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記得蓋文伯父第一次帶她去打獵時,她什麼也沒打到,卻撿到了一只受傷的小狼。善良的安亞付出所有的精力與時間把小狼治療痊愈,之後那只小狼卻在狠狠地咬了她一口後逃走了。

“這就叫忘恩負義嗎,蓋文伯父?”

“是的,孩子,這就叫忘恩負義。”

“因為它是畜生嗎?”

“不,孩子,即使是人類,同樣也會做出這種事,甚至更卑鄙。所以,你要小心啊!不只畜生會咬人,人類更可怕,因為人類不僅會咬人,更會吃人呀!你要知道,畜生只是本能的尋求自衛,但人類卻是因為自私而不借犧牲別人來換取自己的利益。我實在不願意這麼說,但,孩子,人類比畜生更不值得信任啊!”所以,他才會帶著蒂絲伯母避開人群隱居在山上。

當時,那個咬痕依然淡淡地浮在安亞的右手臂上,但她卻已忘記那個教訓了,所以她才會落入此種困境——一覺醒來後便落在敵人手上,而且出賣他們的人,竟然是那些被狄修斯救了半個漁村生命的漁民們。

不,她不是忘了,她只是不相信人類真有這麼惡質,雖然事實一直擺在眼前,例子比比皆是,她卻不願意睜眼去看它們。如果這是她的報應的話,她也無話可說,因為蓋文伯父早就警告過她了。但最令人驚懼的是……

連狄修斯也被擄了。

“他……他怎麼了?”望著雙臂分開被綁在牆上,腦袋卻仍垂掛在胸前的狄修斯,安亞恐懼地問。

“我現在還不能讓他醒來……不,”大祭師依然是那副溫柔無辜的笑容。“應該是說,我不能讓他再醒過來了。”

顫著唇,“你……你到底想怎麼樣?”安亞疑懼不安地再問。

大祭師微微一笑。“怎麼還問呢?你已經知道了,不是嗎?”

“不!不要!”安亞驚恐地想收回被闇月和瞑星分別抓住的雙臂,但那母女倆卻抓得更緊。“不要這樣,我求求你,我……我什麼都答應你,只要你不傷害狄修斯,我什麼都答應你!”

“這樣嘛……”大祭師撫著下巴沉吟,好像真的在考慮。“可是,你能保證他不會再來找我的麻煩嗎?”

安亞窒了一下。“那個……我不能保證,但我會盡力說服他,我發誓!”

“那可不夠啊!我的小神女,”大祭師親昵地在安亞臉頰上摸了一把,後者咬緊牙根忍受著。“我計畫統治這整個世界,可不能留著一個能夠毀滅這整個世界的家伙來威脅我啊!”

“那我……我……”安亞焦急地想找出一個能夠拯救狄修斯的辦法。“我是神女,我沒有辦法制住他嗎?”

“我不知道!”大祭師兩手一攤。“即便是有,尚未覺醒的神女啥事也做不了。”

“那……那……”安亞繼續絞盡腦汁。“你可以想辦法讓黑發神女覺醒嘛!”

目中異采一閃,“那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呀!”大祭師慢條斯理地說。

“可是……可是……”安亞急得滿頭大汗。“啊!對了,你不是會一個可以壓制風魔的咒語嗎?”

大祭師聳聳肩。“事實證明,那個咒語獨獨對風魔無效。”

“要不你就把他禁錮著就好了嘛!”安亞脫口道。

大祭師搖搖頭。“世上沒有任何一座地牢,或者任何一種結界能夠真的完全困住風魔。除非……”

一聽有轉機,安亞忙問:“除非什麼?”

“就讓他一直昏睡下去。”

“那怎麼行!”安亞失聲道。“那他會餓死呀!”

“說的也是,”大祭師正經八百地點點頭。“既然都要死,還是快一點比較不痛苦,對吧?”

“對、對……啊,不對!不對!”安亞拚命否決。“這個辦法不行,換另一個,另一個!”

大祭師忽地笑了。“你再拖時間也沒用,他注定是要死的。”

安亞的臉色更難看了。“不,他不能死!”

