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這一天,午休時間,鴻天企業的洗手間。

“咦,傑思,今天怎麼沒見你拿出你那條手帕來用?”准備走出洗手間的思婕聽到“手帕”兩個字立馬就把耳朵豎了起來。

“沒什麼,只是放在家里了。”林傑思不是很有興趣在這個話題上。

“少見呀!”梁佑明更是驚呼起來,“那條手帕是你過世的母親留給你的,上面更是繡了‘J-S’兩個字母,平時你都很寶貝地隨身帶著,怎麼會把它放在家里呢?”

“J-S”?會不會他就是手帕的主人呢?思婕把頭探出去,想看清楚說話的是誰。外面有兩個男人,其中一個估計有一米八以上,挺帥的,但不是她喜歡的類型;另外一個大概只有一米七五左右,雖然樣子普通,但斯文,她還挺欣賞的。兩個人,究竟誰是手帕的主人呢?

說到手帕,就讓林傑思想起了那位女子,好不容易讓自己不去掛念她的,沒想到這時又被梁佑明提起,心頭出現莫名的焦躁,語氣不甚好地說:“與你無關,不要那麼雞婆好不好?”

是他,斯文的那個人是手帕的主人!知道手帕的主人如她所期望的那樣是他而不是另外一個,思婕心里挺高興的。

梁佑明沒有被林傑思惡劣的語氣所嚇倒,反而更加好奇了。這條手帕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真的是好奇極了。

眼看兩個人就要越走越遠,“請等一下!”聲音很大,讓兩個人不約而同地停下腳步,並往後看。

是她?認出是思婕,林傑思發現自己的心情竟然帶上了興奮。

“小姐,我可以為你做些什麼嗎?”見是非雄性動物,梁佑明立刻反射條件地擺出了紳士的架勢。

看了一下梁佑明,“對不起,先生,我找的不是你。”沒再理會聽到她的話後頓時傻了眼的梁佑明,思婕轉而對林傑思說,“這位先生,我想晚上請你吃個飯,不知你可否答應賞個臉呢?”

“喂、喂,你無緣無故地突然就約人家吃飯,是不是有什麼陰謀?”所謂無故獻殷勤,非奸即盜還是有一定道理的。但兩個人都沒理會已經在一邊大叫的梁佑明,林傑思直望著站在他面前的思婕,她正張著滿是乞求的眼睛望著他,讓他覺得無法把拒絕的話說出口。而他該死地發現自己竟然一點也不想拒絕,並且很高興地想立刻就點頭答應她。

“傑思一定不會答應你的。”見沒人理會他的梁佑明為了表示抗議,憤憤然說出口。

幾乎是與他同時,“好,我答應你。”林傑思答應了思婕的邀約。

“我就說嘛,傑思他不會……”話沒說完,梁佑明的眼睛已經張得比剛才還要大了。怎麼回事?天下紅雨嗎?他攤開手心,沒有啊,那他這位朋友為什麼會這麼奇怪呢?

“太好了,那今天下班後,五點十分在公司前等,可以嗎?”一直很緊張的思婕聽到他答應後,高興得露出了明亮的笑顏。

林傑思點了點頭,“那到時見!”思婕邊笑邊跑開。

望著思婕興奮離去的背影,林傑思完全沒發現自己的嘴角往上彎了個好大的弧度,更加沒注意到他旁邊的梁佑明正以著沉思的目光打量他。

反常,太反常了。以他對傑思的了解,傑思是個生性有點淡漠的人,他對誰都一樣有風度,但也不會對誰比較好,連他這個好友都是他自己先主動接近的,更加不用說是陌生人了。而梁佑明可以肯定地說,這個女人今天和他們是第一次見面。但傑思他竟然會答應一個陌生女人的邀約並一臉期待的神情,一定有古怪!

☆☆☆

當林傑思終于甩掉纏人的梁佑明走到公司大廈的門口時,發現思婕已經在路邊等著他了。他興奮地小跑過去,“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沒關系,其實我也是剛到而已。”思婕一張笑臉回望他,“我知道有一家餐館,那里的食物很不錯哦,就在街的那一邊。”

“是‘水林館’,對嗎?”

