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八十五章 吸雷瓶的秘密
念及于此,楚禦當機立斷以傳音入密之術與火云老道取得了聯系,"老鬼,這樣下去不行,遲早要引得周圍的所有修真者全都聚集過來,我有一法卻是可行,不過就得看你的本事了."

火云老道斗到興起,陡然一聲狂喝,一連轟出一十八波"五雷六丁印",濤濤雷霆竟是覆蓋了半里方圓,所過之處,無堅不催,硬是把那手舞幽莫召魂幅沖上前來的枯榮老祖給逼退開來,"快說,這老魔頭挺棘手的,老道我一時半會兒可是解決不了他."

楚禦心道一聲"你這老鬼到了這時刻還死要面子,明明就和人家差不離的實力,卻說得自己穩贏……"輕笑一聲卻是再度傳音入密道:"等會你把包袱丟給我,然後你盡一切可能拖住這老魔頭,我立刻帶了你那包裹離開華山修真境,我們在我上海的別墅碰頭,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就這麼辦."火四老道雖是脾氣火爆沖動,可頭腦卻是清明的很,當即醒得楚禦其中深意,乘著剛剛將枯榮老祖逼退的當口兒,半空中身形一閃已是來到楚禦身前,丟下了背後的包裹便再度迎斗上前,而且一出手全都狠招,一時間令得枯榮老祖惟有防禦連連,氣得"哇哇"怪叫,短時間內想要脫身抽離都是不能.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楚禦卻是不擔心火云老道的安危,畢竟只怕沒多久時間,將仙府內遺留下來的那些貨色全都清空的一眾魔修道修便會被此處的大動靜吸引過來.到了那時候可就不是火公老道與枯榮老祖兩個人的戰斗了,一場大亂斗決計是少不了的,以火云老道那一身合體後期的修為,卻是不虞有誰動得了他.

更何況就算火云老道是被枯榮老祖這樣的頂階魔頭纏住,也沒什麼可擔心地,哪怕是受了再重的創傷也不要緊,別忘了之前楚禦可是塞了兩對紫青無極丹給他的.大不了奢侈一把,隨便服用一顆丹藥即可生龍活虎.

楚禦說走就走,祭起飛劍踏足其上,奔東禦劍而去.轉眼間已是不見了蹤影,枯榮老祖雖是瞧得真切,卻是抽身不得,火云老道不要命的狂轟濫炸將他完全纏住了,連分心兩用也是難辦,這一刻,枯榮老祖心中大是懊悔方才為什麼不先行出手將楚禦干掉,否則又豈會導致如今這一郁悶地局面.

不過一開始他又豈能料到楚禦這樣一個金丹期的修真者竟是可以令得火云老道這樣的道家頂階高手如此配合,說把仙府遺珍給他就給他的.原本枯榮老祖還只當楚禦是火四老道所屬家派的某個低階弟子呢!

這便是以己度人的失敗,畢竟換過枯榮老祖自己可不說什麼也不可能將許多仙府遺珍交到旁人手中的.

卻說楚禦一路向東禦劍而行,正是直奔原先進入華山修真境的避世點而去,眼看還差數十里路即可脫出華山修真境時,卻不想身後竟是多出了一條"尾巴".

"有人跟蹤自己……"不經意回頭窺了一眼的楚廊心中猛地一沉,"按照身後追近那人禦劍之下所衍生地劍先,顯然至少也有元嬰期的修為.而且就連禦劍的速度也是較自己快了兩倍有多.計算之下,顯然不等自己到達避世點之前,身後的'尾巴’就能追上自己了."

"與其被人從背後追著殺,不如瞧清楚對方是何來頭,總好過被動挨打."楚禦心中有了決斷,也不多話,猛地在空中頓住了身形,禦劍落地,腳踏實地後收起了飛劍,捏了好幾枚"乾雷符"在手嚴陣以待.


"是你……"當那個禦劍追上之人一臉得意笑容的從半空中飛將下來的時刻.楚禦卻是不禁有些愕然,來人赫然便是幾天前被自己在觀云峰上教訓過一番的太乙門弟子玄風.

"手下敗將,也敢和我單挑?"雖說楚禦地修為實力要較眼前這個,玄風差了整整一階,但此刻他反倒是放心下來,玄風地實力楚禦是已知的,堪堪元嬰初期的樣子,就這樣的貨色,縱然是本身修為實力略有不如,但憑借著綽龍索與大量"乾雷符"以及"乾元符"在手.楚禦就已有信心把眼前的玄風打成豬頭.