“小姐,”大篆師笑得有趣。“現在這里我是老人,可不是你喲!”

“但是,不一定要他死啊!”安亞急得快哭了。“我們……我們可以再想辦法……”

大祭師驀地收回笑容。“就算是,我也懶得想了。”

“那我來想!”

“我已經沒有耐心了,小姐。”

“不、不要這樣,求求你,再想一下就好……”

“省省口水吧!”

說完,他便退後兩步,安亞見勢不對,不禁更驚慌了。

“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啊!,”

大祭師恍若未聞,逕自向闇月使了個眼色,闇月便和瞑星一塊兒硬把尖叫掙紮不已的安亞拖到狄修斯前面。然後,大祭師自她身後抱住她,左手臂緊梏住安亞使出全身力量掙紮的身軀,待闇月將一把刀子硬塞進她手里後,他的大手便緊包住安亞的手不讓她放開。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求求你,不要啊!不要讓我做這種事,求求你,不要!不要……”安亞失聲尖叫,並絕望地看著自己的手無法自主地緊握著一把刀,在不可抗拒的情況下迅速往狄修斯心口戮過去。“不要啊!!!”

就在那把刀戮進狄修斯心口的那一刹那,原本昏睡不醒的狄修斯驀然抬起頭來,瞳眸不敢置信地瞪住她,瞬間即逝的銀芒仿佛在問她“為什麼”,然後,銀色光芒迅速消失,他的頭又無力地垂了下去。

大祭師這才滿意地緩緩放開她的手,而後退開一步。

“就給你一點時間和他告別吧!”

但是安亞根本沒有聽見,也沒有察覺到大祭師和闇月與瞑星的離去,她始終呆呆地瞪著狄修斯下垂的頭顱,烏黑的長發宛如瀑布似地掩在他身前,繼而又望向自己的手,那只手仍舊握在刀把上,握在戮穿狄修斯心口那把刀的刀把上。

仿佛被火燙到似地,她立刻甩開了手。遲疑片刻後,才戰戰兢兢地抖出雙掌去撥開狄修斯的長發,再捧起他的臉蛋。

那張清秀的臉龐毫無血色,透明似地慘白,雙眼緊閉,嘴角有一線血跡,卻沒有半息呼吸,也沒有絲毫生氣。

他死了!

她殺死他了!

她真的殺死他了!

“不!!!”她驟然發出一聲痛苦尖銳的哭嚎。“張開眼睛,狄修斯,快點張開你的眼睛啊!狄修斯!你不是說沒有人能夠傷得了你的嗎?你不是說你不會死的嗎?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樣?為什麼不再張開你的眼睛?為什麼不再醒過來,狄修斯?為什麼?為什麼……”

安亞哀痛欲絕地將濡濕的臉孔偎在狄修斯的臉頰上,熱淚如泉湧般地灑落,卻無法溫暖他逐漸冰冷的肌膚。

“……快醒過來,狄修斯,快點給我醒過來,否則,我發誓以後再也不要照顧你了,我管你吃不吃東西、洗不洗澡、梳不梳頭、穿不穿衣服,就算你真的變成一條豬了我也不管你!聽到了沒有,狄修斯?張開眼睛,快點給我張開眼睛,醒過來,快點給我醒過來呀……”

痛不欲生的哀鳴一聲聲淒厲地回蕩在神廟地牢中,一次又一次,一回又一回,持續不斷地直王安亞的嗓音沙啞了,並絕望無助的跪倒在他面前,她依然抱著狄修斯的雙腿嗚咽呢喃不止。

“……不要,狄修斯,不要這樣不理我啊!狄修斯,我還沒有告訴你我愛你呀!所以請不要死,不要現在死啊,狄修斯!求求你,就算只能再活一會兒也沒關系,至少要讓我親口告訴你我愛你呀……”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她才剛發現自己有多深愛他,轉個眼就親手殺死他了,這是什麼道理?

這份絕望的愛,這份痛苦的情,自今而後該往哪里去?

還有這份深沉的懊悔,這份丑惡的憤恨,又該怎麼解脫?