“咦,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也很喜歡那家餐館,也算是經常去那里吃吧。”

“我也是哦,那里的飯菜又好吃又實惠,最適合我這種人了。”

☆☆☆

水林館。

這家餐館的主人把這里布置得很有天然的味道,天花板上懸掛著藤蔓裝飾,牆壁上是帶著原始味的木制手工品,在兩排桌椅之間還有一水道隔著,水道的盡頭是一架小小的水車在轉動著。再加上館內流暢著的優雅的鋼琴樂,帶點昏暗的燈光,讓人覺得整個身心都放松了。

兩人選了一張靠窗邊的位置坐下並點了餐後,才開始聊起天來。

“對了,我還沒自我介紹呢,我叫張思婕,弓長張、相思思、婕妤婕。今年二十有七,血型0型,天秤座。你呢?”

“咳、咳,有必要連血型、星座都說嗎?”林傑思差點被喝到嘴里的水嗆到,哭笑不得地問。

“血型嘛,說不定有那一天要輸血給某個人,所以先知道比較好啊。”思婕很正經地說。

“那星座呢?”

“反正連血型都說了,星座就順便說了。”還是很正經的語氣,不過傑思可以從她的眼睛里看出笑意。

“那好吧。我是林傑思,雙木林、木四點傑、田心思。三十歲的高齡,A型,金牛座。再附加一點,目前單身。”傑思的語氣也很正經,惟一泄露了他的心思是他那往上翹的嘴角。

“哈哈哈,你很上道耶!”思婕覺得自己很樂意交他這個朋友。

“謝謝誇獎,承讓承讓。”傑思覺得自己和思婕在一起的時候,可以很自然地放松自己,而又不用在意些什麼。

“哈哈,我喜歡你,交個朋友好嗎?我可以叫你思思嗎?”

“那我也可以叫你婕婕咯?”

“思思。”

“婕婕。”

兩人同時開口說,相對望一下,“哈哈哈……”兩個人同時歡笑起來。

“好怪哦,你好像變成了我的弟弟。”思婕擦掉眼角的眼淚,看著對面臉色微微發紅的傑思,笑著拍拍他的肩膀,“不用在意的,我可是很樂意有個比我大的弟弟。”

可是我很不樂意啊!撇開年齡不說,傑思心里隱隱約約不想和婕思掛上姐弟或是兄妹的關系。

“真是美味啊!”思婕拍拍肚子,“吃得好飽哦!”

傑思從桌上的紙巾包里先抽出一張遞給她,看到那張紙巾,想起了什麼的思婕“啊”了一聲。

“怎麼了?”傑思被她嚇了一跳。

“差點忘了今天約你吃飯的目的了。”

傑思奇怪地看著她,只見思婕在自己的包包里翻了一下,找出了一條手帕,然後雙手很正式地把它捧到自己的面前。是那天他放在洗手台上的那條手帕!

“謝謝你的手帕,還有你的安慰!”思婕有著滿滿的感激,但又找不到好的句子表達出來,她為自己語言的貧乏感到慚愧,一直低著頭。

……

有一陣子時間了,他怎麼還沒取走手帕啊?還是自己弄錯人了?思婕奇怪地抬起頭,只見到傑思正用一只手捂著臉,耳根發紅地望向窗外。

“你怎麼了?”

“沒什麼。其實你不用刻意向我道謝的,這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他只是很順便地把它放在女洗手間的洗手台上而已。他可不好意思說出這句話。

“不是的!這對我的意義很重要!”思婕很用力地搖頭,“如果你沒這麼做的話,我就算在廁所里哭了很久也不會這麼快……”

說到這里,思婕終于知道為什麼他的臉那麼紅了,“轟”的一下,她的臉漲得通紅。

過了好一會兒,傑思才開口說:“那時,我看你哭得那麼傷心,不知不覺地就跟在了你的後面,等我發現的時候,我已經在里面了……”聲音越說越小。

思婕搖搖頭,“不是的,這沒關系,幸好我當時只是哭,沒有大……”聲音也是越來越小。又過了好一會兒,兩人終于決定忘掉這個令人尷尬的話題。

“那可以告訴我,你當時為什麼那麼傷心嗎?”傑思先打破僵局。

沉默了好一會兒,思婕沒有說話,傑思以為她不想說,正想說“你不說也沒關系的”時,思婕開口了。

“簡單來說,就是我想吊金龜婿不成反被羞辱一頓,為此感到難過而已。”