"你害了我辟塵師叔,本來師尊是命我拿了你帶回山門再行處置的,不過道爺不准備這麼干了……"玄風笑得很是歡愉,仿佛楚禦已成了他賞心玩物一般,"道爺要你死,搓骨揚灰,半點不剩."

楚禦這時候深深的發覺,原來一個人自大狂妄時的表現是如此的可笑,輕笑一聲後,口中冷冷吐出個字,"就,憑,你!"

楚禦輕蔑的豎起一根食指,沖著玄風慢悠悠地左右搖晃了兩下,他此刻倒是有些好奇,是什麼能夠令得這個幾日前剛剛被自己狂扁了一頓的玄風有如此信心敢于揚言轟殺自己的.

出人意料的是,玄風居然沒有被楚禦的挑釁動作激怒,嘴角露出殘忍笑意道:"上回是被你陰險偷襲到了沒錯,但同樣的錯誤道爺我絕對不會再犯第二次……"

就在他說話的同時,一層淡淡白光自他身周得現,顯然是祭動了某樣防禦法寶才有地效果.

以楚禦這麼個煉寶家師的眼光,只有是法寶被祭出,他全都能一眼看透該法寶地威力等階,這與普通人能夠一眼分辨男女的能力是如出一轍的.

"咦,居然是中階三級的防禦法寶,這世道怎麼才半年工夫不到就改了,什麼時候連個元嬰初期的小崽子也能拿得出這一等階的法寶了."

奇怪歸奇怪,楚禦卻也因此而多添了幾分謹慎,畢竟有這麼一件中階三級的法寶護身,加上對方本身修為就要高于自己,使得本來就需要靠手段而取勝的贏面又小了許多,但……但依然有法可取……

就在楚禦思襯之際,玄風已然催動他那口這著淡藍光華的飛劍直取楚禦而來.


楚禦左手"乾雷符",右手"乾元符"幾乎在同一時間催爆,百道青光雷柱徑自迎上飛劍,而他身周也是在第一時間亮起一層白色光華,以防玄風仍有其它花招.

楚禦這一連串的動作宛若行云流水般的順暢,而且絲毫未作停頓,又是一連一枚"乾雷符"砸出,由于楚禦事前將三枚"乾雷符"層疊一起,使得轟出的青色雷柱兩兩相融,不但粗大了數倍,更是威力大增,照楚禦的估算,這樣的威力已經足夠對目前玄風身周的防禦層構成威脅了,至于能否轟破,卻是需要驗證一番方知.

也不知是玄風對他的那件防禦法寶太過有信心還是怎麼的,居然沒有撒回飛劍防禦,非但如此,他更是沖前數步,提前觸動了"乾笛符"威能的爆發.

青色雷柱瞬間轟爆,巨大的震響隨著耀目的雷火傳出,但這番景像僅僅只是維特了一瞬,下一刻但聞得玄風一聲獰笑,一只巴掌大小的青瓷瓶被他橫舉在手中,漫天雷柱電火在頃刻間全數被吸進了那只青瓷瓶內.

"中階三級的吸雷瓶……"

楚禦終于明白玄風有恃無恐的原因了,這吸雷瓶可說是一件在修真界中傳播極為廣泛的通用法寶,從初階到上階都有,而且都叫作吸雷瓶,只不過因為法寶品階的差距,它們的效用也有著明顯的差距.

比如說此刻玄風年中這只中階三級的吸雷瓶,只消是威力低于中階的雷系攻擊,全都可以照單全收,但一旦超過了中階三級,也即是超過了這只吸雷瓶本身的等階,那不單是收不了,更是會頃刻間被摧毀殆盡.

很顯然以"乾雷符"有限的威力,即便是楚禦通曉煉符秘術以五倍相乘的手段轟出,也一樣達不到轟爆玄風手中吸雷瓶的威力,瞬間判斷了形勢,楚禦的一只手已是換在了腰際,隨時准備好施放出縛龍索纏住玄風,自己借機跑路了.

雖然這不是他向來的作風,但失去了自身最大的攻擊優勢,楚禦實在找不到其他勝出的方法了,雖說他手頭的縛龍索品階更要高過玄風亮出的兩件法寶,但世間沒有哪樣法寶是萬能的,總有其擅長與薄弱之處.

縛龍索的最強項便是對妖類有著絕大的禁困威力,但當對陣者是其他修真者的時候,其緊縛的威力卻是大降,說不定在玄風有備而為的情形下,被他閃避脫出縛龍索的纏繞也是大有可能的.

要知道之前楚禦以綽龍索配合"乾雷符"轟毀辟塵老道肉身的時候,完全是因為偷襲在先,加上辟塵老道自身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防備,楚禦出手的前後速度快到絕倫,沒有留給辟塵絲毫的機會才一擊功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