她的心空了、她的魂死了、她的生命枯竭了,以後她又該怎麼活?

最後,當她連哭泣都停止了,只是抱著狄修斯一動不動時,突然,一只溫暖的手落在她的肩頭上,安亞恍若未覺,始終動也末動,兀自擁緊了狄修斯。于是,一聲籲歎在她身後輕輕響起。

“安亞。”

安亞還是不動。

“安亞?”

安亞仍然靜默得彷佛她也死了似地,于是,後面的人只好硬把她扳過臉來,她一臉茫然地望著眼前的人。

“安亞,我是嘉肯,你認得我嗎?”

安亞依舊目光呆滯地眨也不眨。

嘉肯無奈地與神官互看一眼,“她傷心得失神了,我想,就這樣告訴她吧!說不定能讓她盡快清醒過來。”他建議道。

神官頷首贊同,旋即上前來嚴肅地注視著安亞。“安亞,你聽著,狄修斯死了,這是必須的,他是為了讓黑發神女覺醒而死的,所以,我沒有阻止這件事發生。但他還可以活回來,因為黑發神女擁有一次令人死而複生的神力,因此,你必須盡快讓黑發神女覺醒,才有辦法讓狄修斯再活回來,安亞,你聽懂了嗎?”

起初,安亞仍然沒有絲毫動靜,但當神官說到狄修斯還可以再活回來時,那雙空洞的瞳眸里終于出現一點生氣了。

于是,神官繼續往下說明。“幸好你把這個給他了,就是有這個……”他拉出掛在狄修斯胸前的“黑日”。“才能保住風魔不被黑發神女殺死,並讓狄修斯的靈魄在死前那一刹那沉睡到風魔的意識底下,所以,你必須讓風魔從嘉肯身上回到狄修靳的身體內,再把沉睡在風魔意識之下的狄修斯喚醒,這樣他就可以活回來了。但是在這之前,你必須把你剩下的生命分一半給狄修斯,而且會失去黑發神女青春永駐的法力,這樣你願意嗎?”

狄修斯真的可以再活回來?!

她終于完全清醒過來了,“我願意!”安亞激動地沖口而出。“就算要我把全部的生命都給他也沒關系!”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于是,嘉肯和神官便小心翼翼地把狄修斯心口上的刀拔下來,再將他的身體從牆上放下來,並抬到神廟大殿上,在神像前祭台下方已有一張准備好的錦榻。教人萬分意外的是,大祭師與闇月及瞑星竟然也在那兒等候著。

“他們?”安亞憤恨並警戒地瞪著他們。

“他也是為了讓黑發神女覺醒,所以不能不逼你殺死狄修斯的,而且,”神官苦笑。“我們需要他。”

“難道你們……”安亞驚愕地來回看著他們兄弟。“你們是勾結好的?”

“不,”神官搖頭否認了。“我只是知道他要做什麼,卻沒有阻止他,而他也沒有阻止我來幫你,因為,雖然彼此目的不同,但我們都需要讓黑發神女覺醒,所以,我們同意在這件事結束之前攜手合作。”

安亞狐疑地眯起雙眼。“為什麼你也希望讓黑發神女覺醒?”

神官欲言又止地猶豫了一下,“等這件事結束之後再告訴你。現在,我必須先告訴你待會兒要進行的步驟。首先,你必須把你的生命分一半到狄修斯身上,屆時,他的身體就會複活了;而當風魔一察覺狄修靳的身體又複活的那一刹那,他會立刻從嘉肯身上回到狄修斯的身體內,因為狄修斯的身體才是屬于他的宿體。”

說到這里,他突然朝其他四人瞥過去一眼。

“接下來則是最重要的部分,因為狄修斯尚在沉睡,在沒有任何能夠壓制他的力量下,剛回到狄修斯體內的風魔會百分之百地流露出他的毀滅本性,所以,我們五個人會先合力布下結界困住風魔,但能夠困住他多久就不得而知了,因此,在他脫困之前,你要盡快設法把狄修靳喚醒,如果喚不醒他的話,你就得再……”

他突然頓了頓,旋即壓低了聲音繼續說下去,“再殺死他一次,否則,風魔會把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毀了,而且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止他!”