“很丟臉吧?”想起來,思婕覺得當時自己真的好傻。

“沒有!你只是追求自己想要的而已,這沒什麼好丟臉的。”林傑思溫柔的語氣讓低著頭的思婕抬起頭來,直直地看著他。

“我反而很羨慕你的這種勇氣。”看到思婕露出不相信的表情,“真的!我真的是這麼想!”傑思再次加強自己的肯定語氣,而從他誠懇的眼光里,思婕感受到那不是說謊,也不是安慰之詞,而是他真的就是這麼想。

“謝謝!”思婕奇怪一向不太愛吃辣椒的自己今天怎麼會吃了那麼多的辣椒,要不鼻音為什麼會這麼重,而且眼睛也酸酸的?

“那現在呢?現在還難過嗎?”

“不了,不難過了。謝謝!幸好有你!你讓我覺得自己不是孤單的一人。”思婕真的覺得自己辣椒吃太多了,要不為什麼眼睛里那咸咸的液體就這麼不受控制地流了下來呢?明明自己心里是那麼的高興……

看著在思婕的臉頰上垂落的淚珠,傑思覺得自己胸口左邊某個地方一陣揪緊,然後什麼都無法思考。而等他覺醒過來的時候,已經看到思婕那雙睜得大大眼睛就在他眼前距離不到五厘米的地方,里面是滿滿的無法相信,而他自己此時還仰身向前,舌頭觸碰著思婕的臉。

“對不起!”傑思慌忙向後,“對不起!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等我自己發現的時候,我已經……”他說不下去了,臉上好像有如火烤一般。

“我知道……”思婕的臉色不比他好得到哪,低著頭,小聲說著,“不如我們走吧。”

傑思雖然還窘窘的,不過他還是聽到了思婕的話,他望了一下四周,發現自己這一桌明顯地成了眾人矚目的焦點,慌忙說:“那我送你回去吧。”兩個人逃也似的離開現場。

然後一路上,兩個人誰也沒開口說話。

這廂,林傑思一直想著今天自己頻繁的失常,與往日的冷靜自持大相徑庭,感覺上就像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小毛頭……他也不是從沒談過戀愛,要說他的戀愛經驗,雖不能說豐富,但也不能說匱乏,卻從來沒有出現過像今天這種情形呢,而且自己明明都已經是三十歲了——反常,真的是太反常了!

那廂,思婕覺得自己的心在“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雖然距離剛才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像現在,只是站在林傑思的旁邊。但那靠近林傑思的半邊身子卻緊張得好僵硬,流過的時間對緩解自己的緊張完全沒有作用。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還出現了加重的趨勢……

兩個人,兩種心思,卻同是為了一個心動。

“到了。”當兩個人之間開始出現沉默以外的聲音時,卻原來是已經到達目的地了。

怎麼這麼快呢?為什麼不再久點呢?我還想和他(她)再待多一會。站在思婕的公寓前,就這麼靜靜面對面站著的兩個人心里有著相同的想法。

就這麼過了好一陣子,終于,林傑思先打破沉默,聲音在如此的夜里顯得低沉:“上去吧,我看著你上去。”

思婕開口想說些什麼,但嘴巴張了張,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點了點頭,轉身向公寓走去。走了兩步,回頭看看,傑思還站在原地,對她揮揮手,叫她趕快進去。她再點點頭,然後小跑走開了。

看著思婕的身影消失在公寓里,傑思覺得心里有點失落,搖搖頭,揮去腦里那種莫名的失落感,然後也轉身離開。

晚上,兩個人都失眠了。

☆☆☆

從那一天後過了一個多星期,思婕都沒再在鴻天企業里遇見過傑思了。

她也經常跑到水林館去吃飯,也都沒有撞見過他。因此,失眠的持續讓她眼底下的黑眼圈不斷加重,直可參加世界熊貓眼比賽,而且絕對可以拿到冠軍。而連一向神經較粗的李麗眉都無法視而不見了。

“咦,思婕,你的樣子好像幾天都沒睡好耶!”不是疑問,而是肯定。李麗眉奇怪極了,因為她所知道的思婕是“睡眠不足是美容大敵”的堅實擁護者,並且晚上只要一到十點,就一定上床睡覺,雷打不動。

“咦,看得出來嗎?”思婕一副有氣沒力的樣子,像個幽靈般趴在辦公桌上。

“頂著這麼大的熊貓眼,瞎子才看不出來。”

“哦,我失眠一個多星期了。”

“為什麼?”李麗眉的好奇心全被勾了出來。

“相思吧。”

“為誰?不會是那個沒良心的雷-翔吧?”

