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掌心里的愛情

曾經有個美麗的夢

溫柔地系過我的相思

秀發中飄出來的浪漫

在纖細的手指間飛揚

……

如今不再相信那個夢

用盈淚的雙眼細細繪制

那每一張往昔的思念

——題記

我把我的手從口袋里拿出來,掌心已經浮出細密的汗珠,我看著她們的紋路,我想,我的愛情就是這麼沒了的。

被這些細細的紋路一條條岔開,然後被我小心翼翼的攥在掌心里,掐死了。

〈一〉

我看見帆的時候他站在走廊上望著我,黑黑的皮膚,但是有清亮的眼睛,微笑的嘴角也是我喜歡的,于是我想我就這麼愛上他了。

我們每次都是站在自己的班門口和同學一起說笑,然後不忘把目光多給彼此一點點。我知道我是喜歡上他了,所以每個讓我們休息的課間十分鍾我就不再抱本小說啃了,而是到走廊上來“呼吸新鮮空氣”。我大口大口的呼吸著這些冒著泡泡的甜蜜氣息,感覺到我小小的滿足就這樣在春天暖暖的空氣里膨脹開來,一點一點漲滿我懷抱里幸福的瓦罐。

于是春天就這樣在我們的目光里一路朝夏天瘋跑過去,溫度也在步步高的玩起攀爬,而我們的愛情就一直停留在“眉來眼去”之間,是因為沒有到秋天麼?怎麼連微波都沒有漾一漾啊。不過我已經開始祈禱,想要秋天里落成一地的梧桐葉也無法掩蓋我們的目光,而冬日會暖暖的曬化我們遲鈍的愛情神經末梢。于是,于是,我就一臉虔誠的望望天再望望地,然後我就站在柳樹稀稀拉拉的陰影里看著他在烈日炎炎下圍著操場跑跑跳跳,站在樓前的宣傳欄前看他一身汗水淋漓的在水龍頭下沖他黝黑發亮的厚厚的背,站在校門口尋覓他淹沒在放學人流里的身影。

我不需要他知道我對他的喜歡,也不需要他走過來和我說話,因為我知道我害怕語言會打破我小心積攢起來的這一點點幸福的幻象。我只是希望每天可以多看見他幾遍而已,這樣子我就可以開心上好半天,那種感覺真的讓我感到滿足,我努力的記住他的樣子,就好象預感到我會忘記他的樣子一樣,因為幸福來得太快,而我還措手不及。我唯一知道的關于他的事情就只是他的樣子,他黑黑的皮膚,還有他汗流浹背的樣子,無論我什麼時候望過去他的目光都會在我這里的樣子,于是我發現,我所擁有的關于他的全部,也不過是這些目光而已。

〈二〉

終于有一天,我接到他托人遞來的字條:“我愛你……”

我緊緊的捏著疊成心形的字條,好象捏著我一輩子的命運轉輪,生怕不小心打亂了剛剛出現的契機,直到手心出汗才敢打開。

蘭色的字跡散發著淡淡的油芯香味,我沉浸在這蘭色的誘惑里,眩暈,眩暈……

我伸出我的手臂,我知道我要開始我的飛行了,帶著他給我的翅膀,我義無返顧的投入情海溫柔的藍色懷抱里,學習著最初的飛翔 。透明的翼上面有陽光彩色的香味,而下面是脆弱的蘭色,我小心翼翼,害怕還沒有感覺到這種美麗,它們就會逝去。

不是的,不是的,才剛剛開始的愛情,我怎麼可以這樣咒我自己。但是在彩色的陽光下面,我的確看到淚水潮濕的問候,一點一點招手。

我只好更加小心翼翼的呵護著它們前行,希望走的遠一點,再遠一點,希望找得到幸福的方向。希望在它們離開之前,學會愛飛行的技巧。

雖然已經接到他愛的訊號,但是我還沒有做好戀愛的准備,我也不知道要做些什麼才好,于是我還是只是每天在人群里尋找他的目光,然後就那樣帶著我心里的小甜蜜幸福的看著他。

每天我坐車回去的時候都會在窗邊的座位,只是希望可以多看見一會等在旁邊的他。因為每一次他都會等我走了以後才開始騎著他的自行車往家走。我們會笑著給彼此招手,那一刻真的是最簡單的幸福。

只有一次,再我們告別之後,我回去下了車之後竟然發現他已經在前方倚著車站著了。我驚奇壞了,不知道他怎麼可以騎的那麼快,也擔心壞了,怕他騎那麼快萬一不小心摔到怎麼辦。我向他走過去,想要問問他這些問題,還有為什麼他會跟著來,可是走到跟前我又不知道怎麼開口了,只好又笑著說“我回家了啊,你也快回去吧,天黑了這一路不好騎車的。”連頭都不敢回一下。我想我真是一大傻,連話都不敢說,這叫談戀愛麼?

