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鴻天企業的女洗手間里,兩個女人正在摸魚。

“思婕,你知道嗎?總裁的兒子明天就要來公司里擔任副總裁哦。”李麗眉悄聲地把她聽來的小道消息告訴張思婕。她和思婕是同時期進入公司的,兩個人臭味相投,約定要一起吊金龜婿。

“是嗎?你聽誰說的?”思婕有點漫不經心地回了李麗眉的話,雖然兩個人的目標一樣,但在某些細節上她還是覺得自己和李麗眉的標准很不一樣。比如說:外貌,他們欣賞的類型就很不相同,她偏好斯文型,而李麗眉則喜歡不羈的。而且,不是她說,總裁的外表實在不怎麼樣,根據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原理,這個貴公子應該也不會出色到哪里,而她卻是外貌協會的忠實成員。

“我是從李姐那聽來的,聽說這位公子是哈佛的MBA,長得可媲美湯姆-克魯斯了!”李姐是她們兩人進公司時的前輩,對她兩人關照多多,雖然後來高升做了總裁秘書,依然與她們保持聯系。

“哦?”可媲美湯姆-克魯斯?思婕停下了手上化妝的動作,直盯著李麗眉那張已經有點過度修飾的豔顏。

見思婕有所回應,李麗眉說得更起勁了,“聽說這位貴公子有一米八七那麼高,目前單身,今年才二十五歲……”

“你是說,他比我們小嘍?”思婕的眼睛閃閃發亮了。

“你該不會是喜歡年紀小的男生吧?”李麗眉難以相信,她一直以為思婕喜歡的是成熟型的。

“你不覺得,年紀比較小的話可以任由你捏圓搓扁嗎?”

“你想當源氏第二?”李麗眉的額上開始滴汗了。

“那也不錯呀,源氏的情人那麼多,如果我也有那麼多情人的話該多好啊……”李麗眉仿佛看到了一朵大大的花,已經無話可說了。她一直覺得思婕是個無法用一般思路去理解的人,而今天更是讓她見識到了思婕的奇怪的一面。

“呃,那這次你就獨自去努力吧,看能不能獲取這位‘紫之上’的芳心。”

“你不和我一起努力嗎?”

“我對年紀小的沒興趣。”

“哦,那好,我一定會努力給你看的!”思婕暗暗下定決心,明天在迎接那位貴公子時要好好表現一番,讓那位貴公子對她印象深刻難以忘懷。

☆☆☆

鴻天企業的茶水間里,也有兩個男人在摸魚,不過與其說是一起摸魚,還不如說是其中一個強拉著另一個在說話,因為另一個的手還一直在筆記本電腦上操作著。

“傑思,我和你說呀,總裁的兒子明天會開始來公司里上班了哦。”梁佑明悠哉地喝著咖啡。

“你聽誰說的?”旁邊的林傑思已經見怪不怪了,他這個朋友老喜歡在上班時間拉著他到這茶水間里來說八卦,也虧得這位朋友能力夠強,要不老早就被這家公司的老板炒魷魚,回家吃自己了。

“呵呵,這個你就別管了啦。”

“肯定是從你的相好那里聽來的吧?”誰不知道英俊瀟灑的白銀王老五梁佑明在公司里相好遍布,他的工作能力強,在女人方面的能力也很強,所以至今都沒聽到過他的相好們互撕臉皮的新聞。

“這位公子好像條件很不錯的樣子,我想明天我們必定可以大飽眼福一番。”梁佑明選擇性失聰,沒聽到林傑思的話。

“哦?”林傑思還是沒有停下手上的工作。

“到了明天,咱們公司里的MM們一定會爭奇斗豔一番,信不信?”梁佑明想即使和傑思打賭,他也必勝無疑。

“信、信,你說的我怎麼會不信呢?”

“就知道你敷衍我。”梁佑明小孩子氣的神情平時還是挺難看到的,不過,沒得到觀眾的喝彩,讓他不禁泄了口氣。林傑思低著頭微笑,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明天會是多麼激烈的孔雀展示會。

☆☆☆

第二天。

終于等到了貴公子——雷-翔的到來。張思婕搶先站在歡迎隊列的前排,拉長的小腦袋直直地盯著公司的大門。然後,她看到了幾個人走了進來,而走在最前面的那個挺拔的身影吸引了她全部的目光。

哇!他真的好帥哦!一雙向上的劍眉顯示著他的堅毅、深邃的眸子里閃耀的是他犀利的目光、高挺的鼻梁象征著他的權力、緊抿的薄唇把他襯得好性感啊!還有那一米八七的頎長身材裹在鐵灰色的亞曼達西裝里。喔喔喔,簡直就是帥呆了!

