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女人一向被喻為溫馴可愛的動物,但女人一旦固執起來,就算被山壓扁了,她的固執卻還是死硬在那里,連個缺口也不會有。

神官相處過的女人雖然不多,但這點“常識”他還是有的。

當他在安亞那兒吃了個又硬又長滿鐵鏽的大釘子之後,他就了解到這個女人已經變成一頭頑固的老山羊了。跟頑固的女人作對是全然沒有希望的,所以,他很聰明的立刻改變了目標。

“幸好”安亞果然如她自己所說的那般任性,不顧任何人的阻止,她硬是要到總督府外去瞧瞧,西麥只好帶了一小隊特衛隊跟去保護,這恰好給了神官一個天上掉下來的大好機會。安亞前腳一出門,他後腳便偷偷摸摸地溜進了狄修斯房里,于是,才剛睡著的狄修斯又被搖醒了。

“是神官啊?”狄修斯勉強睜開惺忪睡眼。“有什麼事不能晚點再說嗎?”

神官歉然地搖頭。“不,狄修斯,現在安亞不在,所以我只能現在跟你談。”

也就是說,他是有意要避開安亞的羅?

“這樣啊!那……扶我一下吧!”狄修斯只好讓神官扶他坐起來靠在床頭,神官又拿濕毛巾給他抹了臉。“好了,什麼事,說吧!”

放回毛巾後,神官才在床邊的凳子上坐下,並若有所思地注視狄修斯片刻。

“老實告訴我,狄修斯,你會生氣我拿你的命冒險,卻沒有得到你的同意,甚至沒讓你知道嗎?”

狄修斯想了想。“還好啦!起初是有點生氣,不過,我想你一定有你的理由,對吧?”

“你能諒解就好了。”神官欣慰地微笑。“那現在,我有一件事必須和你談談。”

“看起來好像滿嚴重的,干嘛,不會是還要我再死一次吧?”狄修斯開玩笑地說。

神官連忙搖頭否認。“不是,不是,是……安亞的事。”

“安亞?”狄修斯劍眉輕輕—挑。“她怎麼了?又不愛我了嗎?”

神官苦笑。“要是她真能少愛你—點就好了,偏偏她就是太愛你了,所以……”

“太愛我又錯了嗎?”狄修斯不覺低低咕噥。“所以怎樣?”

“所以她變得無情了。”

“欸?!”狄修斯怔愣地呆了一會兒。“抱歉,我死過一次之後可能有點變笨了。你這說法好像相當矛盾,麻煩你解釋一下好嗎?”

“我告訴她黑發神女有拯救世人的責任,”神官神情嚴肅地說。“她卻說,她只願意守護你一個人,其他人的生死都與她無關。”

狄修斯一聽,不禁得意地笑了。“嘿嘿嘿!這話聽起來真教人舒服,不是嗎?”

“狄修斯,我不是開玩笑,是在跟你說真的呀!”神官抗議。

“我也是說真的呀!”

神官不覺蹙眉,有點懷疑他來找狄修斯談到底有沒有用了。

“狄修斯,我不是來讓你高興的,老實說,我是想請你和安亞談談。”

“談什麼?”

“這個……”神官咬著下唇沉吟了一會兒。“說實話,當初會瞞著你們,是因為猜想她一定會反對,也擔心你會拒絕。自然,我也有心理准備,事後當她了解到實情時,必定會非常生氣,但是沒想到她竟然會這麼生氣。”他泛出苦笑。“不過,我想大部分是因為這件事帶給她的沖擊實在太大了,大到她幾乎無法承受的地步,所以她才會有這種改變。雖然我已經後悔沒有事先讓她知道,但也已太遲了。”

“改變?”狄修斯困惑地眉宇輕攬,“她有什麼改變嗎?我不覺得呀!啊!”他突然猛拍一下大腿。“對了,她是變得溫柔多了,你指的是這個嗎?”

神官猛一翻白眼。“當然不是,我說的是……”

“啊!我知道了,是說她比以前更嫵媚迷人了。”狄修斯說著還猛眨眼。“對吧?對吧?”

“胡扯!”神官再一次翻眼,而且連聲音也不自覺地提高了。“我是說……”

“咦?又不對嗎?”

