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七十九章 修肉身的最強功法
同時,楚禦卻是因此靈光一閃,依舊故作怒容道:"你的元神體既然如此強大,理應清楚我體內有一顆妖元內丹才是……你說我是闡教還是截教……"

沒想到的是,這一刻石磯卻是精明非常,"你體內那顆妖元內丹分明就是土龍內丹精髓所凝,更是本宮助你凝結此內丹的,你本身修的是闡教路數,想要欺騙本宮是怎的."

"什麼!"楚禦再好的修養此刻也是忍不住暴走了,"那顆妖元內丹是你折騰給老子的……你當年可是被太乙陰到的,又不是老子陰你的,報仇找錯對象了,來,來,來,你現了元神本尊出來,老子縱然不敵,也要同你一拼."

想不到的是,楚禦渾然不顧性命的話語卻是換來了石磯的一聲悲泣苦笑,跟著楚禦身前那塊青天玄黃石上竟是顯出一個身姿婀娜,眉目如畫的絕色女子,一襲大氣非常的宮裝打扮,纖纖玉手執一塊透著玄色光芒的羅帕,模樣姿態說不出的嫵媚哀怨.

就在楚禦驚愕于石磯竟是此等絕色的當口兒,後者卻是在他識海之中輕歎一聲道:"本宮當年為了給枉死的徒兒報仇,尋上乾元山金光洞找那太乙理論,這老賊竟是直言他那徒兒哪吒滅殺我的兩個徒兒本是天數,哼,這等荒謬言論居然也能做借口,本宮還是頭一回聽說,不服之下與他據理力爭,最終一言不合斗起法來……"

"若是論道行,本宮自問較那太乙只高不低,奈何這老賊身有幾件先天奇寶,威力絕大,加上那時本宮也是怒火填膺,中了老賊的激將之法,為其用九龍神火罩困住,數萬載修得的肉身付之一焚,及到後來,這老賊心知難滅本宮元神,以'萬象封靈陣’將本宮元神強行拆解為二,一半封入這天青玄黃石之中,又施移山倒海之能將此石鎮于華山地脈源頭,欲以萬鈞地氣永鎮本宮于此間……"

"等等."楚禦帶著一絲疑惑,一絲好奇問道:"你說這里只是你一半的元神,那還有一半呢?"

青天玄黃石中的絕色石磯卻是淒婉一笑道:"本宮另一半元神也難逃被封命運,只不過本宮實在不甘心永困一世,于另一半元神被封入一塊東海奇石之前施展了一門天妖解體之術……"

說到此,石磯頓了頓,卻是顯露出一絲不曾有過的得意之色,太乙老賊雖然成功封印了本宮另一半元神,但他千算萬算也不會想到本宮已是抱著舍棄之念,借天妖解體大法將那一半元神全數融入了那塊東海靈石之中,經年累月之後,本宮在此間卻是生出感應,另一半元神已是徹底無存,但是卻孕育成全了一個強大的新生妖族!"

"東海靈石,孕育新生妖族……"

這一刻楚禦真的被自己推測出的一個結果給驚到了,"綜上所述,似乎只有一個上天入地的妖族大聖符合這一條件了,他居然是石磯另一半元神孕育成全的……"

震驚歸震驚,楚禦卻是沒有說出口來,這個石磯脾氣古怪非常,誰知道自己跟她講了這些後她會做出些什麼不可預測的舉動來,自己心里頭小小震撼一把也就足夠了.

"三千年來,你是第一個來到此間的人."青瑩巨石之中的絕色宮裝女子盈盈一笑,似有無限感慨道:"知道本宮為何救你于土龍之口,又不惜耗費氣力將你百脈散亂妖元歸一,助你凝結妖元內丹嗎?"

"不知道,不過很想知道."楚禦的回答乾淨利落,如今的他心底卻是在琢磨這個石磯究竟對自己有何圖謀.

"本宮要你成為妖修,壯我截教之威."青天玄黃石中的石磯顯出一絲狂熱道.

"不干!"楚禦眉頭微微皺起,毫不猶豫的拒絕道.

石磯卻是不惱,反倒是笑得花枝亂顫道:"想必在你醒轉之後,一定試過運轉真元行功了吧."

