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射雕英雄傳》附錄一:成吉思汗家族
在中國北方很寒冷的地方,山野、草原、沙漠、樹林里的人以打獵、捕漁和游牧為生。他們分為許多不同的部族,後來都稱為蒙古人。有兄弟兩個,哥哥的眼力很好,所以傳說中他有三只眼睛,額頭中間還有一只。有一天,兩兄弟站在高山上眺望,看見一群人沿著河過來。哥哥對弟弟說:“那邊車上坐著一個美麗的姑娘,可以做你的妻子。”弟弟走過去一看,見那姑娘果然美貌動人。兩兄弟把那姑娘雅蘭花搶了來,做了弟弟的妻子。雅蘭花生了兩個兒子。後來她丈夫死了。她又生了三個兒子。兩個大兒子暗地里議論:“爸爸死了,媽媽卻又生了三個兒子。我們家里只有一個男仆,這三個孩子是他的兒子罷?”雅蘭花知道了兩個大兒子的議論。在春天里的一天,她煮了臘羊肉給五個兒子吃,然後叫他們並排坐在一邊,每個人給一支箭,叫他們折斷,他們很容易的就折斷了;又把五支箭合起來叫他們折斷,五兄弟輪流著使勁拗箭,都折不斷。雅蘭花說道:“大孩兒,二孩兒,你們懷疑三個弟弟是怎麼生的,是誰的孩子。我也不怪你們。你們不知道,每天晚上,有一道光從天窗中照射到我帳幕里,變成了一個淡黃色的男子,來撫摸我的肚皮,後來那人又變成了一道光,從天窗中出去。這三個孩子是天神的兒子。你們五人都是從我肚皮里生出來的,如果一個個分散開,就會像一支箭那樣給任何人折斷。要是大家相親相愛,同心協力,就像合起來的五支箭那樣堅牢,誰也折不斷你們了。” 母親雅蘭花死後,五兄弟並不和睦。四個哥哥說小弟勃端察兒不喜歡說話,是傻子,不分牲畜給他。小弟弟只得騎了一匹禿尾巴生瘡的瘦馬,沿著斡難河出去打獵過活,揀拾野狼吃過後剩下來的殘肉。 但勃端察兒可不是傻子,是狼。他搶劫別人的牲口,搶了一個孕婦做妻子,又娶了別的女人做妻子,俘擄別族的人做奴隸。他是成吉思汗的祖先。 勃端察兒和四個哥哥都是子孫眾多,一代代的繁衍下來,分成蒙古人的許多部族。勃端察兒的子孫所組成的許多部族之中,有一部的酋長叫做也速該。有一天,他在野外放鷹捕雀,看見一個男子帶了美麗的新婚妻子經過。也速該就回到家里,叫了哥哥和弟弟,來追趕這對夫妻。那男子名叫赤列都,是篾兒乞惕部人,見到三個人惡狠狠的追來,很是害怕,騎了馬急奔,三兄弟在後追趕,赤列都繞著山岡逃了一圈,又回到妻子坐著的車前。他妻子訶額倫(“云”的意思)說:“那三個人追來,想殺死你。只要保住性命,不難再娶得妻子。每個車座上都有女子,每輛車中都可以找到夫人。你如果想念我,另外娶一個妻子,叫她用我的名字好了。現在你快逃,聞著我的香氣逃走罷。”把身上的衫子脫下來給他。赤列都剛接過衫子,看見那三個人繞過山坳追來,忙拍馬逃走了。 三兄弟追了一會,追他不上,回來把訶額倫帶走。她大聲哭叫,也沒有法子。也速該把她帶回家去,和她成親。也速該和訶額倫生了四個兒子,一個女兒。大兒子生下來的時候,左手掌里握著一塊凝結的血塊。那時也速該和敵人打仗,捉來的俘虜中有一個人名叫鐵木真,就把兒子取名為鐵木真,紀念這個勝仗。 鐵木真就是後來的成吉思汗。 鐵木真九歲(有的書上說是十三歲)的時候,父親也速該帶他到外婆家去求婚,半路上遇見了一個親戚德薛禪。德薛禪見鐵木真眼睛明亮,臉有光彩,很是歡喜,說他有個女兒,請他父子去看看。也速該見到小姑娘眉清目秀,就向德薛禪求婚。德薛禪答應了。那小姑娘名叫蒲兒帖,比鐵木真大一歲,十歲了。也速該將帶來的馬匹當作財禮,把兒子留在德薛禪家里,就回去了。路上遇到一群塔塔兒人在宴會。塔塔兒人請他喝酒,但想起也速該以前搶掠過他們,便在食物里放上了毒藥。也速該在回家途中,覺得很不舒服,勉強支撐著走了三天,回到家中,毒發而死;臨死時把妻子兒女托給親信蒙力克照顧。蒙力克依著也速該的囑咐,去把鐵木真領回家來。鐵木真見父親死了,撲在地下大哭。 也速該是部族的領袖,他死之後,兒子幼小,部族中人拋棄了訶額倫夫人母子,去歸附另一個部族泰亦赤兀惕人。訶額倫夫人趕上去苦苦哀求,也是沒用。有一個忠心的族人勸大家不要走,反給他們用刀砍死了。 訶額倫夫人一家生活很苦,她采拾野果野菜,撫養孩子長大。也速該另外一個妻子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叫別克惕,一個叫別勒古台,也跟訶額倫夫人和鐵木真住在一起。 有一天,鐵木真和比他小兩歲的親弟弟合撒兒,還有別克惕、別勒古台四人一起去釣魚。 鐵木真和合撒兒釣到了一條銀魚,另外兩兄弟恃強搶了去。鐵木真兄弟氣憤得很,回去告訴母親。訶額倫夫人勸他們要和好,說大家同是一個父親的兒子,不應該爭鬧,要齊心合力,向泰亦赤兀惕人報仇。鐵木真和合撒兒不聽母親的話,說道:“昨天射到一只雀兒,給他們搶了去,今天又來搶魚。咱們可不能老是受他們欺侮。”兩兄弟氣憤憤的奔了出去。 別克惕坐在山岡上牧馬,忽然看見鐵木真從後面掩來,合撒兒從前面過來,手里都拿著弓箭,知道事情不妙,說道:“咱們正受泰亦赤兀惕人的欺辱,仇還沒有報,你們為甚麼把我當作眼中釘?我們大家孤零零的,除了影子之外,沒有旁的朋友;除了馬尾之外,沒有旁的鞭子。為甚麼要自相殘殺?請你們不要殺弟弟別勒古台。”說罷,盤膝而坐,也不抵抗。鐵木真、合撒兒二人一前一後的把他射殺了。兩兄弟回家。一進門,訶額倫夫人看了二人的神氣就明白了,大大生氣,狠狠的責罵了他們一頓。鐵木真長大了,泰亦赤兀惕人把他捉了去,想殺死他,但給他逃了出來。後來鐵木真去娶了幼年時父親給他定下的妻子蒲兒帖。蒲兒帖帶來一件名貴的黑貂皮襖做嫁妝。鐵木真將這件貂皮襖拿去送給父親老朋友王罕。 