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七十八章 封真石磯
【更新准時奉上,請求推薦票支持ING,閑云拜謝】

━━━━━━━━━━━━━━━━━━━━━

乍聞"元神寄宿"四字,楚禦卻是再一次被震撼到了,對于修真者而言,煉化元神並非人人可成的,首要條件便是修為達成分神之境,但這僅僅只是一個必須的基礎條件罷了,其次則是需要尋到符合自身特質且擁有靈識的天地奇材作為煉化元神的根基,這一點才是最難的,這等可作煉化元神之用的靈材世間幾近絕跡,非大機緣大福份而不可得.

不過這並非讓楚禦最震撼的,他所震撼的是在于"寄宿"二字上,元神一旦修成,等若修真者的分身一般存在,但分身畢竟是分身,總不比真身了得,也不可長期與真身分離獨存,縱然修為實力去到大乘期,甚至散仙之流,在煉就元神之後也不可能將之與真身分離三日之久,更別提失去了真身寄宿它物之上,那簡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你不是中土修真界的……"通過之前的一番猜度,楚禦越想越是心驚,終是忍不住脫口道.

"中土修真界又是什麼東西,本宮只知那大商天下,三教之分!"

"大商天下……三教之分……"楚禦口中喃喃重複了一遍,旋而驚醒抬頭,"三千年前……這不正是大道封真時期的年份嗎?"

"敢問前輩如何稱呼?"楚禦神情之中顯露出一分罕有的肅然,向著青瑩巨石略微欠了欠身,算是見禮後道.

"許久不曾與人相談了,那時候與本宮交好的都稱本宮一聲石磯娘娘,與本宮交惡者則是直呼本宮為石精……你想如何稱呼本宮呢."

說實在的,三千年前大道封真時期的事情楚禦所知雖談不上有多詳盡,但大致卻也知道一些——闡截之爭,封神一說,累至最終封真封法,使得修真者幾乎從此絕跡.

要是談起在那一時期出現過的人物,楚禦除了過去閑時曾以神識觀過錄有《封神傳》的玉瞳簡之外,卻是再也沒有其它認知了.

說起這《封神傳》的由來,卻是明朝一位對大道封真時期有著深入研究的修真者鍾山逸叟陳仲琳所著.

鍾山逸叟乃是入世修行之輩,因其將畢身精力悉數耗費在研究大道封真時期的那段曆史之中,使其一生百載也只是修至金丹後期,始終未能踏入可使人壽命大大延久的元嬰期,最後終老而死,而他在耗費了幾近百年時間研究大道封真時期曆史真相之後,臨終前留下一枚錄有《封神傳》的玉瞳簡傳予後人,並囑其後人完成其遺志.

不想其後人並無修真成道之念,更是在窘迫之時,將這枚玉瞳簡中所錄內容摘抄而下,印刷成冊販賣謀利,使得世人皆知那段本來只在修真者之間流傳的曆史.

不過陳仲琳的後人也算還剩那麼點良心,怕仍以《封神傳》為名辱了先祖的名頭,將其更名為《封神演義》之後方才印制成書冊.

至于那枚錄有原版《封神傳》的玉瞳簡在這四百余年來輾轉易手多次,最終到了楚禦手中,是以,比較其他那些終年累月只知苦修閉關的修真者,楚禦對于那一時期的了解卻是要超出許多,至少在這一刻,他清楚"石磯娘娘"這四個字代表著什麼.

只不過一直以來楚禦都將當年從玉瞳簡中得來的資訊視為前人的一種大膽猜測與杜撰,卻不想今時今日居然被自己碰上這麼一個曾經出現于大道封真時期的人物.

"前輩當真是三千年前骷髏山白骨洞的石磯娘娘……"

"你竟是知道本宮昔日洞府所在之出……"綿柔女聲輕訝了一聲,跟著卻是驚覺道:"什麼,三千年前……已經過了那麼久了嗎?"

及到此刻,從震驚之中緩過神來的楚禦反倒是輕松起來,與石磯這番交談下來,倒也沒覺得對方有什麼惡意,楚禦本就是個不論正邪與否的人,是以也絲毫不以石磯是妖怪而產生其他的不良觀感,很是從容道:"封神已過三千載,我並沒有欺騙你的必要."

"太乙那陰險老賊可還存于世間?"綿柔女聲重重在楚禦識海響起,顯得甚為急切.

"中土修真界並沒有這號人物."楚禦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膀道:"據我所知,三千年前大道封真時期的人物早已不存在了,恐怕無論是舊友還是仇人,前輩都難以尋到半個."

"大道封真……"石磯的語氣又是重了一分,"如今既已是三千年後,那你告訴本宮,大商天下,闡截相爭,最終誰勝誰負?"

"商亡周興,闡教封神,截教大敗."楚禦索性就按照自己從《封神傳》中知道的內容回應道.

幾乎在楚禦話音落下的同一時間,石磯那綿柔女聲不複,換過一陣刺耳穿金的尖銳長嘯迸發于楚禦的識海之中,令得後者險些因識海巨震痛苦得抱頭打滾,眼,耳,口,鼻亦是因受不住這股識海內的巨大震蕩而滲出鮮血來,但從始至終他卻沒有哼過半聲,更別提發出求饒之語了.

魔音終是漸消,得以緩口一口氣的來的楚禦也總算有開口說話的力氣了,"鬼吼什麼的,不過是區區三千年而已,你本是生于天地玄黃之外的靈石,煉成精靈也不知耗費了幾萬億年,三千年對你不過是滄海一粟,再者說那截教封神大敗又與你有何重大干系,商周尚未開戰之前你就從名義上掛掉了,完全與你不搭邊的事情,這般大驚小怪,你要是再來老子識海中鬼吼,別怪我罵到你飛起……"

"大膽,你既知本宮身份,卻又怎敢如此無禮,你就不怕本宮滅了你."石磯倒是沒有在楚禦這一通爆發中生氣,雖說有些不爽,反倒是漸漸冷靜了下來.

"我怕?我怕什麼,我如今已經等同一個修真廢人,更何況這條命也是撿回來的,說起來,早在半年前我就應該不存在于世上,莫說是你一個石磯,就是昆侖十二仙一起轟殺我,我都不會眨下眉頭."

楚禦也是被石磯方才在他識海內一陣發泄似的尖嘯給激怒了,天性就有幾分狂與傲,惹急了,管你是哪個,打不過,我罵個過癮也是不妨.

"昆侖十二仙為何要一起轟殺你……難道你也是截教中人……"石磯的聲音頓時轉柔,竟是有了幾分親切之意.

"這位三千年前的石磯娘娘是不是有間歇性神經抽搐"

楚禦方才分明也就隨口那麼一說,卻不想石磯居然還當真了,而且還因此將他視為同道中人,這一強大得有些過頭的理解能力實在很是讓人無語,楚禦也是猛地一陣點頭,心中暗道:很傻很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