她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竟然就這麼看呆了,連口水掉下來都沒自覺,當然也沒發現雷-翔眼角的余光在她臉上掃過後眼里閃過的厭惡。

雷-翔離開後,她依然呆呆地站著,直到李麗眉來敲她的腦袋後才醒過來。而之後這一天里,她的小腦袋瓜里裝的都是雷-翔那帥氣的樣子,連工作都出了好幾次無傷大雅的小錯誤,和她平日里看起來干練的樣子完全不符。這是後話,暫不提。

另一廂,茶水間里。

“傑思,我說得沒錯吧,今天的孔雀會比以前要精彩多了!”梁佑明還是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扯著八卦。

“嗯,今天的確很有看頭。”林傑思依然不冷不熱。

“看來咱們公司里的未婚女士們很快就要來一場激烈的搶夫戰了。”梁佑明痞痞地摸著下巴,想象著那激烈的戰事,發出“嘖嘖”的聲音。

“看你一副看好戲的樣子,難道你不怕自家後院起火嗎?”林傑思看了一眼梁佑明的後方,想著是不是該提醒他一下,他的後院之一來了。

“怕什麼,女人算什麼,不就是生活的調劑品嗎?招之即來,揮之即……”突然背後一陣惡寒,讓梁佑明噤了聲,然後脖子強硬地轉過去,剛好看見他的相好之一正一臉怒氣地盯著他,在他還來不及說什麼,就憤憤然轉身離去,而剛才還在瀟灑地大放厥詞的梁佑明也慌忙起身追去。

看著梁佑明慌張地離開,林傑思的嘴角不禁彎了一下。而就在他也准備回辦公室去的時候,看到了兩個女人走進來,兩個人都一身時髦而干練的打扮,但其中一個臉上那魂魄不在的樣子倒讓她精明的形象大打折扣。

第一印象——“孔雀”之一!

在彎腰收拾東西的時候,林傑思的嘴角彎得更是厲害了。

“思婕,醒醒了,雷-翔已經不在了!”李麗眉把魂魄仍迷失在雷-翔魅力中的張思婕放在茶水間的餐椅上,徑自走到一旁去給她倒了杯咖啡。

“麗眉,他好帥啊,你有沒有看到他那張臉,簡直就是帥到連湯姆-克魯斯也比不上!還有那副身材,哇!看著我都好想去上下其手一番了。”思婕接過李麗眉手里的咖啡,強烈地感歎著。

“我又不是瞎子。”李麗眉沒好氣地說,“拜托,先擦一下口水啦,都滴成一潭水在地上了。”

聞言,思婕用手在嘴角邊摸了一下,是有一種潮濕的感覺,想到是口水,于是就用手來猛擦,好一會後轉頭問李麗眉:“還看得出來嗎?”不看還好,一看就——“哈哈哈……”李麗眉頓時爆笑。

聽到李麗眉的誇張的笑聲,已經走到茶水間門口邊上的林傑思也回頭去看。而就在張婕思和他四目相對的時候,他很紳士地微笑,對著婕思不明所以的目光,指了指自己的下巴後,大步地離開了茶水間。而就在距離茶水間的門口兩步的位置上,他聽到了一聲很大的驚呼聲,想必是她照了鏡子後看到了自己的下巴都是一片鮮紅,就像是噴了一大口血的樣子。

想到她的花容失色的樣子,無法再忍,林傑思趕緊沖到最近的男洗手間,速度之快讓見到他的人都在猜測他肯定是要大急了。之後,在男洗手間里,傳出了一陣誇張得足以讓人嚇到摔倒的恐怖笑聲,“哈哈哈哈……”

聽到爆笑聲的人心里有著同一個想法:我們是不是應該打急救電話呢?