之後的日子還是平淡如水,我還是滿足于每天看到他就足夠,即使他看不見我。

漸漸的夏天開始持續的悶熱,而似乎我們的愛情也開始悶的發出黴的味道。我不再總能看到他了,于是我才開始有點急。看不見他的時候,我只有想他的樣子,想他倚在車邊的樣子,但是我也發現和他在一起的這些日子,我們的話都沒有超過十句,更不要說牽手了,我不知道他住哪,也不知道他的電話號碼。他給我的不過是我始終無法把握的眼神。忽然忽然的,我就害怕我會失去他,或者我從來就沒有擁有過他。

〈三〉

但我的擔心終于還是應驗了。

在一次女生之間的聊天時,我聽見和他同樣是體育特長班里的娟說他在追一個比我低一屆的女生,那個女生也是體育特長班的,人長的漂亮,學習和體育也是一級棒,他還每天等她放學,寫很肉麻的情書……我覺得我的頭好象被重重的擊了一下,我不置信卻又裝做好奇的問:“他?追她?”她說“是呀,我們特長班的都知道。”她肯定的語氣刺痛我緊縮的心,我想我終于看到結果了,只是結果來的太快,我卻來不及跳開。他的目光終于不再記得我,終于又捕捉到了新的目標。

我想如果我是愛他的,我就會給他祝福,只要他幸福,我就沒有關系的。 于是我只有退下去,退下去,退到他們看不見得地方,獨自流淚,獨自撫慰我折斷的翅膀。

是老天看到我夜里濕了枕頭的淚痕麼,為何雨來得這麼及時這麼猛烈?

于是我在雨里瘋狂的流淚,因為有暴雨的掩飾,我不必擔心他們看出我臉上的痕跡,可是我的眼睛還是紅了。冰涼的雨水沿著我的頭發我的臉狹迅速的下滑,我分不情雨水和淚水的界限,我想喊,把我的聲音埋沒在雨和空氣的罅隙里,可是我張不開嘴,也發不出聲,所有的痛原來都積在了心底。

暴雨連著下了很多次,我也每一次都淋的渾身濕透,在每一個暴雨的夜里,我站在空曠的球場下面,看著玫瑰色的閃電一次次劃破夜空也把我的心劃的傷痕累累,就這樣一點一點變的麻木。原來我甜蜜的愛情還沒有等到秋天,就早早的落下來腐爛掉了。

讓我死了心的還是當我寫信給他說分手讓他以後不要再讓我看見他,果然他就沒有再讓我看見他,連解釋都沒有解釋一句,于是我明白了,我不過是他眼神的一個站點,他從來不曾喜歡過我。

于是我想罵,罵我自己傻,罵他無情,但是一切還是淹沒在雨水里了,從此以後只要是夏季的暴雨我都不打傘,我愛上了暴雨,也記住了他,因為他畢竟是我第一個喜歡的男孩。

我告訴我自己要記住這個人,因為他毀滅了我全部的愛情,雖然我知道這並不值得,但我知道我從此不會再相信任何人了。“我愛你”不過是他們問候的語言,所有的誓言也會轉眼消散,每一個對我說:“我喜歡你”得人我都會迅速避開他,因為我不相信他們,我也不想再承受任何一次打擊。

〈四〉

五年,我記著這個人五年,每當有人說:“我愛你”讓我動搖的時候,我就會用帆的名字來提醒自己。男人都不可信,不可以答應他們。然而,似乎每一次拒絕別人,都是因為有帆的影子在心底。原來我不曾忘記他,是他耗費了我全部信任和愛情,原來,我一直都沒有恨過他,一直都希望再見到他。我以為即使他不愛我,我也可以一直愛他,一直。

我無數次的幻想過和他再見面的樣子,希望可以是兩個人站在路的兩邊,當望見彼此的時候,路邊的人路中間穿梭的車都好象定格一樣,那一刻心里會想什麼呢,我知道我會想:“終于可以再看見他了”,而他呢,他看見我會高興麼,會知道我一直都還愛著他麼?

可是幻想終歸是幻想。直到見到他的那一刻,我才解放了。我終于明白,我已經不在愛他了,在這五年里,我已經淡忘了他的樣子,連他的名字也不會再輕易想起了。

的確是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再看見他。他也看見我了,然而那一刻我的心那麼平靜,沒有問候沒有停留,我只是笑了笑,淡淡的笑了笑,我知道,我不在囚固在對他的愛和回憶里了。我才發現我原來早已忘記了他和我的過去,雖然那只是一場我自以為是的愛情。而這淡的原本只充斥著游離的眼神和虛弱的諾言的回憶,也在我微微一笑間灰飛煙滅了。

我不再愛了,也不再恨了。

我的愛情死掉了。

在這一場原本是愛情的預習課里,我就殺死了我全部的愛情。不留給任何人機會。

當我懷抱里的瓦罐被雨水和淚更替了小心積攢起來的幸福的時候,我知道,我在也回不去了。

我擦的干我手心里的汗,卻更改不掉這些細細的紋路,而這一場無始無終的愛情,真的是愛情麼?我還是不知道答案。

而我唯一清楚的,就是,我的這些被我小心翼翼的攥在掌心里愛情,已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