王罕念著也速該的舊情,對鐵木真很是照顧,認他為義子。有一天半夜里,篾兒乞惕人忽然前來襲擊,幸虧訶額倫夫人的女仆耳朵好,遠遠的就聽見了,忙叫醒眾人逃跑。鐵木真躲在不兒罕山里,敵人尋他不到。可是鐵木真的妻子蒲兒帖沒有馬騎,躲在一輛牛車里,給篾兒乞惕人發現了。篾兒乞惕人就是訶額倫夫人的前夫赤列都的族人,他們為了報複訶額倫夫人被奪的仇恨,所以半夜里來襲擊。他們捉到了年輕美貌的蒲兒帖,怨仇已報,又找不到鐵木真,就收兵回去,把蒲兒帖給了赤列都的兄弟做妻子。 鐵木真去向義父王罕求救。王罕點起了兵,又約了另一個義子劄木合,和鐵木真三路會師去攻打篾兒乞惕人。打了很久時候的仗,才把篾兒乞惕部打垮。鐵木真把妻子奪了回來,很是高興。蒲兒帖在歸途中生了個兒子,沒有嬰兒繈褓,就把他裹在面粉里。這個兒子是篾兒乞惕掠奪者和她生的。鐵木真也不介意,把孩子當作自己的親兒子,給他取名為術赤,那是“客人”的意思。鐵木真聰明勇敢,很有見識,勢力越來越大,打敗了無數敵人,做了蒙古許多部族的共同領袖。大家尊他為成吉思汗。“成吉思”是“大海”的意思,頌揚他和海洋一樣偉大。他的妻子蒲兒帖和他生了三個兒子和幾個女兒。成吉思汗報了仇,把泰亦赤兀惕部滅了,把害死他父親的塔塔兒部也打垮了。成吉思汗和部屬商議,怎樣處置塔塔兒部的俘虜。大家說,塔塔兒部的男子,只要高過車軸的,一概殺死,婦女兒童就分給大家做奴隸。成吉思汗的異母弟別勒古台開完了會,從帳房里出來。塔塔兒部中有人問他:“你們商量些甚麼?”別勒古台說:“決定將你們高過車軸的男人都殺死。” 塔塔兒的俘虜知道後就奮力抵抗,使成吉思汗部下遭到很大損失。成吉思汗很是生氣,下命令說,以後開親族會議,不許別勒古台參加。成吉思汗娶了塔塔兒部美麗的姑娘依速甘做妃子。依速甘說:“我的妹妹也遂比我還要美麗。”成吉思汗道:“如果我找到你的姊姊,你肯讓位給她麼?”依速甘說:“肯的。”成吉思汗便派人去找尋。也遂和她丈夫正在樹林中避難,終于被兵士捉住,她丈夫卻逃跑了。也遂的確美麗非凡,成吉思汗很是愛她。有一天,成吉思汗坐在也遂、依速甘兩姊妹中間飲酒,聽得也遂長歎一聲,神色郁郁不樂。他就起了疑心,把博爾術和木華黎兩員大將叫來,吩咐說:“把所有的人一部一部的分開。自己部里不准有別部的人。” 這樣分開之後,剩下一個年輕男子無部可歸,查問出來,原來是塔塔兒人,就是也遂的丈夫。成吉思汗怒道:“這個人心懷惡意,混在我們這里,想干甚麼?塔塔兒部中凡是比車軸高的男人都要處死,還有甚麼說的?快快斬了。”就把他殺了。成吉思汗對也遂還是一樣的寵愛。 成吉思汗東征西伐,捉了不少俘虜。 他分給母親和幼弟斡赤斤一萬戶百姓,作為奴隸。他母親訶額倫夫人心里嫌少,但沒有作聲。給長子術赤九千戶,次子察合台八千戶,三子窩闊台五千戶,幼子拖雷也是五千戶。給二弟合撒兒四千戶,三弟合赤溫二千戶,異母弟別勒古台一千五百戶。他叔父曾經投降過敵人,成吉思汗不分俘虜給他,還想殺了他。大將博爾術、木華黎等苦苦相勸,說他叔父和他父親從小在一個帳房中居住,在同一只鍋子里吃飯。成吉思汗想起了父親,才饒了叔父不殺。 成吉思汗的父親也速該臨死之時,將妻子兒女托給蒙力克照料。蒙力克有七個兒子。他又娶了訶額倫夫人為妻,成為成吉思汗的後父。蒙力克的七個兒子中,有一個名叫闊闊出,是個巫師,在蒙古人中是最有學問的人。“成吉思汗”這個尊號就是他提議的。 他裝神作怪,自稱常常騎馬到天上,所以蒙古各部的族長都很尊敬他。闊闊出越來越狂妄,有一次聯合了六個兄弟,把成吉思汗的弟弟合撒兒捉住了,吊起來狠狠的打了一頓。合撒兒是草原上出名的勇士,據說力氣比三條牯牛還大,射箭能射到五百丈遠。他身材高大,人家說他一餐可以吃完一只小牛。那當然都是誇張,然而他總是個了不起的好漢。成吉思汗那時候心情正在不好,聽到了合撒兒被吊打的消息,就罵他道:“人家說,世上凡是活的東西,都打你不過。為甚麼你給人家打敗了?”合撒兒很難過,流著眼淚走了,三天沒見哥哥的面。闊闊出去向成吉思汗挑撥離間,說道:“上天有指示:這一次讓鐵木真執掌大權,下一次讓合撒兒執掌大權。所以你如果不提防合撒兒,後患可大得很。” 成吉思汗信了,當即出發去逮捕合撒兒。訶額倫夫人得到了訊息,急忙乘了白駱駝轎車,連夜奔馳,黎明時候趕到,只見成吉思汗已把合撒兒的衣袖縛住了,除下他的帽子,正在那里嚴厲審問,想要殺死他。他見母親趕來,就避在一邊。訶額倫夫人怒氣沖沖的下車,親手解開合撒兒的袖子,盤膝坐下,解開衣衫,露出了兩只乳房,說道:“鐵木真孩兒,看見了嗎?你是吃這奶長大的。你三弟、四弟一個奶還沒吃完,你二弟合撒兒已把我兩個奶都吃完了。他吃完了我兩個奶的乳水,使我胸頭舒暢,心里快活。合撒兒力大無比,箭法了得,打倒了無數敵人。現今敵人打完了,你就不要合撒兒了嗎?”成吉思汗為了要使母親息怒,就說:“母親責備得是,我很慚愧,以後我不敢這樣了。” 他雖然沒有殺死合撒兒,但總是擔心合撒兒會搶他的權位,暗中奪取了合撒兒所領的大部分百姓,原來的四千戶百姓,只給他剩下一千四百戶。後來訶額倫夫人知道了,很是愁悶,老得很快,不久就死了。合撒兒手下的人有許多很害怕,都悄悄逃走了。巫師闊闊出的勢力漸漸擴大,許多部族都去投奔他,擁他為領袖。成吉思汗幼弟斡赤斤的奴隸有些逃到闊闊出那里,斡赤斤派人去討還。闊闊出把他的使者打了一頓,不許使者騎馬,叫他背負了鞍子,徒步回來。 斡赤斤親自去講理。闊闊出七兄弟圍住了要打他。斡赤斤害怕得很,只得認錯。七兄弟強迫他跪在闊闊出的面前悔過。 第二天早晨,成吉思汗還沒有起床,斡赤斤就到帳里跪下哭訴。