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八十六章 我的法寶我做主
玄風此刻又是將手中的吸雷瓶一晃,頓時將與他那口飛劍接觸的百道青色雷柱全數收攝于無形,識念動時,那口透著藍色光華的飛劍已是幻化出數十重絢爛劍光放向了楚禦.

因為被很制了不可祭用"乾雷符"的關系,面對放到身前的飛劍,楚禦推有催動縛龍索化作一團銀影,驅之如蛇形一般盤繞而上,化作銀虹璀璨,倒也足夠抵擋得住.

反觀玄風瞧見楚禦祭出縛龍索的那一刻,這家伙卻是眼晴一亮,心中暗道一聲,"這小子果真身懷重寶,居然還有這等少見的攻守兩用的好用法寶,等到把這小子干掉後,以後這件法寶就得改姓了,哈哈."

與此同時,楚禦卻是計算著該如何脫身,畢竟此處距離避世點出口尚有數十里之遙,光靠跑的,或是自己那口湊合用的飛劍禦空而行又怎麼可能擺脫得了禦劍速度快上自己兩倍的玄風呢……

楚禦正自籌措之際,卻不想這時因瞧見飛劍被綽龍索纏住,玄風竟然再度祭出了一件法寶——赫然便是那落塵真人之前揚言要以此法寶囚禁楚禦的"斗轉乾坤罩".

到了這時,楚禦方才算是明白這玄風為何敢于一人追殺自己,且手中層出不窮的祭出一件件的法寶,敢情這玄風是得了他師尊的法寶來對付自己啊!

不過當"斗轉乾紳罩"被玄風獻寶似的祭出後,楚禦的神情反倒是不複之前那般凝重了,更是于嘴角掛起了一絲古怪笑容,瞧得玄風亦是好一陣疑惑.

不過手特上階三級的"斗轉乾紳算",卻是讓玄風擁有了無比強大的信心,只是稍一愣神便大笑道:"今日就讓你嘗嘗"斗轉乾坤罩"的威力,道爺我非把你煉成飛灰不可……"

"斗轉乾坤罩"被玄風猛地拋出,倏然變大了數圈,不斷疾旋著飛臨楚禦頭頂上方.青,黃,紫色寶光自其上耀射而出,頃刻間已是衍生出一個包容方圓十數米的禁制光罩,赫然不費催吹灰之力的將楚禦給圈禁于其中.

而這一刻.始終未動的楚禦嘴角笑意更是濃郁了幾分.

"斗轉乾紳罩"可說是落塵真人手頭頗是厲害地幾件法寶之一.乃是他當年以高昂代價從一位散修手中換得的,而且這一法寶並非單純的禁制型法寶,除了能夠于瞬間因住敵人之外,更是可以在乾坤罩的范圍內衍生出似若斗轉星移時方才能有地巨大拉扯力,生出難以想象的巨壓三色風卷,將被困之人撕成碎片,甚至連元嬰都不能幸免.

此刻,玄風就是在如此施為的,雖是他仍是有些奇怪對手居然沒有絲毫抵抗便任由"斗轉乾紳罩"圈禁.但卻是被他歸類為這是楚禦徹底膽寒的表現,神情之中現出一分嗜殺的猙獰,玄風手中掐動決印,口中重重吐出一個"滅"字,頓時"斗轉乾紳罩"內形勢大變.

青,黃,紫三色光華交彙一處,絞在了一起,飛速繞轉起來.須臾間形成一股力道萬鈞的風壓.本是還能依稀瞧見乾坤罩內的情形.如今卻已無法瞧清半點了,被乾坤罩所圈禁的那一片區域完全被色光華凝現的風卷充斥了,從外頭看進去,就好像觀賞一場由一色光華交織成龍卷風肆虐圈禁范圍內地一切.


"即便是像此刻的自己一樣,身周有中階防禦法寶護體,若是進到這里頭恐怕也一定無能幸免了……"玄風瞧著乾坤罩中肆虐的三色龍卷,笑得異常愉悅.

約莫過了幾分鍾的樣子,三色龍卷漸漸消停,乾坤罩所圈禁的那一片區域也終是再度重現眼前.

就在玄風欲待掐動決印收回"斗轉乾坤罩"的時候,楚禦輕描淡寫的話語悠悠傳入前者耳中.

"斗轉乾坤罩,七階三級法寶,煉于百二十年前,隸屬禁制型法寶.采恒河沙一斗,百煉葵水三升,後天星塵兩把,地脈紫火精石十余,以九天罡煞為引始煉得成,內置三元風壓靈陣,一旦發動.衍生八千八百股三色風能,融合為一體效斗轉星移之巨能對敵.絞殺被圈禁者于無形,元嬰通殺,無可幸存……"

當楚禦話音落定之際,玄風卻是一臉震驚地看著乾坤罩內不可思儀地一幕,由青,黃,紫色光華融成的風卷此刻已是凝縮為一股臂寬的迷你型龍卷,其中一頭直接鑲連于斗轉乾坤罩上,另一頭卻是為楚禦平伸而出的手掌虛空捉住,仿佛這一三色風卷是他的掌心玩物一般.

