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別了卡卡

這樣的無語

已經持續了很久

彼此靜默

只能用心體會感情的撫慰

未等花落

我卻已倦了

再也抬不起頭來

展示我的驕傲

執著卻告白著自己

你將是我永遠的愛人

——題記

2002年夏天,大史那個壞蛋和我分手了,我可憐兮兮地問,有沒有商量的余地啊,他一臉堅決,我們以後還是朋友,說完,付了咖啡錢轉身就走,還是那麼帥。

我拿著找回來的四十二元錢,心想如果大史每天跟我舉行一個分手儀式,我倒可以小賺一筆了。

我找了附近的網吧鑽了進去,一邊上線一邊拔通了海君的電話,和海君的一陣狂聊。

最後,全網吧的人都知道我失戀了,關了電話,我上線了,太好了,卡卡在,我曾問卡卡是干什麼的,卡卡說我是算錢的啊!比如說算算公司上個月為什麼開銷少了,這個月又為什麼花多了啊。

他問我,寶貝你呢?我驕傲地說:每天早上都有熱早點吃,然後坐公車去一間屋子,屋子里有很多人,每天8個人去給你講故事,累了可以睡上一覺,不過每個月都會發你8張紙,讓你複述他們的故事。如果複述不好,媽咪會罵,准確的說,我是個學生。

卡卡吼:小混蛋,怎麼這麼啰嗦。我無辜,因為失戀了嘛。那日,卡卡幸災樂禍地笑我一下午。

2002年秋,夜里,我給卡卡發信息,臭卡卡,爛卡卡快起來,和我說話。

一會兒,卡卡朦朧的聲音傳來,寶貝你又一次成功的把我從黑夜中吵醒。

我說,卡卡,我買了一張孫燕姿的新CD,我說,卡卡,我看見了一只精致的陶瓷杯子,我說,卡卡,我剛才吃一只西紅柿居然吃出了蘋果味……

小王八蛋,你到底什麼事?卡卡吼。

我怕黑,卡卡,你能給我唱歌嗎?我笑得沒心沒肺,眼淚順著臉流進耳朵。

你想聽什麼?

什麼都好,我什麼時候睡著了,你什麼時候掛電話好嗎?

乖,好,我不掛電話,幽幽的歌聲從電話里傳來。

我躲在床邊,感受著卡卡的聲音。

2003年春節,卡卡打電話給我,說,寶貝,你來承德吧,我給你介紹男朋友。

我說,好啊,但是有三個條件:

1、他的手要暖,因為冬天我怕冷;

2、他的胳膊要長,因為我過馬路時,沒有看紅綠燈的習慣,他要及時拉住我的手;

3、他的力氣要大,我走累的時候要有人背!

卡卡憋了幾分鍾,悶悶地說,我想來想去,恐怕只有猩猩最合適。

我大罵:種族不一樣啊!

2003年2月,夜里,手機響起,我用脖子想也知道是卡卡。

我媽給我介紹了一個女朋友。

我笑,好啊,你終于把自己推銷出去了。

卡卡喃喃地說,明明先認識你的……

我笑著說,卡卡,小心我告你誘拐未成年少女啊。

卡卡說,前天你過完19歲生日啊……

天知道媽媽怎麼到承德上班去了,我要去找她,上車前我給卡卡打電話,關機,在承德呆一個星期,該死的卡卡依然關機。我要回興隆了,在車站,我又一次拔通了卡卡電話,通了……

他說,寶貝,我也在車站,我要和女朋友去云南,寶貝我能看你嗎?

我說,我在1站台。

一會兒,遠處走來兩人。

寶貝,他叫。

我奔向他,看見了他身後的女孩精致的臉。

我說,卡卡你長得一點也不影響市容。

天知道我多想說,卡卡我愛你。

他笑了,寶貝,伸出小爪子,讓我抱抱你,我孩子氣的將手背在身後,剛吃完果凍,髒,我怕我的手會抱住他不放。

卡卡走了,他失望的說,多希望我能抱抱你。

而我,不能……

回到興隆,我找到海君,我們一起去了跆拳道館,我一邊踢沙袋一邊說,我不愛卡卡,一丁點一丁點都不愛卡卡,海君對我說,如果,就算你真不愛他,也不至于這麼說服自己吧,我依然說著。

也許,當我說到第841次的時候,我也許真的會忘了我曾經愛過卡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