楚禦面色一沉,骨子里的傲氣又是冒了上來,冷哼一聲道:"縱然我這一身修為就此廢了,也絕不與你妥協,我心本無正邪之分,惟有好壞之別,但想怎麼修煉是我的自由,不要以為你比我厲害許多便能要挾于我."

"本宮是在與你商量,而不是要挾,等你聽完本宮言之予你的好處,你再做決定不遲,可好?"

石磯最後那一聲"可好"問得極是溫柔,絲毫不複之前凶悍女人的意味,身處石中的神情姿態更是嫵媚的緊,瞧得楚禦亦是心頭一陣狂跳,暗道一聲,"三千年前的妖怪果然有一手,僅僅只是半個元神姿態便能于舉手投足間生出這等嫵媚誘惑,而且似乎這個石磯還不是屬于那類靠姿色弄人的女妖,不知要是此刻自己面前的是那個化身絕世妖嬈的九尾妖狐,自己可否把持得住……

收攝心神之下,楚禦神情也是因石磯的服軟而稍稍緩和下來,他這人向來都是吃軟不吃硬的主兒,渡劫未果之前如是,奪舍重生後亦如是.

"但說無妨."楚禦嘴角微微拉起一個弧度,淡淡笑道.

"你如今體內妖元內丹既成已是事實,縱然是以本宮的手段也不可能將之取出或是消融了……"

楚禦心情為之一郁的同時,石磯跟著道:"方才你已明言不願舍棄原先的修煉之途,本宮倒也理解,雖說本宮昔日與闡教有著深仇,卻不得不佩服他們各種修煉功法的神奇,無論從精純度亦或是速成性上都要較我們截教一脈高出許多.所以本宮想與你商量的即是你內修闡教功法,外修截教之術……"

"怎麼可能?"楚禦可不是那種菜鳥修真者,當即提出疑問道,不過此刻他的心中卻是因石磯的一番話而有所觸動,畢竟他並不抵觸三千年的截教,如今已經徹底淪落到絕跡地步的妖修一脈.

"本宮有一門肉身成聖大法可傳授與你,修煉此功法的必要條件便是擁有足夠強大的妖元內丹,修煉之後,可隨修為漸進,而將體內妖元內丹融出體外,形成妖甲並逐分加強肉身的強橫程度,修到極至,妖元內丹徹底化出,運轉之際,妖甲覆體,肉身成聖,便是那號稱諸界上下,無所不熔的三昧真火也一樣奈何不得……"

"妖族大聖!"

這是楚禦在聽完石磯這番話,腦海中首先蹦出來的四個字眼,試問自有修真成仙之初,堅修肉身成聖者之中誰的成就最大,無疑,答案只有一個——上天入地的妖族大聖,大鬧天庭之際,不知被幾多神兵寶器襲身,卻是渾然無傷,後又被老君困于八卦爐中,以三昧真火鍛燒七七四十九日,依舊無恙脫身,這等強橫肉身,恐怕諸界上下已然無出其右者了.

結合方才已有九成肯定的猜測,孕育妖族大聖的東海靈石便是石磯泰半元神以天妖解體大法所成全的,那這一切就都好解釋的很了.

"你自己都未能修煉到極致的東西,卻叫我去修煉,是否有些不妥呢."其實楚禦心中已是一百個答應了,笑話,有這等內修道決,外修肉身成聖的機會,當初就是因為肉身不夠強橫而在渡劫時被大滅絕五行神雷霹靂給掛掉的他又豈有拒絕的道理,只不過曾經在紅塵商海中打滾多年的他深知有得必有失,有舍必有求的道理,在沒有確定石磯有什麼目的之前,楚禦一定要保證給自己爭取到最大利益,同時將付出減低至最少.

石磯也著實沒想到自己拋出如此一個誘人的橄欖枝,楚禦還不立馬答應下來,反倒是置問起自己,不由也是略顯頹然,美眸之中閃過一絲恨意道:"本宮確實未曾將此大法修至極致,否則也不會被太乙老賊的九龍神火罩給毀了肉身,累至今日這番田地了……但這並不代表這大法不行,你只要應承我一件事,非但可解你如今無法繼續修煉之愁,更是能夠成就肉身成聖之軀,日後縱橫往來,豈不快哉!"

"先說你要我答應的事吧,我楚禦與人做交易向來都是言出必行,但若是我無法做到的,即便是立地讓我封神成仙,我也一樣不干."