和成吉思汗睡在一起的蒲兒帖夫人坐起身來,拉被子遮住自己赤裸的胸膛,見斡赤斤痛哭,不禁也掉下淚來,對丈夫道:“他們吊打了合撒兒,又逼迫斡赤斤下跪,欺侮你的好兄弟。將來你逝世之後,你留下來的廣大國土,當然就給他們搶去了。”成吉思汗對斡赤斤道:“闊闊出就要過來,你會知道怎麼報仇的。”斡赤斤拭干了眼淚,走到帳外,預備下三個大力士。過不多時,成吉思汗的後父蒙力克老翁領著七個兒子,一同走進帳里。斡赤斤抓住闊闊出的衣領,說道:“昨天你強迫我下跪悔過,現今我們角力去。”闊闊出返身也把斡赤斤的農領扭祝成吉思汗道:“到外面去,你們摔一場交。”斡赤斤把闊闊出拉出去,預先伏下的三名大力士迎上來,捉住闊闊出,折斷了他的腰。斡赤斤回進帳去,說道:“闊闊出跟我摔交,打敗了,耍胡賴,躺在地下不肯起來。” 蒙力克老翁明白了原因,對成吉思汗道:“當你廣大的國土還只像小小土塊的時候,我就跟你做同伴。當洶湧的大江還只像小溪的時候,我就跟你相識了。你怎麼不念舊情?”他六個兒子攔住了帳門,圍繞著火盆,挽起了袖子要打。成吉思汗急了,喝道:“讓開!”沖出帳去,眾衛士便上來保護。成吉思汗見到闊闊出的尸身,命人取來一頂舊帳幕,搭在尸身上。第二天早晨,帳幕本來關著的天窗打開了,帳幕的門仍然關著,闊闊出的尸身卻不見了,再也找不到。 成吉思汗對大家說:“巫師闊闊出打我的弟弟,又說壞話離間我們兄弟,違犯了天意,所以上天把他的性命和尸身都取去了。”成吉思汗又責備蒙力克不對,看在母親的分上,沒有處罰他和他別的兒子。成吉思汗率領大軍去討伐花剌子模。那是在蒙古人西方的回教大國,土地廣大,人民眾多,兵力很強。花剌子模的蘇丹摩訶末傲慢而胡塗。成吉思汗出兵的前夕,妃子也遂對他說:“大汗越高山、渡大河,長途遠征。如果你高山似的金身忽然倒塌了,你的蒙古國家由誰來治理?你像梁柱似的金身忽然倒塌了,你的神威大纛由誰來高舉?你四個兒子之中,由誰來執政?請大汗留下旨意。”這件事大家心中都早已想到了的,但誰也不敢提。也遂是成吉思汗寵愛的妃子,所以她說了出來。 成吉思汗召集眾人,說道:“也遂雖是女子,她這話倒是很對。我的弟弟、兒子、博爾術、木華黎,你們都不說。我倒不知自己已經老了,好像是不會死的,竟把這件事給忘了。術赤,你是我長子,你怎麼說?” 術赤還沒開口,次子察合台大聲道:“父王叫術赤說話,要派他做甚麼?我們能讓著篾兒乞惕的雜種管轄麼?”術赤聽察合台這樣說,跳起來抓住他的衣襟,怒道:“我父王從來不把我當作外人,你為甚麼老是跟我過不去?你甚麼事勝過我了?你不過暴躁驕傲而已。我和你比箭,要是我輸了,就割下大姆指。我和你比武,要是我輸了,就倒在地上永遠不起來。請父王下令。”兩兄弟互相拉著衣襟。博爾術搶上去拉住了術赤的手,木華黎拉住察合台的手。成吉思汗鐵青了臉不作聲。大臣闊可搠思說道:“察合台,你為甚麼說這樣的話?你們出生之前,各部各族的人都打得昏天黑地,連睡覺的時候也沒有,大家日夜只是打仗、擄掠。察合台啊,你的話讓你母親傷心。你們同是蒲兒帖夫人的兒子,是同胞親兄弟,你這樣的話,忘了母親的大恩,令她灰心落淚。你們英明的父王建國之初,何等艱難困苦,忍饑挨渴,汗流腳底。你們的母親一同吃苦,把好吃好喝的東西留給你們,清洗你們的屎尿,直到你們會站立騎馬。你們母親盼望的是愛子幸福,你們千萬不可令她憂愁。”成吉思汗道:“不能這樣說術赤。術赤當然是我的長子,這種話不許再說。”察合台笑道:“術赤是有本事的。術赤和我,都是父王的大兒子。我二人齊心合力為父王出力。三弟窩闊台仁慈,我推舉他將來繼承父王的大業。” 成吉思汗問術赤:“你怎麼說?”術赤知道自己沒有希望繼承大位,便道:“察合台的話不錯。我們二人齊心為你出力。我也推舉窩闊台。”成吉思汗道:“世界廣大,江河眾多。你們只要出力去攻打外國,地方有的是,你們盡可去占來做牧常術赤、察合台,你們兩個今後一定要和睦,不可讓人恥笑。”兩人都答允了。成吉思汗問窩闊台:“你有甚麼話說?”窩闊台道:“父王恩賜,兩位兄長推舉,我只有勉力去做。要是我的子孫不行,雖然包著草,牛也不吃,雖然包著油,狗也不吃,那麼自有兄弟們的子孫來高舉父王的大纛。” 成吉思汗點頭稱是,問四子拖雷道:“你有甚麼話說?”拖雷素來和窩闊台很是友愛,說道:“我願全力輔助窩闊台三哥。他忘了的,我提醒他。他睡著了,我叫他起來。他出去征戰,我總是在他身旁。”于是成吉思汗便立窩闊台為繼承人。 在攻打花剌子模之時,術赤和察合台兩人仍是不和,兩軍不能協調,征戰不利。成吉思汗派窩闊台做總司令,統率兩軍,這才節節勝利。 術赤、察合台、窩闊台攻花剌子模的首都玉龍傑赤大城。三兄弟分取了城中的百姓工匠,沒有留給父王。三兄弟回來時,成吉思汗惱怒得很,三天沒有傳見。博爾術、木華黎等大將勸他說:“為了教訓花剌子模的蘇丹,我們已把他打得落花流水。玉龍傑赤的百姓雖然被大汗的三個兒子分了,也和大汗自己所有一樣。我軍大勝,大家都很歡喜,大汗何必發怒?兒子們做錯了事,心里很害怕,以後一定會小心謹慎,請准許他們謁見罷。” 成吉思汗接受勸告,命三個兒子進見,引述祖言古語,重重責罵。術赤、察合台、窩闊台三人站著,汗流滿面,又是慚愧,又是害怕。三名親衛箭筒士勸大汗道:“兒子們打了勝仗,大汗這樣重責,令他們灰心。兒子們已經知錯了。從日出的地方到日落的地方,敵人還很多,讓我們去攻打他們,去攻打巴格達的蘇丹,去搶奪他們的金銀、綢緞。大汗請息怒罷。”成吉思汗怒氣平息,重賞勸他的大將和三名親衛箭筒士,與三個兒子和好。 成吉思汗的皇後妃子很多,他讓她們分住在五個地方,蒙古人在帳幕里居住,所以稱為五個斡兒朵,斡兒朵是“宮帳”的意思。