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九十二章 雞肋丹藥的妙用
"重力牽引套裝?"楚禦隨口問道:"都有些什麼作用?"

"能夠加大低心引力對人體的牽引力度,以研究所送來的樣品為准,當佩帶齊全了這一重力牽引套裝後,最高可調節到三倍重力狀態,也就是說就連平時走路都必須花費三倍甚至更甚于三倍的力氣才行,如果二十四小時佩帶的話,更是可以無時無刻的鍛煉身體受力,強壯肉身……"很顯然華天雄對這一重力牽引套裝十分了解,解釋得異常詳細.

楚禦雖然身為修真者,但他入世的時間加一起也有十年之久了,對現代的科技產品並不像那些個修真界中的道士和尚之流抵觸,聽完華天雄的細致介紹後,楚禦不作二想道:"明早你派人把這套重力牽引套裝送到我的別墅來."

次日清楚,收到了華天雄派人送來的重力牽引套裝,楚禦二話不說就把全套裝備給佩帶了齊全,一對護腕,一根和皮帶沒大差別的腰帶,一枚作為重力牽引套裝控制器的戒指."

很顯然,這一艾爾科技研究所出品的高科技產品十分精簡,這也讓楚禦比較欣慰,他可不想穿上一套類似于太空服的裝束走大大街上,如果這套重力牽引裝真的如同太空服那般臃腫的話,估計楚禦十有八九會選擇放棄這一高科技產品的使用.

收攝周身的真元力歸入丹天紫府,唯余妖元內但丹于百脈之中以周天方位游走,做好了充分准備工作的楚禦輕輕將戒指上鑲嵌那顆藍寶石向右旋轉了半圈.

"沒有了真元力的支撐,僅靠肉身的力量與妖元內丹的加持,先試下1.5倍重力吧."

隨著戒指上藍寶石閃過一絲隱約亮光.楚禦只感覺腳下一沉,已經是有了充分思想准備的他竟也險些摔到在,重力突然的加強所造成的不適應卻沒能讓楚禦心惱,雖然感覺此刻就好象一個普通人突然背上了一百斤重物般的難受.但他的嘴角卻是流露出一絲開懷笑意."好東西啊!高科技也有值得稱贊之處,至少有了這樣一套重力牽引套裝,足夠令自己原先定下強化肉身到個人極限的計劃在進展速度上快上一大半."

從不適應到漸漸習慣,耗去了楚禦整整兩個小時的時間.因為楚禦已然刻意將所有真元力歸入丹天紫府,除了擁有著龐大的精識精神力以及百脈之中一顆妖元內丹對身體強度的加持,此刻他其實與普通人區別已然不大.當楚禦能夠在1.5倍重力的狀態下行走自如後,他的全身已經是被汗水濕透,口中也是喘著粗氣,顯得疲憊不堪.

"運動量果真夠大,只是走路而已……真的有些期待在訓練中佩帶這一套重力牽引裝會對自己鍛煉肉身的強橫度起到何等樣的作用."

能夠成為修真者,而且還是曾經修煉有成的大宗師,其心志之堅是無庸置疑的,楚禦雖然不敢自稱心性如磐石,意志如玄鐵,但憑借著他那龐大的神識與遠超常人的心志,對于這樣磨練卻是能夠輕松接受的.換過普通人的話,恐怕只要意志稍微一松懈,立刻就會解下重力牽引套裝選擇放棄了.

在等同與自我封印了真元力的情況下,兩個小時的1.5倍重力狀態下行走對楚禦的消耗也是極大的,不過好在他已早有准備.隨手取了一顆綠豆大小的藥丸丟進了嘴里吞下,每過幾分鍾急促的呼吸已是漸緩,雙腿也不似方才灌了鉛一樣沉重了.

方才處于服用的丹藥在修真界中並非什麼寶貝東西,乃是一種名為"行氣丸"的大眾化丹藥,藥效十分的雞肋,至少對于修真者而言是如此——快速恢複消耗的力氣,僅此而已.


要知道修真者只怕真元力不夠用.卻沒有哪個會擔心力氣不夠用的,修真者又不是農民工.要靠甩膀子掄大錘過活,就算是彼此斗法對陣的時候,也都是個個腳踏飛劍或是遁光祭用法寶等等,怎麼個算法都用不到消耗力氣,消耗的全都是真元力.

這一"行氣丸"也不知哪個煉丹師一時無聊研究出來的,雖然湊齊煉制此丹的藥材極為簡單,但說實在的,近幾百年來幾乎沒有哪個修真者煉制過這種藥丸.

