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狸

某天傍晚,狸爸突然把我叫到阿葦的房里,只見阿葦和狸爸坐在床上,狸爸一臉嚴肅,阿葦則是一貫的呆滯樣。

小狸不知道怎麼回事,正待開口時,狸爸突然示意小狸也坐下,然後對著阿葦說:“你剛才說你要先工作一年,明年再考試?”

阿葦:“嗯……”

“那你如果真的要出去找工作,哪還有時間念書?高中三年那麼多時間給你念,你都念不好了,你以為你出去工作就有時間可以念書了嗎?你知不知道現在就算你有高學曆也找不到什麼好工作耶!你才高職畢業,就想出去工作,你覺得你能找到什麼工作?你想要做什麼啊?”

“……”

小狸剛開始滿頭霧水,聽到這兒,大概心里就有個譜了,想必是阿葦想學他老姊我一樣先去工作個一年半載,之後再繼續念書,可是狸爸覺得他這個決定很爛,想要勸他繼續升學,但是……

這跟我有什麼關系啊?沒事莫名其妙的把我叫到這里來聽狸爸訓話干嘛?

果然,狸爸接下來就說:“我養你們到這麼大,不要求你們以後回饋我們什麼,只要求你們好好念書而已!可是你們……*&%*%&”

接下來狸爸說了啥,由于記憶力有限,所以小狸已經忘了,只記得狸爸念完後,又提到現在台灣情勢不好,就算真的找到工作,也未必是個好工作;就算找到一個好一點的工作,也未必能做得長久;就算做得長久一點,領的薪水也未必能夠養家活口;就算真的領的薪水夠多了,也難保以後不會因為學曆太差而被fire掉!

所以,念書不一定能保證未來;可是不念書,就保證沒有未來!

聽到最後,小狸又開始滿頭疑問了……

我——在這里到底是為了什麼哩?

之後,老媽突然—時心血來潮跑出來散步,看到我們三個人坐在房里,大家都是一臉嚴肅相,她就很好奇的跑過來問:“你們在干嘛?有什麼好康的?分贓居然不找我?!”

狸爸趕緊說:“沒啦!分贓哪敢不找你?我們在開家庭會議。來來來,坐下來,你也給點意見吧!那個葦葦喔!居然說他不想念書,要先去工作,怎麼可以這樣呢?”

這時,老媽突然指著一臉無辜的小狸問:“不是說葦葦嗎?那她在這干嘛?湊人頭?”

“因為她是過來人啊!所以我叫她來給葦葦一點意見咩!”

給意見?!

我好像從頭到尾都沒有發言的機會吧?

老媽聽完,就開始發表她的意見,“他們兩個是不一樣的啦!小狸是因為想再繼續念書,所以她自己才有升學的意願;可是你看葦葦,他本來就不喜歡念書,就算硬叫他去念書,也念不出個什麼成果來,只會浪費時間而已咩!”

然後,老媽突然講起她當年的求學經驗,“我說啊!不想念就不要念了嘛!像我當年也是不喜歡念書啊!拜托,一看到那些蝌蚪文的原文教科書,我頭就好暈,要不是因為念書才可以繼續讓家里養我的話,我才不會再念下去哩!你以為我書念得很好喔?屁啦!都是給逼出來的啦!我最討厭念書了啦!”

聽到這里,狸爸臉上突然多了好多條黑線,可是老媽完全沒有注意到,還繼續在高談闊論中。

“結果你看,我還不是多浪費了好幾年的時間?什麼食品營養嘛!狗屁啦!根本就是沒啥路用的東西,害我損失了好多腦細胞。所以說啊!你(直指狸爸)說話就是這樣,講那麼多大道理干嘛?那麼深奧誰聽得懂啊?告訴你,跟小孩說話就要像我這樣,直截了當:不想念就不要念了咩!”

這時的狸爸終于忍不住了。“老婆,你可以去寫你的小說了……”

而小狸和阿葦在旁邊早已笑到快掛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種老媽,真是偉大!

