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華山尋妖 第七十三章 有仇必報
【今日更新如期奉上,閑云請求推薦票支持ING】

━━━━━━━━━━━━━━━━━━━━━

楚禦的眼光何等高明,辟塵老道祭放出飛劍的刹那,他已心感不妙,等到五劍凝形的那一刻,楚禦本是舒展開的眉頭亦是緊鎖一處,"這一招,自己決計抵擋不住……該死的火云老鬼,都鬧出這麼大動靜了,還不過來……"

五道凝化的劍光已然欺近身前,楚禦實在無暇多想,一連捏碎三枚"乾元符",身周層層疊疊的現出三層淡白光華,跟著又是一個旋身,五枚"乾雷符"分別朝五劍凝形襲來的方向砸去.

辟塵的手段果然遠非玄風可比,更何況他此刻所施展出的神通手段乃是太乙門堪稱瞬發威力最大的"凝劍神通".

"乾雷符"轟爆的瞬間,五道土黃色的劍影絞出五朵絢爛劍花,竟是完全將雷爆的威力湮滅其中,連聲響都不曾發出就被龐然劍氣消化掉了.

"糟糕,這一招比自己預料的更要強出數分……"電光火石之際,五道劍光齊齊刺中楚禦身周衍釋而出的淡白色防禦光罩,"乾元符"不過是相當于初階防禦性法寶的威力,雖然經由楚禦施為之下,防禦力憑添五倍,但依舊遠遠不足以抵擋住五道劍光的肆虐,只是眨眼的工夫就被劍光破去了兩層.

楚禦瞧向得意獰笑的辟塵老道,眼中閃過一絲狠色,一字一頓的吐出四個字來,"有……仇……必……報……"

最後一個"報"字落下的同時,楚禦已是被劍光帶出的強大沖擊力逼到了崖邊,眼看最後一重防禦光罩亦是即告破碎,楚禦竟是腳下發力,躍起朝後,整個人凌空在懸崖滯留了那麼一瞬,跟著整個人飛速朝千丈懸崖墜落下去.

與此同時,五道凌厲劍光一時間失去了目標,再度歸一,飛回到辟塵老道身前.

"想跑,沒那麼容易."辟塵老道冷哼一聲,輕身一躍,踏足飛劍之上,竟也尾隨著楚禦掉落懸崖的軌跡直沖而下.

跳下懸崖的那一刻,楚禦已是想好了接下去的自救打算,約莫直線下降了數百米之後,楚禦在半空中調整了一個姿勢,神識微動,腰間的縛龍索化作一道銀龍飛騰而出,于間不容發之際緊緊圈住了一塊懸崖間橫生而出的巨石,而楚禦則是借這一股力道,身形一蕩,已然投身那塊巨石之上,雙腳踏實.

抬頭向上望去,卻是隱約瞧見一個黃色光點朝下飛來,楚禦嘴角掠過一絲少有的邪笑,在山石之間幾個登踏,躲進了一個僅可容下兩人身形的岩坑之中,跟著神識盡斂,屏息靜氣,身體掩入岩洞陰影之中,唯有一對眼睛悄然窺視著外界動靜.

卻說辟塵老道禦劍一路追下,卻是未能瞧見楚禦身影,明知一枚世所罕有的築基靈種火靈果就在後者身上,他又如何肯就此放棄,倚仗著禦劍之速,辟塵極快速的在懸崖峭壁間往返搜尋.

"難道這小子還煉有遁地術不成……"正當辟塵老道心中郁悶之際,在他左近十多米處,一道銀龍如風而至,根本不容他有任何多想的機會,那銀龍已是在他身上纏了不下百圈,把辟塵纏成了一個大粽子,連用手掐動太乙雷決自救都是不能.

感覺到將自己全身上下全都箍住的銀色光帶所傳來的巨大壓力,辟塵老道亦是神識頻動,腳下所踏飛劍"滋溜"一聲斬向"銀龍".

不想入耳卻是一陣金鐵交鳴之聲,間中更伴隨著一兩聲似若龍吟的聲響.以他這口中階三級的"黃塵劍"竟是割不斷身上緊纏的"銀龍".