“當然不對!”更大聲了。“我是要說……”

“啊、啊,別說、別說,這次我真的知道了,”狄修斯又搶著說了。“是說她現在非常老實,不會口是心非地說不愛我、討厭我什麼的,這回沒錯了吧?”

差點氣死!

“大錯特錯!”神官低吼。“你能不能聽我說完啊?”

“你干嘛這麼大聲嘛?”狄修斯嗔怪地看著他。“我是心髒受傷了,又不是耳朵聾了。”

神官開始考慮要不要繼續和這個家伙浪費時間下去……沒辦法,除了找他和她談之外,沒有其他人的話她聽得進去了。

“聽我說完,不准再插嘴!”

“好嘛,好嘛!”狄修斯不情不願地答應了,邊又暗自嘀咕。“明明是你找我,又不是我找你的說。”

當作沒聽到,神官兀自重新整理好說詞,擔心太複雜的話,這個家伙又要給他裝作聽不懂。

“安亞原來是很喜歡幫助人的,是吧?”

“應該是吧!她老把我當奴隸叫我做這做那的,那又如何?”

“可是現在她卻說不管其他人的死活,這樣不是改變很大嗎?”

狄修斯想了一下。“也許她害怕又被出賣了。”

神官歎息了。“不,追根究柢應該是她在那次親手殺死你的經驗中受到太大的打擊了。記得我見到她時,她看起來好像這個世界已經崩潰了似地,倘若沒人去理會她的話,或許她會就那樣抱著你的身體直到她餓死也說不定。”

“是嗎?”狄修斯喃喃道。“可惜我沒看到。”語氣里還是隱藏不住愉快的心情。

再一次裝作沒聽到。“可是我們需要黑發神女呀!”

“那就跟她講嘛!”

“但是她說她不信任我了。”

“那我也沒辦法。”是你自作自受,關他什麼事?

“你可以跟她談談。”

“你要我跟她談什麼?”現在是對答游戲嗎?

“談……”神官驀然停住,而後又把那張陳舊的紀錄掏出來給他。“你先看看這個。”

狄修斯依言照作,可看完交還給神官之後,他卻一聲不吭,神官只好又開始進行另一場對答游戲。

“你願意去對付那個基納魔神嗎?”

“我為什麼要去對付他?”

“他打算毀了這整個世界。”

“你應該知道我的個性,向來只要人家不來惹我,我就懶得去理會任何人,所以,等他毀到西方大地再說吧!”

“那東方大地,還有北方大地怎麼辦?”

“關我什麼事?”

“你不能不管啊!”

“我為什麼不能不管?”

“你母親是東方大地的人嘛!”

“我是西方大地的統治者。”

“嘉肯將來也要娶北方大地的巫女。”

“那就把她娶到西方大地來羅!”

“你怎麼說不通啊你?”

“因為我不太正常。”

呃?!

神官愣了一下,旋即失笑。“原來你也知道你自己不太正常,怎麼都沒聽你說過?”

狄修斯聳聳肩。“大家都知道的事,干嘛還要說?”


神官笑著搖搖頭,然後又問:“你真的不想主動去對付基納魔神?”

“不想。”

“怕對付不了?”

“對付不對付得了是對付之後的問題,我從來不去想那種事。”

“就只是不想?”

“就只是不想。”

“那……”神官不禁臉色黯然了。“那就沒辦法了。”

“你到底要我和安亞談什麼?”狄修斯反問。

神官苦笑。“我原來是希望在基納魔神開始毀滅這個世界之前,你能主動去對付他,但是,安亞堅決反對,她說她絕對不會再讓你去冒任何險了。”

“是喔!她好像真的被嚇到了。”狄修斯禁不住又喜孜孜地笑了。“不過我有點好奇,干嘛不干脆交給巫馬王去處理就好了?”

“因為巫馬王只能封住基納魔神,你卻可以殺死基納魔神。”

“原來如此。”狄修斯恍然大悟。

“還有一個原因……”

“什麼?”

“倘若在巫馬王尚未出世前,基納魔神就打破最後一道結界出來的話怎麼辦?”

“啊!這倒真是個大問題。”狄修斯喃喃道。“看樣子,我得努力做人了,這樣的話,我必須盡快和安亞結婚羅?”

“不必。”

“不必?”