“恩人。”

“什麼恩人?誰是恩人?”李麗眉的好奇心被完全勾起,還想再追問時,部長拍拍手出現了,“開會了,大家到會議室集中。”沒辦法,李麗眉只得暫停對思婕的追問,並把還癱在辦公桌上的思婕拖到會議室。

☆☆☆

會議室里。

“今天,把大家叫到這里開會,是關于尾牙宴會的事情。”思婕注意到了在會議室里除了自己部門的成員外以外,還多了將近十個人。

“這次宴會,事關重大,因為是公司創建二十周年,所以到時會有很多媒體和社會名流來參加。所以,公司決定除了由以往負責宴會的主要部門總務部外,我們秘書部也要參與負責。”

“思婕,太好了,這次咱們可以有很多金龜婿吊了。”李麗眉趁部長正在滔滔不絕時悄悄地對思婕說。

不過思婕並沒有聽到的話,因為她呆住了,她看到了一個多星期未見的林傑思就坐在她的對面,而對方也看到了她。

許久未見,才知相思已如此泛濫,兩人就這麼定定地看著對方。而大部分的人因認真聽著部長的話而沒留意到這兩個人近乎凝視地注視著對方。她(他)好想他(她)啊!那種相思已經成為入骨了!

“……林傑思、張思婕。”走神的兩個人突然聽到自己的名字被念到,下意識里“到!”兩個人同時起身回答。

台下出現偷笑的聲音,兩個人不得其解地對望一下,都不知道為什麼,李麗眉在台下拉了一下思婕的袖子,示意她趕快坐下來。

“咳、咳。”部長咳嗽了兩聲,示意台下安靜,“從今天開始,你們兩個人就是尾牙宴會籌備工作組的搭檔,要好好合作哦。”

“部長……”

思婕還想說些什麼,美麗的秘書部長看了她一下,“怎麼,你對本部長的安排有異議?”

“不是的……”其實她想問的是,要做什麼搭檔?從部長挑眉的神情里,思婕就算有什麼話也不敢說了。在平時,這位美麗的部長是和她們這些下屬很靠得來,但在工作上,絲毫私情都不講,如果沒有足夠的理由和天大的膽子,千萬不要和她頂撞。不過,能夠和傑思一起工作,對于部長的安排,思婕的心里還是充滿了感激。

“好,合作從明天開始!散會!”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看著其他同事都與搭檔握手了,思婕也趕緊伸出她的小手,“合作愉快!”小小聲地說。

“合作愉快!”低沉的聲音向她卷來,握著他的大手,思婕覺得自己的左胸那個名為心髒的東西跳得狂厲害,好像就要奔出來似的。

握了好一會兒,思婕還是沒有松手,傑思見她已有了一點發呆的跡象,便想先松開,雖然他也覺得她的小手軟軟地握著好舒服。而就在他的手剛退開時,又一下子被抓住了。

他愣了一下,望向思婕,對方正抓著他的手不放,不過還在發呆當中就是了。

“怎麼了?”其實他的內心是有點竊喜的。

傑思溫柔的聲音,總算把思婕喚了回來。她看到自己還拉著傑思的手時,趕忙松開,“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傑思的手有了想摸思婕頭的沖動,抬起、懸著,最後還是放下,“那明天見。笑著說完,就跟著同事們離開了會議室。

“他就是你的恩人、失眠的原因嗎?”李麗眉等到會議室里的人都走光後,問又進入了發呆當中的思婕。

聽到李麗眉的聲音,思婕點點頭。

“但是,他不是帥哥哦。而且,我問過他的同事了,他的職務不高,雖然他現在是單身,但之前曾有個女友,後來因為他只是青銅級王老五而和他吹了。”

“哦。”

“那你想去追求他嗎?”