倒抽一口冷氣,“再……再殺死他一次?!”安亞驚恐地低喃,繼而猛搖頭。“不!我辦不到,死也辦不到!”

“那麼,”神官無奈地苦笑。“我們就不能冒險讓狄修斯活回來。”

安亞呆了呆,隨即低頭苦思,片刻後。

“好,”她咬牙道。“如果真的喚不醒狄修斯,我會再殺死他一次。”然後她再自殺!

她才不在乎這個世界會不會被風魔毀滅,可是,她在意風魔是藉由狄修斯的手來毀滅這個世界的,她不要再讓人家把風魔的罪行按在狄修斯頭上了,所以,她會下手阻止風魔。不是為了任何其他人,而是為了狄修斯。

而且,不管他們是為了什麼了不起的原因要讓黑發神女覺醒,竟然要拿狄修斯作為代價,這點她無論如何就是沒辦法接受,所以,她要讓他們誰也得不到黑發神女。他們毀了她生存的意義,那麼,她也要毀了他們的希望!

這樣一來,她就不必再絕望地哭泣,不必再嘗受被拋下的痛苦了。

不知安亞心意的神官憐憫地注視著她,“你確定?”

安亞堅定地點了一下腦袋。“我確定!”確定他們活要活在一起,死也要死在一起!

“好,那麼……”神官的臉色匆地嚴肅地板正了。“告訴我,安亞,你愛狄修斯嗎?”

正經的討論中間突然來上這麼一句,確實讓人有點哭笑不得,可是,神官的表情非常嚴肅認真,所以,安亞在愣了愣之後,也很認真的回答他了。

“我愛他!”

“有多愛他?”

“對我而言,愛他就是我全部的生命了!”

“很好,人類的愛就是黑發神女的法力來源,”神官大聲的說。“是深刻的愛、絕望的痛苦,以及不惜一切的付出,才能喚醒黑發神力潛在的本能,所以,現在就用你的生命讓他活回來吧!”

說著,他把安亞按下去跪在錦榻前,在大神的神像前,再讓她握住狄修斯冰冷的手。

“在黑發神女的法力尚未覺醒之前,你只能祈禱,用你全部的生命、最執著的希望去祈禱,祈禱上天的回應,用你所有的愛、痛苦絕望的心去說服上天,說服上天接受你的請求。當上天回應你的請求時,也就是黑發神女的力量覺醒之時!”

“就這樣?”未免太簡單了吧?

“你不要以為很簡單,因為……”神官轉眼朝大神的神像看過去。“你只有一天的時間,如果超過期限,你還不能讓上天聽見你的祈求,也就是你的愛不夠深刻,你的心意不夠堅決,你的痛苦不夠絕望的話,那麼,不僅黑發神女無法覺醒,狄修斯也沒有機會複活了。”

安亞心中一凜。“一天?”

“已經不到一天了,我會幫你注意時間,並提醒你。”神官又轉頭望向殿外。“所以,你要非常非常用心的去祈禱。”

“我明白了,”安亞緊握住狄修斯的手,專注地凝視著他灰白的面龐。“我會用我全部的生命去祈求的!”

“記住,只有一天啊!”

XXXXXX

光陰的沙漏悄悄地流逝時間的沙粒,無情地,片刻不停歇地持續流失,于是,天,黑了;夜,深沉了;然後黎明降臨了,光明泄滿大地,但安亞的祈禱卻依然得不到任何回應,狄修斯全然沒有絲毫動靜。

為什麼?是她的愛不夠濃烈?還是她的痛苦不夠深沉?或是她的心意不夠堅決?抑或是神官根本是在誆她?

不,是她不夠絕望!

從得知黑發神女可以讓狄修斯複活的那一刻起,她的心中便俏俏燃起一簇希望的火花,于是,她熱切地期盼著,把絕望推到內心深淵去埋葬,以為一切可以從頭來過,沒想到這份希望卻反而使她的祈求落空。

“安亞,時間不多了!”

