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八十九章 一切都是為了強化肉身
據楚禦所知,紫青雙丹同時服用,成功與失敗的可能性各占五五起數,但這僅僅只是針對丹藥的效用而論,卻是有別的方法來提升這一成功率的.

比如說服用丹藥前,真元力凝實之人遠要較真元力散亂之輩獲得的效果更好;再比如說同樣都是服用丹藥,肉身強橫之人更能承更得住藥效的沖擊.

再有,也是楚禦對同時服用兩對四顆紫青無極丹抱以成功可能的最大把猩一一布下一個幾近失傳的"九曲還靈歸元陣",以陣法積聚百日天地靈氣,用以加固自身輕脈肉身的承受能力,在短時間內使陣中人能夠直接吸攝到九天九地之氣,從而壓制丹藥的副作用,甚至于諧融.

說起這個"九曲還靈歸元陣",也是當年楚禦幫人煉制法寶作為交易換來的,當年那個與楚禦達成此交易的散修乃是中土修真界中有名的陣法大宗師,因為生性孤僻,雖有一身驚人神通,卻不怎麼出名,他那時尋上楚禦代為煉制法寶的時候就已擁有著幾近渡劫期的修為,為了能夠成功渡劫,不得不求助于楚禦為他煉制一件具有強大防禦力的上階護身法寶.當然,作為代價,楚禦得了三個已經在中土修真界失傳許久的靈陣布置之法.

早在兩個月前,楚禦就已將"九曲還靈歸元陣"布置完成.如今已是過去六十天.距離百日之期尚有月余,而乘著陣法積蘊天地靈氣的當口兒,楚禦則是不斷修煉凝實著自身地真元力.

當楚禦又一次運轉八十一大周天出定後,內視之下發覺自身地真元力已然被凝實到了他如今這一修為水誰的極限.亦是展顏一笑,再行修煉凝實在已經沒有必要了,因為這已經是金丹期修真者的真元力凝實的頂點了.

"只等四十日後,百日期滿地那一刻了……剩下的時間或許可以考慮加固一下肉體的強橫度.

楚禦為了規避紫青無極丹同時服用後的巨大風險,可謂想得萬分全面,如今陣已布,真元也已凝實,提高他服丹成功增進修為的唯一途徑,似乎也只剩下加固肉身了.

有了這一想法後,楚禦打開了修煉室的大門走了出去.卻不想才一開門,一頭龐然大物飛速朝他撲來.一根猩紅也似的舌頭在楚禦臉上舔了好幾下,這才罷休.

"你這頭小色龍,現在膽子越來越大了,沒大沒小的,連師傅也敢調戲了啊!"唐可盈嬌嫩的聲音從樓下正廳傳來,半是斥責半是玩笑道.

兩月余,小龍如今已是粗大了兩圈,此刻恢複了原形地它身子幾近十多米長,圓滾滾的身子粗大得跟個油桶似地.一身銀鱗在室內燈光的映照下亦是閃閃生輝.

此刻的它一條巨尾纏于正廳的柱子上,身子呈四十五度角向上,一顆大腦袋正好擱在二樓的樓梯扶手上,近一米半長的大舌頭靈話無比的竄動著,顯然是因為見到了楚禦這個主人而倍感興奮

"你這頭呆龍.這樣下去,我這別墅遲早要被你給拆了不可……"楚禦看著小龍那巨大得有些過份的原形,搖首失笑道:"還不快些變化為一般大小,樓梯都快被你弄塌了."

"嗚哇嗚哇"的嬰啼之聲從小龍口中傳出,大腦袋一陣猛點表示明白,跟著小龍蛟身一卷已是變小為尺長身形,"嗖"地一聲鑽進了唐可盈衣袖里去了,很顯然,楚禦不在地這段時間,小龍已是將唐可盈的衣袖當作自己的窩!

楚禦下到正廳,唐可盈興高采烈的迎上並去,"師傅,可盈己經煉制了一大雄的法寶了."

"一大堆?"楚禦怔了怔道.

"是啊!"唐可盈半拖半拽地將楚禦拉到正廳後的煉材儲藏室,這間儲藏室如個已經改成了唐可盈的修煉室,平日里她修煉功法或是煉制法寶一類的全都在這里.


推開儲藏室的大門,一片亂七八糟的,最是顯眼的是室中央堆了多件形狀不一,色澤相並的奇怪物件.

"這些都是我親手煉制的法寶."唐可盈指著地上那一堆連楚禦都瞧不明白是何物件的東西洋詳得意道.

"你管這些破爛叫法寶……"楚禦不禁苦笑一聲道:"那你告訴為師這些法寶都有些什麼作用?"

唐可盈顯然對楚禦所言的"破爛"並不表示認同,從那一堆所謂的"法寶"里頭拿起一件道:"這個我給它起名叫'霹靂無敵風火輪’."