“因為你已經是安亞的丈夫了。”

“欸?!”同安亞一樣錯愕的表情。

“因為她把那個給你戴上了。”神官指指狄修斯的“黑日”。

傻傻地低頭看著胸前的“黑日”,“就這樣?”狄修斯不敢置信地問。

“就這樣。”

狄修斯呆住了。

為什麼他有種被人家帶回去做小老婆的感覺?

CCCCCC

晚餐過後不久,狄修斯突然指著另一張小床。

“以後你不要睡那里了。”

“那我要睡哪里?”

狄修斯倏地咧嘴一笑,同時拍拍身邊床位。“這里。”

安亞的雙頰驀然泛起兩抹嫣紅。“為什麼我要睡那里?”

狄修斯拿起胸前的“黑日”得意地搖啊搖的。“因為這個。”

安亞不禁笑了。“神官來找過你了?”

放下“黑日”,狄修斯點點頭,又拍了拍床邊,安亞遂在床沿坐下。

“他說什麼?”

狄修斯輕撫她的粉頰。“他要我去對付基納魔神。”

安亞一聽,便緊張兮兮地揪住他的手腕。“你怎麼回答?”

狄修斯瞄一眼她揪住他的手,而後才懶洋洋地說:“我說我懶得管那種事。”

安亞頓時松了一大口氣。“那就好,他要是再來說那種話,千萬別去理他呀!”

狄修斯沉默片刻。

“你真的打算不管其他人的死活了?”

聳聳肩,“不是不管,”安亞淡淡地說。“而是有條件的管。”

“有條件?什麼條件?”

“第一,”安亞豎起一根手指頭,“絕不能再讓你去冒險。第二,”又揚起第二根手指頭,“絕不能危害到你。第三,”再翹起了第三根手指頭。“在我知道你絕對安全的狀況下。”

“所以,我只能躺在這兒養傷?”

“沒錯!”

“也不能出去走走?”

“等你走到門口不頭暈再說。”

“我是你兒子?”

“對,快叫老媽!”

狄修斯眯了眯眼,隨即揚起一抹不懷好意的詭笑,“好啊!不過……”他驀地探臂一攬將她擁進懷里。“嘿嘿,你要先給我吃奶!”話落,他的腦袋即鑽進她懷里去了。

“啊!”安亞立刻拉出一聲尖叫,“不要……啊!你敢脫我衣服……不要……不……啊!好癢,哈哈,不要玩啦!真的好癢……”她又叫又笑的。“不要……啊!你咬我……啊哈哈,好癢……不這樣,真……哈哈哈……啊,又咬我……”

雪白肌膚乍現,床上春光彌漫,原是嬉戲作樂,笑著笑著卻逐漸演變成纏綿悱惻,眼看就要進入限制級階段了,可惜某人半途而廢。

“看你,叫你不要玩你偏要,”看狄修斯喘氣喘得很辛苦,安亞不禁心疼地拿衣袖擦拭他的汗水,並抱怨不已。“現在辛苦了吧!”

明明還在喘息,狄修斯卻盯著她胸前笑了。“你的胸部很漂亮啊!”

“咦?啊!”安亞低頭一瞧,不覺又是一聲尖叫,忙掩回自己的衣襟。“色鬼!”

“小氣!”狄修斯噘著嘴咕噥。“我的身體都嘛早就被你看光了,看你一下下又不會少塊肉。”

“那是替你擦澡,又不是故意看的!”安亞趕緊聲明,免得人家以為她是大色女。

“那我也幫你擦澡好了。”狄修斯擠眉弄眼地建議。

“你啊!”安亞不禁又笑了。“干嘛這麼急啊!等你好點再說不行嗎?”

“大家都等著要巫馬王,不是嗎?”

“你管他那麼多,”安亞不屑地哼了哼。“現在你的身體最重要。”

“好嘛!不過……”他揑揑她的手。“我還是要你睡在我身邊,我要抱著你睡,就跟以前一樣。”

安亞臉又紅了。“我怕弄痛你的傷口啊!”

“不會、不會,”狄修斯忙道。“我的傷口已經開始收口了,不會一碰就痛了。”

安亞考慮了一會兒。“好吧!不過你要乖乖睡,不能亂來喔!”

“那什麼時候才可以……”狄修斯又在她胸前偷摸了一把,惹來她白眼一雙。“亂來?”