第一斡兒朵的正後是元配蒲兒帖皇後,其次有五個皇後,再下面有許多妃子。各斡兒朵的情形都相同,不過後妃的數目有多有少。蒲兒帖皇後生了術赤、察合台、窩闊台、拖雷四個兒子,五個女兒。第二斡兒朵的正後是忽蘭皇後。她父親是篾兒乞惕部的一個酋長,本來跟隨乃蠻部的塔陽汗對成吉思汗作戰。塔陽汗敗死後,那個酋長帶了女兒去向成吉思汗投降,要把美麗的女兒獻給他。走在路上,遇到成吉思汗部下的一名將領納牙阿。納牙阿說:“現今戰事激烈,你們父女倆如在路上遇到軍隊,恐怕會遭難,你女兒會受到汙辱。你們留在我這里,等戰事結束,我護送你們去見大汗。”于是父女倆在納牙阿的帳幕里住了三天,再去見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大怒,要殺納牙阿,說他不該將這樣美麗的姑娘在帳幕里留了三天。忽蘭和納牙阿忙說明經過。成吉思汗發覺忽蘭果然仍是處女,對她很是寵愛,對忠誠的納牙阿也大加重用,覺得這樣美麗的姑娘在他帳幕里住了三天,居然仍是處女,這人可以付托大事。 成吉思汗很喜歡忽蘭,稱她為“我那嬌小的美人兒”。忽蘭皇後生了一個兒子,叫做闊列堅。成吉思汗待他如同四個嫡子一樣。後來闊列堅隨拔都西征,在俄羅斯中箭而死。 第二斡兒朵的次後叫做古兒八速,是塔陽汗的後母。當塔陽汗和成吉思汗打仗的時候,古兒八速曾說蒙古人身上很臭。這句話給成吉思汗聽到了,後來將她俘虜了來,就問她:“你說我們蒙古人身上很臭嗎?”當晚就娶了她,大概要她聞聞自己身上臭不臭。第三斡兒朵的正後是也遂皇後。在諸後之中,她和忽蘭皇後兩人最為得寵。成吉思汗出征,有時帶忽蘭同行,有時帶也遂同行。第四斡兒朵的正後是依速甘皇後。她是也遂皇後的妹妹。由于她舉薦姊姊,成吉思汗才得到也遂皇後。她嫁給成吉思汗較早,但甘心位居姊姊之下。 第四斡兒朵的三後名叫合答安皇後,是四大功臣之一赤老溫的妹妹。成吉思汗少年時被泰亦赤兀惕人俘虜,脫逃後躲在赤老溫家里的羊毛車中,才得免難。後來成吉思汗滅了泰亦赤兀惕部,合答安的丈夫被亂兵殺死,她給蒙古兵俘虜了。她遠遠望見成吉思汗,大叫:“鐵木真救我。”成吉思汗就收她為妻。四大斡兒朵之外,又另有一個“公主斡兒朵”,正後是金國的公主。成吉思汗率兵圍困燕京,金國皇帝送女兒歧國公主求和。當時金國皇宮中未嫁的公主共有七人,歧國公主最美麗聰明,宮中稱她為“小姐姐”。這位“小姐姐”嫁了成吉思汗後,很受到敬重,蒙古人稱她為“公主皇後”。成吉思汗為她特別成立一個“公主斡兒朵”。 五個斡兒朵分設在不同地方,相隔很遠。 成吉思汗征服西夏,把西夏百姓殺了一大批,于豬兒年(丁亥,一二二七年)七月十二日在西夏去世,年七十三歲。去世的地方在今甘肅東部清水縣。也遂皇後一直陪伴著他。車子載著大汗的金棺東歸,走到一個地方,車輪陷入了地里不動,許多駿馬也拖拉不動。一個善歌的歌手唱道:“大汗啊,你棄掉天下而去了,你的皇後、皇子、親族、故土都在等你回去。你所出生的故鄉,還在遙遠的地方。你的蒲兒帖皇後、忽蘭皇後,你的伙伴博爾術、木華黎他們,都在等你回去。由于西夏的姑娘們美麗,你忘了蒙古的親人麼?” 這樣唱了之後,車子動了,把成吉思汗的遺體送回蒙古。諸將嚴守秘密,路上遇到行人,一概殺卻,免得消息泄漏。大汗的靈柩在各個皇後的斡兒朵中逐一陳列發喪,最後葬在不兒罕山中。成吉思汗年輕的時候被篾兒乞惕人追逐,避入不兒罕山,躲過了大難。不兒罕山是斡難河和怯綠連河的發源地。成吉思汗曾在山谷中一株大樹下默思多時,說過要葬在這棵大樹的下面。兒子們遵從他的遺命。葬後不起墳墓,蒙古兵將騎了大群馬匹踐平土地,後來四周長起密林。至今還沒有發現真正的所在地。 成吉思汗所征服的大帝國,從中心騎馬向四方奔跑,據說東南西北都要奔馳一年才到邊界。他把這個大帝國分給四個兒子。長子術赤的封地,在今日蘇聯的堿海、頓河、伏爾加河一帶,稱為“欽察汗國”。因為那時候這些地方叫做欽察。術赤是長子,但不得繼承大位,封地又遠,所以怏怏不樂,後來就生病了。成吉思汗派他去征討里海、黑海北方諸地,術赤沒有很快的出動,成吉思汗很不高興。後來成吉思汗征伐了西域回蒙古,沿途幾次叫術赤來相會。術赤生了病,不能來見。那時有個蒙古人從術赤的領地到來,成吉思汗問起術赤的病況。那人說大王子身體很好,行前還見到他帶了大隊人馬在打獵。成吉思汗大怒,便率兵去征討問罪,派窩闊台與察合台作先鋒。大軍剛要出發,術赤的死訊由快馬傳到。成吉思汗十分悲痛,問起死因,才知他生病已久,那次行獵的其實是術赤的部將。 大汗要將傳假訊的人捉來治罪,那人卻已逃走了。術赤死時四十九歲,有十四個兒子。長子鄂爾達,次子拔都。鄂爾達自知才能不及弟弟,兄弟倆又友愛,所以將繼承父位的權利讓給了拔都。 察合台的長子叫做莫圖根。成吉思汗在他的眾多孫子之中,最鍾愛莫圖根。在攻打花剌子模時,有一次圍城,莫圖根被敵人射死。成吉思汗很是悲痛,城破之後,把全城的百姓都殺光了,為孫兒報仇。 那時察合台還不知兒子已死,旁人都不敢告訴他。有一天,成吉思汗和幾個兒子一同吃飯,假裝大發脾氣,說兒子們都不聽話,對察合台尤其惱怒。察合台很是惶恐,說道:“我如不聽父王的吩咐,甘願被父王處死。”成吉思汗道:“我不論甚麼吩咐你都聽,是嗎?”察合台道:“是。兒子決計不敢違命。”成吉思汗道:“那麼你聽我吩咐。你的兒子莫圖根已經死了。我叫你不可悲傷。”察合台大驚,拚命的忍住眼淚,裝作並不悲傷,安安靜靜的吃完了飯,才獨自到野外去放聲大哭。察合台脾氣暴躁,但很會辨別是非,軍中如果有甚麼爭執,疑難不決,由他來判斷,總是十分公平。窩闊台能夠繼承大位,察合台擁立的功勳最大。