從神官第一次提醒她開始,她隱埋在內心深處的絕望終于又悄悄地冒出來了。

“安亞,快沒時間了呀!”

她更握緊了狄修斯的手,無意識地親吻著那只缺少生命的手。

天哪、天哪,求求稱,求求禰呀!


“安亞,快,快點,就只剩下一點點時間了!”

不,不要,天哪!不要拒絕她的祈禱,不要拒絕她的請求,不要再把她推入痛苦的深淵,求求稱,不要啊!

“安亞,你……只剩下最後一次祈求的時間了!”

最後一次?

最後一次?!!!

“不!”她終于絕望地叫了出來,祈禱不再沉默,她痛苦地對著大神神像嘶吼,憤怒地咒罵。“該死的上天,要是你敢拒絕我的請求,我會詛咒你!詛咒你這個無用、無能、無情的神祉,我會用我全部的生命去憎恨你!敵視你!詛咒你!聽見了沒有?我會詛咒你!詛咒你!詛咒你!詛咒你……”

于是,在安亞無法自己的怒吼中,忽地——

“風魔離開我身上了!”嘉肯驚喜地叫道。

欸?!

安亞的嘶吼驀然中斷,旋即反射性地俯眼朝狄修斯看去,立刻發現他的胸膛已經恢複規律的起伏,甚至他心口處的傷也開始又滲出鮮血了。她正欲發出狂喜的歡呼。

“快,安亞,快離開他身邊,到結界外頭來,快呀!安亞,風魔快醒了呀!”

“啊!”神官的警告及時敲醒安亞過度興奮的神志,“可是……”她猶豫地看著狄修斯滲血的傷口。“他……他受傷了,我必須先……”她倏地噤聲,繼而寒毛直豎地東張西望。

周圍的空氣變了。

變得緊繃,令人戰栗,教人打從心眼里感受到恐怖。

而後,她又有所警覺地轉回去注視狄修斯,旋即驚恐地跳離錦榻,並不由自主地踉蹌往後倒退。

那是什麼東西?!

躺在錦榻上的人正徐徐地坐起身來,以往柔順烏黑的發絲此刻卻有如美杜莎的蛇發一樣詭譎地滿天飛揚,臉色依然蒼白如紙,可是,那雙緊抿的唇瓣卻已變成詭異的闇黑色,五官不再清秀,相反的,猙獰邪惡得教人連心都凍結了,冷酷暴虐的氣息更是讓人全身發顫,就連他那瘦長的身軀也似乎在刹那間巨大化到足以令人窒息的地步。

不,他不是狄修斯!

“快到我後面去!”神官伸長手一把將僵立無法動彈的安亞扯到身後,然後緊張地盯住被他們五個人所設下的結界困住的風魔。“記住,我不知道能困住他多久,所以,他的眼睛一張開,你就要開始呼喚狄修斯,用你的心去喚醒他,懂嗎?”

“大家小心,風魔快醒了!”大祭師突然大叫。

每個人都全身戒備地望住那個正慢慢地把雙腿放下床的人,特別是安亞和瞑星,她倆瞼上同樣浮現出掩不住的恐怖感。最教人心驚膽戰的,是風魔一下床便好死不死地恰恰好正面對上才十一歲的瞑星,後者立刻身不由己地悄悄退了半步。

下一刻,風魔驀然睜開眼來,安亞和瞑星異口同聲地發出魂飛魄散的尖叫。

那是一雙血紅色的眼睛,鮮紅得好似可以滴出血來,妖異的紅色光芒邪佞銳利,仿佛可以直接刺穿人的心,摧毀人的靈魂。

這整個計畫應該算是相當完美,神宮與大祭師只擔心黑發神女無法覺醒,或者覺醒後卻喚不醒狄修斯,抑或者在必須再一次殺死風魔之時,安亞會下不了手,卻怎麼也沒料到問題竟然會是出在設下結界的人。

因為他們忽略了表面上聰明早熟的瞑星,骨子里也只不過是一個小女孩而已。

所以,在發出尖叫聲的同時,瞑星便情不自禁地連連倒退,亟欲躲開那雙恐怖的紅瞳,于是,結界便因此而出現了一個大缺口。

“瞑星,快補位!”大祭師驚恐地大吼。

可惜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在瞑星尚未回過神來之前,風魔早已從結界中唯一的缺口風也似地竄出去,一晃就不見人影了。

眾人頓時傻眼。

捺A按呢!