這里面也包括了楚禦,他如今服用的"行氣丸"也不是自己煉制的,當初在華山修真境界從仙府藏丹房里楚禦不但得了一十八對紫青無極丹,更是掃空了整個丹房的成丹,其中就有那麼一瓶"行氣丹"約莫千多顆的樣子,這也是前不久楚禦在整理華山仙府所得時候發現的.

一種可說是中土修真界中最雞肋的丹藥,如今卻是成了楚禦鍛煉肉身最佳的大補之物.

精武體育會館,當一身汗水淋漓的楚禦走進前台大廳的時候,昨天遇見的那個長相甜美的前台小姐卻是第一眼認出他來了,"想好了報哪個培訓班了吧,過來我這里領張表格填吧,咦……你怎麼滿頭大汗的,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

"我沒事,天氣比較熱而已."楚禦說著連自己都沒法相信的理由敷衍了一句,當即叉開話題道:"我想請你領我去斷箭保全公司在你們這里包下的訓練場."

"啊!"前台小姐有些疑惑的看著楚禦道:"我昨天就和你講過了,他們並不是屬于我們精武體育會館的訓練班,而且他們包下的兩個訓練場所進行的是全封閉式特訓,嚴禁對外人開放,上回就連我都是偷著進去瞧了一眼的呢."

楚禦笑著將那份全英文的參訓合同取了出來道:"今天我不是來報名的,我是來直接參加訓練的,因為我是斷箭公司新人培訓中遲來的一員……"

前台小姐顯然也曾經瞧見過多份與楚禦手中一模一樣的參訓合同,不由輕掩小嘴,帶著一絲難以置信的驚愕道:"不是吧!"畢竟以眼前楚禦這副清秀少年的模樣,實在很難令人將他與那些個膀大腰圓,一臉凶悍之氣的斷箭公司此次新人訓練的參訓人員聯系到一起.

楚禦不想多作解釋了,只是送上一個紳士的微笑道:"麻煩你了."

在前台小姐的引領下,幾乎穿過了小半個精武體育會館,間中經過了一片會館綠化帶後,楚禦被領進了一間足有三個籃球場大小,堆滿了各種知名與不知名健身器材的室內訓練場.

開門的時候,前台小姐顯得異常的小心,盡量把開門的聲響降到了最低,不過仍是引到了訓練場中的某人.


"是誰允許你們闖進來的."

一個很是粗重的男聲響起在前台小姐與楚禦身前,眼前的男子仿佛一座小山似的堵在了兩人面前,足有兩米一五的身高,渾身筋肉紮結,黑亮如碳的膚色,以及一口有些古怪語調的英語,使人很容易判斷出他所屬的域——非洲人.

前台小姐著實被眼前突然冒出的黑人大漢給嚇了一大跳,縮著身子躲到了楚禦的背後.

這時候一個身材比眼前黑人略微瘦弱一些,大約一米九左右,身著一套制式服裝的白人男子走了過來:"科爾,誰允許你停止訓練的,給我滾一邊去繼續,另外多加負重五十公斤的兩千臥挺身……"

"是,教官."剛才還一副凶悍樣的巨汗黑人頓時像只被人掐住脖子的小雞崽一樣,乖乖從上拾起一片五十公斤重的杠鈴金屬片負重在身,快速做起臥挺身來.

"你們是……"走過來的白人中年男子長相很是斯文,戴著一副金絲邊眼鏡,說的一口道的倫敦腔英語,絲毫不複方才斥訓巨汗黑人的口吻,彬彬有禮的上前問道.

前台小姐松過一口氣,顯然也是因為眼前斯文教官的及時出現,自己總算不用擔心會受到傷害了,指了制楚禦後,用她那並不算太流利,勉強能夠表達清楚意思的英語道:"亞當教官,是他要找您,說是遲到的參訓新人,我已經檢驗過他的參訓合同了,確實沒有問題."

被稱為亞當教官的中年白人先是打量了楚禦一眼,並未流露出什麼表情,只是眼中閃過一絲讓人難以捕捉的疑惑,跟著便微笑著向前台小姐道:"謝謝你,我會和他談的,你可以離開了,對了,如果以後還有類似的事情發生,請先致電通知我,以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誤會."

說話的同時,亞當指了指不遠處一張辦公桌上的電話機,顯然他也略微有些不滿前台小姐帶著楚禦直接闖入封閉式訓練場的事情.

"對不起,不會再有下次了."前台小姐說完,有些委屈的看了楚禦一眼,跟著快步離開了巨大的訓練場.

"你是?"關上訓練場的大門,亞當托了下眼鏡架看著楚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