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阿漁回來已經兩個禮拜了。

初見時的狂熱與紊亂,都已逐漸平複,他象一個外來的行星,漸次地滑入軌道,自然而協調地隨著整個系列運轉起來。盈盈也不象先前那樣對他懷著敵意,不象剛回來那幾天總是指著大門要他走;記得阿漁回家的第二天清晨,盈盈睜開眼由小床上站起來,一眼瞥見睡在床上的阿漁,竟然放聲大哭,連牛奶都不肯喝,只一個勁地往外指,要阿漁出去。接下來幾天,她一直用懷疑的眼光觀察著、警戒著,她不要阿漁抱,不許阿漁牽手,不跟阿漁講話,使得原本就不大有耐心的阿漁幾乎按奈不住要發脾氣,常常跳著腳向盈盈吼著:“小丫頭,你給我聽著,我是你爸爸,你老子,你懂不懂?”嚇得盈盈目瞪口呆,更不敢和他接近。

後來阿漁想想恐嚇不是辦法,還是改用懷柔政策,開始耐著性子去討好他女兒,溫溫柔柔地用童言童語去跟她講話,買娃娃、玩具、巧克力糖給她,那股子殷勤勁,真比當年追太太時有過之而無不及。每回阿漁要拿東西給盈盈時,她總是抓著我的手去接,然後再由我手里取過去。慢慢的,從她神情中發現生澀的成分一點點地淡退,代之而起的是嬌憨信任的笑容,有時候阿漁在看著盈盈許久之後,會忽然拍手大叫:“哇塞!這小家伙真象我,不但樣子象,連那股子憋扭勁都象,真絕!”

家里除了增加一個盈盈之外,其他人也都與阿漁出去前有所不同。大弟子武已由空軍官校畢業,官拜少尉軍官,分發到南部某空軍基地擔任飛行工作,滿腦子以國家榮辱為己任的胸懷大志,與藍天白云為伍,進游天際,生性豪邁,一派瀟灑自如的神態,朋友多,女朋友更多,每次休假回來,總是見不到他人影。二弟子成是政大經濟系三年級的高材生,深沉而穩重,多半時候他都在看書,書是他最好的朋友、最大的慰藉,平日很少開口,但每回講話總帶有很深的哲理,讓人回味無窮,他身上有一種古代書生溫文爾雅的書卷氣,還帶著那麼一點思想家的味道,這些都是阿漁和子武所缺少的。麼妹子蘭,今年剛剛高中畢業,在她身上嗅不到一點點大專聯考的緊張與壓力,成日里躲在屋里聽熱門歌曲,說是練習英文聽力,好象除了出國再沒有任何事務能夠吸弓[住她似的,可憐隔壁那個多情的男孩阿雄,在多次遭受拒絕傷心之余,再也不願到我們家來了。

除了家中每個人在年齡上的成長之外,經濟情況也略微好轉,兩年中我克勤克儉地過日子,除了必要開銷外,我仔細地攢下每分錢。逛街、購物全然地由生活中剔除,娛樂、消遣縮小到最底范圍,節省到近乎吝嗇的地步。如今手邊積攢了一小筆財富,可以小小的揮霍一番;首先買台冰箱,省得天天跑菜場,再買個洗衣機,另外添加幾樣電器用品,接下來就著手計劃“二皮蜜月”的旅行事宜。

這次阿漁替我買了一箱子漂亮衣服,部是些平日只能站在櫥窗外欣賞贊歎的豪華級“奢侈品”,有短得露出膝蓋的“述你裙”,有純麻純毛的喇叭褲,有大衣、洋裝、皮包館子,從內衣到外套一應俱全,每一件都合身,每一件都漂亮,每一樣都叫我愛不釋手、阿漁說要把我打扮得漂漂亮亮,帶出去風光風光,好讓大家看看他太大有多美,好滿足他那份男性“沙文主義”式的優越自滿,可是真遇上有誰對我多看幾眼,他又會沉下臉來大不以為然,真是矛盾得可以。

一千個不好意思,一百個不放心地將盈盈交給母親照顧,我和阿漁提著簡單的行囊坐上往台中的公路班車“金馬號”,心里一直沉郁郁的提不起勁來,車過新莊,阿漁捏了捏我的手說:

“怎麼,還在想女兒?”

“嗯。”

“交給你媽媽帶還有什麼不放心的,看你那份牽掛勁,我都有點要吃醋了。”

“沒聽過爸爸吃女兒的醋,真是!”我白了他一限。

“怎麼沒有,眼前就有一個。”

“不害燥!”

“還說呢,自從有了女兒之後,你每封信一大半都講她,在你心里,我也從第一位退後了一步,你照顧她的時間比我還多。”

“唉呀,她小嘛,何況她也是你的女兒呀。”

“我也小,我是你的丈夫呀!”