CCCCCC

終于明白風魔為何是毀滅之神了!

在追蹤風魔……不,不能算是追蹤,其實,他們也只是跟著風魔破壞的路線往前追而已。

那真是非常明顯的破壞,除非是瞎子,否則絕對不會看不出來。總之,只要瞧見一路上好像剛犁過的田地一樣,空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沒有樹木花草、沒有動物野獸、沒有房屋人跡、沒有岩石沙礪,就連溪河流水都干枯了,一切一切統統都沒有了,這肯定是風魔的傑作無疑。

“天哪!”安亞張口結舌地望著前方下遠處。“那兒……那兒本來不是有座山丘的嗎?跑哪兒去了?”連山也礙著他了嗎?

其他五人面面相觀,卻沒有人出聲。

“難不成……”安亞猶豫著。“難不成他會這樣一路毀滅下去,直到整個世界都成為一片荒地?”

五人仍舊保持靜默。

安亞不禁也沉默了,好半天後,她才又開口問:“他都不用休息的嗎?”

“風魔不需要休息,”神官終于出聲了。“但是,狄修斯的身體需要,特別是現在,狄修斯的傷勢很重,雖然風魔不在乎,但凡人的身體有一定的極限,如果他不包紮傷口,並躺下來靜養的話,血會流個不停,不久就會倒下再也起不來了,因此,風魔還是會休息,否則我們絕不可能追得上他。”

“那麼他……”安亞更憂慮了。“他會自己包紮傷口嗎?”

神官又不作聲了。

“這樣他的血不是很快就會流干了嗎?”安亞輪流看向其他四人,希望他們能給她一個令人安心一點的回答。可是他們沒有,反而各自回避開她的視線,她心中不由得痛,隨即吆暍一聲策馬急奔。“那我們要盡快追上他!”

其他五人連忙趕上去。

“你放心,”嘉肯追在她身邊。“現在他的生命是你分給他的,所以,只要你不死,他就不會死,除非……”

安亞冷冷地瞥著他。“除非我再殺死他一次?”

嘉肯苦笑著歎息了,安亞奇怪地注視他片刻。

“告訴我,嘉肯,跟他親如兄弟般的你為什麼會同意拿狄修斯的生命來冒險?”

“因為黑發神女必須覺醒。”嘉肯簡潔地回道。

“為什麼?”

嘉肯猶豫了一下,“等這件事結束之後再告訴你。”同神官一樣的回答。

好吧!反正這個答案“不重要”。“那大祭師又為什麼一定要讓黑發神女覺醒?不是只要……呃,你知道。”

嘉肯想了一會兒。“據說,是自古以來的巫馬王和黑發神女都是由前任巫馬王和黑發神女所生,但是,如果黑發神女沒有覺醒的話,她生下來的孩子就不會有黑發神女的法力。幾百年前黑發神女就是這樣消失的,因為最後一任的黑發神女沒有覺醒。”

安亞愣了一下,“可是……”隨即又啊了一聲。“對喔!闇月說過,古早以前的巫馬王族都是兄妹或姊弟通婚的。”

嘉肯頷首。“沒錯。”

“好吧!那黑發神女現在算是覺醒了吧?”

“沒錯,只有已覺醒的黑發神女才能夠把壽命分給另一個人。”

“那為什麼我根本感覺不出有什麼不同?”安亞兩手一攤。“我也不覺得自己有法力什麼的,更別提那些黑發神女該會的東西,難道還要神官來教我?”


“這個……”嘉肯為難地往神官那兒瞟了一眼。“老實說吧!這種事只有神女自己明白,除了如何讓黑發神女覺醒的方法之外,神官和大祭師也都不知道黑發神女到底是如何施展她的法力,巫馬家族的文獻上也找不到這種紀錄。”

“欸?”安亞頓感啼笑皆非。“你是說我還要自己摸索?”

