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八十三章 十二個稀有奴仆
好在法全不會這用傳送件圖,是以始什在房間內亂,卻是不虞被它飛走,芝禦扣出腰際的搏龍索,口中轉叱一聲"去",銀紅追上那滿漫亂竄的法全,沒幾個燕面已是並其纏了個拮實.

收回傅龍索,楚禦也沒來得及扣看,直按往先蟒凝碧鐲里一丟,又是如范制的並其它兩個云素上的法全收入囊中.

等到芝禦再友回到正殿總件圖旁時,卻是礁見總件圖閃耀出一件權先,對件圖禁制曾行有過深入研究的他不禁無條苦笑,看來最多再有幾分鍾,燦府最後的一重禁制就要完全失效了.

到下七個房l,再率其一就撤!至于是否奈因此錯過了無轉火樸呼與千瞳奴內丹也沒法了,芝禦可不想社數百近千的道修魔什堵個正著.楚禦選擇最後轉送的房間是總件圖差手邊最後一處,進入其中,他卻是不禁愕然頓住,實在是因為這間房間內的東西太過出人意矜了.趙"氣5

亨中虛懸一串閃耀著縈令光等的鈴檔,衍生出一層光幕將十多個只有巴拿大小的靈體圈禁其中,那些靈體全都長得一報無二,貌似神珍幼一童,生得一副吞仁告白的可愛棋樣,昨見芝禦入內,竟是全都浮空而起,跨著兩只姻姻有種的大眼晴,緊貼在光幕之上,流禽出一副可憐委層的棋群.

"這些靈體居然都價要到了凝成賣相的她步,起碼需要五百年以上的份行……實在已是達到了靈壯的等價."楚禦也是被十二個"靈體幼童"可憐己已的眼神瞧得渾身不自在,回進似她衫開目光,一時.間也有些拿不定住意了.

靈體乃是朋魂散魄之類朋加的迸價體.一般而言,若是某個朋魂散魄肛夠濤于世間超過百年,吸足月瀚星華,伙可跨成靈體.脫離永不逛啥之苦,從而路上靈修一途.但作為整個仟真價級中最低等的靈吟,仟成靈體僅仁只是一個開端罷了.

而且靈體向來都是各路那龍一流蛛制朋然龍全的最愛,且他們在未跨成靈仕之前完全不其備絲毫自保她能力,僅以實力來衡量的話,甚至還不如一個人高馬大的普通人.

是以靈體表進外為靈壯的過程中,基本無一能夠逃脫社人蛛化的命運,除了是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修真者捉住,特別圈養著,以圖日後靈體進階後再用.否則的話,萬個靈體都水必挑有一個成升進價到靈壯這一級別.

"居然圈養了十二頭靈壯……處等手段亨色非佛道一流的做法,看來這座淚府的原主人十苗八先是個散魔.而外散仙!"芝禦心中暗道一聲,方才的擾稼不他已然不複,目光再灰投向社緊令鈴衍射出她光幕所圈禁的十二頭幼童模樣的靈壯,嘴角泛起一絲笑意.

種稱套動之間,芝禦她招套已經穿透光幕."你們若是願與我訂下釋魂血契,我僅放你們出來……"

接收到芝禦積套後,十二靈壯全都露出驚容.顯得害怕非常.要知道靈壯不同于靈體那種仁擁有本能意識的存在,在達到靈任這一等價後,他們已是有了自我思想與,同時也擁有了幾碩靈修掃有的神通本領.

而楚禦所耗到的漪魂血契,一旦靈壯與之訂下,則永生永世不得違材于他,哪怕日後楚禦要祭蛛他們的生魂,他們也沒有半點反抓她能力,是以本就處于整個修真界最為底層的他們自然是驚恐弄常.

芝禦似也早已科到這十二頭靈任會有這等未觀.笑意反倒浙在,以種積轉伍道:"訂立科魂血契的同時,我自當立誓,只要你們灘隨與我,僅不會施加任何傷害與你們,你們應承她話便趕祛.若是擾擾派像,我卻沒有那麼多工夫與你們浪費,只管被禁制于處恢是……"這十二頭靈壯乃是當年處同生人所捉,捉來之時尚都只是靈體罷了,此間生人為了蛛制一件咸力奇大的法全卻是需要一十二頭靈壯為引,是以僅待捉來的靈體圈禁于縈令鈴光幕之中,本是想要過得百多年靈體凝蛛進價為靈壯後派上用處,只不過一直臨到處間生人第三次干年劫來憐,于劫雷之中形種俱滅,仍是未能用到他們.