"你本來有機會殺我的,但你不應該祭出當年由我煉制的法寶來對付我……"

楚禦看著眼中透出莫名恐懼的玄風,輕笑一聲道:"禮尚往來,你也嘗嘗斗轉乾紳罩的滋味吧."

說話間,楚禦手中變化了一個繁複難明的決印,本是罩定在他正上方地斗轉乾紳罩瞬間撒去了禁制力,聽話無比的落入楚禦的掌心,跟著楚禦信手一揮,乾坤罩再度衍生出耀目的三色光華,以訊雷之勢罩定此刻正在拼命掐動著控寶決印,想要收回本屬于自己法寶的玄風,而且遠要比之前玄風施放時更為靈動許多.

"哼,班門弄斧,不外如是."隨著楚禦一聲冷哼,三色光華瞬間交織一起,一時間風卷肆虐,狂壓無倫,被斗轉乾紳罩所圈禁的那一片區城已是無法瞧清內中的情形了,唯余玄風那歇斯底里地不甘咆哮.

過得片刻,楚禦眼中現出一絲冷色,抬手一招,三色光華凝現的風卷驟然消散,斗轉乾坤罩打著轉兒飛回到楚禦掌心,而方才經過三色風卷肆虐地那塊區域已然瞧不見半個人影,玄風就如同被人間蒸發了一般,完全沒有了蹤跡.當真應了楚禦之前所言——元嬰通殺,無可幸存!

這一急變逆轉,其實就連楚禦本人也是沒有能夠想到,原本他還計劃著如何脫身,卻不想玄風祭出了"斗轉乾紳罩"這件由楚禦于百二十年前親手煉制的法寶,一切的一切都只能說玄風太愛顯擺了,也太倒黴了!

要知道身為煉寶閣一脈傳人,修真百年不知為多少個求上門來的修真者煉制過法寶了,就一般而言,那種中階之流的法寶隨手煉煉便是倒也沒所謂.


但如果求上門者是需要煉制上階法寶的話,耗費煉寶者的時間與精力卻是煉十個中階法寶都比不了的,而且上階法寶無論是何種類型的法寶,全都是威力巨大的那種,為了防止日後自己反倒被當初所煉的法寶所傷,是以煉寶閣第七代家主創出了一套"攝寶秘法".

說起這"攝寶秘法"可說是煉寶閣一脈最為機密的存在了,即便是當年的楚禦,也是在其師尊即將度劫前方才得以授予這一秘法.

攝寶秘法並不是可攝天下萬寶,所針對的僅僅只是出自煉寶閣一脈傳人煉制成的法寶,而且也不是每一件煉寶閣傳人煉制的法寶都可以攝取的,畢竟那些練手用的初階,中階法寶也不值得去花費這麼大工夫,要知道"攝寶"的前提是在當初煉制這件法寶的時候留下一個漏洞,一個只有煉寶閣傳人才可以利用的漏洞.

每一件出自煉寶閣一脈傳人手中的上階法寶,全都留有一個後門,一個可以讓煉寶閣傳人在瞬間將他人手中的法寶變為己用的後門.當然,前提是這件法寶必須是由煉寶閣一脈傳人所煉.

說得通俗易懂一點,倒是可以將之比作微軟在WINDOW操作系統上給自己留下的後門.更是可以將之比作黑客入侵別人的電腦,只不過黑客成了修真者,電腦成了法寶罷了.

玄風自以為牛逼到極點的祭出了上階三級法寶"斗轉乾坤罩",很不幸的是這件法寶正是百二十年前楚禦替一名求上門來的散修所煉的法寶.

所以玄風掛了,反被"斗轉乾坤罩"掛了,掛得沒有絲毫價值,掛得糊里糊徐,而且有理由相信,玄風在被勢若萬鈞的三色風卷經成肉糜前,他到死也不可能想明白為什麼"斗轉乾坤罩"會被楚禦控制住.

"奪寶滅口……"

收起了"斗轉乾坤罩",楚禦不禁微微搖首失笑,"怎麼感覺自己倒是有了幾分魔頭的意味,不過這一回同太乙門的仇可算是結定了,好

在自己從進入華山修真境到如今全都是以禦云真人門下弟子這一身份出現,等到自己離開此間之後,太乙門縱然舉宗尋仇,恐怕也找不到自己杜撰出的這個人物了……倒是火云老鬼說不定會因此惹到一些麻煩,不過這老鬼一身合體後期的修為,又是世啟界中唯一一支修真者部隊的創始人,太乙門也不能拿他怎樣."

心中思付此番華山修真境內際遇的同時,楚禦已然駕禦飛劍徑自朝避世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