安亞又想了一下。“至少要等到你能自己出去走一圈的時候。”

狄修斯微笑著不說話了,他默默擁著安亞靜靜地躺著。好半天後,安亞以為他睡著廠,他卻又突然出聲了。

“安亞。”

“嗯?”


“如果我又死了,你會怎麼樣?”

“陪你。”

“哦!”

狄修斯開心地咧開了嘴,心滿意足地闔上眼,睡了。

SSSSSS

總督府那邊過得平靜又安詳,南邊這兒卻是戰得如火如茶、天昏地暗。十幾二十多年來,東方大地人民未曾如此合作過,所有分裂的國家全都又團結在一起,以彪皇國為首,同心協力抵抗沙達王妃的侵略。

“乖乖臣服在我之下,再把黑發神女交出來,待基納神出來,我會請他饒你們不死,如何?”

在東方大地南邊的最大城市——圖哈城外,沙達王妃協同沙達王卓立在對陣兩軍的最前方,與對面的彪皇王及嘉肯對峙。

“那是不可能的事!”彪皇王斷然拒絕了。“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只要我們有黑發神女,什麼該死的基納魔神,我們才不怕,她也會替我們把這片滿目瘡痍的大地恢複原狀。如果我們把她交給你,那我們才真的沒有未來可言!”

“原來你們在等待巫馬王是嗎?”沙達王妃輕蔑地冷笑。“你們等得到嗎?如果在他出現之前,你們就全部死光了,他出現了又有何用?”

“別小看我們,賤女人,我們不會讓你為所欲為的!”

一聲賤女人立刻瓦解了沙達王妃的冷靜,那張原是聖潔美麗無比的臉蛋此刻卻布滿了一片殘佞之色。高傲自大的她最恨的就是有人輕視她,不服從她的話,所以,十八年前她才會掀起那場喚醒風魔的浩劫。

“好,你不要後悔!”于是,她憤然手一揮,水魔便揚袖揮出一片淡淡的橙霧。“明日此時此刻,圖哈城內將不會再有任何一個站立之人!”

“是嗎?”嘉肯站前一步淡淡一哂,而後輕喚。“唐恩,交給你了。”

“沒問題!”水神唐恩也隨手揚出一片白霧。

那片橙霧一碰上白霧瞬間便化為虛無,沙達王妃見狀臉色微變。“原來他們也來了。”隨即又冷然一哼。“不過那也沒用,基納神賜予我的神力非你們凡人所能阻擋的!”繼而回身就走。“你們等著瞧吧!”

之後,兩軍隨即正面展開一場延續多時的激烈大戰。

先是圖哈城周圍十里內,在遠方一陣轟隆隆的火山爆發巨響中,突然搖晃起一場驚天動地的大地震,不過兩三下而已,屋塌了、地裂了,眼見圖哈城就要崩潰了。

火神莫桑倫見狀,立刻大喝一聲,並高高揚起一把粗鐵劍狠狠地刺入堅硬的石板地內,于是,另一陣轟隆巨響過後,天搖地動便在刹那問靜止了,而那把粗鐵劍赫然已冶煉成為一把金光閃閃的寶劍。

“啊咧 ̄ ̄原來他是這樣煉劍的呀!”唐恩驚異地證歎道。“不過,一次火山爆發的威力只夠冶煉一把劍,也實在夠浪費的了!”

自然,敵方沒有那麼簡單就認輸,繼之火山地震後,東方大地最寬闊、最婉蜒曲長的曲江也莫名其妙地突然滿溢了,頃刻間便掩上了江岸,淹沒了城鎮村莊、草原林間,而且還繼續蔓延至更廣大的土地。

土神凱德與木神艾諾特相視一笑,隨後艾諾特便在水中灑下一片種子,凱德則用手指在土中畫出幾道淺溝。很快的,漫淹的大水便順著幾條平空裂開的溝渠流向東方大地最干早的地區去了,而且被水淹過的地區在水退之後,也突然冒出各種各樣的農作物與樹木秧苗。