“少耍賴了你。”

“跟自己太大耍賴是一種享受。我覺得一個男人在外面做事就象上戰場一樣,必須打起精神全副武裝地往前沖;只有回到家里才可以卸下所有裝備,回複真正的自我,放松一切,變得很小很軟弱,渴望著妻子的溫柔、體貼、關懷、照顧,你懂嗎?”

“不慢!第一次聽到這麼怪的論調。”

“現在懂也不遲。”他眼中閃爍著激動的光彩,接著說:“第一步,你不許再掛念盈盈,從現在起每一分每一秒部屬于我的,讓我們好好度過這幾天,第二步,我要你把我擺回第一位。”

“無理取鬧。”我不置可否地將頭轉向窗外。

“真的!”阿漁加強了語氣,同時用力捏住我的手,痛得我叫了起來。接觸到他那蠻橫而認真的眼神,我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只有輕輕點頭答應。真的,在這一刻里,他真是變得好小好小,比盈盈都小──一個跟小女兒爭寵的爸爸。

台中、彰化、台南、高雄,一站站地往下走,隨興所至地停留玩賞。拋開了家事的繁瑣,擺脫了主婦的身份,卸下了母親的責任,無牽無掛、自由自在地盡情享受著輕輕松松的快樂時光,真有說不出的舒暢與難以言喻的快慰。阿漁說我高興得象一只百靈鳥,可不是,一只在籠子里網了兩年的鳥兒,一旦飛到籠外,豈有不興奮的道理?

高雄,是整個旅行的最後一站,我們住進蜜月時住的飯店,指明要同一個房間。白天到澄清湖走了一圈,黃昏時分,踏著落日余輝,手牽著手,迎著晚風,悠閑地在市區中漫步,心里覺得好滿好脹,一種深深的幸福感,象海浪般地拍卷著,一波接一波地湧上來,此刻,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富足的女人,靠近阿漁,挽起他的路臂迎視著他說:

“阿漁,今天我忽然發現,做船員太太也不壞哩。”

“?……”

“你想,沒有別離的痛苦,又怎有相聚的快樂?我甯可用兩年的時間,來換取現在的美好時光。我可以吃旁人受不了的苦,也要得到旁人嘗不到的樂,或許,這就是作為一個船員妻子獨特之處吧!”

“看你的口氣,好象做了多少年船員太大似的。”

“夠久了,兩年的時間去體驗一種生活,太夠了。”

“有什麼心得?”

“苦。”我肯定地回答他說:“人苦,心苦,每一分鍾都在煎熬中度過,我覺得仿佛等了你幾千年幾萬年,簡直要在等待中枯死,人都變成了苦瓜啦。”

“好可憐哦。”阿漁故意哭喪著臉說著。

“才知道!”我嬌嗔地對他笑笑,略帶抗議地提高了聲音。

一星期的假期,比煙消逝得還快,結束了“二度蜜月”回到台北,又開始象上發條的鍾固定地擺動起來。

由高雄回來的第二天,家里發生了一場暴風雨,“台風眼”是出在于蘭身上。

她經同學介紹,到中山北路一家土產店去當店員,已經上了兩天的班後才告訴家人,公公雖然反對,卻勸不動也拗不過她,子成很冷靜地分析許多事理給她聽,她也相應不理,大家心里都充分流露出對她的關懷與親情,可是子蘭卻冷得象冰山,硬得象石頭,任誰說她都不為所動,定要去,非去不可。

沉默許久的阿漁忽然一唬地由椅上站起,臉色因激動而脹得通紅,眼睛瞪得又圓又大,直直地盯著子蘭吼著:

“你真是不識好歹,放著好好的書不念,偏要跑去當什麼店員,你曉得那種地方有什麼內幕?那種地方也是你去干的?”

“我高興。”子蘭冷冷地還了他一記。

“‘哪里由得了你高興,不許去!我說不許去,補習一年明年再考。”

“不要你管。”

“我偏要管!你就是從小被寵壞了,才會這麼任性,爸爸舍不得打你,我舍得。今天非好好教訓你一頓不可。”阿漁越說越激動,向前走了兩步,舉起手准備向子蘭打下去,我急得站起來抓住了阿漁的手,只見子蘭昂起臉,憤怒地、冷冷地盯著阿漁,她的眼光象兩支利箭,聲音象由地被里傳出來的一般。她說:

“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要去,我決定的事,誰也別想改變我。”

說完頭也不回地轉身回房,“碰”的一聲用力把門關上,那聲音深深震動著每個人的心,引起各種不同的反應與回響。

公公氣得回房睡覺,子成用遺憾而愛莫能助的眼光看看阿漁,夜回房去看書了,客廳里只剩下自尊心受了傷的阿漁和瑟縮在我懷里的盈盈。我想勸慰他,又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只有默默地陪坐在一旁;在低沉的空氣中,第一次使我興起“該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家”的獨立意念。

掃描校正:LuoHuiJun,小勤鼠書巢:請在轉載時務必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