窩闊台繼位後,遇到甚麼大事,總是派人去征求二哥的意見,對他十分尊敬。察合台的封地在新疆、阿富汗、蘇聯烏孜別克共和國一帶,稱為“察合台汗國”,地域也十分廣大。 窩闊台的領地“窩闊台汗國”在今蘇聯中亞細亞巴爾喀什湖附近。他是蒙古的共主,統治蒙古本部和中國北部,所以作為特別領地的“窩闊台汗國”,地域就很小了。窩闊台做了十三年大汗,死時五十六歲,因酗酒得玻他個性光明磊落,寬大溫和,曾公開檢討自己,說:“我繼承父皇的大位以來,做了四件好的事情。第一,征服金國;第二,成立了驛站,因而數萬里之間交通便利;第三,在許多沒有水的地方開掘了水井,使得百姓有豐富的水草,繁殖牲口;第四,在所征服的各城各地設立治民官,讓眾百姓能安居樂業。 但我也做了四件錯事,第一,我繼承大位,受命統治萬國,但我時時飲酒大醉;第二,我強娶叔父斡赤斤所屬部眾中的女子,這是不合道理的;第三,我誤信讒言,殺死了父親手下的功臣朵豁勒忽,他是忠義人,我十分後悔;第四,我下令構築圍牆,圈定兄弟們的牧地,以致兄弟們發出怨言。” 拖雷是成吉思汗的小兒子,也最得他鍾愛。成吉思汗出征,經常叫拖雷陪在身邊,稱他是“伴當”。成吉思汗死後將大部分精兵猛將都交了給他,因此四個兒子中,拖雷這一系兵力最強,勢力最大。拖雷為人英明,很得人心。成吉思汗逝世時,察合台和窩闊台都領兵在外,只有拖雷在蒙古本部,所以軍國大事都由他決定,稱為“監國”。 蒙古習俗,國主由親王大將共同推舉,這個大會叫做“庫里爾台”。成吉思汗雖有遺命要窩闊台繼承,但根據傳統習慣,還是要召開“庫里爾台”來正式推舉。大會中王公、駙馬、眾大將都極力推舉拖雷。窩闊台也不敢接任大位。拖雷卻主張尊重父皇遺命。會議一直開了四十幾天,始終不能決定。最後在拖雷堅持之下,斡赤斤和察合台也都贊成擁戴窩闊台,窩闊台才得到庫里爾台的承認。兔兒年(辛卯,一二三一年),窩闊台大汗親征金國,攻破居庸關,占領了許多城市,忽然得了病,說不出話。巫師卜占之後,說道:“因為殺害金國百姓太多,所以山川神靈作祟侵害大汗,必須由親族中一個人代死,否則病不能好。”拖雷說:“我答應過父皇,一心輔助皇兄,我願意代皇兄死。巫師,你念咒罷。”巫師就念了咒,給拖雷飲了神水。拖雷說:“請皇兄照料我的孤兒和妻子。”不久就死了。拖雷代死之後,窩闊台的病果然就好了。 蒙古人對拖雷都十分欽佩。窩闊台更加感激,曾說他將來死後,要將大位傳給拖雷的長子蒙哥。 術赤的次子 窩闊台做大汗的第七年,俄羅斯諸部起來反抗。窩闊台聽從察合台的意見,命令諸王、駙馬、萬戶、千戶各派長子出征。因為每個長子麾下都是兵眾將廣,所以實力特別強大,總兵力大約是十五萬人。這次西征稱為“長子遠征”。 拔都是術赤的繼承人,是長子中的長子(其實是次子),由他做統帥。察合台部派長子莫圖根(已死)的長子不里統軍,窩闊台部由長子貴由統軍,拖雷部由長子蒙哥統軍。 統軍的是長子,但別的兒子也有不少參加遠征。 大軍西征,勢如破竹,平定了欽察、北俄羅斯、南俄羅斯,攻克莫斯科、基輔等大城。 在征服俄羅斯等十一個國家之後,拔都決定分兵三路西征,于是搭起大帳設宴。在宴會中卻發生了一場大爭吵。拔都是長兄,又是大軍統帥,宴會還沒有開始,便拿起酒杯來先飲了幾杯。察合台的孫子不里、窩闊台的兒子貴由十分不滿,吵嚷起來。不里罵道:“拔都為甚麼先飲酒?他自以為是元帥,其實是個生胡子的婆娘,早就該將他踏在腳底下。”貴由說:“這是個帶弓箭的婆娘,我們二人早就該用棍子狠狠的打他一頓。”還有一個大將附和二人。大吵之後,宴會不歡而散。他們為甚麼罵拔都是“婆娘”?拔都很會打仗,對待部下將士很好,人人叫他為“賽因汗”。“賽因”在蒙古話里是“好”的意思,說他是“好王子”。不里和貴由對部下卻很凶,他們覺得拔都婆婆媽媽,不夠威風,像個女人。更重要的原因,是察合台系和窩闊台系的王子們心中對術赤系的王子都瞧不起,總記得術赤並不是成吉思汗的親兒子。拔都派人去稟告了大汗。窩闊台很是惱怒,等貴由回來朝見報告戰況時,痛罵他:“聽說你在出征途中,把有屁股的人都打了屁股,把軍人的臉都丟光了。你自以為征服了俄羅斯,就可對兄長不敬嗎?其實那又不是你的功勞。”把他送去給拔都處分,把不里交給察合台處分。 拔都自然不敢當真處分大汗的兒子貴由,但這場怨仇互相結得很深。拔都和貴由、不里兩人爭吵後,兵分三路。北路軍察合台部隊,由察合台的另一個兒子貝達爾任統帥,攻打波蘭。中路軍術赤部隊,由拔都自己任統帥,攻打匈牙利。南部軍窩闊台部隊,由大將速不台及窩闊台另一個兒子合丹(貴由的弟弟)共任統帥。北部軍擊破波蘭大軍,打得波蘭王布萊斯狼狽逃命,渡過奧得河,在莘爾斯達特大平原上和波蘭日耳曼聯軍遭遇,一場大戰,波德聯軍全軍覆沒。貝達爾命部下在戰場上割下敵軍的耳朵,收集在一起,共有九巨捆之多。這是世界史上有名的一個戰役。中路軍和南路軍也都節節勝利。北、中、南三路軍隊在多瑙河畔會師,只殺得歐洲人尸骨如山,藍色多瑙河變成了紅色多瑙河。拔都大軍一路打到亞德里亞海的威尼斯國邊界,一路打到離維也納三十里的地方,正要征服全歐洲,忽然接到窩闊台大汗逝世的消息,于是拔都下令班師。 這次西征一共打了六年,嚇得歐洲人心驚膽破,稱之為“黃禍”。拔都班師回到俄羅斯,在自己汗國都城中駐守。從東到西,幾萬里的大片土地都是他的勢力范圍。他統治的欽察汗國,歐洲人稱為金帳汗國。俄羅斯侯王在金帳前戰栗聽命,達四百年之久。當元朝在中國的統治結束後,金帳汗國仍然統治著俄羅斯。直到十六世紀中葉,俄國彼得大帝興起,蒙古人在俄國的統治才衰退而消失。 拔都的哥哥鄂爾達讓位給拔都,所以拔都將東方錫爾河一帶地方分給哥哥,鄂爾達一系建立了“白帳汗國”。