“合作無間啊,兩位!”莫桑倫笑呵呵。

然而,不過半晌,那些剛發芽的植物便又莫名其妙的焦黃枯萎了,而且還連續不斷往四處擴散出去。

艾諾特微微一皺眉,隨即朝唐恩看去,唐恩微笑著點點頭,于是艾諾特從懷里掏出一株形貌奇特的小樹苗交給唐恩,唐恩在小樹苗根處包裹上一團翠綠色的泥土,然後兩人一起把那小樹苗種進上里。片刻後,從小樹苗周圍開始,那些枯萎的植物又一一回複它們青翠美麗的原貌了。

“你們也很有默契嘛!”凱德笑著拍拍他們的肩頭。

而另一邊,真正腥風血雨的戰斗猶在進行當中,由嘉肯和金神洛司所率領的東方大地的軍隊,正與沙達王和殘羅王率領的南方大地的軍隊酣戰正烈。

“奇怪,安亞不是說殘羅王那家伙被風王斷了一手一腳嗎?怎麼看起來連根頭發也沒少?”洛司一面戰斗,一面困惑地問。

“是沙達王妃使用魔法把別人的手腳接到他身上去了,”嘉肯同樣一邊應戰,一邊回答過去。“所以,他才會心甘情願的服從沙達上圮的命令。”

“別人的手腳?”洛司驚駭地大叫。“那若是砍了他的腦袋呢?也可以這樣接上去嗎?”

好無聊的問題!

“沒有用的,除非是風魔砍了他的腦袋,否則,金魔還是會再依附到其他人身上去。”

“那可真麻煩,”洛司喃喃道。“不過,現在最嚴重的還不是這個問題,最嚴重的是那個……”心驚膽戰地指著那些死了又爬起來的敵軍,洛司心里直發毛。“他們……他們怎麼又活過來了?老天,手斷了都沒感覺嗎?哇哇哇 ̄ ̄那個家伙的頭掉在地上滾,他還自己去撿起來耶!”

“他們沒有活回來,”嘉肯揮刀第三次砍“死”同一個死人。“是魔法使他們成為一個沒有靈魂,只會聽從沙達王妃的命令進行殺戮的活死人。”

“活死人?”洛司驚叫,並咽了口口水。“天哪!你看他們……他們居然咬人。”他再次駭然驚叫。“不會吧?他們打算吃人嗎?”

嘉肯見了也不禁猛打了個哆嗦。“不,他們不會吃人,但是被他們咬到的人,待會兒也會變成像他們一樣的活死人。”

“什麼?!”洛司嚇得差點昏倒。“拜托,這樣一點也不好玩耶!死沒關系,我可不要變成像他們那種活死人!而且再這麼打下去,只有我們這邊會死人,他們不但一個沒減少,還會越來越多,這樣怎麼玩下去啊?還不趕快叫大祭師想想辦法!”

嘉肯苦笑了。“我也這麼想,可是……”

圖哈城右面城牆上,大祭師神情凝重地眺望著前方山丘上的戰場。

“我對抗不了基納魔神的魔法,僅能制住他們的行動一段時間,之後他們還是會繼續活動。”

“沒有辦法殺死他們嗎?”彪皇王懊惱地問。

“他們已經死了。”

“我是說,沒有辦法使他們再也無法行動嗎?”

“我沒辦法。”

“那誰有辦法?”

“只有一個人。”

“誰?”

“風魔。”

HHHHHH

狄修斯忽然摳了樞耳朵,然後哼了哼。

“怎麼了?”

“一定有人在背後說我的壞話!”

“誰會說你的壞話呀?”

“不喜歡我的人。”

“聽你胡扯!”安亞笑罵著把水果盤放在石桌上,再為他披上搭在臂彎里的衣服。“哪!快吃,今天天氣不錯,陽光又暖和,你的精神也滿好的,所以我才答應讓你出來走走、坐坐,可也不能太久喔!”

仰望天上白云飄,清風迎面拂來,身邊還有佳人親手喂水果,狄修斯滿足得差點學貓貓咪嗚咪嗚叫。

“其實這種日子滿適合我的。”

安亞聞言不禁失笑。的確,大懶人就適合過這種無所事事的懶日子。

“你不會覺得無聊嗎?”