嘉肯歉然地笑笑。“似乎是如此。”

兩眼一翻,“無聊!”安亞輕蔑地哼了哼。“誰有耐性去摸索那種東西啊!”于是,她便把話題轉開了。“好,那現在我們到底該如何讓風魔乖乖的讓我喚醒狄修斯?”

“大祭師會控制風魔的咒語,但那咒語畢竟是屬于黑發神女的,尤其現在風魔是百分之兩百的失控抓狂了,所以,也只能暫時制住他一會兒,甚至只有一瞬間也說不定。”

“既然是屬于我的咒語,那就教我吧!”安亞興致勃勃地舉手要做學生。

“如果你還不懂得如何使用法力,那咒語對你也沒用啊!”

“咦?”安亞呆了呆。“念咒語還要使用法力呀?”

“不一定,但如果沒有使用法力的話,那咒語對風魔根本無效。”

安亞沉默了一會兒。

“好吧!無論如何,我一定要設法喚醒狄修斯,即使要拿我的生命做代價也沒關系!”

聞言,嘉肯不由得攢起了雙眉。“你不能死。”

安亞眼神奇異地瞄了他一下。“命是我的,由不得你,對吧?”

嘉肯擔憂地注視她片刻。

“安亞,你不會……不會堅持一定要喚醒狄修斯吧?如果真不得已時,你會……你會下手吧?”

安亞兩眉微挑,似乎有些生氣,可隨即又綻出一抹不在意的笑容。“你放心,我會的,如果真到了最後關頭,我還是怎樣都喚不醒狄修斯的話,我會再殺死他一次的。”然後,她也會隨後而去……不,索性就以殺死她自己來殺死他不更簡單?

對,如此一來,真到了不得已的時刻,她也不必擔心沒辦法再一次下手殺死狄修斯,干脆一刀殺死自己,一切就結束了。

就如同她所說的,命是她的,由不得任何其他人來替她作決定!

JJJJJJ

安亞和神官等六人頭一次追趕到風魔是在一片連野草都沒有的荒地上……呃!這樣說實在有點奇怪,因為一路定來,他們都是走在荒地上,自然,這片綿延不絕的荒地都是風魔辛勤“開墾”出來的。

總而言之,當他們追趕到風魔時,風魔正默默地佇立在一大片荒地中,沒有風、沒有任何恐怖的氣氛,他只是靜靜地站在那兒,瘦削的背影看起來有些落寞、有些疲憊,還有些孤寂。

他在休息。

眾人不約而同地這麼想。

然後,大祭師、神官、嘉肯、闇月,以及仍有些懼意難掩,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拔腿開溜的瞑星,五人互覦一眼,隨即很有默契地同時默默念起結界咒文來。幾乎是在同一刻,風魔的長發又開始狂亂地飛揚起來了,徐徐轉過身來,那雙紅色的邪惡火焰更熾盛了。

不待神官提醒安亞趕緊出聲喚醒狄修斯,安亞一見風魔濕淋淋的前襟,甚至還可以看到鮮血依然不斷地滲透出來,心頭不由得一陣刺痛,不假思索便焦急地脫口叫道:“狄修斯,你還在流血呀!”

沒想到她才叫了這麼一句,那邪佞的紅光便突然一闇,緊接著,風魔竟然大出人意料之外地驀然轉身飆走了。

欸?!

眾人再一次傻眼,安亞更是愕然。

她說了什麼神秘的咒語嗎?

第二次追到風魔,風魔正在大展神威,那光景簡直是風云變色,日月闇無光都不足以形容,呼呼狂風更是卷得他們根本靠近不得,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在眨眼間便消失無蹤,只剩下一片荒地。

然後他又飆走了。

唉 ̄ ̄至少打聲招呼嘛!