當天夜里,張思婕一直想著要如何讓貴公子注意到她並進而愛上她,一個個美妙的片斷在腦海里漂浮著,興奮得幾乎睡不著覺。心動不如行動,擇日不如撞日,她決定第二天就要對雷-翔展開行動。

☆☆☆

第二天一大早,思婕就早早地從她軟軟的溫溫的床上爬起來,梳妝打扮,把自己打扮得像一個嫵媚的小女人,風情萬種但又不失清純。

“果然是佛要金裝人要衣裝!原來我也可以這麼的漂亮!”對著鏡子的思婕,不斷地感歎著自己的美麗。“我都快要愛上自己了,雷-翔,投入我的懷抱吧,姐姐我會好好疼你的,呵呵呵呵……”屋里傳出一陣恐怖的狂笑聲,然後對面人家的狗也跟著“汪汪”地狂吠起來。

懷著愉悅的心情,出門時為了避免破壞自己的一番精心打扮,難得的,她招了一輛出租車。當她從車里動作優雅地走出來時,看到行人對自己的頻繁注視,更是讓她的信心倍增。

看了看手表,離上班還有四十分鍾,她信步走入地下停車場,等待雷-翔開著“蓮花”進來。根據從李姐那里探到的消息,雷-翔今天會提前半小時左右來到公司,而且,會開著他的愛車——蓮花前來。

在柱子後躲起來,當聽到有汽車的引掣聲時,她探出小腦袋,果然是雷-翔的蓮花。

“加油!”暗中給自己鼓氣後,思婕從柱子後跑出來,沖到蓮花跑車前。而雷-翔因為沒想到突然會有個人沖過來,來不及煞車,一下子就把張思婕撞倒了。

雷-翔以為自己撞倒人了,趕緊下車詢問:“怎樣?哪里受傷了?”張思婕沒有即刻回答,只是一味地低著頭。剛才順著車的來勢摔倒是有點痛,但還沒至于會掉眼淚,而在她計劃里,她要用梨花帶雨的甜美模樣讓雷-翔對她一見鍾情,所以她正在醞釀眼淚。

雷-翔見她沒有回答,以為她真的很痛,正想著是否要抱起她送她去醫院的時候,思婕抬起了頭,果然是一副梨花帶雨的楚楚可憐模樣,“問題不是很大,只是腳踝有點扭傷了,不知道你可不可以送我去醫院呢?”

嬌爹的語氣,讓一般人聽得心都軟了,恨不得立即點頭答應她。而這似乎卻對雷-翔起了相反的作用,他自覺一身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擔心頓時減少很多。而同時,他認出了眼前這個女子就是昨天那個他極度不屑的花癡女,心中的不耐更是以著直線的速度往上增長。

這女人打算做什麼呢?他決定還是靜觀其變,先把她拉起來。

張思婕見雷-翔把她拉起來,雖然動作稍嫌粗魯點,但仍高興得暗暗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站起來的時候,她趔趄了一下,順勢撲向雷-翔,再很順勢地抱住他,“先生,對不起,我的腳有點痛,不知你能不能就這樣讓我抱一下?”

嬌羞的語氣,令人心動的請求,一般的男人都會立馬點頭答應,不過,卻讓雷-翔摸清了她的意圖——又是一個企圖飛上枝頭當鳳凰的女人。

他忍住心里的厭惡,裝出一副無奈的神情,“我也很想讓你這樣抱著,不過,你的腳邊有一只大老鼠,你確定你要這麼抱著?”

“老鼠?”思婕想也不想,就跳起來,往後面跑去,“我最怕就是老鼠了!哪里哪里?”

望向雷-翔,對方正叉著手,嘴角掛著一抹嘲諷的笑意。頓時,她明白自己的把戲被拆穿了。

“原來小姐受傷的腳一碰上老鼠就不藥而愈了!”雷-翔諷笑著。

思婕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她望著雷-翔,小手在身後緊緊糾纏,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或者是說,你說腳扭傷了只是假裝的?”雷-翔臉上的諷意繼續加大,“喲、喲,這麼甜美的一個小姐怎麼會做出這麼無聊的事呢?說不定人家只是很單純地想吊金龜婿,飛上枝頭當鳳凰而已,對吧?”