青天巨石之中的石磯露出一絲猶豫之色,稍一沉吟之後,似是決心已下,輕啟朱唇,綿柔女聲同時在楚禦的識海之中響起道:"自從本宮元神損傷泰半被封于此之後,曆時許久,百年前已然恢複了往昔六成的元神修為,雖無法倚此脫出太乙老賊的封印,卻是可以憑借元神之念脫出封禁感知外界事物,雖說每每元神之念感知一番,必須百日時間方才能夠恢複完全,但這些年月下來倒是讓本宮感應到了幾個老友的存在,顯然他們也是身處封禁之中,只不過情形要較本宮更為慘些,連元神之念都是無法脫出封禁罷了,只因當初封禁本宮那幾個老友之人的修為遠要較太乙老賊為高,倒不是他們的道行要弱于本宮……"

"本宮所求之事,便是告知你這幾個老友被封之所,請你前往相助一臂之力……."

"被比太乙都強的家伙封禁住的人,我又有什麼能耐相助,他們的處境尚且不如你,如果我能助你脫困,恐怕你也一早開口了,這卻是說不去了."楚禦心思縝密,做出准確判斷道.

"本宮並非請你助他們幾個脫困,只是請你相助他們能以元神之念沖破封禁,也好使得本宮能與他們幾個取得聯系,僅此而已."青天玄黃石中的石磯低語婉轉道.

"僅此而已……"楚禦重複一聲,嘴角笑容再度泛起,"這麼說來,你已經想好了如何助你那幾個老友釋出元神之念的辦法了."

"說來也是簡單,只消你能去到本宮那幾個老友被困之所,破除封印最外圍的那一層念鎖困陣,他們便可與本宮再敘舊情了."

"破除最外圍一層封禁?需要何等實力?"

"以你們如今中土修真界的算法,達成分神之境即可,不過有一前提,你必須修煉成就元神."石磯似是有些忐忑道.

"如今我才金丹初期修為,你也應該知道,距離分神之境卻是差了好幾階呢,也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方才修成……"楚禦如今心中卻是篤定的很,慢悠悠道.

未等他全部說完,石磯卻是搶先道:"本宮在此間一困三千載,又豈會在乎多等些個年月,你若得以修煉本宮的妖磐修聖大法,輔以你自身所修的道家內修決要,再如何不濟,百載之內也可晉升至分神之境."

"惟獨有些難度的是修煉元神,據本宮所知,如今這一世道,能夠用以修煉元神的靈材已是幾近絕跡,不過本宮雖無法給予你一樣用作修煉元神的靈材,卻是能夠告訴你在何處能夠得到."

"百載時間,這麼寬裕,且又有如此好處可得,這筆買賣做得."楚禦心中暗道一聲,終是應承一句道:"且說說你要我相助的合共幾人,又都是些什麼來頭吧."

"被番天印鎮于太行地脈之中的火云聖母……趙真仙的三個妹子,遭困峨眉山三霄洞,被那陰陽鏡鎮壓……最後一位本宮雖是探知其被困何處,卻是無從知曉他的身份,不過能讓闡教以青蓮寶色旗鎮壓封住的人物,想必是位當年與闡教惡斗遭劫的高人了."

"告訴我怎樣助他們元神之念釋出封印之外的方法,百年之內我會辦完."楚禦一旦應承了下來,便是直截了當道.

"這幾位好友道行遠要高出本宮許多,本宮之所以能夠元神之念外游,他們卻不能,主要是那幾件要命的先天法寶所制約著,一旦你得成分神之境,修煉出了元神,只消以元神收取了那幾件鎮壓他們的法寶,以他們的道行實力,自可將元神之念脫出."

"就這麼簡單……"楚禦微微一愣,跟著腦海中卻是回蕩起"先天法寶"四個字來,亦是忍不住一陣心癢,大道封真時期的法寶可沒有上中初三階之分,只有先天,後天一說,且那時的法寶遠要較如今修真者所持有的法寶厲害太多,那一時期任意一件法寶都是能夠稱冠整個中土修真界的存在啊!

尤其是像楚禦這等對煉寶制器有著強烈嗜好的人,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如果真能把番天印,陰陽鏡乃至青蓮寶色旗這等大道封真時期牛到不行的法寶弄到手,自己是否可以通過研究這些先天法寶的構成,從而創出更新的煉寶手段.

"好,那你我就定一個百年之期."