“哪會?你一直陪著我,我哪會無聊?而且……”他突然嘟起嘴來,“哪,親一個!”安亞笑著在他唇上啄了一下,他便滿足地歎了口氣。“瞧,有這種事我哪會無聊呢?倘若能一直過這種日子下去,就算這個傷一輩子好不了都無所謂了。”

安亞笑容驟失,狄修斯卻還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兀自撚起一塊水果扔進嘴里。

“不過說實話,我覺得我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所以我想我可以……”

其實,這也只是他隨口說說而已,不過是希望安亞不要再這麼緊張他,可不曉得為什麼,這一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話竟然會踩到母狗的尾巴,意外地掀起一陣驚天動地的河東獅吼,頓時嚇得他險些被剛咬兩口的水果噎死。

“好得差不多了?”安亞遽然跳起來低吼。“狗屁的好得差不多了!你當我白癡嗎?心髒的傷本來就活不了的,你卻勉強活下來了,而且,若是普通人傷你的話,傷早就好了,可是偏偏是我,”她怒氣勃勃地戳著自己的胸口。“是黑發神女,是唯一能殺害風魔的黑發神女送你穿心一刀!神官早就告訴過我了,因為是黑發神女傷你的,所以,最快也要三個月後你才能夠完全痊愈,你現在卻告訴我你好得差不多了,你騙鬼呀你!”

她怒喘著氣。“所以你別再作夢了,不管你心里在想什麼都不准再想,想了也沒用,因為我什麼也不會允許!”吼完,她又猛然坐下去拚命把水果塞進自己嘴巴里,好像拿水果出氣似的卯起來吃個不停。

一旁,狄修斯錯愕地張大嘴愣愣地看著她,一時不知所措,不曉得她到底發的是哪門子瘋?好半天後,他才慢慢闔上嘴,蹙眉想了一下,而後小心翼翼地扯了扯她的衣袖。

“安亞。”

“干嘛?”安亞沒好氣地問。

“那個……”狄修斯咧著一張笑臉。“我真的一點都不在意,所以,你不要老惦著這件事來責怪自己了好不好?”

一聽,安亞似乎更生氣了,她拉開嗓門又吼,“我見鬼的才不……”可吼不到一句,她又驀然噤聲,在狄修斯溫柔體諒的眼神凝視下,她泄氣似地歎息了。“你不在意,我在意啊!”狄修斯欲待再說什麼,她馬上就踢了回去。“不要叫我不要在意,我就是不能不在意!”

于是,狄修斯只好又想了想。“那……這樣吧!為了補償我,以後我叫你陪我上床,你就乖乖的陪我上床,這樣我們就算打平了,如何?”說著,他還拚命眨眼,模樣既曖昧又滑稽。


安亞狀似還想再發怒,卻又不禁失笑。“那怎能算呢?”

“怎麼不能?”狄修斯理直氣壯地反問回去。“這有關我今後的床上幸福,一輩子的事耶!”

白眼一翻,“越講越離譜了,什麼床上幸福?這種話你也講出來,真是輸給你了!”安亞受不了地說。

狄修斯嘿嘿笑著,“如何?就這麼說定了喔!”他還在曖昧地拚命眨眼。

安亞沒說話。

“好吧!那就再加上……”狄修斯沉吟著。“啊!對了,再加上以後不准天天叫我洗澡。”

“什麼?”安亞不敢相信地失聲道。“不洗澡?”

“沒錯,洗澡好傷身體的耶!”狄修斯很委屈似地抽抽鼻子。

安亞啼笑皆非。“哪有人這樣,那……那我甯願跟賽利一起睡!”

“欸?!”狄修斯一驚,“啊!好嘛、好嘛,那換一個、換一個!”急忙收回。“換……換……啊!對,吃香蕉不准叫我剝皮!”

“咦?”

“還有,魚頭要留下來給我啃。”

“耶?”

“還有最後一項……”

“呃?”

“不准再叫我喝藥了!”這個才是重點。

“想得美!”

IIIIII

神色匆匆地一路左拐右彎來到主臥室前,神官正待敲門,恰好門從里打開,安亞一見門前居然有人,不由得嚇了一大眺。

“嚇死人了,神官,你干嘛杵在門口也不敲門啊?准備偷雞摸狗嗎?”

瞄了一眼猶舉在半空中的拳頭,神官哭笑不得地放下手。“狄修斯呢?”

“還在睡。”安亞狐疑地打量他一眼,隨即警覺地踏出門外,回身關上門之後再轉回來戒備地盯住神官。“干嘛?找他有什麼事嗎?”

