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上)
蔡琳的舉動把志錫嚇了一跳,她喃喃自語,請志錫給她五分鍾,五分鍾後一定放開他,蔡琳抱得更緊了。志錫猶豫不決,最終還是推開了蔡琳。

蔡琳苦笑著,“最近我一直在琢磨,如果徐志錫擁抱我,會是什麼感覺?”蔡琳不停地點頭,“原來是這種感覺!知道了。”

“走吧。我送你回去。你喝的太多了。”志錫平靜地說。

可是蔡琳已經失去了理智,她罵志錫有種,罵志錫不承認她說的話。志錫為了使蔡琳鎮靜,沒有反駁。蔡琳不依不饒,質問志錫為什麼總傷她的自尊心?為什麼一天中幾次讓她出丑?蔡琳注視著志錫,說出所有的心里話。

“一見到你我的心跳就加速,審訊小偷、盜賊時,一想到你我心跳加速。心里象打雷,象閃電一樣,雜亂,心痛,發暈……我不能控制。”

志錫聽蔡琳說完所有的話,沒有回避,對視著蔡琳滿是挑戰意味的目光。

太豐領著太志回到燦珠的家。太志撅著嘴,很不高興。太豐給他一塊泡泡糖,想哄他開心。太志也不領情,借口牙疼,讓太豐叔叔自己吃。太豐一聽太志叫他叔叔,馬上糾正是爸爸。

“你跟老師說話時,可以說‘我爸爸走了’,為什麼看見我就叫我叔叔?我做你爸爸你不滿意?討厭?”

太志不想回答,悶頭走在太豐前面。太豐追上他,想問個究竟,到底太志為什麼不高興?

“今天是第一天上班,沒有給工資,所以爸爸不能領你去吃烤牛肉,只吃了炸醬面。就因為這你生氣?嘴上都能掛油瓶啦!你真是不孝順!太不孝順了!”

太豐數落了太志一頓。半響,太志歎了口氣,拜托太豐從現在開始象他一樣努力成為志錫叔叔那樣優秀的人。太豐不遵守約定,秀荷老師不喜歡,所以她跟志錫叔叔走了。但是如果秀荷老師沒走,我們帶她去吃的卻是炸醬面,不是烤牛肉,那她得多失望。太志最感到自豪的是能帶秀荷老師去吃烤牛肉。太豐看太志臉上掛滿擔憂,一陣心酸。


蔡琳和志錫靠在志錫家的圍牆上,盯著地面,誰也沒說話。蔡琳瞅瞅志錫的家,問他住幾層。志錫也看看自己的家。這個家是他一輩子要守護的地方,它是一個特別的家。它使他們三兄妹擺脫了比貧窮更可怕的心寒。蔡琳了解志錫的感受。這個家是志錫用他億萬塊錢都不肯交換的自尊心換回來的。

“對我來說,秀荷就象這個家里的人一樣。”志錫感歎,“她陪我走過我的人生中最漫長最黑暗的路。背叛她的事,我不能做。所以說,你,叫尹蔡琳的女人太貪心了。當然不是心里的,而是意識上的貪心。不是純粹的,而是……”

蔡琳顯得非常高興,她打斷志錫,“你這樣說已經給我希望了。你的心里已經有我了。不管我是和秀荷站在一起,還是和你站在一起,反正你的心里已經有我的存在。”

志錫堅持他和秀荷永遠不會變,讓蔡琳不要抱任何幻想。蔡琳卻依然相信自己的感覺,志錫和秀荷的關系有所改變,雖然志錫不願承認。

正在兩人爭論之際,太豐和太志老遠發現了他們。志錫旁邊的不是秀荷?太豐不敢確定。太志卻很肯定,因為秀荷老師沒有那麼高。太豐也認出來了,和志錫在一起的竟然是上次他在公園見到的那個。太豐仍然清楚地記得當時這個女人握志錫手的情景。只有一個念頭出現在太豐腦海里,躲起來,抓住現場。他讓太志不要出聲,父子二人躲到角落里,伸長脖子察看動靜。

“黑暗沉悶的隧道過去了,現在是清爽透氣的高速公路!隧道里點亮的燈也沒用了。我要成為你的翅膀,能讓你飛遍世界任何地方的堅硬的翅膀。你可以飛向你想去的地方。”

蔡琳心情激蕩,只因為志錫的那句話。志錫在心底叫喊”no,no”,但是他的嘴里又說不出拒絕。蔡琳微笑,拍拍志錫,輕松地說酒醒了,她要走了。志錫沒有反應,蔡琳邁出去的腿又收回來,她靠近志錫,在他的嘴上輕輕吻了一下,道聲晚安,重新轉身離去,留下思緒混亂的志錫。目睹一切的太豐驚詫不已,他趕忙用手遮住太志的臉,怕他看到。太志因為不能呼吸,扳開太豐的手。遠處的志錫要進屋了,太豐馬上推太志,讓他也跟著進去。太志舍不得走,又沒辦法,在分手的一刻,他猶猶豫豫地小聲地叫了一聲”爸爸”,可是催促太志走的太豐好象想起了什麼,轉身就跑了。太志看著太豐的背影,非常遺憾。

蔡琳經過秀荷家門前,她本能地停止,抬頭看秀荷的家。急急追來的太豐迅速擋在蔡琳面前,蔡琳嚇了一跳,面前的人嘴里嚼著泡泡糖,眼里帶著怒氣。強盜?蔡琳作好防備,警告面前的人不要輕舉妄動,抓象他這樣的流氓是她做的事。太豐旁若無人,他上一眼,下一眼,前一眼,後一眼,仔細打量蔡琳。

“別說廢話!我看小姐你也永遠抓錯我。上次我放過了這手,這次我到想好好看看這嘴!老天,我不能忍著啦!這次真的不能放過!”太豐情緒激動,嗓門也隨之而大,“這位小姐,人長得挺光鮮,怎麼非得糾纏我們志錫?為什麼糾纏不放?你不知道我們志錫訂婚了嗎?他已經有人了。”

蔡琳聽到眼前的人提到志錫,意識到他肯定和志錫有關。她剛要問,太豐已經粗魯地推她,讓她閃開,這是志錫要娶的女人的家,警告蔡琳最好不要讓他再看見她糾纏志錫,否則有她的好果子吃!說完,太豐抬頭看看秀荷的家,走了。蔡琳在後邊追問他是誰,和志錫什麼關系,太豐一臉無所謂,告訴蔡琳他是徐志錫的哥哥。志錫怎麼有哥哥?蔡琳從來沒聽過。太豐見她不相信,叫她有時間去問問,他名字是徐太豐。蔡琳表情驚異,看著太豐遠去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