等到楚禦說罷,青天炎黃石中的石磯竟是向著楚禦盈盈一拜,展露笑顏道:"如此本宮就多謝了."

"謝倒是談不上,你我這算是公平交易."楚禦不置可否的笑言,"那接下去前輩是否該傳我妖磐修聖大法了呢."

"那是自然,你且入定坐下,本宮自會以元神之念將此大法灌注于你識海之中."

楚禦倒是沒有奇怪石磯為什麼在對自己沒有任何制約的情形下,就這麼放心的先行將妖磐修聖大法傳給自己,原因其實說來也是簡單,石磯被困之地,根本就是億萬載都未必能有人能夠發現的,自己也不知算是好運還是黴運,被一頭成年土龍引入此間,要是石磯不把握住眼前的機會,恐怕她極有可能再也碰不上可以助她完成這一心願的人了.

石磯以元神之念傳授了"妖磐修聖大法"給楚禦之後,見到後者出定醒轉,又是悠悠道:"這妖磐修聖大法共分五階境界,一階境能將肉身修成磐石堅固,刀槍難傷;二階境修成則成就金剛不壞之軀;三階境修成則水火難侵,縱然硬受尋常法寶雷火的攻擊也是難傷分毫;四層境修成即可徹底將你體內的妖元內丹煉化,大法運轉之刻,妖鎧得現,遍體覆蓋,非先天級法寶,一應攻擊盡數無法傷你,縱然是先天級法寶,也要看其威力大小與祭用法寶者的修為高下,稍弱者也一樣無損分毫;第五階境本宮卻是未曾體驗過,只知曉可成就萬劫不滅,等同五大教主之軀……"

"有那麼厲害!"楚禦心中為石磯所言震驚的同時,卻是再度念及妖族大聖那不死不滅的強橫肉身,旋而點了點頭道:"晚輩受教了."

此刻楚禦已然盡得"妖磐修聖大法",腦中快速過了一遍,卻是不禁驚愕出聲道:"在未修成四階境之前我體內的那顆妖元內丹豈不是依舊存在,叫我又如何內外雙修得了……"

石磯那綿柔女聲再度響起,"不妨事,你如今已得本宮所傳'妖磐修聖大法’,只消運轉第一階境的修煉法門,體內的妖元內丹便會生出感應,游走于百脈之間,絕不會防礙到你內修道決分毫."

"真能如此?"楚禦疑惑一聲,跟著道:"那現在便試下無妨."他還當真盤膝坐下,二話不說試驗起來.

約莫過了十來分鍾,楚禦面露一絲喜色的站起身來,由衷感歎道:"這'妖磐修聖大法’果真神妙非常,內外同修卻是無有任何阻滯,妖元內丹游走百脈反倒是加速了我內修的速度……"

"如今你只是初涉這一肉身修聖之術,尚未能真正體會到其中精妙,日後自有更為妙不可言的好處……"

青天玄黃石中的石磯柔柔淺笑道:"尚有一點也與這'妖磐修聖大法’有關,你且記好,在未修成一階境之前,你需以外力鍛煉自身到最強,惟如此,才能將此大法的修煉效用催發極致……切記切記."

"外力鍛煉肉身,難不成讓我去學健美……"楚禦自己先是寒了一個,點了點頭算是了解,及到此刻,已然對眼前這個被困石中的絕色石磯生出一絲好感,是以跟著道:"難不成你真要被困于此世世載載,如果你知脫困之法的話,我倒是願意助你脫出此間."

其實楚禦有此一說一半出自好感,另一半則是為了省卻自己的麻煩,如果真能解救出石磯,自己就不用奔波三處完成百年之約了,石磯她自己趕去不就成了!

"本宮乃是被那太乙老賊以先天陣法封入石中,莫說而今的你,即便是那散仙之流也沒有能奈助本宮脫困,你的好意,本宮已然心領."

"原來如此."楚禦稍一沉吟,見石中女子神情黯然,當即叉開話題道:"百年之約我會記緊,若是可能的話,功成之後我會再度回返此間告予你知曉."

"如此就多謝了."石磯報以一笑道:"本宮曾以元神之念探知距此地脈向東十五里之外,位于觀云峰與天岩峰之間有一處散仙府邸,內中藏有不少靈丹妙藥,奇珍異寶,甚至還有幾件大商天下時的後天法寶,也不知那散仙如何得來的."