人物簡介


時代架空

背景類似歐洲中古世紀

西方大地風之地

安亞:女士角,黑發黑眼的東方人。

狄修靳:黑發銀眸的風族人。(風魔:毀滅之神)

神官:原是東方大地的祭師,因故帶著兩個妹妹逃到西方大地來。大妹妹逃亡途中失散,小妹妹後嫁給西方大地的風塔爾族之王。

嘉肯:神官的養子。(風神:融合之神)

西麥:黑武士特衛隊隊長。

洛司:金眸的金司特族族長。(金神:保護之神)

艾諾特:綠眸的木諾諾族族長。(木神:榮木之神)

唐恩:藍眸的水連恩族族長。(水神:醫療之神)

莫桑倫:琥珀眸的火桑族族長。(火神:冶煉之神)

凱德:褐眸的土蘭德族族長。(土神:豐饒之神)

基納魔神:被上天趕至凡間的大魔神。

東方大地—木之地

大祭師:彪皇國大祭師

闇月:大祭師的女兒。

瞑星:大祭師與闇月的女兒。

水魔:水災、瘟疫之神。

木魔:旱災、饑荒之神。

彪皇王:東方大地中最大國的國王。

莎里耶:彪皇國大公主。

達魏:彪皇國第一將軍。

南方大地沙之地

沙達王:悍羅族之王。

沙達王妃:原為西方大地火族的白發神女,聖潔美麗,卻是一切災難的始作俑者,後被南方大地的沙達王擄去成為悍羅族正妃。


殘羅王:殘羅族之王。(金魔:殺戳之神)

北方大地冰之地

白巫女:溫柔美麗又堅強善良,雖然能力不怎麼樣。

火魔:破壞之神,後被風魔所殺。

土魔:地震、災難之神,美麗的女侏儒。風魔到北方大地後,她便逃往東方大地去了。

幕啟

“來了!她終于來了!”

佇立在宛若潺潺鮮血蜿蜒的紅河邊,身著紫紅色長袍的男人俯首凝視著水面上的白色幻影,唇邊悄然浮起一抹邪惡的笑容,語氣中帶著隱藏不住的興奮。

“三十年,我終于等到了!”

他歎息似地低喃,並徐徐仰起臉龐轉過身去眺望著不遠處的神殿,那座違背一般神廟建築模式,坐東朝西,永遠背對著陽光迎向黑暗的祭祀神殿,雄偉壯觀,甚至比與它相背而立的彪皇國皇城更為廣闊浩大、美輪美奐,然而,卻仿佛籠罩在一團凝聚不散的黑霧當中,教人看了不由得寒毛直豎。

“不過,真沒想到是她!”他的眼神始終是那麼陰郁冷肅,可是表情與聲音卻又是無比的輕柔溫和,“但這也未嘗不可,總之,只要能實現我的願望即可!”仿佛慈祥母親的呢喃,溫暖地撫慰了人心,卻也悄悄地侵蝕腐壞了靈魂,“闇月。”尤其是此刻佇立在他身後的那條靈魂。

“是,”有如影子般貼立在他身後的女人低應。“大祭師。”

“去吧!我美麗的女兒,去把你妹妹接回來,不計任何代價、不論任何手段,一定要把她接回來,懂嗎?”

“懂,大祭師。”

“還有風魔,也要把他抓來,不能讓他壞了我的計畫,沒有問題吧?”

“沒有問題,大祭師。”

“好,那你就去吧!”

女人迅速消失了。長袍男人轉而面向另一對男女,一個又高又瘦,比竹竿更像竹竿的年輕男人,還有一個窈窕纖細得彷佛隨時都可能會隨風飄走的年輕女人。

“你們兩個就先進神廟里避一避吧!只要避在里頭,風魔就找不到你們了。”

那對年輕男女互覷一眼。

“要避多久?”年輕男人問。

長袍男人淡淡一哂。“那還用問嗎?等我一抓到風魔,你們就自由了。”

“自由?”年輕女人似笑非笑的輕撇唇角。“風魔能殺死我們,但你卻可以控制我們,縱使風魔被你抓到了,我們真的能得到自由嗎?”

長袍男人又是不置是否地微微一笑,“快進去吧!風魔已經踏上東方大陸的土地上了,你們如果不想死,就趕快躲進去吧!”話落,隨即又轉回去面對著北方大地的方向。“唔……對了,還有土魔,如果她不想死,最好也乖乖聽我的命令……嗯!我想她會的,否則她就不會逃到這兒來了。”

他背著手遙望著遠方山丘,眼底的邪惡光芒更熾。

“現在,我的神女終于出現了,偉大的時刻即將來臨,我期盼了三十年的願望,即將可以實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