思婕覺得難堪極了,但她卻想不出有什麼反駁的話可以說,因為他說的都是實話。

雷-翔見她無話可說,冷笑了一下,臉上的表情就像是千年寒冰一樣冷冽,“哼!實話說吧,你這種伎倆很爛,換成我的話,我會干干脆脆地脫光衣服引誘對方上床,說不定還能人憑子貴,當上雷夫人呢!看看你自己,要身材沒身材、要腦袋沒腦袋,身上的這身衣服,一看就知道是便宜貨。哦哦,這是什麼味道?好俗的香氣,一聞就知道是在路邊攤上撿來的!我說得沒錯吧?也不掂掂自己有幾兩重,這樣就想獲得我的青睞,妄想吧你!你還夠不上我標准的邊呢!”

雷-翔的話越說越毒,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堅強地聽完的思婕再也支持不住了,無法再在雷-翔面前待下去,大步地跑離雷-翔的面前。

看著她似乎很難過的背影,雷-翔心里有了點點懊悔,自己是不是把話說得有點毒辣過了頭?但轉眼又想到接近自己的女人莫不是因為自己的身份地位的,這點點的懊悔就這樣被生生掐斷了。

☆☆☆

思婕在電梯里按下十七樓的按鍵,因為離上班時間還有二十分鍾,公司里還沒幾個人,很快的,她的目的地就到了。

電梯門打開,樓層里很寂靜,她趕緊往洗手間里沖,只想著趕快到洗手間里大哭一場,然後好振作起來。而就在經過茶水間門口時,里面的人也正准備出來,因為差了一兩秒,兩個人並沒有撞上,不過,走出來的林傑思看到了滿臉難過神情的她。

是她?林傑思認出了她就是昨天那個讓他蹲在廁所里爆笑的女人。

她哭了?

等林傑思聽到她震天的哭聲從廁所里傳出來的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他情不自禁地跟著她進了女洗手間。臉“刷”的一下漲得通紅,幸好公司里還沒什麼人,得趕快出去才行。但是,聽著她的哭聲如此的悲痛,他又覺得自己要做些什麼才可以。想了一下,他拿出筆、紙以及一條手絹,寫下些東西,然後快步走出洗手間。

幸好,出來的時候沒有人看到,他的臉又再紅了一下,稍微站一會,趕緊沖向自己的辦公室。

☆☆☆

思婕在廁所里盡情地哭了好一會兒,大概有十分鍾的時間吧,她發現自己已經無法擠出多一滴的眼淚了。喉嚨有點干渴,不過流過眼淚後,心情已經平複了好多。那就重新振作起來吧!

其實,自己並不是因為愛而受傷,受傷的只是自尊心而已,雷-翔的話那麼難聽,完全把自己的自尊心踩在腳下,所以她才會那麼難過。而所幸的是,她的自尊心並沒有很高,所以很容易就恢複了。不過,對雷-翔的幻想倒是完全破滅,或者再加點討厭他的成分。

從廁所里出來,思婕打算把自己的大花臉洗個乾淨時,低頭看到了一張紙條,紙條的上方還放著一條疊得方方正正的手帕。瞄了一眼那張紙條,上面大大的“給在廁所里傷心哭泣的小姐”幾個字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想這張紙條應該是給自己的,畢竟洗手間里從她進來後就沒在聽到什麼別的聲音了。她拿起紙條來看。

給在廁所里傷心哭泣的小姐:我不知你為何會如此傷心,但世事無常,請節哀順變!睡上一覺,太陽還會如往常一樣升起,希望你能盡早展開笑顏。附上手帕一條,希望能拭去你傷心的淚水。

沒有署名,很讓人哭笑不得的安慰方式,但卻如一股暖流注入思婕受傷的心。感受著這位無名人士笨拙的語言下那溫柔的關懷,她覺得,就連對雷-翔的怨恨似乎都減輕了。

拿起那條手帕,雖然可以明顯看出有一定的歲月痕跡,但卻很乾淨,放在鼻子下聞一聞,還有著淡淡的香皂味道。這是一種讓人舒服的感覺。

思婕仔細著這條手帕,發現上面還繡了“J-S”兩個字母。說不定這就是手帕主人的名字吧。

小心翼翼地把紙條疊好塞到錢包里,思婕准備離開洗手間。她多想好好地感謝的感謝那位好心人!可是公司里這麼多人,她又該怎麼找出他呢?