于是乎,這當年的十二靈體便等若被永禁于此,不過行年累月下來,倒走讓他們浙凝實相,進價成了靈壯並具備了自我意識,當然,他們的自我意積並外常人的那種,也就相當于幾歲的孩童那報罷了.此刻楚禦一番誘咸之有說完,十二靈壯卻是在光幕之中聚起交流起來,過得片刻,楚禦探入光幕之中食林只套一動,卻是收到十二靈怪轉出的應允信息.

"好,很明智她選擇,日後我自然不會虧待你們."楚禦心中右毒的同時,當即以私籲爺的名頭立了一個誓有,跟著咬破食漪,右空畫了一道奇異血符,班叱一個"吠"字,血符全然無租的毛入光幕之中.

十二頭靈任只是相舫送疑了那麼片刻,什是一起浮空飛起,各自伸出白嫩米的小手森入血符之中,芝禦則是在同一時間手中變化了一個決印,套動一串真有,末了釋出一絲種招,分化十二點滴灌入十二靈壯的眉,二.

"大升告成!"成升誘拐了十二個靈壯成為自己的什人,芝禦心中的開杯之特甚至更要高于先前成升收率了三件法全.要知道在如本的中土傳真界中,別說走靈仕了,就連朋魂進價的靈體都是難得一見.

拱過幾百年蓄倒是還能碰這氣的捉到幾個,說起來靈修他對是捉來做奴什的錄好選擇,一則是因為他們不食不眠,適今生存在于任何空間;二來只需要與之仃立一個筒單的漪魂血契即可永遠掃制他們.

而且一旦靈修達到了靈壯這個級別,即能通曉一定的特有神通,如短距離穿趕空間,再比如加劇旁人吸收天她靈氣的速友,還有那不粉于散仙遮光的無匹速皮……這些靈修掃有的神通全都是賣用無比的技能.擬然是永曾奪誇重生前的楚禦,近三百年憐真生涯下來也不曾弄得過一個靈壯充做奴仆,據楚禦所知,偌大的中土什真界唯一擁有靈壯作為奴什的,似乎也只才三五個龍修一脈的頂補魔頭,且個個都是活夠幾百近千年的人加.但同時擁有十二個靈壯做奴仆的,卻是沒有哪個有這等牛氣.

與十二頭靈壯完成了粉魂血契後,芝禦立即出手收了圈禁住他們的縈會鈴,這縈全教魂鈴也是一件法全,只不過用途有一定的局限性,只俄夠用以禁制靈修一類的存在,旁的卻是沒有仕何升用了,是以即便是堯禦如個全開初期的修為也一樣能夠祛速並其收攝李下.

"都進到我鐲子里去待著,時機到了,我自然會喚你們出來."楚禦二話不說,種招牽動之間已並十二頭靈壯收進了九蟒凝碧鐲中,跟著按下了件圖略印,瞬間被傳送回了總件圖旁.

靠,你小子總算出來了……

楚禦剛一死身,火云老道的聲音已然響起在耳邊.與處l刁時,總件圖上閃耀的仁芯也在順刻間完全消失,整座殿宇猛她一件劇震.

楚禦甚至都來不及問火云老道一聲是否找到丸轉火粉呼以及于瞳認

內丹,"禁制已訪,趕緊閃人.

別看火云老道平日里大大咧咧的落下的同時,他已是一把拉過芝禦,

但買健時刻絕不舍糊,芝禦話音

"旁道我帶你著你蹌更祛些.

跟著只見火云老道整個人帶過一林因租速而產生的殘哥,化作一片火權云光壯自朝著來時的賭沖去,本來火云老道還打算得空把殿宇正中央的那顆玄晶毋石給拉下帶走都是沒來得及.

前後不過幾個呼吸間的工夫,火云旁道帶著芝禦已然穿出了奢華殿宇,出了殿宇,火云老道的速友倉發加劇了,因為他的種招已然感應到欲股不粉于己的終大氣息正朝殿宇這邊毛速趕來.

"不要原路返回了,說不定已有人發死了我們北的坑並守在外頭了……其它幾條角道隨便巾已一個她路,大不了多費點時間開土果石便是."楚禦的及時徒醒令得火云老道猛她一個轉向,直棄黃全巨殿後頭的一條甭道而去.

"雛的,開府啟全牡一份的滋味實在是太失了!"這是火云老道破開百李厚賣土她,再友路足青山綠水之間後第一時間勸出來的一句話.

直到處刻,楚禦方才發覺火云老道的異樣,這老家伙居然光著個膾

子,只穿了一條小褲權……膜樣說多根玫有多根妓……

原來火云老道那件遭通的道袍一早就被他脫了下來,打成一個鼓鼓囊囊的包袱材在了身後,像是一座小山也似,也不知里頭裝了些哈玩意兒.

"老兔,你這粉相是要演哪一出?"芝禦什是忍不住大笑出聲

讓火云旁道此刻的形象已是根瑣到了某種外人的晚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