“這……”神官猶豫了。

看他猶豫就知道肯定沒好事了,安亞馬上雙手擦腰,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

“不准你找他!”管他是什麼事,先拒絕再說!

神官頓時垮下了臉。“安亞,別這樣,我們需要他呀!”

安亞冷笑。“你別忘了,神官,他已經‘死’了,如果你們需要他,當初就不應該讓他‘死’!”

“安亞……”當時誰也料想不到白發神女竟然會自願成為基納魔神的奴仆呀!神女能接受魔力的程度自然比一般普通人來得高,不要說是他了,恐怕連大祭師也對付不了……不,不是恐怕,是確定已經對付不了了。

“管你!”安亞毫不妥協。“沒得商量就是沒得商量!”

神官無奈地皺眉思索片刻,隨即決定改變方式。

“好吧!安亞,那你們最好准備離開了。”

“離開?”安亞驚訝地聳起了雙眉。“離開到哪里去?”又想要什麼詭計了嗎?

“回西方大地。”

“你明知道狄修斯現在才剛好一點,你就要他長途跋涉回到西方大地?”安亞不以為然地怒道。“你想害他多吃點苦嗎?”

神宮兩手一攤。“不離開的話,整個東方大地都要淪陷了呀!”

一聽,安亞不覺沉默了,半晌後——

“是沙達王妃?”

“沒錯,就是她。”所以,快快讓狄修斯去幫忙吧!否則東方大地真的要完蛋了。

安亞再—次沉默片刻。

“好,那走吧!”

“咦?現在?”神官疑惑地往安亞背後的房門看了一眼。“狄修斯不是還在睡……”

“不是他,是我!”

“欸?!”

“我要去幫忙阻止沙達王圮呀!”

簡直不敢相信!

“開……開什麼玩笑,你……”神官驚嚇得臉都變形了。“你不行的啦!”何止不行,根本是給人家找麻煩嘛!

“沒試過怎麼知道?我畢竟是黑發神女啊!”說著,她拉著神官就走。“走,快點,免得太遲了!”

怎……怎麼會變成這樣?!

SSSSSS

狄修斯醒來見不到安亞,正疑惑地想下床去找人,西麥卻已先推門進來,手上還端著一碗藥。

“安亞呢?”

西麥把藥遞給狄修斯,並恭謹地回道:“城里的難民把藥鋪里的藥都用的差不多了,所以安亞小姐特地到鄰城去買。”這是安亞小姐交代的借口。

“這樣啊……”狄修斯喝完藥後,把碗還給西麥。“那她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回來?”

“安亞小姐說不確定,因為她不知道鄰城是不是也缺貨。”

“好吧!那我再睡一會兒好了。”

狄修斯正准備再睡回去,西麥卻又猶豫地說了。

“風王,彪皇國大公主求見,不知道風王見不見?”這個安亞小姐就沒有交代了。

“莎里耶?她要見我做什麼?”狄修斯奇怪地問。

“她說是神官交代她來見你的。”

“神官?”狄修斯更是滿腹狐疑。“好吧!叫她到前廳等我。”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再去戲弄一下那個刁蠻的公主也好。

一見到狄修斯,莎里耶的反應是滿臉懼色地退後一步,狄修斯不禁竊笑著逕自落坐。

“你要見我?”

“是……是神官交代的。”莎里耶怯怯地囁嚅道,連多看他一眼都不敢。

“他交代什麼?”

“他交代……”

當神官被安亞拉著一路往南邊去,心中正感焦急萬分之際,恰好碰上也想趕往南方的莎里耶,他便背著安亞交代莎里耶來找狄修靳,把實際情況告訴他。縱使莎里耶委實不願意再見到狄修斯,但為了整個東方大地的安危著想,她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趕來見他。

“……所以說,風王你不盡快趕過去是不行的,因為黑發神女同樣對付不了沙達王妃,只有風王你才對付得了。而且,黑發神女這一去就等于是自投羅網,當然,大祭師和神官都會盡他們所能的保護她,但問題是,大祭師他們也即將自身難保了,所以……”

話未說完,狄修斯便已面無表情地猛然起身。

“西麥!”

“是,風王?”

“准備出發到圖哈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