“我不知道,因為我們今天也是第二次說話而已。”思婕自己也搞不懂自己的心情。

“反正到尾牙宴會前你們都會在一起,還有半個月的時間,你可以慢慢想清楚。”思婕覺得目前也只能這麼辦了。

☆☆☆

在這半個月的合作期間里,思婕覺得自己和傑思真的很有默契,通常是其中一個人正需要什麼的時候,另一個人就把他(她)想要的東西拿來了。而且,兩個人在某些問題上的觀點驚人的一致,所以,他們可謂是合作無間的最佳拍檔。

而除了為兩人之間的默契暗暗歡喜外,思婕覺得傑思他是個很體貼的人,雖然工作量很大,但是每天下班時間一到,他都堅持不讓她加班,並親自把她送到家門口。而且,就算是在工作,累的活都被傑思干完了,然後留給她的都很輕松。她為此向他抗議,他雖然沒有再一個人把所有的累活都辦干完,留了一點給她,但卻是有留和沒留差不多。

她不是遲鈍的人,傑思對她的好她都知道,所以她也很想為他做點什麼。但她發現,在工作上,傑思幾乎無所不能,她自己反而礙手礙腳了。所以,經過幾天的相處,她發現惟一可以幫得上忙的就是幫傑思准備午飯。不是她說,她曾瞄過幾眼傑思的飯盒,那樣子實在是讓人無法恭維。至于味道嘛,應該也不會好的到哪,所以,她決定了,要幫傑思准備便當。

而當傑思看到思婕拿出為他准備的飯盒後,非常驚喜,當即把自己的飯盒放在一邊,並拿起思婕的飯盒狼吞虎咽起來。看著傑思仿佛在吃著什麼人間難尋的美食的樣子,心里一陣滿足。然後她好奇地拿起傑思的飯盒來嘗一下,卻驚訝地發現,雖然飯菜看起來不怎樣,但味道真的是——很美味!超美味!雖然她自認為自己廚藝還不錯,但味道和傑思做的一比,簡直就是云泥之別!

很生氣也很慚愧,她把傑思正在吃著的飯盒搶過來,收在自己的懷里。

傑思用不解的眼神看著她,“你為什麼要搶我的飯盒?”

思婕把他自己的飯盒遞給他,生氣地說:“你的比我的好吃多了。”

而傑思完全不看他面前的飯盒一眼,趁思婕一個不注意,猛地搶過她懷里盒飯繼續扒起來,一邊吃一邊語音不清地說:“葛系偶菊得女地辦好吃,以全都沒能做個辦和給偶七。”

真的很語音不清,不過,思婕完全聽懂了。看著他吃得那麼急,好像生怕有什麼人要和他搶似的,她竟為他心疼起來。是的,就是心疼。

自從那次以後,傑思每天的中午飯都由思婕准備。而兩個人一起吃,竟覺得這家常便飯是外面的高級餐廳怎麼比都比不上的。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就來到了尾牙宴會的前一天——兩個部門合作的最後一天。

這天中午,吃過午飯後,思婕到茶水間去給傑思倒杯咖啡,沒想到竟在門口處撞見了總裁秘書——李姐走來走去。

“李姐,你怎麼了?似乎很急的樣子耶。”

“啊,思婕,你來得正好,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你說吧。”思婕注意到李姐的眉頭都要皺起來了。

“我剛剛接到家人的電話,說我父親病危,叫我趕回去見他。可是,我這里還有一堆正要複印的資料,待會要拿上去給副總,他急用。但是現在是午休時間,我實在是找不到人幫我,你可以幫我嗎?”

“當然可以。只是……”

“謝謝!那我走了。”李姐一聽到她答應,立刻就動身走人。

“噢,對了,這資料是一式三十份,副總裁在二十五樓。”已經走得遠遠的李姐大聲地對思婕喊著。

“為什麼總裁秘書的你要幫副總裁做事呢?”望著李姐背影消失的那個方向,思婕喃喃說出剛剛她想問的話。沒辦法,只好幫忙了。

☆☆☆

“叩、叩。”

“進來。”門後面響起低沉的聲音,多久沒聽到這個聲音了?思婕想了一下卻發現自己想不起來了。

好一會兒,雷-翔沒聽到有腳步聲進來,遂從公文中抬起頭,卻沒看到他辦公室里面有第二個人存在,而他確定自己剛才聽見敲門聲,于是起身去開門。

“對不起,副總,我開不了門。”