☆☆☆

走出洗手間的思婕,完全沒注意到她前面有人,一下子就那樣撞了上去。

好痛!鼻子撞到了硬硬的東西。但知道是自己撞上去的,思婕連忙低頭道歉:“對不起!”

那個人沒有說話,思婕奇怪地抬起頭來。因為對方背對著光線,所以她看不清那個人的樣子,但還是知道對方徑自望著自個兒的衣服。怎麼了?她順著對方的目光看過去。

糟!一個鮮明的烈焰紅唇很醒目地印在了對方白色的襯衫上!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幫你擦掉它。”手忙腳亂的,思婕拿起那條手帕就這麼往對方身上抹去,沒想到卻把口紅印的范圍越抹越大了。三條黑線順著額頭滑下,望著白襯衫上那擴散到手掌大的紅色災區,怎麼辦?對了,賠過一件給他!

“對不起,先生!我現在就去買一件新的襯衫給你,請你在這里稍等。”話聲剛落,思婕沖往電梯方向,完全沒聽到她後面的那個人叫她等一下。

你的妝還沒卸掉呢。林傑思還沒來得及說出這句話時,就已經看不到思婕的背影了。

苦笑地搖了一下頭,林傑思完全可以想象她走出去時會引起多麼大的轟動,心里不禁為她捏了一把冷汗。不過,看她現在這麼精神,想必她已經從傷心里走了出來。

之前他一直在辦公室里坐立不安,想來想去還是又走回到了洗手間的門口,在那里一直守著,就是怕她一個想不開會……

再低頭看一下自己衣服上的紅色災區,其實她根本不用跑出去給他買衣服,他還有一件西裝外套可以罩在襯衫的外面,這樣就不用擔心紅色災區會讓人看到了。

那要不要出去找她跟她說明呢?

忽然地,意識到自己把太多心思放在這個還不知道名字的女人身上,著實讓他心里一驚,這實在不是個好現象啊!遂強迫自己打消了去追她的念頭。

☆☆☆

衣服到手後,她趕緊由服飾店往回沖,該說幸還是不幸呢?她剛好趕上了上班前的那一班電梯。對著電梯里眾人好奇的目光,她開始後悔剛才在服飾店里為什麼不先卸了妝再回來,或許那位先生不會介意自己遲一點的……

當電梯終于如願地停在十七樓時,思婕多一秒鍾也不敢在電梯里停留,馬不停蹄地跑向洗手間。而至于身後的轟動,就先不管了。

只是,在洗手間的門口,已經看不到那個男人的蹤影了。

怎麼會這樣?他是不是太生氣所以走掉了呢?思婕頹廢地站著。

“你怎麼了?”因著眾人轟動而來的李麗眉問她。

“那個人走掉了。”思婕低落地說。

“什麼那個人?”李麗眉走到她的面前,“天哪,你的臉怎麼會這樣?”

“他是不是很生我的氣?”思婕捧著衣服,“我把他的衣服弄得好糟糕……”

“不管怎麼說,你趕緊先洗乾淨你的臉,我待會再慢慢聽你說。”李麗眉把她拉進洗手間里。

茶水間里。

聽完思婕把整件事講完,李麗眉把咖啡遞給她,“好點了嗎?”

思婕點點頭,李麗眉繼續說:“我看你就不用擔心那個男人了。說不定他只是認為沒必要接受新衣服而已。而且,我問你,那個男人有表現出跳腳、罵人的樣子嗎?沒有對吧,所以他根本就沒有生氣。你就不要在意了,知道了嗎?”

思婕又點點頭,李麗眉還說:“不過,想不到雷-翔是那麼沒品的男人,你就不要再對他存有幻想了,知道了嗎?”

思婕再點點頭,李麗眉接著說:“所以,我說了這麼多,你要請我吃飯,知道了嗎?”

思婕搖搖頭,李麗眉笑了,“還好,我還以為你傻到只會點頭了。走吧,咱們去上班咯,再蹺的話,部長就要罵人了。”露出一個舒心的笑臉,思婕挽著李麗眉的手,兩人一起離開了茶水間。

連著好幾天,如何才能找到那位好心人並向他表示感謝,成了思婕最掛念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