拔都的弟弟昔班(術赤第五個兒子)西征有功,拔都也分給他一片領地,建立的汗國叫做“青帳汗國”。這兩個汗國都遠不及金帳汗國重要。 窩闊台的長子 窩闊台死後,皇後和諸王大臣召開“庫里爾台”。幾次召拔都來參加,拔都始終不來。大會決定立窩闊台的長子貴由接位。貴由作了大汗,便要統兵去征討拔都,朝中大臣極力勸阻,才打消了這主意。這是聰明的決定,如果出兵,多半打不過拔都。 貴由喜歡喝酒,手足有痙攣病,接位後第三年春天就死了。 拖雷的長子 短命的貴由死後,王公大將開“庫里爾台”大會推舉大汗。大會的地點是在拔都所管轄的地方。會中王公大將都推舉拔都。在成吉思汗的許多孫子中,拔都年紀最長,兵力強盛,西征的威名很大,仁慈而得人心,何況大會在他勢力范圍之內舉行。然而拔都不肯當大汗,極力主張由拖雷的長子蒙哥接位。拔都很精明,知道自己如做大汗,別的三系會聯合起來反對,自己寡不敵眾,一定抵擋不祝蒙哥在西征之時和拔都很合作,堂兄弟間感情很好。察合台系的不里、窩闊台系的貴由聯合起來反對拔都,拖雷系的蒙哥卻一直支持統帥。庫里爾台大會尊重拔都的意見,推舉蒙哥當大汗。這時朝中大權是在貴由的皇後海迷失手里。她想叫自己的兒子做大汗,派人去對拔都說:“大會議向來是在東方蒙古本部舉行的,這次在西方開,不合祖宗規矩,而且許多王公大將都沒有參加,會議的決定不能算數。”拔都說:“那麼明年在東方再開大會好了。” 到了明年,拔都派自己的弟弟統領大軍,護送蒙哥到蒙古本部開會,自己駐在西方作後援。開大會之時,窩闊台與察合台兩個系統的王公知道爭不過拔都和蒙哥,都不到會。 拔都傳下命令:哪一個不遵大會決定,國法從事。術赤和拖雷兩個系統的兵力很強,兩系聯合,窩闊台系和察合台系的力量及不上。蒙哥做大汗的決定,在東方的大會中又通過了。國家大權于是從窩闊台系轉移到了拖雷系的手里。窩闊台曾經說過將來要讓蒙哥做大汗。但窩闊台的性子隨隨便便,說過的話不大放在心上。他養了幾頭小獵豹,沒有奶吃,就叫人牽了一頭母牛來,讓小獵豹吃母牛的奶。窩闊台有一個小孫子,名叫失烈門,就說:“爺爺,你叫小豹吃母牛的奶,這頭母牛自己的小牛就沒有奶吃了,不是要餓死麼?”窩闊台很感動,說道:“失烈門這話很對。你很有仁愛心腸,將來可以繼我的位做大汗。” 所以失烈門一直認為自己有權繼承大汗的位子。失烈門不是貴由的兒子,是他的侄兒。蒙哥做了大汗,失烈門和貴由的兩個兒子都不服。貴由的兩個兒子在車中藏了兵器,想發動政變,結果被破獲了。蒙哥把這三人送到荒僻地方去監禁起來,後來都殺了他們。察合台的孫子不里和貴由交好,曾在宴會中一起罵過拔都,也參與了貴由兒子侄兒的政變密謀。 政變失敗後,蒙哥將不里送去交給拔都。拔都就把他殺了。 蒙哥英明果毅,善于處理政務,他滅了大理、征服今西康、西藏、印度支那一帶土地,派兵遠征,攻克今伊拉克的首都巴格達,遣兵攻朝鮮、印度,擄掠了大批百姓和財物回來。他做了九年大汗,在攻打四川重慶時而死。 拖雷的第四子 蒙哥的胞弟忽必烈接任大汗,滅了南宋,統一全中國,是元朝的開國皇帝。忽必烈做了二十年大汗後征服中國,統治了十五年,到八十歲才死。他治理國家的本事,是蒙古所有大汗之中最好的。他曾派兵去攻打日本、緬甸、越南等國。攻打日本的大軍十余萬人,乘船在海中遇到颶風,全軍覆沒。蒙古兵天下無敵,但不懂海戰。征日本的大軍在陰曆八月初一出發,那正是颶風季節,只要遲得兩個月出發,日本人一定也給蒙古人征服了。蒙古兵從成吉思汗興起到忽必烈去世,一百年中只打了一個大敗仗。不是敗在敵人的手里,而是敗給了颶風。元朝在中國統治了八十九年,一共十個皇帝,都是拖雷的子孫。 拖雷的第六子 拖雷有十一個兒子,其中兩個做皇帝,那是長子蒙哥,四子忽必烈。第六子旭烈兀也是大大有名之人,他比忽必烈小兩歲。蒙古人有三次大西征。第一次西征是成吉思汗率領,第二次是拔都率領,第三次西征的統帥是旭烈兀。忽必烈九歲時,成吉思汗從西域凱旋回來,忽必烈和七歲的弟弟同去迎接祖父。成吉思汗率眾打獵,忽必烈射死一只兔子,旭烈兀射死一只野山羊。蒙古人的習俗,兒童第一次射殺禽獸,要將獵物的血塗在長輩的手指上表示敬意。旭烈兀握住成吉思汗的手塗血,出力很重,成吉思汗怪他太粗魯。忽必烈卻捧住祖父的手輕輕塗拂,成吉思汗很是歡喜。這件事顯示兩兄弟從小就性格不同。 蒙哥做大汗的時候,里海、阿母河一帶的回教徒木剌夷教派行凶作亂,派遣刺客到處殺人。蒙哥派六弟旭烈兀西征,將這個實行暗殺政策的教派滅了。旭烈兀又再西行,攻破回教大教主哈里發的總部巴格達。 旭烈兀在巴格達城中,見到大教主哈里發的宮殿華美之極,一座又高又大的藏寶塔中珍寶堆積如山,感到十分驚異,把哈里發叫來,說道:“你積聚了這麼許多金銀財寶,到底用來做甚麼?你為甚麼不把財寶分給部屬,叫他們為你出力死戰,保住你的性命和巴格達?”哈里發不知道怎樣回答才是。旭烈兀道:“你既然這樣喜歡財寶,這許多財寶我就都還給你。”于是把哈里發關在藏寶塔里,不給他飲食,對他說:“這些財寶都是你的,你要吃便吃好了,沒有人來干涉。”哈里發對著滿塔的金銀財物,但寶石珍珠是不能當飯吃的,困頓了七日就死了。 旭烈兀再派部下的漢人大將郭侃西征,攻打天房(今沙烏地阿拉伯),天房蘇丹投降。郭侃再渡海攻富浪(今地中海中的塞普魯斯島),島上的蘇丹也投降。那時蒙哥去世的訊息傳到,旭烈兀便停止西攻。 旭烈兀在伊朗、敘利亞、伊拉克、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一帶建立一個大汗國,稱為“伊兒汗國”。伊兒汗國包括了中東當代所有的石油出產國家,邊境與埃及相接。