雷-翔相信她沒有說謊和故意擺架子,因為他也只能看到一疊高過頭的資料,完全看不到資料後面的那個人。

“怎麼,沒人幫你嗎?”雷-翔很紳士地接過一半的資料,讓後面的那個小人兒可以透一透氣,並走向另一邊的會議室。

“其實是有人幫我搬到這一層樓的,不過因為那個人還急著要到總裁那里,所以後來我就自己搬過來了。”思婕聰明地跟在雷-翔後面。心想這資料大概就是開年終總結會議要用的,難怪會多到嚇死人。

“呃?怎麼是你?李姐呢?”兩人都放下資料後,雷-翔認出了把資料搬上來的就是那個一個月前在地下車場里上演一出失敗的吊金龜婿戲碼的女人。

“沒辦法,李姐臨時有急事,而我剛好經過,于是她就叫我幫她把資料搬上來,說副總有急用。”思婕聳聳肩。

“你還沒放棄嗎?”一身寒氣散發。

看著雷-翔全身警備的樣子,畢竟是個小毛頭啊。思婕心里暗笑一下,決定逗一下這個剛冬眠完的小刺猬。

往雷-翔身上貼去,思婕把小手放在雷-翔的領帶上,好像要順勢解開他的領帶,嬌爹地說:“副總,自從那天以後,人家就對你念念不忘,越想越覺得你那個如何當上雷夫人的提議真的很不錯,不知你可否成全人家這個小小的心願呢?”

只覺身上的雞疙瘩全都冒出來了,雷-翔的眼里是滿滿的厭惡,而正要猛地推開她的時候,察覺到他意圖的思婕先一步閃開了。

“呵呵,其實副總你不用這麼緊張的,我又不會吃了你。”思婕轉而去把資料分好到每一個位置上,“放心吧,我對你已經完全死心了,你不用這麼草木皆兵啦。”

一邊說著,資料就已經分排好了。思婕再次望向雷-翔,對方似乎不相信她的話,笑了一下,學著古代淑女,拉起不寬的衣角,擺出敬禮的姿勢,“我說的是真的!副總裁殿下。赤誠之心,天地可表。民女我就先告退了。”

思婕離開會議室後,雷-翔還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而待他反應過來,有趣!

☆☆☆

離開會議室,思婕看看手表,已經將近三點鍾了。

糟!剛才複印耗的時間太多了,不知道傑思他喝了咖啡沒有?思婕心里一片焦急,趕緊趕到尾牙宴會的會場。

一沖進去,李麗眉就拉住她,“壞了!剛才林傑思從梯子上摔下來,摔傷腳了,現在正送往醫院。”

“什麼?你是開玩笑的吧,麗眉。今天可不是四月一日啊。”這消息來得太突然,思婕根本不相信,以為李麗眉只是在尋她開心。

“我說的都是真的!”

李麗眉一臉嚴肅地看著她,思婕這才相信她說的是真的。

“那他現在怎樣了?傷勢重嗎?”思婕緊緊抓住李麗眉的雙肩。

“痛!”思婕的手指深深地掐進她的肉里,李麗眉低呼一聲,“他已經送去醫院了。”

“為什麼?為什麼?”思婕心慌得不知所措。

“他送去的是中心綜合醫院,你去找他吧。”李麗眉把思婕仍掐在她身上的手指扳開。

“那工作呢?”

“放心吧,只剩一點點,我們自己來就可以了。”

“謝謝你,麗眉!”

“好了,不要再說了,快去吧。”李麗眉發現自己真的很難承受思婕水汪汪的眼睛,看著那樣的眼睛,害得她覺得自己心里也有點酸酸的。

思婕二話不說,箭一般地就往大門沖去。“一定要沒事、一定要沒事!”思婕坐上出租車後腦海里就只剩下了這句話。

☆☆☆

中心綜合醫院病房里。

“那傑思,你就好好休息,我們先回去了。”幫忙送林傑思到醫院里的幾位同事說著。

“謝謝!麻煩你們了,對不起!”

“不用這麼客氣啦,我們都是朋友嘛。那我們就先走了。”

“嗯。謝謝!再見!”