"這個老混球倒是真有些實力,自己此刻已是催動縛龍索的最強威能,卻也只能困他,而不能傷他,長此下去,反倒是自己會因真元力無以為續不得不放棄偷襲……"

陰了辟塵老道一把的楚禦心知如今創造出的優勢實在是時間有限的很,神識甫動之際,只見捆住辟塵老道的縛龍索猛地朝楚禦身處的方向回收,于瞬息間已然近到楚禦跟前,沒等辟塵老道厲聲咆哮,楚禦已是將早已捏在掌心的八枚"乾雷符"塞進了辟塵的道袍領口.

"去."倏聞楚禦口中輕叱一聲,縛龍索如有生命般的裹著辟塵老道朝岩洞外飛出,跟著楚禦手中控符決印頻變,方才塞入辟塵老道領口的八枚"乾雷符"于瞬間轟隆爆發.

近千青色雷柱于一瞬間罩定被縛龍索緊緊捆住的辟塵老道,可憐辟塵空有一身出竅初期的修為卻是因為手腳難動,根本不能做出任何的抵抗,肉身硬抗了八枚"乾雷符"同時轟爆的強威.

要知道修真者雖說在達到元嬰期的時候,可以將肉身進一步強化到一個遠超常人的地步,但只要不是堅修肉身成聖的修真者,肉身強橫度總是有限,在八枚"乾雷符"同時爆開的龐大毀滅力之下,又是被縛龍索封住了所有防禦手段,辟塵老道想不死都難.

一陣耀目青色電光閃過之後,半空中的"黃塵劍"頓時黯然失色,直墜崖底,肉身被全數轟成肉糜的辟塵老道倒是還有幾分見識,及時將自己的元嬰破開天靈沖出,想保全一絲存在.

"想跑,沒那麼容易."幾分鍾之前辟塵老道說過的話,此刻卻是從楚禦的口中吐出,縛龍索再度出擊,瞬間暴漲近百米,一個席卷已然裹緊了辟塵老道的元嬰飛回到楚禦身處的峭壁岩洞內.

一個迷你版的辟塵此刻被楚禦一把捏在掌心,唧唧哇哇的叫喊個不停,因為之前受到"乾雷符"爆炸的余波影響,連元嬰體也是受到了一定的創傷,使得辟塵老道的元嬰此刻連吐字都是不清,一副萎靡不振的倒黴樣.

"我也不怕你舉宗報複,毀了你肉身已是足以相抵你惹惱我的罪過,會放你走,不過在放你走之前,我想你能弄清楚一件事."

說實在的,楚禦對斬草要除根這種說法並沒有任何推崇,在他看來,斬朝除根者首先是因為心中害怕他人報複方才會有此行為的,區區一個太乙門並不被楚禦放在眼里,縱然如今楚禦的實力的確很弱,但他的狂傲心性卻始終未改.

瞧見辟塵老道的元嬰一個勁的猛點頭表示應承,楚禦也是心中一陣好笑,這個世上怎就有如此多欺軟怕硬之輩呢,紅塵俗世如此,修真界也不例外.

"我要你知道,如果放你走後,你再度惹惱了我,就不是肉身盡毀那麼簡單的了……"說話間,楚禦另一只掌心冒出一團五色火焰,把那辟塵老道的元嬰嚇得發出一陣怪叫,還以為楚禦是要煉化他呢,趕緊求饒連連.

靠著一番臨時的設計與布局將一個出竅期的修真者的肉身轟成渣,楚禦也是心中甚慰,畢竟修真者之間的斗法並非完全只憑修為實力高低來說話的,至少對于楚禦這樣的煉寶宗師而言是如此.說罷這番話,楚禦手一松,辟塵老道的元嬰已然得回了自由.

辟塵老道先是小心翼翼的飛遁了數米,在確定楚禦的確沒有再行對付自己之後,正待加速飛離此處回去向掌教師兄哭訴的時刻,卻是又生突變……

【會有啥突然變化呢,反正不是楚禦反悔要滅殺辟塵元嬰就是了,閑云繼續碼字,爭取明天中午寫出個精彩的"突變"給諸位一觀,最後再求推薦票的大力支持,閑云拜謝!】