看著唐可盈一副極其認真的表情,再看了看她手上那件甚至連初階三級的品質都是沒有的橢圓形狀的古怪物件,楚禦為了不打擊唐可盈的積極性,強忍著笑意道:"你試著祭動這個……霹壢無敵風火輪給為師看看它的威力……"

唐可盈倒是夠積極的,應了一聲後,猛地持手中的"風火輪"甩出,跟著手中變化了一個決印,只見那物件倏然亮一圈火色紅光,不過瞬亮即黯,跟著在其周邊擦出一連串的火星在牆壁上"提溜"滾過一圈,在牆上留下一道深約半寸的劃痕,再度返回到唐可盈手中.

"試寶完畢!"唐可盈頗是自得道.

"這就完了?"楚禦有些哭笑不得道:"那為師問你,若是以此法寶與人對陣,你能侍仗它什麼?"

唐可盈歪這個小腦袋,弱弱道:"……足夠亮眼,能夠迷惑敵人."

聽到這個回答,楚禦此刻真的很想找根柱子撞幾下."今天是周六.下周我讓你天雄叔去學校給你請一個月的假,這些天里頭你只需再煉一件法寶出來即可,要求是必須擁有至少等同你那家傳黑云索的威力,這段時間內不許出門.不許和小龍瘋玩,煉不出來,你就一直煉,

直到你能拿出一件自己煉制的初階法寶過了為師這一關."

見楚禦一副認真表情,唐可盈似乎也意識到了師傅真的有些生氣了,吐著小香舌道:"師傅是要關可盈禁閉嗎?

"不是!"

楚禦如今是又好氣又好笑,板著臉道:"我們是修真者,沒有關禁閉這個說法,你現在屬于強制性閉關.好了,為師要出門了.什麼時候能夠出關,為師已經給了你達成地條件,時間地長短全視乎你自己來定."

說完,楚禦當即大步離開了唐可盈的修煉室,心中卻是暗道,"這個小妮子雖是天資絕佳,但玩心卻是太重,這次可得拾她一個深刻的教訓,否則日後修為日進.還不知道得浪費多少寶貴煉材被她煉成中看不中用的法寶呢!"

看著楚禦離去地背影,唐可盈卻是心中一陣感動,"師傅……師傅都是為我好吧……"


"小龍,出來."

聽到唐可盈的召喚,小龍從前者袖口鑽出半截身子.略顯茫然的"嗚哇"著.

"從今天,不,從現在開始,本姑娘要和你劃清界限,閉關修煉,冰櫃你自己會開吧,里頭有你的口糧,餓了自己去找吃的,你的零食堆在廚房了,那里有你一個月的量,提前吃光了可就沒了,記得不准纏著我了,這一個月內你要是打擾到本姑娘,就把你煮蛇肉羹吃掉,哼."

無辜的小龍雖然聽不明白"蛇肉羹"是什麼含義,但卻是下意識的明白了這絕對是某種威脅,在唐可盈一陣"出去"地催促聲中,小龍被趕到了正廳,與此同時,修煉室的門被"砰"地一聲關上了.

唯留小龍那"嗚哇嗚哇"的嬰啼聲猶自在別墅中回蕩.

離開別墅,楚禦徑自攔下一輛的士,直接報了個地名讓司機載了過去.

"以外力鍛煉自身到至強……"坐在出租車上,在地脈之中石硯特別關照的那句括始終回響在楚禦耳旁.

"希望現在去的那個地方,真能在這剩余的四十天內幫助自己把如今這副孱弱少年的身軀練到至強吧……"

出租車停*在了上海精武館體育總會的大門口,結了車費後,楚禦徑自朝內走去.

"我是來報名的."楚禦嘴角桂起一絲微笑向會館前台地接待員說道.

"請問你要報哪個項目?我們這里有截拳道,散打,泰拳,柔道,泰拳……一共八類不同的培訓班."前台接待員是個長相甜美的小姑娘,很是彬彬有禮的解說道.

說實在的,楚禦對于武學技巧地研究遠遠要超過世俗界中任何一個武學宗師的了解,當年他可是曾經花了兩年的時間將兩千年內中國的古武學宗師全都研究了一個透徹,並去蕪存菁自創了數套未命名的招式.

當時楚禦只是一時興趣折騰出來的,也就圖個消磨時間的樂子,畢竟在修真者眼中,無論是斗法還是拼命,十有八九是*著各人的修為實力與法寶來進行的,說得實在些,修真者之間的比斗,招式這種東西都是可以忽略不計的.

你擁有如何精妙的拈式,一個覆蓋半公里的雷球或是百多道劍罡朝你轟過來,還不是照樣被轟殺到渣啊!

聽完接待美女的介紹後,楚禦只是笑問了一句,"哪一類格斗培訓班對肉體能力的訓練強度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