同事們走出了病房,屋里變得安靜起來。一個人躺在病床上的傑思,看著窗外的藍天白云,想著今天下午出意外時的情景。

中午時,思婕說要去茶水間幫他倒杯咖啡,于是他就在平時兩個人吃便當的地方等著拿回那一杯咖啡的可愛笑容。但是他一直等,等了將近一個小時,都沒見那個熟悉的身影出現。

難道她出了什麼事?心里滿是擔心的他趕緊到茶水間里去尋找。而從二樓到頂樓的茶水間他都找過了,見到的同事也問了,但都沒有她的消息。他的心越來越慌,只能回到會場里繼續等她,然而上班時間都過了,平時從不遲到的她還是沒有出現。

因為最後的工作很繁瑣也很重要,他沒辦法去尋找她,以至于在爬梯子的時候仍心神恍惚,然後一只腳踏空,就那樣摔了下來,還被梯子及倒下來的東西壓著,把腳給壓斷了。

現在,自己在醫院里,更沒辦法去找她了。不知道她現在怎樣了呢?傑思看著飄過來又飄過去、越來越多的白云,心里的擔憂也有增無減。

不知道他現在怎樣了?老天保佑,一定要沒事啊!

當出租車到達醫院,思婕看也沒看地掏出兩張鈔票就塞給司機後,直往醫院沖去,完全沒聽到身後的司機喊著要找錢的聲音。

“砰!”巨大的撞開門的聲音,把陷入沉思的傑思拉回現實中來。

望向門口,他看到一只手撐在門上,一臉焦急、頭發凌亂的狼狽的思婕。

太好了,終于見到她了。上帝保佑,她平安無事!

思婕順了一口氣後,把視線定在傑思的身上。天哪!他傷得好重!

她看到傑思受傷的腳打了厚厚的一層石膏,就那麼被懸掛在床尾,頭上還包了一圈紗布……她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什麼扭了一下,好疼!然後什麼也不想,張開雙手奔向傑思。

一直注視著她的傑思也張開雙手迎接她,兩個人忘情地緊緊擁抱在一起。

“為什麼?為什麼?”思婕終于讓因擔心而緊逼在眼睛里的淚水流了下來,而傑思則一邊承受著她的眼淚一邊輕輕地用手摸著她的頭發,撫慰她。兩個人就這麼擁抱著,在受傷的人溫柔撫慰下,傷心的人兒終于平靜下來。

“怎麼會受傷的?”思婕輕輕地撫上傑思腳上的石膏,眼角的淚花讓傑思心里有著點點的竊喜和更多的不忍。

“不小心從梯子上摔下來被砸到而已,不要緊的,他們有點大驚小怪了。”傑思溫柔地看著她。

“怎麼會那麼不小心呢?”

“……”傑思不知該怎麼對思婕說明。說真的,現在兩個人的情況有點曖昧不明,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此刻就向思婕表明心跡:因為我一直在想著你。

“呵呵,該不會是在想著哪個女孩子吧?”已經恢複了平日開朗的思婕有了和傑思開玩笑的心情,“說吧,姐姐不會告訴別人的。”

“……”雖不中亦不遠矣。

“說吧、說吧,究竟是哪個女孩子那麼幸運?”

“……”傑思還是什麼話也沒說,就那麼一直瞅著思婕。

思婕看著傑思一眨不眨的目光,里面的柔情是那麼的顯而易見,心里一陣羞澀,頓時不知所措起來。

“你不想說就算了,姐姐我不會追問的。”思婕以打哈哈來掩飾心中的悸動。

失望從傑思的眼中閃過,思婕注意到了,但她只覺得自己的心里亂糟糟的。說真的,她不是不明白傑思的心意,其實她是很高興的。只是、只是現在她不知道該怎麼做,只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好好地想一下。

思婕倏地站起來,傑思的眼光隨著她移動。

“時間晚了,我要走了。”因為背對著傑思,所以她並沒有看到傑思眼里的難過。在門口處,她回過頭再看傑思一眼,傑思怕自己的傷心被她看到,猛地把臉轉向窗外。傑思沒有看著她。她發現自己有點失望,又有點難過,“明天,我再來看你。”小小聲地說完,思婕跑了。

她的話,傑思並沒有聽到了,心里百味雜陳:我這麼做,是不是做錯了?或者,我根本就不應該表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