"早在九百年年,那洞府之中的散仙渡第三次千年劫未果,形神俱滅,那洞府也是因他身亡而激活了護府大陣沉入地底,再有幾日便是那護府大陣靈力消散之期,你可趕往那處,于洞府啟出之後取一件名為'九轉火精蜉’的靈種,那東西好歹也是先天孕育的靈種,本是那散仙留待自己修煉第二元神時用作靈材之用的,如今卻是剩余下來,若能得之,卻是不愁日後分神之境達成後無靈材修煉元神了."

楚禦心道石磯肯定不知道這散仙遺府已經被一大幫子修真者眼巴巴的盯著了……以自己如今的微薄修為,又哪有從中獲利的可能.不過楚禦依舊謝過一聲,"終有一別,前輩且等我好消息便是."

"此處距地面尚有十里之遙,以你如今修為,強行開石破土而出卻是不能,倒是可以沿著土龍鑽出的甬道找到回到地面的路,不過那些甬道幽邃深長,又是叉口極多,少不了得多走幾回方才能夠走出這地脈了."

聞得石磯提起這個,楚禦卻是面色微微一變,"那頭把我撞進來的土龍怎麼樣了,它如果未死,我這樣光明正大地走在它開辟出的地脈甬道中,豈不是等同自殺……"

石磯笑道:"不必擔心它了,失了內丹的土龍不到半日即會死去,雖說這方圓百里地脈之中還余下另外五頭土龍,不過被你吸攝內丹的那頭土龍乃是眾龍之首,如今它的內丹在你體內生根凝聚,在其它土龍看來,你也是他們的同類之一,甚至會聽命于你未嘗可知……"

"還有這等好事!"楚禦揚眉笑歎一聲,卻是心道,"既然這位石磯娘娘對方圓百里地脈都能如此熟知,以她元神之念的能耐說不定也能知道自己此番前來華山修真境的第一目標物究竟棲息于什麼地方吧."

"晚輩還有一事相詢."楚禦開口道:"既然前輩對此處如此熟悉,可是知道有一種名為千瞳妖的靈獸存于何處?"

石磯也沒多想便應道:"原本這百里地域內倒真是有那麼一只千瞳妖,不過……"

瞧見青天玄黃石中的石磯一陣猶豫之色,楚禦心中不禁泛起一絲不祥的預感,"前輩但說無妨."

"不過早在千年前,那只千瞳妖就已被建洞府于此處的散仙給殺了……你要尋這千瞳妖又是何用?"

楚禦直接忽略了石磯後半句的問題,有些郁悶道:"這華山修真境當真只有過一只千瞳妖嗎?"

"只此一只."石磯很是肯定道.

"多謝前輩相告了."楚禦卻是未曾心死,就他所知,千瞳妖對于絕大多數修真者而言都是一個無用之物,如今唯有期望那個已經形神俱滅的散仙把那顆千瞳妖的內丹一起放到洞府藏珍內去了,不過這也進一步逼得楚禦不得不參與進這場華山修真境的仙府開啟事件之中了.

臨別之際,石磯又是讓楚禦將青天玄黃石四周圍散落的一些青瑩石屑收集起來,"這些乃是當年太乙老賊封印本宮時不慎砸落的玄黃石顆粒,堪稱世間石之至堅,內蘊龐然地靈之氣,你將之收妥,只消稍加煉制即可將這些石粒煉成地遁靈引,遇險之際,丟出一顆即可遁地無蹤,行百里而不為人察,以你們這一時期的修真者實力而言,即便是最高深的大乘期修為者也追你不及."

還有這等好東西可拿,楚禦自然不會客氣,使了個"吸"字決,一古腦兒地將地面散落著的玄黃石粒全數收入囊中,而且就他個人的設想而言,卻不是很贊同石磯給自己的提議——與其煉制那種一次性的逃命物件,還不如仔細研究一下,融以其它煉材把這玄黃石粒的效用發揮到最大,煉成一件可無限使用的法寶.

"就此別過,百年之約,定不負前輩所托."收妥玄黃石粒,丟下最後一句話,楚禦當即循原路而返,徑自從那個被土龍鑽出來的甬道離開了石磯被封印之所.

而這時,青天玄黃石中的石磯影像露出一個詭秘笑容,"百年,居然只消再等百年,自己便能再度脫困了……"也不知她對楚禦隱瞞了些什麼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