交過好幾個女朋友呢。”

“我知道,他告訴我了。”

“他告訴你了?”

“是的。但是他說,和我在一起,有著和以前那些女友在一起時很不一樣的感覺。他很喜歡和我在一起!”

“你相信他的話?你不怕他玩弄你的感情?”

“我相信他,他也不會玩弄我的感情!”思婕很肯定地說,“而且,麗眉,誰沒有過去,我的過去或許也不比他單純到哪,但是我相信現在!現在傑思和我都是很認真地對待這段感情的。”

“那萬一以後受傷的話呢?”

“我也甘之如飴。”

望著思婕堅定的神情,李麗眉什麼話都說不出了,況且她也想不出還有什麼話要說。

“好吧。我祝福你!”李麗眉拍拍思婕的肩膀,“如果他傷了你,別忘了還有我,雖然我的胸不夠厚實,但勝在有彈性,靠在上面還是絕對舒服的。我隨時都可以免費提供給你哦。”

“哇,麗眉……”思婕感動極了,眼淚一下子就像泉水一樣湧了出來。她猛地撲到麗眉的懷里,放聲大哭。

“好了,別哭了。”

“啊,你的眼淚鼻涕怎麼這麼多啊?”

“哇,都粘到我的衣服上了……”

“天哪,我的香奈兒套裝沒了……”

“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