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民國五十八年八月五日。

今天是阿漁回家的大日子。

兩年零四天,七百三十四個孤獨、清冷的苦日子;象一條水遠游不到盡頭的河道,多少次,我疲倦得全身乏力,多少次,我差一點被痛苦的漩渦卷入河底;多少次,我幾乎要沒頂。多少個黃昏,多少個雨夜,多少盼望,多少眼淚,這一切黑壓壓的如鬼魅膠的夢魘,終于成為過去。站在“現在”的岸邊往回看,仍有著一份難言的心悸。這真是一串想起來就足以令人不寒而栗的苦日子,它實實在在地降臨到實際的生活中,從齊始面對它到真正體驗到,以至克服它的期間中,有誰知道我是花了多麼大的耐力、毅力與決心?有誰體察到我內個深處那份艱苦的掙紮?有人說一個人可以忍受意想不到的巨量悲痛,而我認為一個女人可以忍受任何的煎熬與苦難,女人只要擁有愛情,什麼都撐得住,只要“心有所屬”,再孤單再寂寞的日子也度得過來。愛情象一朵白色的火焰,使我心中充滿了光熱,宛如黑夜中的一點星光,潔白、微妙、空靈,卻又無比的莊嚴神聖。

生下第一個孩子後,心中充滿了做母親的愉快,女兒不但給全家帶來無上的喜悅和希望,更啟開了我心靈深處的門閘,找到自我目標,啟迪了人生的新意義,第一次嘗到一種無私、無懼、無欲、全面性的愛,一種深植于本性最完整最偉大最具奉獻性的愛。

上個月初,我的小女兒剛過一周歲生日,穿著阿漁寄來的小洋裝,梳了一個朝天辮,上面系著一條紅絲帶。白胖胖的圓臉,狹長的風眼,小巧而有韻致的嘴唇,臉蛋上兩個深深的酒渦,象透了她爸爸,而靈慧、細致又敏感的個性則承襲自母親,是個十分討人喜歡、乖巧又可愛的女娃兒。唯一無法使她明了,令她困惑的就是“爸爸”這個名詞,打從她半周歲開始,我就指著阿漁的相片給她看,並且一遍遍告訴她那是“爸──”;八個月左右,她第一次發出的稚音竟然是“by──”,而不是“my──”,在我欣喜之情還沒淡退之時,競然發現她所謂的“by──”原來是相片的代號,並不意味著真實的父親,完全是一種轉移式的巧合,在她幼小的心靈中,根本不知道“爸爸”是什麼,反而形成了一個固定的觀念“相片即是爸爸”,“爸爸就是相片”的反效果。

雖然後來我努力想告訴她,讓她分辨出阿漁的影像,卻總無法使一歲的小娃娃明白這層道理,每回只要一看到照片,不論大小,不分老少,一律是“爸──”,真不知鬧了多少笑話,受了多少窘。今天他們父女初次相見,還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場面呢!

坐在機場里,心中真有說不出的緊張。打從一星期前接到阿漁拍回來的電報後,整個情緒就一直呈現著亢奮的狀態。打掃房間,重新布置,清洗窗簾床單,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弄得煥然一新;那心境實在不下于當新娘子時的興奮呢!

盼著,盼著,日子忽然變得無比冗長,七百多個日子都過去了,最後這幾天卻顯得分外難熬,分外的緩慢,那焦急直逼人心,抑不住的苦汁充塞著全身的每一個細胞中。有點象在沙漠里走了十萬八千里遠。好容易看到綠洲,拼命地想爬過去,卻反而移動不了似地,所有的忍耐力一下子全崩潰了;在同時,那種逼人的口渴干烈感卻益發強烈,益發難忍。這最後的一小時真是最難受的一刻,我的一顆心情佛已經提到喉頭,隨時都會跳出來似的。

等、等、等,時間好象凝注在某一個點上了,誰說光陰似箭,歲月如流的?

飛機終于降落了!我睜大了眼睛搜索著,凝注著,人們魚貫地由機艙內走出來,糟糕!我的眼睛怎麼花了起來,什麼都變成模模糊糊的,老天,別在這時候跟我搗蛋,真會急瘋人的!

“嫂,你看,大哥下來了。”子蘭推推我說。

我哦了一聲,使勁地瞪著眼睛往前看。

有了!有了!看見了,看見我最心愛的阿漁了!