埃及抵抗蒙古人入侵,各地回教難民紛紛湧到,所以埃及就成為回教的文化中心。旭烈兀曾向東羅馬帝國國王求婚,要娶他女兒。東羅馬王不敢拒絕,但知道蒙古男人娶很多妻子,不舍得把公主嫁給他,于是送了自己的私生女兒瑪麗亞給他。瑪麗亞到時,旭烈兀剛逝世,旭烈兀的兒子阿八哈就娶了她。阿八哈瞧在妻子的面上,對待天主教徒很好,不加虐待,又和教皇、法蘭西等國建交,互通使節。 拖雷的第七子 拖雷的第七個兒子叫阿里不哥,當大哥蒙哥大汗逝世時,四哥忽必烈在攻打中國,六哥旭烈兀在西征,他自己在老家蒙古的和林大本營留守。他得到一批王公大將的擁戴,立為大汗,而忽必烈則在上都開平立為大汗。 兩兄弟爭奪大位,擁護阿里不哥的王公大將較多。但兩兄弟領兵打了幾仗,弟弟打不過哥哥,連戰連敗,終于投降。忽必烈問他:“你倒平心而論,到底是該你做大汗,還是該我做?”阿里不哥說:“以前是該我做,現今當然是你該做了。”他意思是說,我是根據蒙古祖傳的規矩,由王公大將開“庫里爾台”推舉的,你是用刀槍弓箭打出來的。? 成吉思汗女兒很多,其中一個叫做阿剌海別吉,最有本事。她先嫁汪古部酋長的兒子,丈夫死後,改嫁丈夫的哥哥的兒子,丈夫又死,改嫁趙王孛要合。成吉思汗西征,四個兒子都帶兵隨行,派這個公主留守老家,稱為“監國公主”。這位監國公主處理政事很有見識,經常判斷得很對。監國公主的辦公廳有數千名女官和侍女,奉她命令辦理政務。那時在東方負責攻打金國的大將是木華黎,遇到軍國大事,都要向監國公主請示。 成吉思汗另有一個女兒布亦塞克,成吉思汗將她許配給宏吉剌部的酋長。那個酋長嫌她相貌太丑,不肯娶她,成吉思汗就將這酋長殺了。宏吉剌部是蒙古各部中專出美女的地方。那個酋長平生美女見得多了,竟連大汗的公主也感到不能忍耐。成吉思汗的妻子蒲兒帖就是宏吉剌部人,他的許多媳婦、孫媳也都是這部的女子。到了忽必烈時,更定下規矩,每兩年一次,到宏吉剌去選妃嬪和宮女。 曠古未有的蒙古大帝國,到成吉思汗的孫子手里才建成。但基礎是成吉思汗奠定的。 無敵于天下的蒙古軍隊的一切軍事制度和軍事技術,也是成吉思汗一手建立的。他是人類曆史中位居第一的軍事大天才。他的西征南伐雖然也有溝通東西文化的功勞,但對于整個人類,恐怕終究還是罪大于功。《射雕英雄傳》所頌揚的英雄,是質樸厚道的平民郭靖,而不是滅國無數的成吉思汗。 注:① 別勒古台據說有子孫八十人。 ② 蒙古人譯名非常複雜。本文譯名大致上依照《新元史》,但也有若干改動。“依速甘”在《新元史》中譯作“也速干”,和成吉思汗的父親也速該的名字太接近了。③ 斡赤斤在蒙古語中是“灶君、火王”的意思。蒙古習俗,由幼子守家,看管家財。 丘處機西去見成吉思汗時,途中曾受斡赤斤的款待。斡赤斤知道他是大汗所召,不敢先向他請教長生的秘訣(見《長春真人西游記》)。斡赤斤壽命很長,後來忽必烈和弟弟阿里不哥爭位時,蒙古多數王公支持阿里不哥,斡赤斤卻擁護忽必烈。據說他有一百個妻子、一百個兒子,妻兒走到他面前,有許多他竟不認識。 ④ 合赤溫早死,沒有留下甚麼重要事跡。 ⑤ 成吉思汗知道闊闊出得族人崇信,說他的生命和尸首都被上天取去,族人就認為連上天都處罰他,不會因此而反對成吉思汗。猜想闊闊出的尸體一定是成吉思汗暗中派人取去的。這是蒙古部族中軍權、政權對抗神權、文化權的一場斗爭。 ⑥ 花剌子模的領土包括今蘇聯中亞細亞南部、伊朗、阿富汗等地。 ⑦ 玉龍傑赤在今蘇聯烏孜別克共和國的阿母河畔,現名烏爾根赤。 ⑧ 金歧國公主的母親姓袁,是漢人。但蒙古曆代大汗、皇帝的後妃中無漢人,只有朝鮮人。 ⑨ 日本人箭內亙著《元朝怯薛及斡耳朵考》(陳捷、陳清泉譯)對四大斡兒朵的所在地有所考證,但沒有提到“公主斡兒朵”。葉奇《草木子》中說:蒙古諸汗葬後,以萬騎踏平墓地,在上面殺一只小駱駝,以千騎守墓。等明年青草生長,守軍移去,草原上一望平野,已無絲毫墓地的痕跡。要祭墓的時候,把小駱駝的母親牽來,母駱駝來回悲鳴的所在便是葬所。但等母駱駝死去,以後就誰也找不到墓地了。 成吉思汗陵寢的所在地,學者意見不一。宋人彭大雅、徐霆所著《黑韃事略》,言陵墓在外蒙古克魯倫河側。近人屠寄亦主此說。張相文《成吉思汗陵寢發見記》一文,根據蒙古人近世傳說和清朝官方文書,認為陵墓在河套的榆林附近。以主張外蒙古說的較多。也許這只是巧合,更可能是巫師在神水中下了毒。《新元史》的作者卻大贊拖雷誠心感動了鬼神。拔都遠征軍于一二四一年三月十八日在Chmielnik大破波蘭王Boleslaw統率的軍隊;當年四月九日在Liegnitz大破波德聯軍,殺了西里西亞(德國南部、捷克北部)國王亨利二世;另一個戰役中在戰場上殺了布希米亞國王(今捷克)Wenceslas,打敗了烏高林大主教所統率的匈牙利軍。大將速不台打敗了匈牙利王貝拉所統率的匈牙利、克羅茲、日耳曼、法國聯軍。蒙古人統治黑海里的克里米亞半島,直到一七八三年才給俄國人占去,離開現在還不到二百年。失烈門這幾句話,或許是提醒祖父:“你如讓拖雷的兒子蒙哥繼任大汗,你自己的兒子、孫子卻沒有奶吃了。” 在《神雕俠侶》中,改寫為死于攻襄陽之役。在中國曆史書中,成吉思汗為元朝“太祖”,窩闊台為“太宗”,貴由為“定宗”,蒙哥為“憲宗”,忽必烈為“世祖”。也速該和拖雷沒有做大汗,但因子孫做了大汗,所以追尊也速該為“烈祖”,拖雷為“睿宗”。忽必烈在曆史上的評價很高。《新元史》說他:“混壹南北,紀綱法度燦然明備,致治之隆,庶幾貞觀。”極力贊揚他任用儒生;又說唐太宗玄武門之變,把哥哥和弟弟殺了,忽必烈也和弟弟爭位,但把弟弟捉來後沒有殺他,所以在這件事上還勝過唐大宗。