第三回趕上風魔,那家伙居然在吃東西,而且是血淋淋地活剝生吞一只山豬,就像野獸一樣。

可別看他吃得狼吞虎咽,好似已顧不得四周圍的一切,他們才稍微靠近一點,連咒文都還沒有開始念,一塊塊血淋淋的山豬肉便飛了過來;好不容易躲過這一陣豬肉攻擊,風魔早已不見人影了。

喂、喂,請先煮熟了再請人家吃好不好?

第四次剛追上風魔,那個忙碌的無業游民恰好完工走人,只留下一層灰給他們吃,連探聽—下近況的機會都沒有。

咦?下班了啊?

第五回最滑稽,他們才趕到,一陣颶風便呼呼迎面卷來,嚇得大家驚叫一聲,不約而同地跳下馬去四肢貼地的緊趴在地上。誰知道雷聲大雨點小,颶風還沒掃到他們便轉回頭了,每個人都一臉灰的爬起來跳腳不已。

他是在玩他們嗎?

第六次,安亞終于開始冒火了。遠遠的,在風魔尚未發現他們之前,她便尖聲叫了過去。

“狄修斯,你再給我跑看看!”

說也奇怪,風魔竟然真的不動了,而且發不飛,紅光不盛,感覺好像很無奈似地站在那兒。

“你們留在這兒,”安亞對其他那五個滿臉驚異的人說。“我一個人過去就好了。”

神官皺眉。“可是……”

凝望著風魔,安亞鎮定地微微一笑。“既然我是神女,我想,風魔應該不敢傷害我,所以,前幾次找到他,他都是掉頭就跑,並沒有把我們順便掃乾淨,對吧?所以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否則要是你們一接近,他又跑了怎麼辦?”

神官和大祭師相對一眼,這才點頭同意。

“小心一點。”

安亞頷首,而後轉身朝風魔走去,風魔仍是一動不動。直到她來到他面前,他的眼神依舊邪惡銳利,卻沒有嚇人的紅光。

她並沒有一來就開始設法要喚醒狄修斯,僅是溫柔地凝視著他,歉疚地、擔憂地、關切地凝視著他,不在意他變得猙獰丑陋的五官,不在意他冷酷暴戾的氣息,她只是專注而幽遠地深深凝視著他。

良久後,她才開口了,輕輕地、柔柔地,盈滿深情與眷戀地開口了。

“狄修斯,我有一句話要告訴你,雖然不知道你聽不聽得見,但是,我也不敢肯定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告訴你,所以,現在先告訴你,免得真的沒有機會了。”停了停,她微微綻出一朵羞赧的笑容。“我愛你,狄修斯,你知道的,就是從那一次‘生病’開始,我就愛上你了,雖然晚了點,但我終于知道自己究竟是生什麼病了。”

她眼眸輕垂,隨即又揚起,笑容卻已轉為哀傷與無奈。“我只是沒想到才剛明白自己的感情,竟然就親手殺了你,我這輩子從來沒那麼痛苦過,也從不知道自己有那麼多淚水,簡直可以鬧水災了。”她笑著調侃自己,然後又慢慢收起笑容。

“所以,我決定了,如果你願意的話,請你清醒過來,我真的很希望也能夠聽到你對我說一句你愛我。但是,如果你不願意的話也沒柯關系,我會陪著你一起死,這樣你就不會孤單寂寞,我也不用再承受一次被留下來的痛苦了。”

輕輕歎息著,她又回到羞赧的微笑。“好了,我要說的話都說完了,已經沒有什麼好遺憾的了。現在,我想親你一下,希望不是最後一次,如果是的話,這樣我也不必後悔從來沒有主動親過你了。”

遠處,神官等人全然聽不到安亞到底對狄修斯說了些什麼,只見她說完之後,竟然踮腳攀上風魔的肩上親了他那黑色唇瓣一下,跟著,風魔說了一句話之後,就突然往她那邊倒過去了,支撐不住風魔重量的安亞瞬間被壓倒在地上。

神官和嘉肯見狀,趕緊跑過去,一邊扶起狄修斯,一邊好奇地問滿面驚喜激動之情的安亞,“他說什麼?”

喜悅的淚水緩緩滑下安亞的臉頰。

“他說:‘安亞,好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