一顆心驟然膨脹,向體外進擠了出來,我想大聲叫他,喉嚨里卻發不出一絲聲音,只有拼命地揮手,緊抱著女兒一齊搖手致意,直到盈盈在懷里用抗議的聲音說她“疼疼”時,才發現自己g6激動與過份。

看到阿漁由檢查室出來,我的腳竟然象被釘住一樣無法移動,一時之間有千萬個不連貫的思想掠過心頭,我抓不住一個來鑄成一句話,只會發抖,只會傻呆呆地朝著他看,然後笨拙地將盈盈塞進他懷里,癡癡地瞅著、望著,仿佛只要一眨眼,他立刻就會消失一樣。

坐進計程車,我忽然覺得好局促、好尷尬,有點象第一次和男生約會時那種不自在感,阿漁似乎也找不出什麼話來講,只會緊緊地握著我的手。只有盈盈忙碌地用一雙疑惑而賂帶警戒的眼光打量著阿漁,許久之後,她用力將我的手由阿漁手中抓出來,憤怒地推開阿漁,一副保護者的神聖模樣,我不禁為之莞爾。

晚上,公公在飯店里替阿漁接風,一家人團聚,臉上都充滿了歡愉的喜氣。幾杯酒下肚,阿漁的眼皮開始泛紅,話也多了起來,又過一會他的一張臉轉成絳紅色,舌頭象打了結似的,那一雙狹長的眸子散發出灼熱的烈光,筆直地投向我,里面燃起兩團熊熊的火焰,我幾幾乎要承受不了那份熱力,幾幾乎要隨之燃燒起來了………

“阿乖……”一股熱烘烘的酒氣吹在耳邊,一個甜膩膩的聲音沉進心底,我有點害怕,又有幾分期待,怕難為情,想推開他,又想到這已經是在自己家里,只剩下我們倆個人……不覺地投入他懷里,低呼一聲:“阿漁!……”

一時情緒紛雜,感觸叢生,千萬種委屈無從說起,人就變得很脆弱很虛軟。接觸到他那火燙的嘴唇,立即有一般電流傳過來,全身竟震蕩了起來,而且震蕩得非常舒服,非常痛快。

‘阿乖,抱緊我,抱緊我,你知道我有多想你?”

“知道,知道……”

“乖,今晚我們要愛一百次、一千次、一萬次,好不好?乖。”

兩年的空虛,兩年的寂寞,在一刹間全填滿了。兩年的苦相思,兩年的淒清,也在這一瞬間化為烏有,我的心脹得滿滿的,灌滿了愛的蜜汁,眼眶中含著幸福的淚水。那種叫人心痛的甜蜜,愛的狂暴,掃除了腦子里所有的東西,只留下愛的本身,使你覺得在全宇宙間,除了自己和阿漁外,什麼人、什麼事情都不存在了……

忽然!在內心深處有什麼東西紮了一下,使我跳了起來,我喑啞地向阿漁說:

“那個女人是誰?”’

“哪個女人?”阿漁一臉驚愕看看我,寫滿了問號。

“少裝!在錄音機里笑的那個女人。”

“哇塞!你還沒忘2!”

“忘你個頭!趕快從實招來!”

“叫我招什麼嘛,簡直是無中生有!”

“我明明親耳聽到的,還想賴:”

“不是賴,而是根本就沒那麼回事,我解釋了一百遍你還是不信,實在叫我百口莫辯。”

“誰要你辯;我只要聽實話!”

“我不是說過,唯一可以解釋的理由就是那卷錄音帶是別人用過的舊帶子,可能洗的時候沒洗清楚殘留下來變了型的聲音,你還要我怎麼說呢?我發誓,要是有半句謊話,明天就給車撞死!”

“唉呀!誰要你發那麼重的誓嘛,可是,……人家明明聽到了呀!”

“我看這一定是你想我想得太厲害,怕我被人搶走才會產生出的錯覺吧!”

“才不是呢!”

“才是呢!乖,我的小傻蛋,以後不可以再這樣羅。知道嗎?”

“唔……”

在愛的境界里,我甯願做一個傻瓜,永遠、永遠地傻下去,有時候又何妨糊塗一下?就算是自己的幻覺罷了!

我測過身,鑽進阿漁懷里,細細享受著原先那份甜柔的靜謐與美感。

半晌之後,阿漁興奮地支起身子,一臉得意的神采俯視著我,眉飛色舞地說著。

“阿乖,我今天又領賂了人生一大樂事!”

“?……”我不解地望著他,等著他底下的話。

“久早逢甘雨呀:比洞房花燭更勝一籌呢。你說對不對,我的小娘子?”

“討厭!……”我羞紅了臉輕輕搖他。

他那又狂又熱情的眼睛,排山倒海地向著我壓下來,越來越近,越來越熱,激動得我全身暈眩,趕忙閉上眼睛,隨自己在那股急流中再次迷失、再次浮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