《元史》說他:“度量弘廣,知任善使,信用儒術,能以夏變夷。”馬可波羅說他是:“自有人類祖先亞當以來,迄于今日,世上從來未見如此廣有人民、土地、財貨的強大君主。”又Yule本《馬可波羅行紀》中引波斯曆史家Wassaf的評論,說:“從我國(波斯)境到蒙古帝國的中心,有福皇帝公道可汗駐在之處,路程相距雖有一年之遠,但他的豐功偉業,傳到了我們的地方。他的制度法律,睿敏智慧,賢明判斷,可驚可羨的治績,據可信的證人如著名商賈和博學旅人的述說,都是遠遠超過了迄今所見的偉人之上。單以他的功業和才能而言,已使曆史上所有的名人都黯然失色。羅馬、波斯、中國、印度、阿拉伯等國所有的君主都及他不上。”這些歌頌當然是未免太誇張了。但忽必烈所統治的土地之廣,確是亙古未有。屠寄《蒙兀兒史記》說他:“目有威棱,而度量弘廣,知人善用,群下畏而懷之……一變祖父諸兄武斷之風,漸開文明之治。”但忽必烈歧視漢人,征服中國後虐殺甚眾,橫征暴斂,元朝的規模制度遠不及清朝。忽必烈派去征日本的統帥,是右丞相蒙古人阿剌罕、中書右丞漢人范文虎。范文虎是呂文煥之兄呂文德的女婿。呂文煥就是守襄陽多年的宋朝大將,後來投降了蒙古。遇到颶風而覆沒的蒙古主力部隊由范文虎統帶。 范文虎落海後,漂流一晝夜,幸好抓到一塊船板而逃得性命。忽必烈很是寬大,說遇到颶風不是他的過失,繼續重用他。木剌夷是回教的一個狂熱教派,起源于波斯,正統回教認為他們是異端邪派。這教派的領袖稱為“山中老人”,以暗殺作為主要手段,總部設在高峰的頂上,稱為“鷲巢”。在山谷中建立了一座大花園,花木庭榭,美麗無比。宮殿輝煌,裝飾有無數金銀珍寶,到處有管子流通美酒、蜜糖、牛乳。園中充滿各族美貌的少女,能歌善舞。山上養了一批幼童,從小就教導他們,說為領袖而死,可以上升天堂。等他們到了二十歲時,在他們的飲料中放入迷藥,于他們昏迷中每次四人、或六人、或十人一批抬入花園,任由他們在花園里無所不為,所有美女都溫柔的服侍他們。這些青年盡情享樂,舒服之極,相信確是到了《可蘭經》中所說的天堂樂園。過了一段時候,再用迷藥將他們迷倒,抬出花園。他們轉醒之後,甚是失望,山中老人召他們來見。這些青年自幼深受教育,確信山中老人是回教聖經中所說的大預言家,對他絕對崇拜。山中老人問他們從哪里來,都答稱來自天堂樂園。山中老人于是派他們去行刺,說為教盡力,死後可入天堂。 這些青年為了返回天堂享樂,行刺時奮不顧身,但求早死,所以往往成功。各國君主對山中老人都十分害怕,對他所提的要求不敢不答應。刺客所服的迷藥是大麻一類,突厘語稱為Haschachin,西歐曆史家稱這個教派的教徒為Assassini。英文Assassin(刺客、暗殺者)一字就由此而來。旭烈兀攻破了該派在高峰上的城堡,一舉而將之殲滅,不分老小,全部殺光。但這教派分布甚廣,總部被摧毀後仍在別的地方繼續恐怖活動。那時回教徒在中東一帶勢力極大。回教的大教主稱為哈里發,駐在巴格達(今伊拉克首都),就像基督教的教皇駐在羅馬一樣。哈里發統率大軍,兼管政治。當時在巴格達統治已近五百年,又占領了基督教的聖城耶路撒冷。西歐的基督徒組織“十字軍東征”,一次又一次的和回教徒作戰,規模巨大的東征共有八次,但終于打不過回教徒而失敗。旭烈兀的西征卻只打一仗就摧毀了回教的大本營。那個哈里發名叫木司塔辛,愛好音樂,是大食朝的第三十七代哈里發。一說旭烈兀將他裹在毛氈中,放在巴格達大街上,命軍士縱馬踐踏而死。郭侃的祖父郭寶玉是郭子儀的後裔,成吉思汗手下大將,隨大汗西征,功勞很大,在攻打撒馬爾罕城時身受重傷,流血不止。成吉思汗命人剖開一條大牛的肚子,將郭寶玉放在大牛肚子里,後來就血止傷愈。郭寶玉、郭侃在《元史》、《新元史》中均有傳。洪鈞(賽金花的丈夫)對元史研究有極重大貢獻。在中國曆史家中,他最先參考大量歐西書籍材料,以補充及校正《元史》,所著《元史譯文證補》成為柯紹□著《新元史》的主要參考資料。可惜他准備寫的《旭烈兀補傳》等篇,未及成而逝世。《馬可波羅行記》的剌木學本中詳述蒙古大汗選妃之法:大汗每兩年一次派使者到宏吉剌部,把所有的處女都召集了來,檢查她們的皮膚、頭發、面貌、口唇等等是否與全身相稱,用品定黃金成色的“克拉”來定分數。最高滿分是24K。評定結果有的是16K,有的是17K、18K,要20K、21K以上,才選到大汗的後宮。大汗再派人在這些20K以上的處女中選出三四十人,派大臣的妻子三四十人分別陪她們睡覺,審查她們是否有隱疾或缺點,睡著後是否打鼾,身上有沒有難聞的氣息。淘汰了一批之後,每五人為一班(馮承鈞譯的本子則說是六人一班),每一班侍奉三日三夜,期滿改由第二班輪值,周而複始。 淘汰出來的姑娘仍住在宮里,蒙古貴人有要娶妻的,大汗就遣一名姑娘給他,贈送豐富的嫁妝。大汗到宏吉剌部這樣選女,該部族人都感到榮耀,因為選中的姑娘不是侍奉大汗,就是配給貴人,出路都很好。 本文材料主要出自下列各書:① 元史(宋濂等) ② 新元史(柯紹□) ③ 蒙古秘史(外蒙古策·達木丁蘇隆編譯,謝再善譯) ④ 馮承鈞:成吉思汗傳⑤ 王國維:皇元聖武親征錄校注⑥ 馬可波羅行紀(馮承鈞譯注) ⑦ 李思純:元史學⑧ Henry H.Howorth: History of the Mongols⑨ Jeremiah Curtin: The Mongols, a history⑩ Gabriele Mondel: The Life and Times of Geng his Khan11 成吉思汗(蘇聯楊契維茨基著,邵循岱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